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霹雳同人)金光布袋戏·雁俏·归雁 作者:寒灯孤灯一盏灯

时间:2019-07-11 11:22 标签:
文案 因为无言的遗物,俏如来北上来到了陌生的地域,遇到了等待他已久的少年。 年龄c.ao作。少年雁。借用部分原剧设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鸿信,俏如来 ┃ 配角:公子开明,凰后,杏花君,默苍离,修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01 夏日清

文案

因为无言的遗物,俏如来北上来到了陌生的地域,遇到了等待他已久的少年。

——

年龄c.ao作。少年雁。借用部分原剧设定。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鸿信,俏如来 ┃ 配角:公子开明,凰后,杏花君,默苍离,修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01

夏日清晨,山中潮s-hi,不多会儿下起雨来。

猎户留下的小屋已坐了三四避雨的人,外间有人敲门,伞下露出白发着僧袍的来客斯文的面貌,温言询问是否还有余地。同路难得,避雨人便请他进入。内中行脚客与江湖侠士奇妙地坐在一道,只他背着书笈独自站在门边。

一人邀他入坐,年轻人摆摆手道:“我成日不过看经,年纪又轻,实在想不出什么。”

有人想借他左手缠绕的佛珠观视,又道父亲嘱咐不可离身,万分抱歉,连拒绝都和和气气,那人便不再坚持。

山色青青,阵雨如倾,看天色并不晦暗,应当过不久雨就能停。俏如来舒了口气,放空心绪听身后的奇人异事。

一人说友人奇遇,男子误入山中广室,见多是娇女美童,欣喜之下浪荡一番,三日后归家整个人都泛黑气,幸好有高人经过,才解了x_ing命之忧。

一人说旧日听闻,山中有少年少女向人求助,晚间引诱求欢,同行不过几日,人便耗尽真元只余白骨,这画皮鬼呀,艳鬼呀,可得小心咯。

前人道,幸好山脚就是羽国边境,祭司常年祈愿凤凰之灵保佑,才难得清净,不然早和魔世一样遍地妖魔鬼怪啦。

言谈提及羽国,俏如来心中微动,正要开口询问,门外传来声吃痛的惊呼。

一名黑衣少年愤愤然从泥坑里爬起来,指天大骂什么云海过客。俏如来本还想打算去扶,被他利索的动作给惊到了,踟蹰须臾,撑起伞走近,倾了半边问:“你没事吧?”

少年踱了一步退出伞下,借着雨抹了把脸上的泥。s-hi漉漉的棕红长发下露出一双亮金眸子,斜眼瞧俏如来,明明没什么表情,却仿佛从眉梢到嘴角都写满毫不掩饰的不屑。

俏如来被其中审视打量的有些讪讪,硬着头皮道:“风邪滋扰,阁下还是注意些好。”

少年嗤笑,“这嘱咐说的像你比我年长似的。”

俏如来见他不过十七八尚带稚气的模样,个子才过自己鼻尖,犹豫着想点头,少年已不耐烦地哼了声。

“你说是就是了。”

说罢立在大雨中洗手抹脸,再不理人。

狼狈至此还能这般气定神闲,俏如来倒生出钦佩来。

屋内人扬声道:“大师快进来吧,少年人要发疯你也挡不住。”

暴雨似乎弱了些,不再泼天泼地,不过片刻,俏如来偏开伞,果然落珠已弱为细丝,扑在面上潮潮的,挟着山中林木的生涩气味。他戴上兜帽,收着伞,正要与屋中人道谢,臂弯忽然被人勾住,不解地偏过头,是那奇怪的少年。

“不能过去。”

他说,拉住俏如来拔腿就往一旁林中跑,屋中人大喊:“大师不可去啊,那是——”

是什么?

俏如来听不清。

叫喊似乎也变了调,不像说故事时的声音了。

俏如来跑的气喘吁吁,半路雨彻底停下,伞也脱手了。来到一处山溪,少年一股脑扎进水中不见踪影。俏如来简直满头雾水,四顾茫然,便寻了处洗手。

半晌,溪中冒着气泡露出个脑袋,少年捋着头发,漫不经心地道:“把你的衣服拿出来。”

“……啊?”

“快点,一套衣服换一条命,你赚了。”

他生的俊秀,出水却半分旖旎姿态也无,一切都太过理所当然,面前不是俏如来这等好脾气到接近没脾气的,估计能随手捡块石头直接砸上去——无他,实在欠揍。

也就俏如来,还认真思索,一如既往温柔有礼,“恩人是何时救我?”

少年抬起左手比了比,吐出“山鬼”两字,连解释都欠奉。

俏如来大致明白了缘由,心中多了感谢,从书笈中找出随身旧衫放在干燥处,背过身道:“相逢便是有缘,在下俏如来,请问阁下姓名?”

“吾名上官鸿信。”少年似乎笑了笑,“你这名字……倒是风流。”

许久不曾有人这般评价,俏如来也不生气,只因话声中并无轻视之意。不知为何,自称上官鸿信的少年言行总有几分无来由的熟悉,即便出现的怪异,毕竟顺手救了自己一把,俏如来对他倒颇有好感。

水声哗哗,寂静来的突然,衣物摩挲清晰可辨。木屐踢踏,由远及近来到身边,人还是那个人,不再着黑衣,一身略宽松的白衫,长发随手束在身后,依旧高傲端方。他恐怕出身贵胄,如此更显得从天而降一事十分古怪。

无论如何,再逗留不是好事,俏如来瞧了眼天色,郑重道了谢想离开。才一转身,佛珠被上官鸿信勾住,俏如来大惊,难得拔高了声音,“放手。”

上官鸿信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被佛珠拖曳而泛红的指尖,俏如来因自己的失礼不自觉红了脸,轻道:“你……先生想说什么?”

上官鸿信道:“你要下山,怎么不想想到底走不走得到魔世边城?”

俏如来惊讶道:“魔世?这方向不是羽国吗?”

“哈,山鬼说的怎么能信?山鬼精怪,小到戏弄过路人,大到夺人x_ing命,你恐怕入山不久就中了幻术迷失方向了,能走到这里也是运气好。”

上官鸿信抬手点住俏如来额头,指尖泛出白光,刺的人什么也看不见,等视线再清晰,一切似乎说不出的异样,眼中色彩尖锐异常,无来由令俏如来头晕目眩。看先前选的去处,岔路消失不见,Cao木繁盛一如旁处,浓翠中隐隐有一处漩涡,散发着不详的浓厚黑雾。

他捏紧佛珠,不到约定日子上路果然太勉强了,先前没出事真是不知者无畏,傻人有傻福啊。

上官鸿信道:“与我走吧。”

俏如来道:“先生来自魔世吗?”

“你说是就是了。”他给出不算回答的回答,又道:“我看你天运不错,二选一的路却专挑幻术作的入口,也不知什么缘故。你若想安全下山,最好跟我紧一些,若一个不当心没跟上,还得拖累我去找。”

俏如来被他说得脸热,只得答应,“麻烦先生了。”

“哎,你这人真是好脾气,就不觉得称呼我先生怪怪的吗?”上官鸿信叹了口气,似乎再绷不住那副乖戾疏远的面貌,看起来活泼不少,他凑近俏如来,挑眉道:“你可以叫我雁王。”

“王?”

“魔族的名字乱的很,不用在意中原人那套。”

“哦,雁王……”

只是试着念,却得到了意料外的回应。少年心情很好似的走在前,脚步十分轻快,俏如来怔了怔,低头拨动佛珠,心头涟漪怎么也无法平静。

两人相伴慢行,路遇幻术陷阱,上官鸿信驻足教俏如来应对,很有些得意洋洋,看在做惯长兄的俏如来眼中一时哭笑不得。路上走得无聊,上官鸿信道要听中原的事,俏如来想了想,慢吞吞说起了自家两位长辈。万幸爹亲与叔父争锋相对那么多年,提供了绵绵不绝的谈资,令上官鸿信听到眼睛发亮,真是罪过罪过。

行至下午,终于下山,途径三两村落,边城城门越来越近。

俏如来故事说的嗓子都哑了, “到宵禁的时候了吗?”

“无所谓,关了再开就是。”上官鸿信耸了耸肩。

人刚出现在城门口,立刻有管事模样的老人迎来,激动得就差没痛哭流涕,连着一旁的俏如来都请回一座大宅,享受了把久违的嘘寒问暖。入城已是黄昏,侍从侍女奔走相告,热情非常。

劳顿多日终于安歇,俏如来痛快沐浴一番,随手择了本书翻几页,倒头就睡。醒来时日上三竿,头痛欲裂不说,脾胃都饿的生疼。才起身气血不足,俏如来眼前倏地漆黑一片,险些绊倒,侍女连忙赶来相扶,又差人倒茶与准备素粥,连声劝贵客不用着急,公子吩咐可以等精神好些再见。话虽如此,总是失礼,俏如来匆匆洗漱,吃了大半,就要去拜访主人。

前厅里,上官鸿信正与人喝茶,见俏如来到,十分自然地招呼他来吃糕点。

另一人褒衣博带,形容斯文,笑道:"在下云海过客,大师,幸会了。"

这名字俏如来还有印象,可不就是上官鸿信从天而降时抱怨的人么?他差点笑场,努力忍住了还一礼,温言道:“我早已还俗,先生唤我俏如来就好。”

“雁王等你许久了,诶,雁王。”云海过客推了把上官鸿信,一脸雀跃,像是等着看戏。

上官鸿信只道:“俏如来,这是素的。”

俏如来拗不过他,囫囵咽下一块,不料呛住自己,接过上官鸿信推来的白玉杯,抿了口甜丝丝的,原来是蜜水,喝完还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角。

上官鸿信问:“晚上休息的怎么样?”

“挺好的。”

上官鸿信对这个回答表示嗤之以鼻,“是吗?好到你这满脸被人打了的虚弱模样。”

云海过客羽扇掩面,拿起杯子喝茶,肩膀微微抖动。

俏如来清咳一声道:“看书一时忘了时辰。”

“哦,什么书这么有意思?”

“桌上的随手拿了本,叫羽国志异。”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