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月下寻梅+番外 作者:叶软(下)

时间:2019-07-11 12:39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青梅竹马 江湖恩怨
☆、第 34 章 烛火微弱,渐渐地熄灭了,室内顿时暗了下来。 凌孤月将沈落抱起,抬步走出了这间密室。 从书房中出来,才发现外面天光正亮,原来才刚过午时不久。 凌孤月已有几日未见日光,他眯了眯眼,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的竹林,胸间的一口浊气仿佛荡然殆

  ☆、第 34 章

  烛火微弱,渐渐地熄灭了,室内顿时暗了下来。

  凌孤月将沈落抱起,抬步走出了这间密室。

  从书房中出来,才发现外面天光正亮,原来才刚过午时不久。

  凌孤月已有几日未见日光,他眯了眯眼,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的竹林,胸间的一口浊气仿佛荡然殆尽。

  抱着沈落朝他的卧房走去,途中偶然碰到了青竹。

  青竹远远地就看见凌孤月抱着沈落,默念了一声“非礼勿视”,忙低下头躬身行礼,“师叔好。”悄悄抬眼,却瞥见凌孤月脸色苍白,眉间堆雪。

  青竹心头满是疑惑,往日师叔见了他们,虽然不算热情,但也是笑脸相迎,为何今日如此冷淡?他想了想,心道该不会是掌门惹师叔生气了吧?

  凌孤月从他身边经过,淡淡道:“找先生来为掌门医治。”

  青竹看着他的背影,红衣灼灼,身姿超然……

  半晌才回过味来,什么?找先生为掌门医治?青竹不经意地往地上看去,大吃一惊,一路上尽是淅淅沥沥的鲜血。

  三天后,沈落从昏迷中醒来,床边却空无一人。

  他心中慌乱如麻,闪过无数种可能:师兄和小仇走了?还是不愿意面对自己回沉冬榭了?他咳了数声,试探着喊道:“师兄?”

  凌孤月捧着一碗药走过来,不冷不淡道:“醒了?喝药吧。”

  沈落松了口气,却发现他有些不对,“师兄……你还在生我的气?”

  凌孤月冲他一笑,用勺子搅了搅药汤,“不敢。”

  沈落忽然一把握住他的手,“师兄……”

  凌孤月皱眉,“松手,药洒了。”见他仍是不依不饶地抓着自己,无奈道:“先喝药。”

  沈落被他扶着坐起了身,看到自己的胸口正缠着雪白的绷带。“是师兄为我包扎的?”

  “是先生。”

  沈落“哦”了一声,显得有些失望。

  “张嘴。”凌孤月舀了一勺浓黑的药汁递到他嘴边。

  沈落乖乖喝药,待喝完了一整碗后,又抓着凌孤月的手腕不让他走。

  “师兄,好苦……”

  凌孤月看了他一眼,“刚刚我见你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还会嫌苦吗?”

  沈落看似虚弱道:“方才只顾看着师兄,没觉得多苦,现在师兄要走了,才觉得舌头都苦麻了。”

  谁知凌孤月却冷下脸,推开他道:“我去找先生来看看你。”

  沈落单手支着身体,在他身后喊道:“师兄!”不小心牵扯了胸前的伤口,疼得倒抽了一口气。

  凌孤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了脚步。

  沈落忍着痛道:“师兄,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凌孤月微微侧脸,面无表情道:“你岂会有做错的事?这些年你何曾出过错?”

  “师兄……”沈落看着他,眼中满是错愕。

  “你设计独自对付师父,又除掉白竟季桐,还离间我和林珏……沈落,你算计得真好啊……”

  凌孤月终于回过头来,松手将手中的药碗打翻在地上,在脚边摔作了无数碎片。

  他踩着瓷片缓步来到沈落身前,捏着他的下巴直视他道:“你就料定了我不会下手杀你是吗?”

  沈落一动不动,乌黑的瞳仁里倒映出一张薄怒的脸,他低声道:“并不是,不过就算师兄杀了我,我也没有丝毫怨言,能死在……”

  “唔……”后半句话却被那张微凉s-hi润的唇堵在了喉间。

  沈落瞪大了眼,任由凌孤月毫无章法地在他嘴上噬咬。

  凌孤月没有控制力道,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停了下来。他喘着气,将额头抵在沈落的额上,“你……你不总想让我亲你吗?”

  沈落眼睛亮的惊人,伸手欲勾住他的脖子继续,却被凌孤月拍掉了手。

  “你说……你还想要什么?要我脱衣服给你看……还是要我在梅影月下为你舞剑?”

  沈落愣了愣,面色不变问道:“师兄看了我的日录?”

  “你写的那些也敢称为日录?”

  沈落笑了笑,“日录不就是记录一些生活所想?我平日里想的都是师兄,记的自然都是关于师兄的事……”

  “谁让你记那些东西的!”

  凌孤月气得闭上了眼,想到自己去密室中欲搜寻十方禁术,结果却发现那一整间屋子里放的全是自己用过的东西。

  平白无故失踪的钓竿、旧年穿不上的衣物、赏给小童的手串还有闲时信笔涂鸦之作……皆被置于箱柜中摆着。

  在一张书案上,还放着一本蓝皮书,没有书名亦无落款。当时他还以为那就是要找的十方禁术,翻开一看却是沈落的字迹。

  “三月初二,师兄在房中午睡,恐惊扰其佳梦,枯坐良久,辞去。”

  “四月二十一,小雨靡靡,懒于练功。寻师兄,见其浴于落英潭。意躁,隐树后,意平方去。”

  “六月初一,梦遇师兄裸身陈床,莞尔盈笑。耳鬓厮磨,交缠一夜,醒来方知是梦。”

  “十二月初雪,念及昔日梅影月下,师兄舞剑,飘凌如仙。怅然寻师兄,见其与季桐相谈甚欢,不觉痴伫雪中,伤寒数日方愈。”

  ……

  粗略地翻了翻,里面竟还夹着一朵梅花,颜色泛黄,花瓣已变得薄脆,不知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