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笑傲江湖同人)东方不败之令狐有情 作者:乌呀龟

时间:2020-02-14 10:00 标签: 看着 却是 心中 令狐冲 不败
☆、第章令狐冲与任盈盈,任我行,以及向问天四人,伪装上了黑木崖,一场恶战,东方不败为护莲弟而亡。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的结束了,死时虽有遗憾,却并不后悔,只是心中,有些悲凉之意。东方不败看着任我行哈哈


☆、第章

令狐冲与任盈盈,任我行,以及向问天四人,伪装上了黑木崖,一场恶战,东方不败为护莲弟而亡。
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的结束了,死时虽有遗憾,却并不后悔,只是心中,有些悲凉之意。
东方不败看着任我行哈哈大笑一声,一脚踢飞自己的尸身,与杨莲亭撞碰在一起,登时脑浆迸裂。
他飘浮在空中,还在惊愕着自己有着意识,看见任我行对莲弟这般凶残,心中怨恨,一掌就想要挥去,只是,却穿过了任我行的身体。
我死了么,他轻叹一声。
东方不败一生起起伏伏,如今,却万事成空,他心中感伤许久,知道现在自己这般模样,就是心中有恨,也无法发泻。
现在他只是幽魂一抹,除了能四处飘,什么也做不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消失,如果人死了会变成鬼,为什么他没有遇见莲弟的魂魄?还是因为自己有执念在世?
东方不败一直尾随着他这今生的几大仇家,任我行,他重新当上了教主,但是没有多久,他便又走上了他的老路。
他看着令狐冲这小子和任盈盈举行婚礼,那小子笑的样子,在他看来极是碍眼。
而任我行想要称霸五岳,最后却是乐极生悲之下摔死在了擂台之上,东方不败冷眼飘在空中看着这一幕,他此生最大的宿敌,任我行就这么死了。
他总算了了一桩心事。
而剩下的,就只有令狐冲这小子。
他那一句老妖怪,可真是字字诛心,每每想起,就让他恨得咬牙切齿。
令狐冲名利全收,最后却选择了归隐山林。
东方不败又想到自己,一代枭雄,最后却落得可笑地步,成为茶楼饭馆后的笑柄,心中对他颇有几分嫉妒和怨念。
令狐冲与任盈盈到了一处世外桃源之地,这里山明水清,两人夫唱妇随,日子恬恬淡淡。
东方不败却始终无法释怀。
他看着这令狐小子每天和任盈盈在山野之间农耕野作,虽是平淡,却温馨生活,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感伤。
令狐小子虽然说了让他愤恨至极的话,但他对任盈盈却是极好的,这让东方不败时时忍不住拿着杨莲亭来与他对比。
一开始,杨莲亭对他是小心翼翼,后来在他的放纵之下,越来越没有章法,而自己,也越来越变得卑微放低身段,便是知道他在外面胡来,他虽有怨怼,也一直无奈隐忍。他们从一开始到最后,就处在不平等的位置,而令狐冲和任盈盈却是彼此尊重,相敬如宾。
而如今一对比,东方不败便知杨莲亭对自己,终归不过是利用而已,从未有半分真情。
幸而临死之时,他也总算留有几分风骨。
东方不败魂魄飘忽不去,一直尾随在令狐冲左右,令狐冲不死,他心结始终不了。
这一日,令狐冲与任盈盈在茅屋外的小院里说话,东方不败又飘了过去,坐在一边的石磨之上,表情有些复杂,他怨恨这小子,但是,看见他对任盈盈这般深情厚谊,又心中羡慕。
任盈盈如今已经大腹便便,想来很快孩子便要出生。行事多有不便,小腿更是浮肿。
令狐冲便半跪下来,用着温水给她洗脚揉捏,一边问道:“盈盈,怎么样,好些了罢?”
“冲哥,没关系的,你不必要这样。”任盈盈俏脸微红,想要抽回脚。
“你是我夫人,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令狐冲朗朗一笑。
东方不败远远看着,紧紧握紧了拳,若是莲弟能有他对自己一半的好,那该多好,若能与莲弟这样像他们这般……
正暗暗想着时,却见令狐冲一双赫赫明目竟是往着他这边看过来。
“冲哥,怎么了?”
任盈盈发现他目光怪异,好奇问着。
令狐冲摇头,皱眉:“我总觉得,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任盈盈噗哧一笑:“这里只有我们两人,若说第三人,那也只有我腹中的孩儿——”
东方不败心中一悚,没想到他居然有所感应?
令狐冲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石磨的方向,一开始也觉得自己是多想了。只是,那之后的日子,他都觉得有无形的目光在窥视着自己。
只是她如何的问盈盈,盈盈也只说他想多了。
令狐冲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觉,明明他们的身边,一直有个看不见的人存在,但是他无法去证明那人真的存在。
东方不败其实很早就想要离开,只是,很久他才发现,自己的魂魄无法离开令狐冲十步之外。
所以,他被迫留下来。
看着令狐冲夫妻美满,家庭幸福,看着他儿女成双,看着他慢慢老去,从当初那个浪荡小子,慢慢变成一个糟老头子。
最后,任盈盈死在他的怀里,嘴角还带着笑。
令狐冲如今已经是花甲之年,双鬓发白,儿女们已经成家,不愿意窝在这样的山里,他们离去,只留下他一人在这里,伴着一桩茅屋,一堆黄土,一只老黄狗。
“哎,时间真是快,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多久罗。”须发皆白的令狐冲,手里拿着一壶酒,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能喝,就多喝几口吧。
“老友,你还在,对吧。”
令狐冲突然望着一边的天空,说着。
东方不败惊了一下。
令狐冲笑道:“盈盈已经逝去十年,在这山里多寂寥,幸而老友你在,不然,我真是孤伶伶了。”
任盈盈得了肺痨病逝,他便是武功再高,也救不了她的命。
东方不败在他旁边椅上坐下,冷冷看着,看了几十年,当初的那些怨恨,早已经变淡。
令狐冲也不觉得自己自说自话的样子很傻,只是朝着天空笑道:“老友,你不会是暗恋我吧,一直这样跟着我不离开?”
他不是自恋,而是,归于他敏锐的感觉。
一开始,那道无形的目光是带着怨恨和杀气的,然后,那目光又慢慢变成了羡慕和幽怨,到最后的那些日子,那道无形的窥视,变成了火热的恋爱。
就像,年轻时的盈盈,望着自己时,那般。
东方不败一震,随即大怒,这老头儿在胡说八道什么!
就算经过了几十年时间洗涮,自己对他的怨气消了,也不可能会变成喜欢!
这轻浮浪荡子,他怎么会喜欢?
“哎,老友,不管你是男是女,好歹,你也赔了我这么多年,除开盈盈,就只有你了,我真想见见你的庐山真面目。”
又过了多年之后,令狐冲活到了九十五岁,一张脸鸡皮鹤发,早不复当初的潇洒风姿,眼睛却还清明一片,望着房间的某个角落。
“盈盈伴了我三十年就离我而去,儿女长大成亲,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老友,你伴了我整整六十多年,当真不现身让我见上一面?”
令狐冲说着,眼中满是期待。
所有陪伴自己的人都离开了,那条黄狗,也早早死去,剩下的,只是个看不见的人,不见到他面目,他当真不甘心死去。
令狐冲也不明白自己的这股执念是怎么回事,只是,有个人伴了自己半生时间,他如何不动容呢。
东方不败咬牙切齿,他是无法离开,才不得不跟在他身边,这小子莫要心生误会才好。
许是令狐冲执念太强,却见窗边,竟是慢慢现出一抹人影来。
那人青杉黑发,修眉俊目,一双眼眸如寒星,冷冷的看着他。令狐冲瞪大了眼,看着他,嘴角微微露出笑来:“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一直以为伴着自己的人,是一位女子,未想,竟是个年轻俊美的青年。只是此刻青年眼中的表情,比他还要震惊。
东方不败一直以来形体都是只能自己看见,令狐冲无法窥见,而随着年岁越发久远,他发现自己身体也开始变化,现在,已经退回到了青年时期模样。
那时他还未修《葵花宝典》,那时他还未着裙衫未描朱唇,那时他还是个正常的男人……
而他想不通,这小子为何在快死时,能看见自己。
令狐冲只见过中年后的东方不败,那时他已经过了四十岁,身上又着红妆,脸上更是化着夸张的花旦般妆容,如今一看他真身,竟是半点认不出来。
“兄台好生俊秀,不知尊姓大名?”
东方不败冷笑一声,微微倾身,看着他道:“令狐冲,如今你老眼昏花,竟是认不出我了么?”
说完,他拂了拂胸前的一捋长发,端的是风流蕴藉,微微勾唇,笑得颠倒众生:“令狐小子,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如今他的嗓音也已经恢复正常,不如之后那般扁着嗓子尖声尖气,声音清朗,带着年轻男子特有的磁性。
“我——”
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的眼神,分明是认识自己的。这些年,都是这个俊秀的青年陪着自己?
心上,竟是泛起些异样思潮……
令狐冲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已经没有了力气,眼皮缓缓盖上。东方不败那抹笑,成了他最后的印记。铬印一样铬在了他的脑海里。
东方不败眼睁睁看着他闭上眼,断了气。
心中忽的悲凉起来。
令狐冲说,他对他起了别样心思,的确是的。
一直不得不,被迫在一边当个旁观者,看着他的一生,看着他从英俊的青年,慢慢变成了垂垂老者,越久,那些怨就慢慢变淡,越久,心里就涌起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令狐冲……”
这么多年,他头一次想要碰碰他的脸。
只是刚刚一伸手,碰触到他还有余温的皮肤,东方不败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自己拽走,眼前一片黑暗,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第章

“教主,教主?”
东方不败隐隐听见人的唤声,他微微睁开眸子,对上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杨莲亭!
东方不败不动声色的坐了起来,看着他,杨莲亭看着他的表情,还有些恭敬,眼中闪烁着谄媚又小心翼翼的光芒。
“有事?”
他按下心中的震惊,在之前失去了意识时,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去投胎转世了,没想到,自己竟然又活了过来。
他叫自己教主,那么,自己现在已经囚禁了任我行,夺下了教主之位了吗,只是,还不太清楚过了几年。
“教主,属下知道教主最近心中烦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