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飘阿兮-晨曦之雾(出版) 作者:飘阿兮

时间:2020-02-14 09:55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地说 江流 外公
晨曦之雾(出书版)简介陈子柚一直坚信,生活如雾中的晨曦,纵然前方迷茫,但终有光明与希望。被江离城偶然相救的时候,互相伤害的时候,毅然离去的时候……她都相信,如同每天清晨的雾气终将消散一样,他也终究只是
晨曦之雾(出书版)简介

陈子柚一直坚信,生活如雾中的晨曦,纵然前方迷茫,但终有光明与希望。被江离城偶然相救的时候,互相伤害的时候,毅然离去的时候……她都相信,如同每天清晨的雾气终将消散一样,他也终究只是她生命中的插曲,而她的路还有很远很长。但是,直到他离去之后,她才明白:尽管他毁掉她十年青春岁月,却也成为她十年中唯一的记忆与陪伴。他们的恩怨情仇,在岁月的流逝中,早已分不清谁是谁非。所以,当那个与江离城一模一样的失忆男子出现在陈子柚面前时,她的生活再度陷入重重迷雾:爱还是恨,原谅还是救赎?此去经年,她是否还可以回到多年前那个相信爱与坚守的自己?

<晨曦之雾
-夜
-夜
谢欢如一阵风般飞进盥洗室,乳白色裙摆翻飞,漾成一朵莲花的形状:“惨了惨了,点儿太背了。”
陈子柚正站在镜前微蹙着眉,小心地将夹式耳环取下,掀起裙摆,放入贴身口袋。她轻揉着耳垂,想来被夹得很痛。
听到谢欢的连声抱怨,陈子柚从镜中看向朋友。
谢欢正用面纸蘸水拭着小礼服侧胸,那里沾了五角硬币大小的一块巧克力色。努力了半天也没擦掉,反令污渍晕染开来。
她观察了片刻,最后脱掉了自己的半礼服外套递给谢欢:“凑合一下,好过这样。”
她俩的半礼服是一起买的,同一系列的不同款式,所以同色同面料。谢欢那件本来也有外套,不过她没穿来,所以看起来很性感,陈子柚则保守如修女。
但是当她捐出外套,这件礼服便成了低胸露背装。
谢欢穿上那件外套,正好盖住污处,而且看起来很合衬。
她侧头看到陈子柚不自在地摆弄着肩带与胸口,将前襟努力向上扯,于是上前帮忙。
她帮忙的方式是把陈子柚的衣襟扯得更低:“好东西不要藏着盖着,这样多诱人。”又去摸她的耳朵,“耳环也戴上,显得你更加妩媚多姿。”
陈子柚笑着躲开:“我耳朵敏感,戴一会儿就痛。”
“美丽总要有代价的,痛才会越发显得越楚楚可怜。今儿外面那堆男人,个个都镀着真金,随便被哪个看上,我们就赚大发了。”她将口红重新涂了一遍,环视这间盥洗室,啧啧赞道,“还是有钱好,连洗手间都这样金璧辉煌,品味超凡。”
——*——*——*——*——
这是企业协会组织的年会晚宴,她俩是今天会务组翻译服务人员。其实今天到场的外宾都随身带着翻译,她俩多半时间都在做壁花。
以前谢欢最爱讲,没有天生的美女与丑女,女人都是包装出来的。这话看来不假。
陈子柚长得应该算很漂亮的那种女子。可是之前她淡妆略施,中规中矩,与宴会中各路名媛淑女的珠光宝气衣香云鬓相比,平平淡淡,并不招眼。
而当她露出大半雪白的肩颈与后背时,回头率骤升。
陈子柚不习惯被人注视。她周身不自在,觉得空调有点过冷。
会长在与一名欧洲客人交谈,服务生引导她前去翻译。
离开时,她欠身优雅一笑,那位客人突然执了她的手极为绅士地印了一下,硬硬的胡茬扎到她,她有小小的尴尬。
她找到谢欢的方位朝那儿走去,有人拦住她的路。
她抬头看,对方稍稍背光,令她一时看不清模样,但轮廓端正。
“小西柚,是你吗?”来人声音醇厚。
陈子柚心跳快了半拍。许多年来,都没有人再这样喊她,她已经与过去的朋友失去联系太久。
面前这个人,她隐约熟悉,却记不起姓名。
大约她的表情冷淡,来人生出几分困惑,迟疑说:“我想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陈子柚抬头:“我是陈子柚。请问您是……”
那人轻轻松口气:“我是乔熠,乔凌的堂哥。我出国时你还很小,可能不记得我了。”
乔凌。她想起来了,她的童年与少年的好友,一度最好的朋友。
那样久远的名字,恍如隔世。
面前这位气宇不凡的先生,她也依稀有了记忆。小时候,他抱着她去摘树上的果子,给她买街头艺人做的泥娃娃。
陈子柚恍惚了一秒钟,听乔熠又说:“你们家……我一直以为你在国外。”
子柚神色平静:“我外公还在这里。”
乔熠说:“对不起,我冒失了。”
子柚微笑:“不要总说对不起。我们一共没说几句话,您已经道歉两次了。”
乔熠也笑了:“是啊。”
他们寒喧几句后分开。
陈子柚找到谢欢时,谢欢正与一位官员谈话。
子柚站得稍远些,等他们谈完。
那男子离开时,在听到谢欢喊了一声“子柚”后转身:“咦,你是孙家的那个外孙女陈子柚?孙老现在……还好吧?”
陈子柚有点窘迫地答:“还是那样,谢谢您。”她知他是谁,但并不记得她认识他。
平时这种场合她一般都能避免参与。今天因有几名同事出差,缺人手,她避不开。没想到竟然接二连三遇到熟人。那人走后,陈子柚不易察觉地轻轻舒了口气。
谢欢表情怪异:“陈子柚,刚才那个人对你那样客气!你深藏不露啊。”
陈子柚无言片刻,谢欢用肩撞她一下:“逗你玩哪。刚才跟你讲话那男人是谁?长相气质都不坏,分明对你有兴趣,好好把握啊。”
刚才离这边有十米远,亏得谢欢能看得那样清楚,陈子柚笑了一下,没说话,却听谢欢轻轻吹了个口哨:“哇,极品!”
陈子柚顺着谢欢目光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男人的侧面。
那人个子极高,站得笔挺,微微低着头与宴会主办方的一位官员说话,轮廓分明。官员客气笑着,而他面容平静,神色疏离。
他的表情并不倨傲,甚至刻意地谦虚,但仍显得高高在上,把别人的气势比下一大截。
大概感到自己被注视,他侧脸朝她俩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淡淡的一瞥,目光清冷。
陈子柚微微低下头,谢欢却饶有兴致地在她耳边低声评论:“唔,正面更帅,这男人能够让人联想到高山与大海。很久没见过长得像个男人的帅男了。”
陈子柚被她的措辞逗得轻轻笑起来,抬头再看一眼。那男人正与谈话对象告辞离开,她不期然与他的目光对上,又垂下眼睛。
谢欢问:“这人是谁啊?你认识?来宾里有这号人物?”
她声音突然变大,陈子柚吓一跳,抬起头,还不待回答,旁边已有好事者答:“那是盛世的江离城先生。”
谢欢惊讶:“做珠宝的那个盛世?传说他在南非都有钻石矿,我还以为他是老头子!”
同样八卦的那人说:“江先生多半时间不在国内,回来也很少露面,并且不喜欢接受采访与拍照。”
谢欢又望向江离城的方向,已找不到人影。
——*——*——*——*——
宴席结束,陈子柚谢欢作为工作人员最后才走。
陈子柚去取她的包,离开时服务生递过一张折好的便笺:“陈小姐,有人给您留了条子。”
她轻声道谢,上车后才打开,白色卡纸上只有粗黑钢笔写下的两个草体字:半山。字挺拔苍劲。
陈子柚定了定神,看了一眼时间,启动了车子。
半山是通宵营业的休闲会所,离刚才宴会所在地只有十分钟车程。
她到达那里,将车子泊好,进入大厅,穿过迷宫一般的重重走廊,一直走到后院。
那是一处僻静的停车场,没有灯光。极少有会员能进入这里。
两辆黑色轿车停在那儿,与夜色融为一体。
前面车上下来一人为陈子柚打开车门。当她坐稳后,车子随即开出。后面那辆车也跟了上来。
车子开得十分稳,引擎声都几乎听不到。在这样安静的空间里,呼吸也变得压抑。
旁边的人突然出声:“可以抽烟吗?”
这并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不等她作答,江离城已经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含在口中。
陈子柚从暗盒中摸索着找到火机,侧身替他点烟。
微微跳动的火光下,他俩的眼睛短暂地对视了半秒钟,江离城眸色深沉,没有情绪。
陈子柚迅速将火苗灭掉,安静退回自己的位置。
周围又变得黑暗一片,只有烟上那一点点微红的火星,以及隐隐浮现的一缕烟雾。
她在黑暗里有些胸闷,不时飘过鼻端的烟草味刺激得她喉咙有点痒。她没忍住,倾身咳了一阵子,打破了这种沉闷。
身子靠回座椅时,触到了他的手臂。江离城不知何时将整只胳膊搭到了椅背上。
陈子柚靠了上去。
他的臂肌很结实,作靠垫远远比不上车上的软垫舒服,硌得她骨头痛。
陈子柚不着痕迹地挪了一下身子,想调整到一个相对舒适的位置。
江离城轻抬一下胳膊,改作搂她的肩,手指则顺势滑上去,玩捏着她的耳垂。
陈子柚的耳朵最怕痒,被他拨弄几下便忍不住微颤,她扭着身子想躲开,但捏着她耳垂的那只手抚下来,卡住了她的脖颈。
陈子柚被他卡在座位上动弹不得。那只手又慢慢地滑下,轻轻划过她前胸处裸露的肌肤。
盛夏的季节,他指尖却冰冷,滑过之处,触感微凉。
窗外有其他车辆的灯光晃过,照亮前方的后视镜,映着司机的眼睛。年轻的司机目不斜视,或许早已看惯后座的小戏码。
陈子柚压低声音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他温热的气息喷进她的耳朵,原来他一直转头看着她。
他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很动听,但冷冷的,就像此刻他指尖的温度。
他的手指继续在她的脖颈与胸前流连。他说:“怎么不找东西遮一下?你的项链呢?”
陈子柚淡淡地回答:“太俗,配不上我。”
江离城在黑暗中无声地笑起来。
-弈
-弈
陈子柚悠悠转醒时,周围一片漆黑。
她有夜盲症,光线差时便看不清东西。而且她怕黑,在黑暗里总是神经紧绷。平时一个人睡时,会为自己留一盏夜灯。
室内遮光太好,此时她呼吸压抑,全力无力,如同陷身梦魇之中。
她在自己失序的心跳声中,听到另一种轻微的呼吸声,就在身侧。于是突然安心,起身慢慢地摸到台灯开关。
柔和的光照亮她的眼睛时,她的身体也重新恢复了活力。
江离城躺在床的另一侧,呼吸安静,似乎睡得很沉。
他睡着的样子十分无害,浓眉,长睫毛,直挺的鼻,薄唇,棱角过于分明的脸,结实但并不肌肉纠结的健美身材,如英雄神话中的睡美男,比醒着好看得多。
他清醒的时候太咄咄逼人,她没心情欣赏。
陈子柚在他的脖子上方轻轻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她一直很想知道,倘若此刻她对他有加害之心,比如拿把刀子抵到他脖子上,他会不会立时警觉地醒来。
但她并不敢尝试。万一他当真,这游戏可不好玩。
她又将手摆成一把枪的形状,在离他的太阳穴几公分的地方比划了一下。
然后她轻轻地下了床去冲洗。
陈子柚洗了很久。水很烫,钝钝的酸痛渐渐从周身泛起。
她从朦胧雾气的镜中打量自己,她的胸口与锁骨处有很明显的青紫,肩上也有,吻痕或者咬痕。
她的皮肤白净细嫩,所以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江离城是故意的。有一回他建议她不要穿低胸露肩装。既然她不听劝,那么他自有别的办法令她服从。
江离城的祖先一定不是猴子,而是肉食性猛兽。在他身下时,她常常有一种错觉,好像他随时都会在失控之下变身为狼,将自己连皮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