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重生林家福宁 作者:红茶很好喝

时间:2019-12-06 17:27 标签: 看着 夫人 齐明 和尚 青田
重生林家福宁》全集作者:红茶很好喝声明本书由墨斋小说(..)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林家有子曰福宁百年林家,只娶一人,只要一人。《林家族规
重生林家福宁》全集

作者:红茶很好喝

声明本书由墨斋小说(..)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林家有子曰福宁

百年林家,只娶一人,只要一人。

《林家族规》载:林家嫡系长房子孙,娶妻只娶一人,一生不得纳妾,不准有通房丫头……林家嫡系长房女,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若男方纳妾通房,林家女可求和离,林家宗族会负责林家女的日后生活,但,林家女须入宗祠祖庙,素衣斋食,常伴青灯……林家嫡系长房若有花娃子,宁入宗祠祖庙,素衣斋食,常伴青灯,绝不可求嫁!

大雨磅礴,暗沉的天空不时划过几道亮光,紧接着就是一个又一个响雷!老天爷仿佛要发泄什么怒气般,雨水一盆接着一盆的往人间倾倒!

而在这样的大雨倾盆,电闪雷鸣的日子里,因为下雨而泥泞的山间小路上,却有几人疾奔着,打前头的约莫二十多岁的青色袍服的男子怀里紧紧的抱着被包裹得严严密密的布包,身旁一布衣中年男子则是打着伞,不时小声惶急提醒着,“老爷,您小心点!”

青色袍服的男子脸色凝重,眉眼间带着焦虑,对这身旁中年男子的提醒恍若未闻,而在青色袍服的男子身后,蓝色襦裙的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面容悲戚的紧跟着,她的身边跟着一中年妇人和一二十岁左右的妇人,虽然大雨倾盆,虽然女子步伐踉踉跄跄,但女人紧紧的抿着唇,紧紧的跟着。

他们一路疾奔着,山间路径泥泞难走,但他们拼命的跑着,不管不顾头顶上倾盆而来的大雨,也不理会身上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还有那被泥泞贱脏的裤脚。

终于,他们的步伐慢了下来,在他们跟前,是一间小小的庙宇。

青色袍服的男子直至看见了在大雨里安静的矗立在他们跟前的庙宇,还有庙宇上头无名的空白匾额时,才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眼怀里紧紧抱着的布包,脸上划过一丝柔和和忧虑。

而一直在青色袍服男子身侧的中年男子,这时候,忙快步跑上了台阶,惶急的砸着门,喊道,“开门哪!青石镇林家老爷求见无尘大和尚!”

砸了半晌的门,却始终不见有人开门的迹象。中年男子着急不已,这时,本来已经松了口气的青色袍服的男子也担心了起来,脸色又凝重了起来。

这时,蓝色襦裙的女人踉跄的步伐走上台阶,挣脱撑伞的少妇的手,扑通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喊道,“林许氏求大和尚救小儿一命!”女人的声音在这大雨磅礴的夜里分外凄凉。

中年管家在女人跪倒在地磕头喊话的时候,就忙也跪了下来,而那青色袍服的男子看着那女人,眉眼间划过一抹心疼,抱紧了怀里的布包,抿紧唇,也在女人身边跪了下来。

而女人身后的中年妇人和少妇也忙跪了下来。

中年妇人跪下后,看着女人跪得直直的背影,眼里泪水聚集,喃喃道,“大和尚救我们小公子一命吧!”

女人喊罢后,又重重的磕起了响头,每磕一个响头,就喊一声,“林许氏求大和尚救吾儿一命!”

终于,在女人磕到第五个响头后,紧闭着的大门开了。

这是一间非常小的庙宇,说它小,因为这间庙宇只有一个前院和一个后院,前院只有一间大殿,大殿中央供奉着一位菩萨,和一张桌子,桌子上经书若干,其他的就没有了,连香炉都没有,而后院就只有四间厢房,一间厢房只有几个坐垫和一张小桌子,另外三间厢房,没有点灯,似乎是空置的。

此时,雨势渐渐变小,就在这间小庙宇的点着灯的厢房里。

一老者和青色袍服的青年,蓝色襦裙的女人对坐。

约莫六十多岁的身着僧服的老者,面容淡漠无波,脖颈上挂着一串大念珠,手腕上套着一宛若白瓷的念珠。

他看着对坐的青色袍服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布包打开,而那蓝色襦裙的女人靠近了过去,似乎想要接手过去,但看到自己的手湿漉漉的,忙擦了擦,然后,满眼担忧柔和的看着那正在解开的布包,待布包解开了,老者的眼睛微微眯起。

那被包裹得紧紧的布包里,是一个正昏昏沉睡的小孩,那孩子大约三岁左右,面容苍白,但可看出五官颇为精致。最引人注目的是这孩子的额间那小小的红点。

“求大和尚救救吾儿!”青色袍服的男人恭敬的弯腰低头恳求着,虽然话语很恭敬,可这恭敬的声音里却是透着颤抖的哀求。

老者只是挪前一步,将那昏昏沉睡的小孩抱了过去,在老者将那小孩抱过去的时候,青色袍服的男人和蓝色襦裙的女人都眼露喜色。

老者的目光一直落在小孩身上,此时也是如此,定定的看了小孩半晌,老者才缓缓抬头,低声问道,“这孩子的名字可是取了?”

青色袍服的青年愣了愣,随即忙开口恭敬回道,“回大和尚的话,犬子福字辈,家父为其取了个宁字。”

老者微微颦眉深思着,喃喃道,“福宁吗?倒是不错……”,老者喃喃罢,便将小孩放在厢房里的大坐垫上,拿出银针,便专注的给小孩针灸起来。

待针灸完毕,老者慢慢的拔出银针,小孩本来苍白的脸色渐渐的有些红润了起来。

那蓝色襦裙的女人见老者针灸完毕,忙快步过去,见小孩的脸色红润起来了,才卸去眼里的担忧,小心翼翼的摸着小孩的额头,眼眸里满是温柔和慈爱,还有难以掩饰的忧虑。

老者收拾好银针,青色袍服的青年忙上前一步,见小孩脸色红润起来了,一直凝着的眉才松开了,转头对老者恭敬的拱手作礼,“德瑜拜谢大和尚救命之恩!”

老者抬头,淡淡摆手,开口说道,“这孩子所患病症,并非人力所能为。”

一听这话,青年和女人都脸色大变。

“这孩子如今已经五岁了……三年前,贫僧曾到贵府拜访,所言之事,不知林大人考虑如何?林家太爷是否还是犹豫不决?”老者语气很平缓,神情也很平静,但听着老者话语的青年和女人都神情惨白了。

女人更是连手都颤抖了起来,那双本来满是温柔慈爱的眼眸此时竟是痛苦。

青年的拳头紧紧的握紧,眼里划过一丝痛苦,半晌,青年才沉声道,“大和尚,家父说了,只要能让宁儿平安长大,一切由大和尚做主!”

女人听着青年说出的话,眼里划过绝望,手颤抖着抚上因为安然入睡而弯起嘴角的小孩的脸。

老者微微点头,看向青年,语气平和的说道,“如此,那么,今日开始,这孩子就留在这吧,贫僧会收他为徒。”

青年和女人一听这话,都愣了愣。

而老者看着青年和女人呆愣的模样,却是皱起了眉头,“怎么?莫非你们以为贫僧会带走他吗?让他做和尚吗?”

最先回过神的是女人,女人忙恭敬的作礼,柔声道,“大和尚,请恕外子和妾身的无礼之举,只是……宁儿他是花娃子,而且……”

女人没有继续说下去,想起三年前,宁儿因为出生之时身体虚弱,两岁了还缠绵病榻,一次高烧昏迷不醒了整整三天,然后,大周朝最为人敬仰,也是最为德高望重的无尘大和尚上门了。

无尘大和尚悄然到来,救活了宁儿,却提出了要带走宁儿的要求,当时,不止她,包括公公林家的老太爷和夫君都以为,无尘大和尚是要将宁儿剃度出家,虽然林家的家法也写明了,林家的花娃子宁可青灯古佛也不可出嫁,可宁儿才两岁,他们怎么舍得……

如今,看大和尚的意思,似乎并不是要将宁儿带走剃度?

“三年前,这孩子魂魄有溃散之兆,所以必须跟我离开,但如今看来,这孩子福大命大,魂魄已经凝聚,只是身体过于虚弱,我将这孩子带在身边,一来,他和我有缘,二来,在我此处,可保这孩子平安康健。”老者皱眉解说着。顿了顿,老者又补充一句说道,“出家,断绝尘缘之事,若此子不愿,断无勉强干涉之理。”

老者说罢,抬头看了眼一脸关切紧张的女人,心里轻叹一声,天下父母心啊。也罢。既然都已经收下了这孩子了……送人送到西,好事做到底吧,便继续平缓说道,“这孩子虽然留在此处,但只需一年即可,一年后,这孩子可回家,只是每日都需来我此处读书学习。”

青年和女人闻听这话,都欣喜起来,只要不是将孩子带离他们身边就好,便忙起身,恭恭敬敬的给老者磕了三个大响头。

老者也没有拒绝,面色淡然的受了这三个响头。

守在外头的中年男人和中年妇人抬头看天,不知何时,雨势已经变小了,倾盆大雨变成了绵绵细雨。

福宁拜师

雨过天晴的天空分外明亮,蓝色的天空澄净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是一间非常小的庙宇。一中年妇人小心翼翼的端着盘子,匆匆的朝后院厢房快步走去。

待中年妇人来到后院厢房,门口的中年男人忙打开门,压低声音问道,“宋妈妈,老爷和夫人都一宿没有休息了,待会,你可要想个法子让老爷夫人好好休息休息。”

中年妇人,也就是宋妈妈闻言,抬眼瞪了中年男人一眼,压低声音嗔道,“忠管家怎么不自己去说?”

中年男人,也就是忠管家讪讪一笑,低声道,“要是我说了有用的话,何须劳烦宋妈妈?”说罢,又面露忧色道,“老爷还好,但是夫人昨晚又磕头,又淋雨的,夫人自从生了小公子就忧心操劳的……”

宋妈妈一听,叹了口气,神色缓了缓,苦笑说道,“就算我说了,夫人也不一定会听,小公子一天没醒来,夫人就不会安心……”

忠管家一听,也是啊。

门外头,两人对视叹了口气。

叹完气,宋妈妈赶紧的端着盘子进去,厢房里头很是宽敞,这大和尚把这个小庙宇里最大的房间给了他们的小公子,素面屏风分割了前后,前头有圆桌木椅,后头就是床榻了。

进了后头,就见床榻边,秀美的少妇目不转睛的紧张担心的盯着床榻上沉沉入睡的小孩,而在秀□的身边,青年轻搂着少妇的肩膀,低声劝慰着什么。

宋妈妈仔细端详了床榻上的小公子一番后,就松了口气。小公子正静静睡着,可爱的小脸上总算是有了血色,眉眼舒展着,似乎睡得很舒服。

于是,宋妈妈轻步上前,低声开口,“老爷,夫人,药和粥都已经煎好了。”

青年转头,淡淡道,“放下吧。”

宋妈妈忙将盘子轻轻放下,将盘子里的碗轻轻端了出来,放在了桌面上,宋妈妈又上前对少妇和青年低声恭敬道,“老爷,夫人,让奴婢在这里伺候小公子吧,老爷夫人都一宿没有休息了。”

少妇缓缓摇头,低声道,“宋妈妈,你暂且退下吧。”

宋妈妈心里叹气,只好恭敬的做礼,倒退着退下。

待宋妈妈离开,青年低头问道,“文娘,要不你且去歇息,若宁儿醒来,我定叫你起身。”

少妇,也就是林家夫人文娘缓缓摇头,“不,我要在这里等宁儿醒来。”

青年无声叹气一声,知道自家娘子的倔强,也便没有再多话,只是轻轻的揽着文娘,让文娘靠着自己的肩膀,低语劝慰道,“文娘莫怕,大和尚说了不是,宁儿已经度过灾厄,将来必是有大福报之人。”

文娘却是凄楚一笑,“宁儿是花娃子,将来青灯古佛潦草一生,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