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海贼王同人)纯洁小文档【香索,调教,完】 作者:Huanger

时间:2020-02-14 10:09 标签: 看著 身体 让他 自己的 男人
-书包网【痛苦】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海贼王同人)纯洁小文档【香索,调教,完】》作者:备注:香吉士索隆,调教向,肉,双结局☆、纯洁小文档【】★、如果你被
-书包网【痛苦】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海贼王同人)纯洁小文档【香索,调教,完】》作者:




备注:
香吉士索隆,调教向,肉,双结局

☆、纯洁小文档【】

★、
如果你被陌生人击晕,醒来的那一瞬间你会本能地做出什麽样的动作?
索隆醒来的一瞬间,本能促使他忽视身体上的不舒适迅速挺直身体坐起来,长期的训练让随时保持最佳的攻击和防守姿势成了他的习惯,但是这一次这种习惯性行为被阻止了──向上运动的身体在半途中就被迅速扯了回去,有什麽东西束缚住颈间,起身速度过快让索隆感觉喉咙像是要被掐断一样,呼吸一滞,接著眼前发黑地倒下。本能行动一停止,身体意识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清晰,原本就晕晕作痛的头脑现在像是快要炸裂开一样,让索隆不由自主地捂住头发出痛苦的呻吟。
直到疼痛晕眩稍微缓解以後,索隆才有机会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
首先感受到的是冰冷的空气和颈间的束缚,紧贴著肌肤,让索隆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手下柔软的触感是一张白色的大床,大到他能在上面滚好几圈,床头是仿古样式,有四根木质的床头柱。束缚住他的东西就牢牢锁在其中一根床头柱上。
那是一根铁锁链,为了缩短有效距离特地在床头柱上盘了好几圈,连接著索隆颈子上的一个铁质项圈,保证索隆只能躺在床上,保持仰睡的姿势,就连翻身也会让他感到窒息,项圈用柔软的绒皮细细包裹起来,以免磨伤他的皮肉。
除了被击打後留下的头晕症状,索隆能感觉到自己几乎没受伤,只是长时间保持仰躺姿势让他肌肉酸痛。
该死的!他到底在这里躺了多长时间了?!
由於厚厚的窗帘被拉上,阻止了光线进入,索隆不能确定现在是早上还是夜晚,唯一的光源是床头柜上的暖光台灯。
索隆捂著隐隐作痛的脑袋,开始思考他变成这副状态的原因。
因为工作上的调动,他必须离开供职许久的军营,到另一个军校去当教官,由於调动手续问题,他忙得不可开交,整整一周都没睡好,精神疲惫达到了极限,才会放松警惕,在去学校的路上被人击晕。
之後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知道,只记得那个不要命敢对他下手的人有著一头亮灿灿的金发。
混蛋。
狠狠咒骂著那个人,索隆在有限的活动范围内缓慢地舒展身体,稍微消除一下身体上的不适,却不知道自己这番动作被他口中的混蛋尽收眼底。
“你终於醒了,我的宝贝。”
山治从监视器里看到索隆猛地起身,随後被锁链拖倒的时候,轻轻笑了一声,接著准备好东西,打算去拜访一下好不容易逮回来的猎物。
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麽样。
山治舔舔唇,感觉身体竟然兴奋得开始发热,这可不是好现象,在驯服宠物之前自己先发情可是大忌。
压下身体的躁动,山治推开房门。几乎就是一瞬间,索隆本能地转过身体面对山治,然後再次因为窒息痛苦得额冒冷汗,不过这次他没有出声,军人的尊严不允许他对敌人示弱。
“感觉怎麽样?”索隆痛苦的样子让山治满意地微笑起来。
“你是谁?”索隆无视山治的话,直截了当地问出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山治也不在意,走过去,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你一定饿了吧,要不要吃面包?”
索隆努力转头盯著山治,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山治慢条斯理地打开一个果酱罐子,黑加仑的味道立即弥漫出来,甜腻的感觉让索隆鼻子发痒,他看著山治将果酱抹在一片吐司面包上,视线左移,柜子上还放著一个罐子,被布包著,看不见里面装的是什麽,另外还有一个箱子,普通的卡其色,却让他感到危险。
山治抹好果酱,将吐司递到索隆嘴边,“吃了它,我就告诉你。”
索隆狐疑地看了山治一眼,这人想干什麽?
就目前看来,他应该不打算要自己的命,虽然不想吃他的东西,但是长时间不进食,身体再好也扛不住。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恢复体力,然後找机会逃出去。
索隆伸出手想去拿那片吐司,却被山治闪开了。
“张嘴,”山治柔声说,让索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喂你吃。”
“混蛋!你到底想干什麽?!”他敢肯定,这个一脸假笑的男人在耍他!
山治认真地晃晃手中的吐司,“想喂你吃东西而已,别动手,乖乖吃下去,你想知道什麽我都告诉你,恩?”
放你的狗屁!索隆恼怒地伸出手,再次试图去抢夺那片吐司,却忽然觉得手臂一麻,右手立即无力地垂下,想要抬起时已经找不到控制的感觉了。
索隆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自己被电击了!
“真是不乖……”山治原本笑眯眯的脸沈下来,配合低沈的声线,让索隆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看来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抬起从抹完果酱之後便一直隐在暗处的左手,原本应该空著的掌中出现了一根迷你警棍,索隆甚至能听到通电後电流在空气中摩擦所发出的滋滋声。
“我是不是该好好提醒你,你现在是谁的阶下囚?”山治一边说著,一边用警棍狠狠打上缠在床柱上的铁锁链,电流顺著锁链流经项圈,索隆只感觉颈间一麻,紧接著原本已经缓和下来的晕痛感再次加剧,不像之前的钝痛,这一次的痛细细密密,好像有人在用针一下一下地戳弄他的痛觉神经,比之前的钝痛更让人难以忍受。
紧咬住唇,阻止即将溢出的呻吟,索隆双手狠狠抓住身下的床单,防止自己用手去抓已经通上电的项圈,脖子和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告诉施虐者他有多痛苦。
索隆痛苦的样子似乎取悦了山治,山治将警棍拿开,结束这场短暂的折磨。
反正时间多的是,既然猎物不愿意接受他难得的体贴,那就不需要再对他客气了。
警棍撤开後,余下的电流仍旧刺激著索隆的神经,他张开嘴大口呼吸,试图让自己从晕眩疼痛中清醒过来,却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正好方便了山治。
从袋中拿出一个圆球状的口塞,山治趁索隆张大嘴呼吸的时候塞进他嘴里,索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口塞弄得呼吸一滞,就这麽几秒锺,山治已经熟练地打开柜上的手提箱,拿出一只装好药水的注射器,然後压住他的胳膊,一针扎了下去。
本能再次促使索隆挣扎起来,可是刚刚被电击过的肌肉虚软无力,根本无法有效的控制,药水还是被尽数打了进去。
药效发作得很快,索隆感觉到仅剩的控制感从自己体内流失,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都不再听他指挥,他就是一条砧板上的鱼,等著宰割他的那把刀。鱼至少还能微微挣扎,他却只能用因为愤怒赤红得像要烧起来的双眼恶狠狠地瞪著床边收拾注射器的人。
“放心,只是一些能让你安静下来的东西。”山治恢复了原先的微笑,从手提箱里拿出一瓶酒精和一枚银色的小环。
“虽然我很喜欢你充满野性的样子,但是在床上还是希望你能乖一点。”山治优雅地解开衬衫领口的扣子,慢慢跪坐在索隆无力的身体上,弯下腰轻轻舔了舔他的耳垂,感受到身下的人一颤,低沈的笑声溢出。
“特别是在我给宠物上标记的时候。”
话音未落,索隆就感觉到胸前最柔嫩的地方传来一阵激痛!条件反射地抽气,却因为嘴里的口塞无法实施,反而被摩擦出的口液呛住,想咳又咳不出,只能感受到窒息和一股强烈的呕吐感。
山治将乳环刺进索隆的左乳,小巧的乳投迅速充血肿胀起来,由原本的暗红色变为豔红色。
“啧啧,真美。”山治赞赏地看著古铜色胸膛上绽放出得的鲜红,手里的动作却一点也不犹豫,双手轻轻捏住乳环,左右拉扯,然後将酒精涂抹上去。
索隆只觉得左胸一凉,紧接著像是燃烧起来一样的痛。酒精通过伤口刺激著他的神经,即使不受自己控制,还是会忠实地向他反应痛感。
索隆努力忽视在他胸前动作的男人,伸直舌头想把男人随手塞进他嘴里的口塞顶出去,可惜,这个小动作很快被山治发现了。
山治轻哼一声,真是不学乖,随後捏住刚刚才刺进左乳的乳环,巧劲一扯,伴随著血珠蹦出,满意地听到索隆发出一声闷哼。
“我忽然觉得穿在右乳上好看一点,你觉得如何。”山治捏著带血的乳环在索隆右乳上轻轻滑动。
好看个屁!索隆几乎要破口大骂,奈何却只能发出一连串呜呜声,该死的口塞!索隆用舌头用力顶著已经有些松动的圆球,努力将它顶出去。
山治眼神一暗,把乳环矫好位置,狠狠一刺,在索隆被疼痛刺激得恍惚的那一瞬间捧起索隆的头,执起口塞两边的绑带绕到索隆脑後扣上,紧紧一拉,口塞立即被再次塞进索隆嘴里,这次进入的更加深,几乎到达了舌根,因为口塞过大,受外力挤压几乎整个塞进嘴里,索隆的嘴角被口塞挤得撕裂开来。
窒息,疼痛,晕眩,让索隆有那麽几秒失去了意识,但是很快又清醒过来,这种平时保命的意志力,此刻却让索隆愤恨又无奈。
两边乳投都已经充血立起,嘴角的伤口看似小,却不可忽视的抽痛著。
“啊啊,抱歉,我太粗鲁了。”山治没什麽诚意地道著歉,伸出舌头舔舐索隆嘴角的伤,“不过你最好赶快习惯这种痛,毕竟我不太喜欢宠物在游戏过程中昏过去,如果你自己无法撑过去,我就只能用药物帮你了。”
索隆一下睁大眼睛,药物!他记得有那麽一种药,能让人时时刻刻保持清醒,一般被用在调教中,以前他曾见过几个被使用这种药物的,最後都被生生折磨疯了。
索隆不吭声,但是山治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他拍拍索隆的脸,“放心,你第一次我会温柔点,游戏开始了,你可要撑住。”
山治下了床,从手提箱中拿出一个球状物体,里面装的是灌肠药,然後挑选出一个比较小的肛塞,接著转到床尾,打开索隆的双腿,露出中间紧闭的穴口。
“颜色真不错。”听到那人低沈的笑声,索隆羞耻地闭上眼,比起身体的疼痛,尊严被人践踏的感觉更令他难受,他不愿意看到这样懦弱的自己,无法挣扎,只能任人为所欲为。
被视线紧盯著,索隆变得敏感起来,细细的管子插入那个从来只出不进的地方时,他不可避免地收缩穴口,如此一来倒是紧紧含住了插入体内的管子。
“怎麽,还没开始就已经会含了?”山治调笑著说,想要看到身下人更加羞耻的摸样,手慢慢捏动著球体,把灌肠药注射进去。
索隆感觉到一股凉凉的液体滑进他的肠道,然後管子被抽了出去,紧接著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上他的肛口,被人用力一推就狠狠进入了他。
紧闭的穴口没有经过润滑和软化,要塞进一根手指就已经很艰难,更别说比手指粗很多的肛塞,即使是最小号也让索隆感受到了被撕裂的痛楚,与之前的激痛而後绵延的辣痛不一样,这次的痛楚几乎是一瞬间拉紧了他的神经,然後持续不断地拉扯著,不让他放松。
索隆的腰部因为疼痛而猛地绷紧,本不受控制的腿在肉体本能下向山治踢去,山治一手抽出警棍在索隆的腰上敲了一记,另一手把进去一半的肛塞全部推了进去。
索隆只觉得下身一麻,随後撕裂般的疼痛如潮水一样将他淹没,几乎把眼泪逼出来。
做完这些之後,山治倒是很干脆的退了出去,索隆喘著粗气努力适应疼痛感,一时间倒没有余地去理会山治在做什麽,只感觉有一双手在他的敏感带游走,帮助他分散了不少注意力,疼痛感也因为逐渐适应而缓解了几分,直到那双手捉住他柔软的性器缓缓揉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