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提灯看刺刀+番外 作者:淮上

时间:2019-06-26 09:56 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报仇雪恨
文案 楚慈忍不住笑起来:韩越,我要死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一脸要哭的样子呢? 韩越顿了顿,半晌才冷笑反问: 你死了应该有不少人都觉得高兴,怎么可能有人为你流一滴眼泪? 这倒是。楚慈叹息着点点头, 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
 
 
  文案
  楚慈忍不住笑起来:“韩越,我要死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一脸要哭的样子呢?”
  韩越顿了顿,半晌才冷笑反问:
  “你死了应该有不少人都觉得高兴,怎么可能有人为你流一滴眼泪?”
  “……这倒是。”楚慈叹息着点点头,”
  我也不希望你们为我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鬼畜渣攻VS深藏不露外表懦弱实则吃人不吐骨头受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报仇雪恨 豪门世家 强强
    主角:韩越,楚慈 
 
    编辑评价:
  这是怎样的一段孽缘?韩越,作为司令的次子是个绝对的兵痞子,脾气暴躁、性格恶劣、桀骜不驯,对楚慈一见倾心,运用强势手段禁锢在自己身边;楚慈看似性格冷漠不会讲话,实际上深藏不露外,拥有可怕的赌技和杀人技巧,为了不为人知的原因留在了韩越的身边。一系列的杀人伤人案件,使楚慈的目的慢慢显露,不明真相的韩越,矛盾而内疚的楚慈,随着真相的展开,矛盾的激化,韩越与楚慈将会有怎样的变化? 鲜明而犀利的文风,如文章的名字,是一种现实的残酷,一种针刺破气球的瞬间的停顿,给人一种血淋淋,寒光一闪的压抑快感,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暴躁残酷又细腻体贴的韩越,看似温柔实则刚强的楚慈,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悬疑与伏笔设置的环环相扣,那把杀人的刀究竟是何方利器?书卷气息极浓的楚慈为什么会和血腥的杀人事件有关联?让人情不自禁的阅读下去,想去揭开这层模糊的面纱,寻求真相与故事的结果。
 
 
 
第1章 刀王
 
  “真是可怜呢,晚期胃癌,身边连个看护的人都没有。”
  “不过长得真俊,电影明星都比不上……”
  “嘻嘻,小丫头发春啦?”
  “哈哈哈……”
  查房护士的嬉笑渐渐远去,病房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楚慈双眼紧闭,静静的躺在床上,仿佛已经死了一般。
  他大半张脸都被氧气罩盖住,脸颊已经瘦得凹了下去,脸色也苍白得几乎透明,眉眼间却仍能看出清隽俊秀的影子。
  只是在熬时间罢了。
  医生早就断言活不过三个月,而他已经苟延残喘的过了半年,如今已差不多灯尽油枯。也许今晚就大限来临,或者明晚就将踏上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行程?死神早已对他举起镰刀,虎视眈眈。
  然而这口气至今吊着,是在等谁呢?
  难道潜意识里,还有什么人没来得及道别吗?
  楚慈微微睁开眼睛,漂亮的眼珠仿佛一潭死水,静静望向窗外的天空。
  雨季将至,天空布满了厚厚的黑云,阴霾潮湿。
  查房护士有说有笑的顺着走廊离开,突然楼梯上传来一阵骚动,几个全副武装穿迷彩服的男人冲上楼梯,径直向病房这边冲来。
  护士们纷纷惊呼,几个医生徒劳的想拦但是没拦住。为首那个个头特别高、脸色极度可怕的男人一把推开副院长,冷冷的问:“538号病房在哪?”
  副院长战战兢兢:“你、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那男人冷笑一声,根本不回答。
  副院长正慌着,一个医生赶紧跑来耳语了几句,他立刻哆嗦了一下,看那个男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韩、韩二少?真、真是,我们也没接到上级电话,这一时半刻的……538号就在这!就在这!我带您去!”一边说一边使眼色让医生赶紧带着护士离开。
  走廊上的无关人等刹那间退得干干净净,几个病房的家属听到动静探出头,一看这阵势是来者不善,立刻明智的缩回头去关紧房门。副院长陪着笑把那位韩二少领到一扇紧闭的病房门口:“就在这里了。”
  韩二少盯着门板,说不清他脸上是什么神色,过了好几秒后他才猛地抬脚一踹,“哐当!”一声巨响。
  门板撞到墙又反弹回来,被男人一脚抵住踢开,然后施施然走进了病房。
  这踹门的响动简直连死人都能惊醒。病床上,楚慈慢慢转过头,一动不动的盯着男人,半晌才浮起一丝说不上什么意味的笑纹:“……好久不见了,韩越。”
  他已经虚弱成这样,整个人几乎瘦得脱了形,但是声音偏偏和记忆中的一样,没有改变分毫。
  韩越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那目光极其刻骨,似乎要把他此刻狼狈的模样全都刻到脑子去才罢。
  “……楚慈,你也有今天。”
  这句话简直是一字一字从韩越齿缝里逼出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简直费尽了全部心血,耗尽了全身力气。
  楚慈轻描淡写的转开目光,“人都是要死的,我不过比你早行一步罢了。”
  “人都是要死的,”韩越低声重复了一遍,冷笑起来:“是啊,所以我特地来送你一程。——刀呢?”
  他身后一个手下低着头,双手递上一把二十余厘米长的军刀。
  韩越把刀接过来,转手往楚慈面前一扔:“看,我还特地把你最心爱的刀也带来,是不是待你不薄?”
  楚慈静静盯着那把刀看了半晌,目光温柔仿佛少女在看自己初恋的情人。这刀和普通刺刀有很大区别,刀柄上没有护手,反而布满了极其粗糙的颗粒用来增大摩擦;刀鞘上也没有皮扣和卡锁,只要轻轻一滑,瞬间就能将刀拔出。
  楚慈一手拿着刀鞘,一手握着刀柄,几乎用上了全身力气,连指关节都泛出青白色来。直到将刀柄握至手心发痛的地步时,他才慢慢将刀拔出刀鞘,刹那间昏暗的病房里便亮起一道耀眼的雪光。
  刀刃比匕首稍长,大约有十七八厘米,刀身也更加厚,最厚处约有半厘米多。刀尖尽头弧度极大,这是为了在急速格斗中,拔刀瞬间即能砍杀,那弧度顺着手臂方向,因此砍杀范围便扩大到了极致。
  如果是内行人的话,立刻就能认出这是铸剑大师Paul Chen为美国顶尖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所铸造的作战专用刀,全世界不足两百把,只有极少数才流落民间。因其强大卓越的刺杀能力,它甚至被武器行业赋予了一个“必杀之刀”的尊称。
  因为这把刀实在是太犯杀孽,它的模具在铸造完毕后就被立刻销毁,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一把新品出世。这仅有的一百余把“必杀刀”,堪称价值连城的绝世军刀。
  韩越见识过这把刀的锋利,半英寸厚的实心木板只要轻轻一刺便可洞穿,用刀刃在纸面上一拂,便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划破几十张纸。楚慈当年杀人的时候,只迎面拔刀一劈,就瞬间将一个成年男子的颈椎骨完全挫断,剩余的刀势还足以从另一人前胸贯入,砍断两根肋骨后从脊椎上一刀突出!
  那一刀的狠绝,那一刀的惊艳和华彩,让所有人都震骇得如同白日见鬼一般。
  “楚慈,你看,刑场上光天化日一枪毙命的死法实在不适合你。好歹我们好过几年,不管是真是假,总还有一场情分。这么着,我今天就给你个自我了断吧,你看怎么样?”
  楚慈微微笑着,一手撑着病床,极其费力而缓慢的坐起身,“难得你要做好人,我怎能不领你的情。”
  他深深吸了口气,依靠在床头上。他已经清瘦到极点,脸色苍白得让人心悸,甚至嘴唇上都没有半点血色。头发似乎长长了一些,发梢盖住了耳朵尖,几缕刘海拂到眉心,只有一双眼睛仍然跟记忆里一样寒冷而明亮。
  韩越冷冷的看着这个人。他原本以为自己心里只剩下痛恨,只想把这个人的血肉撕开骨骼拆开,一口一口的嚼碎了咽下去。谁知亲眼看到楚慈即将死去的样子,他又有种锥心剜骨的,恨不得随之去死的痛苦。
  “韩越,”楚慈笑着问,“我要死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一脸要哭的样子呢?”
  韩越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满眼的讽刺:“你死了应该有不少人都觉得高兴,怎么可能有人为你流一滴眼泪?”
  “……这倒是。”楚慈叹息着点点头,“我也不希望你们流一滴眼泪,平白脏了我轮回的路。”
  韩越刹那间握紧了拳,手背上青筋暴起,极其可怕。
  楚慈轻轻抚摸着刀身,动作非常轻柔,就像是对一个经年的老朋友道别一般。他手上有微微的热气,将刀身熏起一点薄薄的白雾,然后刹那间就散去了。
  “韩越,你还记得当年我走的时候,你问我的那句话吗?”
  韩越沉默的站在那里,半晌才点头道:“是,我问你这辈子造了这么多杀孽,有没有曾经爱过什么人。”
  楚慈慢慢抬起手,将刀尖对准自己心脏的位置,抬头对韩越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了,我的回答是——不,没有。我楚慈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爱上过任何人。”
  韩越刹那间似乎完全僵立在那里,只死死盯着楚慈,不说话也不动,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楚慈脸上的笑意似乎加深了些,仿佛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歉意一般。就在这个时候他微微吸了口气,猛地把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呲啦一声。
  鲜血在半空中飞溅,那一瞬间仿佛被无限延长。满眼的血红色是如此鲜烈,仿佛带着刻骨的炙热,能把人的眼睛生生灼伤。
  如此刺痛难当,让人忍不住想哭。
  ……然而却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第2章 第一滴血
 
  四年前,北京。
  PUB闪烁的炫光下弥漫着浓重的烟酒味,在酒精和大麻的刺激下,人群的情绪被轮番掀起高潮。俊男靓女在劲爆的音乐中起劲的蹦,肢体和肢体交错着,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充满了迷醉,一副极乐地狱般的景象。
  侯瑜满头大汗的从人群中挤回来,一屁股坐到椅子里:“爽!实在是爽!”
  “这么大人了还喜欢跳舞蹦迪,瞧你那一副深受资产阶级污染的样儿,”韩越漫不经心的弹了弹烟灰,“侯军长看见不剥了你的皮才怪。”
  侯瑜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老头子思想早僵化了!这年头什么最值钱呀?”
  边上一群太子党全都哄笑起来:“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呗!哈哈哈……”
  “错!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最值钱。”侯瑜摆摆手,故作神秘状:“韩二少在部队呆久了,估计不知道这个PUB新进一批水嫩的小孩儿,一水儿的高中生,啧啧……”
  “高中生?”边上有人笑起来:“这年头不时兴大学生了?”
  “裴志你老土了吧,这年头玩儿什么不趁新鲜呐!”侯瑜转头招招手,大堂经理立刻陪着笑走过来:“侯少有什么吩咐?”
  “你们那新来的几根嫩葱儿,捡几根好的上来伺候我们韩二少。”侯瑜向韩越那边挤挤眼睛,一脸怪像:“咱们韩二少背景可大着呢,我先跟你说好了,别找些下三滥的来糊弄他!否则小心这位爷把你们店拆了!”
  “不敢不敢!”大堂经理赶紧赔笑退下,不一会儿领着几个穿高中生制服的少男少女走上来,只见那几个小孩儿全都浓妆艳抹,打着亮晶晶的厚重眼影,制服领口特意开得极低,几个女孩子的裙角又提得极高,摆臀扭腰间露出一片雪白的大腿。
  裴志一看就乐了:“哟,制服诱惑啊?”
  “咱们裴老板竟然还懂得点儿新名词?难得难得。”侯瑜转过身,拍拍韩越的肩:“今儿是给你接风,咱们都让你,你先点。”
  边上一群人都连连点头让韩越先点。韩越的出身背景在他们这群太子党中是最好的,本人也算争气,从小跟着警卫员习武,刚满十八岁就参了军。在部队里整整十年摸爬滚打,他父亲还没退居二线,他就已经顶了上去。现在一提韩家老二,不少老爷子都要翘个大拇指。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