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月下寻梅+番外 作者:叶软(上)

时间:2019-07-11 12:38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青梅竹马 江湖恩怨
文案 【主攻美强受宠攻,拒绝一切炮灰攻】 万人迷纯情男神攻y-in狠心机占有欲超强受(不喜勿入) 师兄师弟 屏川有两人,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是凌孤月,一个是沈落。不过前者是花瓶,武功一般却有着一副好皮囊;后者是天才,十三岁时便打败了静山老

文案

【主攻美强受宠攻,拒绝一切炮灰攻】

万人迷纯情男神攻×y-in狠心机占有欲超强受(不喜勿入)

师兄×师弟

屏川有两人,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是凌孤月,一个是沈落。不过前者是花瓶,武功一般却有着一副好皮囊;后者是天才,十三岁时便打败了静山老人,十年后更是接任了掌门之位。

凌孤月本想在屏川享受着身为掌门师兄的清闲生活,不料一场接二连三的谋杀将他卷入到漩涡之中……

凌孤月:你为何总闷在山上呢?

沈落:师兄曾说我恋家,我并不是恋家,若是师兄愿意,走遍天涯海角我都愿意跟随,只是我厌恶旁人的目光落在师兄脸上,那会让我嫉妒得发狂。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孤月 ┃ 配角:沈落 ┃ 其它:

  ☆、第 1 章

  竹间小径,一匹雪白的长鬃骏马疾驰而过。只听马蹄声促如织机,掠过的风卷起夹道野Cao,混着灰尘扬了满天。

  马背上坐着个细瘦的剑客,头带黑纱帽,身着红缎衣,腰间系着一条黑边翻红浪的锦带,背上负着一把秀气的长剑。

  那剑长约五尺,宽却只有两寸,剑鞘华美,使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稍有些资历的江湖人就会知道这剑主人非是等闲之辈。原因无二,只因那剑鞘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仙气缭绕的鹤。那鹤的脚爪尚踏着松枝,首已高昂展翅欲飞,似要窥得天机。更奇妙的是鹤眼,是用一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镶嵌而成,正点在剑柄的七寸处。即使是被主人握着,那炫目的流光也可倾泻而出,这把剑也因此得名为“流光剑”。

  曾有位闻名天下的铸剑师评价过流光剑:刃如秋霜,亮如明镜,剑中灵气,世间罕有。

  正是这剑如此精妙,才叫人实在好奇,想瞧瞧能拥有它的主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可惜那剑客遮住了面孔,叫人看不清眉眼,只能从那具柔韧的腰身看出他年纪尚轻。

  马蹄声阵阵,剑客此刻正手握缰绳,显然在急着赶路。

  行至一处小溪旁,剑客环顾四周。天色已经大亮,周遭却依旧是屏川山脚无边无际的竹林,林间尚弥漫着烟一般的晨雾,不时传来三两声鸟鸣。

  就在剑客想撩起黑纱擦汗的时候,突然从远处响起异动。

  剑客陡然警惕,绷直了背脊,侧耳细细聆听起来,只听身后的浓雾里隐隐传来一道喊声。

  “凌师叔……”

  剑客啧了一声,似有有些苦恼,随后两腿夹紧马腹,将手中的长鞭一甩。身下的白马吃痛,长嘶一声,跑得愈发地快了起来。

  “凌师叔!凌师叔!”一个十七八岁的黄衣少年打马而来,怀中携着一个包袱,朝红衣剑客追去。

  剑客身下的马已经跑了一整夜,渐渐露出疲态,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被那少年从浓雾中追赶上来,眼见就要捉住剑客的衣角。

  “凌师叔!等等……”少年追得吃力,额角都渗出了汗。

  剑客抽空回头看了一眼,见少年只身一人,稍稍放下心来,放慢了速度,与少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连一师侄,你也是来请我回去的吗?”剑客出声,那声音听起来萧疏有礼,如同幽泉出谷,悦耳清朗。

  被唤作连一的少年喘着粗气应道:“凌师叔,你误会了!我就是那个为你送钥匙的人,是要救你,怎么会让你回去呢?”

  剑客思忖一番,想起昨夜他本被困在屋中,是窗外的一声麻雀叫引起了他的注意。就在他纳闷这竹林中何时飞来了麻雀的时候,忽然从屋顶掉落下一枚钥匙。看材质,竟与门上的天机玄铁锁一模一样。

  他将钥匙c-h-a进锁眼里试了试,竟是严丝合缝分毫不差,轻轻拧动,只听‘咔吧’一声脆响,门已顺利打开。

  剑客勒紧缰绳,呼停了马。待到少年追上,他疑惑道:“连一师侄,你怎会有天机玄铁锁的钥匙?”

  连一似是有些赧然,一五一十答道:“我从大长老那里偷的。”

  剑客点点头,仔细打量着他道:“现在屏川上下都在讨伐我,你为何偏偏要救我?”

  连一闻言略红了脸,虽然剑客带着纱罩,却好似真有两道目光落在他脸上一般,顿时低下头不敢与那人对视,“凌师叔……我刚来屏川的时候又瘦又小,常常被别人欺负。有时一天连顿饭也吃不上,更不要提练武功。后来还是师叔你下令不许欺负同门师兄弟,我才能顺利地习武……还有一次,师叔和掌门来飞叶峰视察,见我的剑卷了刃,又专门去库房吩咐赠了我一把。师叔的恩情,连一不敢忘记,今日师叔有难,我又岂能坐视不管?”

  剑客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当日他作为师叔,要给新入门的弟子传授剑术,有几个小孩总是打闹,耽误了他休息,这才向掌门建议不准在屏川大呼小叫……还有那次赠剑--师弟拉着他在飞叶峰转了大半天,他实在是觉得无聊想回去,正巧看到一个提着剑的少年正傻乎乎地看着自己。见那少年的剑上有一道头发丝细的小豁口,他才找到了个借口离开了。

  没想到y-in差阳错,倒助了自己一回……

  剑客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含笑道:“同门相残是屏川的大忌,当日我既然定了这条门规,理应以身做法。只是如今硬是有人将几位弟子的死往我身上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剑客叹了口气,接着道:“我绝不承认季桐、白竟是我杀的。可现在情势所迫,我只能暂且下山,待过一段时间,这件事有了眉目的时候,我再回来做打算……”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身后隐藏在雾中的屏川,“希望这件事能尽快水落石出……”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