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的皇帝皇弟+番外 作者:筱郎

时间:2019-07-11 12:30 标签: 年下 成长 虐恋情深 宫廷侯爵
文案 皇兄,我想做皇上。 哦?那我的诸君位置先给你做好不好? 我曾说自古帝王皆薄情,其实我一直搞错了,自古帝王皆深情。 所作所为皆为那一人。 我是一代明君,只是因为这是你是为我打下的江山。 我怎么敢守不好?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成长

文案

“皇兄,我想做皇上。”

“哦?那我的诸君位置先给你做好不好?”

我曾说自古帝王皆薄情,其实我一直搞错了,自古帝王皆深情。

所作所为皆为那一人。

我是一代明君,只是因为这是你是为我打下的江山。

我怎么敢守不好?

内容标签: 年下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霄陵墨+翡卿+霄陵钦+祈安 ┃ 配角:无 ┃ 其它:

  ☆、人物简介

  

  【二殿下视角】:

  我是楚月国的储君,楚凌霄。

  今天,我的亲弟弟陵墨告诉我,他想做皇上。

  在东西二宫众多王子皇孙中,陵墨排行第五,我第二。

  大皇子十几岁那年出游狩猎,坠马而死,这储君的光环便毫无征兆地打在了我头上。

  措手不及,防不胜防,但也无伤大雅。因为我在乎的并不是这个。

  “好啊,我先教你怎么做好储君如何?”我扬起嘴角冲他笑,那一刻,我是真想帮他,不只是出于哥哥对弟弟的疼爱,更多因为一己私欲。

  【五殿下视角】:

  我是楚陵墨,楚月国五殿下。

  我有一个哥哥,是当朝储君,他很厉害,三岁能言,五岁能文,七岁那年就能把满朝文武辩论到哑口无言。

  当然,他很疼爱我,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我身边,凡事都宠着我让着我。

  包括我说...我想要你储君的位置。

  我以为他会生气,拂袖而去,再也不理我。

  但是他没有。

  皇宫很大,有很多事情我未曾见过:

  比如,乾清殿重建前殿中央的那棵古柳。

  比如,那位在二哥之前就意外丧生的储君。

  比如,那些被说疯掉的嫔妃去的西端废屋。

  皇宫很大,有很多事我还没想明白:

  为什么,二哥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偏爱,

  为什么,并不是皇子的卿卿会和我们住在一起

  为什么,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这样简单的道理,在太傅口中晦涩又绕口。

  【裴卿视角】:

  我是裴卿,我的父亲是当朝将军,常年驻守西关,我与母亲居住在将军府。

  我七岁那年,迁去了宫城,皇帝给了我们一整个花园。而我住了七年府邸,家仆散尽,从此门庭冷落。

  十二岁时,大皇子坠马而死,而我是那场出游狩猎的陪驾。

  从此便再也没有见过我母亲。

  同年,五皇子出生,因有说他克死了大皇子和正值受宠的妃子。备受冷落。

  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二殿下却偏偏很宠爱他,

  “这不是皇弟的错,他不该一出生就承担这么多莫须有的是非。”他抱着他说。

  “殿下心善。”他笑得温柔,我毫无波澜。

  “我说他哥哥,除了父皇之外他唯一的亲人了,裴卿你也是,以后也要保护陵墨。”

  “是。”我说“为殿下效力是我的责任。”

  对于那个尚在襁褓中和婴儿,我没办法对他产生太多同情,对于这位十岁储君的承诺,也只是仅仅出于主仆之间的责任。

  十二岁那年,除了远在边疆的父亲,我一无所有。

  ☆、抄书

  【二殿下视角】:

  “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僇矣。”

  “有国者不可以.......不可以什么来着,皇兄?”

  “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僇矣。”

  “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有国家的人不可以不慎重,因为有国者如果不走正道,品德偏斜,就会被天下人推翻。”

  “哦……皇兄,可不可以不背这个啊,好绕口啊……”

  陵墨又开始犯懒了,他的储君之路才刚刚开始不过...三天

  头疼

  “不行,就像刚刚说的,有国者不可以不慎,不习古,何以正身,何以安天下!”

  “今晚这一整本你抄十遍,明天我会检查你背诵的。”我狠了狠心,玉不雕不成器。

  “十遍!!!”陵墨那张还没彻底长开的娃娃脸瞬时拧成一团。

  “我会让裴卿陪你的。”裴卿治陵墨还是很有一招的,没吃陵墨一耍小脾气,只要把裴卿招来就行了。

  “殿下,夜凉了,回去吧。”夜里,我透过窗缝看陵墨又没有在认真抄书。

  肩上猛然一沉,我回头,却是一件披风披在了我身上,寒风中宫灯光影幌动,祈安就站在我后面看着我。

  “殿下回宫吧,五殿下有裴侍卫看着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低声问他,自顾自地向前走。

  “属下看殿下房内黑着灯,就想着您是又来书房看五殿下读书了。”祈安小步追上来,小声道。

  “嗯,陵墨他自幼便贪玩,平时太由着他了,竟不知道他落下这么多...”想着白日里他背的磕磕绊绊的《诗经》 ,一阵头疼。

  “五殿下聪慧,又有殿下和太傅看着,课业不是问题。”

  “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诶...”我轻叹一口,揉揉眉头“明天你把我之前用过的书都找一找给陵墨送过去,上面有我的注释,他会轻松些。”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