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性根性福+番外 作者:源莱(上)

时间:2019-06-26 09:51 标签:
【文案】 好不容易摆脱了家暴老婆, 希冀的美好生活还来不及展开, 老天竟然给他安排了酒后乱性的戏码, 厚颜无耻的男人竟然说是他霸王硬上弓, 有没有搞错, 他可从来没想过跟男人在床上嘿咻 跑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仓皇出逃后, 狗血的发现, 身为男人的
 
 
    【文案】
    好不容易摆脱了家暴老婆,
    希冀的美好生活还来不及展开,
    老天竟然给他安排了酒后乱性的戏码,
    厚颜无耻的男人竟然说是他霸王硬上弓,
    有没有搞错,
    他可从来没想过跟男人在床上嘿咻……
    跑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仓皇出逃后,
    狗血的发现,
    身为男人的他竟然像个女人一样有了害喜现象。
    喔,老天,这个玩笑开大了!
 
前言
 
当当当……新文来了,大家多多捧捧场噢!!
《彼岸灯火》里那个悲微到让人心很疼的草根,他的故事在离开泥竹湾後有了翻天复地的变化,本文所写的就是草根的故事,为草根心酸的朋友们一定替小可怜加加油噢!!!!
 
正文
 
尘土飞扬的公路上,猛烈的太阳照耀著被黄尘覆盖的加油站,尘落尘起,朦胧中可以看到时xx加油站几个字。
 
这个加油站位於高速公路的入口处,虽然地势偏僻,加油站的工人们却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不同类型的大小车在上高速前都要到站里安检、加油,就怕万一在高速公路上卡住了麻烦,所有别看这里鸡不生鸟不拉屎。却是一块难得的福地。
 
一个身形瘦小,满面油污的男人正手忙脚乱的给一辆私家车加油,目所及的地方,别的同事已经在大快朵颐,好像闻到了饭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他往後看向排成长龙的车流,无奈的吞著口水。
 
这里工作实在是很辛苦,工作时间长达十二小时以上,每天还得呼吸著含杂著大量的汽油和黄尘的空气,环境是恶劣了些,看著憨厚的他都无声的忍耐著,唯一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老板包吃包住。
 
油加满了,接过车主递来的钱,每个人的腰间都挎著一个小包,里边装著少量的零钱,方便给客人找零。还没点出零钱,受不了张扬灰尘的小车已经摇上车窗,小车一溜烟消失在了迷尘中。
 
“等等……”无奈的看著车远去,他的肩膀微微垮下来,给人一种很懦弱的感觉。
 
一般这种情况下,很多工人都动著小心思,多余的钱占为已有,他却每次都如数的上交。负责财务的小姑娘每次都笑眯眯的,夸他心地好,背地里却暗嘲他有毛病。
 
不管别人真心还是假意,他都会红著脸表示很不好意思。
 
太阳西移,车流渐渐变得稀少,在空调休息室里吃饱喝足,吹够冷气的工友们终於叼著牙签出来了。
 
他暗暗舒了口气,终於可以吃饭。
 
“草根兄弟,不好意思,每次都让你最後吃饭!”
 
千篇一律没带一点温度的空话,草根次次都要满怀感激的回应:“没事没事,反正我也不饿,早点晚点都无所谓。”
 
都说人善被人欺,草根在加油站工作三四个月,不懂得说“不”的个性,任何人都把指使他当成了惯性,连後勤厨房少盐小油都让草根到十几公里外便利店去买。
 
草根想,这没什麽,每个人都有需要帮忙的时候。
 
一片狼籍的饭桌,饭菜洒得到处都是,几个碟子底盘残留著浅浅的一滩汤渍,掀开饭锅,见底的锅底糊著厚厚的一层锅巴。草根找出一个干净点的碗,剜下几块黑黑的锅巴,将漂著几滴零星油水的汤淋在上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真的太饿了!
 
早到六点起床忙到现在滴水末进,早就饿得前胸贴後背。
 
干硬的锅巴咯著嗓子,梗著噎著草根也勉强的咽了下去,难受得他直抹脖子。好不容易吃完,将碗筷收拾好,拿到後厨,刚放下还没站直身体,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可真会享受,吃个饭也能吃到现在,老实把碗洗了……”
 
抬起头,视线被一尊庞大的阴影遮挡住。全身上下都是脂肪的肥胖男人,抖著满脸的赘肉,居高临下的指使他,“这些碗,还有厨房那些你都顺便洗了,谁叫你吃到现在,拖累厨房工作。”
 
“我又不是……”厨房的人。
 
胖子鼻子重重一哼,被肥肉包围的眼睛危险的眯成一条缝,“你说什麽?”
 
草根想辩解,被他一瞪,怯弱的缩了回去,闷不吭声的端起油腻的厨具碗筷,凑到水龙头下边洗了起来。
 
这没什麽的,只是洗几个碗而已,没关系的,草根这样安慰自己。
 
也许是因为前车之鉴,胖子厨师山一样的身形,似曾相识鹰隼一般的狠光,让他想起了他的胖老婆。
 
那些不堪回首受尽凌虐的日子他不愿再想起,胖子的存在却无时不在提醒著他那些难堪的过去,家暴的阴影像大石般压在他心头。
 
算算日子,差不多到发薪的日子了。他想,可能要重新再找份工作了。
 
他想起了辛诺,以及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他的眼角发热,抑制不住的氤氲起了水气……
 
 
***
开新文了,大家记得要多多给予支持噢!!!
 
 
 
 
 
001 家人
 
半年前。
 
草根同辛诺父子一起离开了生活了几十年的泥竹湾,卸下了婚姻的重负草根对未来表现得很踌躇。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鳞次栉比的高楼,纵横交错的街道……这个世界比他想像中得要复杂得多。
 
辛诺比他看来要淡然的多,动作迅速的找到住所安顿下来。
 
辛诺四岁的儿子念予被送到了托儿所,非常懂事的不哭不闹;辛诺自己也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的职位,平淡而安逸的小日子就此展开。
 
同样的经历了婚姻的不幸,辛诺的适应能力让草根结舌,从离开泥竹湾那刻起,那个山村的一切以及安怡他都缄口不言,脸上淡雅如水的笑告诉他,他没有受过去的影响,对现在的处境很满足。
 
草根不想什麽都不做就靠著辛诺的工资来维持家里的用度,碰过无数次钉子後,一家超市看中他的老实诚恳,答应录用他,虽然只是是一个小小的搬运工,却让他欣喜若狂。
 
“辛诺,我找到工作了!”气喘吁吁的跑回家他们共同的简陋的家,冲著给他开门的辛诺张口就说。辛诺从来没说要让他工作,他单纯的也想替辛诺减轻负担。
 
辛诺很意外,“你找工作了?在哪里?做什麽的?”
 
三个男人,一个家,生活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别扭,草根很珍惜,平常的一句询问都让他感觉到被人在意的温暖。
 
“就在街口那家超市,路过那里看到在招聘,本来没抱什麽希望,想不到竟然通过了……呵呵。”他摸摸脑袋,憨憨的笑,“不是什麽了不起的工作,只是搬搬货……但是终於有人肯用我了,我真高兴!”
 
辛诺看一眼他风一吹都能倒的身板,“你行吗?”
 
“放心吧,没事,以前什麽活没干过,就搬点东西难不倒我。”
 
神采飞扬的草根,眼眸中闪著坚定的光采,仿佛眼前铺就的是一条金光大道。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城市,终於有人肯定了他的存在,认可了他的价值,没有什麽比这更让他兴奋的。
 
辛诺也由衷的高兴,去托儿所接了儿子後,特意转到市场买了酒加了菜庆祝草根找到工作。
 
在酒精的刺激下,草根两腮酡红,两眼迷离,离乡背井的辛酸终於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以前……他们总是瞧不起我,我一定要活出个样来,让他们都知道,我草根也是条汉子,不是草包……”
 
一个男人可以忍受家庭的不和谐,却无法忍受老婆的不忠。老天不知道是不是在考验草根,不止戴了长达好几年的绿帽子,到头来连疼进心坎里的儿子都不是自己的种,这样的耻辱,已经触到了他的忍耐底限,当时如果不是辛诺拉著,红了眼的草根已经把刀捅向那个无耻的女人。
 
农村不比城市里,日子稍不顺心离婚是家常便饭,有几个人的婚姻不是将就著就了一辈子,然而,就是这样的心理,他忍耐著,为了家庭的和睦忍气吞声,到头来落得什麽都不是。
 
泥竹湾的笑柄,男人口中的草包,女人嘴里的懦夫……如果没有辛诺,草根想,当时他唯一的选择只有追随已经故去的双亲。
 
他要自强,要奋斗,像辛诺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看起来轻松的搬运工作,远比看著要来得繁复。
 
超市里摆放的都是些零散的小物什,他要搬迁的是由厂家运过来,成箱成捆的货。硬硬的纸箱贴在背上,草根腿肚子都在哆嗦,旁人看著都揪心,草根咬著牙一步步的挪,汗珠泪珠一齐淌,不管如何他都要坚持,辛诺的鼓励犹言在耳,“草根,你要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行!”
 
第一天下班後,後背一片火辣辣,走运间衣料摩擦著都感觉到痛疼。
 
回去後也不敢让辛诺知道,不然他一定会让他辞了,所以他偷偷用酒精擦了擦就当是疗伤。
 
第二天闹锺一向,双眼惺忪,身体宛如千斤重,却也不得不爬起来,在大家惊讶的目视中出现在超市,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麽艰辛的工作大家都看在眼里,他的坚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家的怜悯心被勾了起来,在後来的工作中,好心的同事们都很照顾他,尽量让他干些轻松的活。
 
一个男人如果不是有难处,不会这麽拼命的工作。
 
草根跟大家相处融洽,感受到他人的帮助他也感怀於心,力所能及的回馈著别人。对他好的人太少,所以他分外珍惜。
 
贇予一直是辛诺心里的一个坎,辛诺虽然不说,草根还是能感觉到他无时无刻都没放下的牵挂。清醒的时候辛诺一付精干的模样,如果不是醉酒吐真言,草根都会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把贇予抛之脑後。
 
听到父亲酒话里呢喃著“贇予……贇予……”,人小鬼大的念予很是懂得的开口,“爸爸又在想芋头叔叔了,真搞不懂你们大人,把人气走了又要想,真是麻烦!”
 
念予早熟的心性让草根汗颜,朦胧的感觉到辛诺与贇予的感情并没有他认为的那麽简单,不擅思考的头脑也没往深处想,单纯的认为两人只是感情好而已。
 
贇予的离开是个谜,一夜之间,像泡沫一样消失在了泥竹湾。
 
贇予的离开是辛诺的痛,当年辛诺对天嚎哭仿若还在眼前,那种拉扯心脏的痛苦让旁人闻之泣泪。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