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琴师 作者:午夜归来

时间:2019-07-11 12:42 标签:
陛下,这个画您不打算给我吗? 季离很是纠结的问道。 为什么要给你? 这个画的是我啊! 嗯,然后呢?虽然说画的是你,可是是朕叫人来画的啊,这画师是朕的,这笔,这纸都是朕的,你说说,我为什么要给你

“陛下,这个画您不打算给我吗?”

季离很是纠结的问道。

“为什么要给你?”

“这个画的是我啊!”

“嗯,然后呢?虽然说画的是你,可是是朕叫人来画的啊,这画师是朕的,这笔,这纸都是朕的,你说说,我为什么要给你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成武年,秋,满目的萧瑟,使这个看着本来就很颓废的村庄更破败,村子里己看不到炊烟,哪怕现在是正午,季离抬头看了看,村外的树木有一些,但不浓密,周围的田地都是荒芜的,没有人耕种,在那些稀稀拉拉的树上偶尔传来几声鸦叫,一切都显得那么了无生气,也是,在这个战火连连的岁月,还有什么可以遗留下来呢,三年?还是四年了?季离记不清了,嘴唇起了厚厚的壳,显示着这个人严重的缺水,几天没有喝到水了呢?季离也记不清了,只知道走,走,走,季离想,要是这里还没有人家,还不能喝到水,自己会不会就这么去了,去了也好,这样的r.ì子,这样的折磨也该到头了。

  手腕上的绳索绑的不是特别紧,却也在他本来就不强壮的手腕上勒破了皮,沁出了丝丝血液,脚上就更不说了,不停的走造成的摩擦使得双脚腕上没有一块好皮肤,痛已经感觉不到了,r.ì复一r.ì的,也麻木了,是了,谁坚持得住,谁就能活,可活着又能有什么用呢,能改变什么吗?,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个队伍从开始的二三十人到现在只有不到十人了,他们很多人可能身上有伤,都是走着走着,就倒下去了,没能在站起来,也许倒下去的那一刻,还没有死,可谁能救呢?队伍里没有医者,就算有,也不会治,他们是战俘,谁会去救战俘啊?在这个连吃的,喝的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们的命真的是不值钱的,也许到了下一个大点的城镇,他们就会作为奴隶卖给当地的富绅了。

  季离这个刚刚才十七的年纪,心里己满是苍凉,家里的俩个哥哥在刚刚起战争的时候就被征兵了,不用说,多半己牺牲了,这几年也没个回信,想起半月前,武王的军队兵临城下,还没有坚持住三天,城主就带人投降了,也不能说他没有骨气,城中的青壮早在战争发动的初期就不停的减少,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这个仗还怎么打呢?打了几年了,胜负已定,武王也早已在建京定都,起年号,成武,现在不过是收复些边远的城池。季离作为城主家聘请的琴师,一直受到城主的照拂,没有被征兵,在当时还庆幸,现在却被城主拖累成了战俘。真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啊!

  已经走了十几天了,眼看队伍越来越小,押队的士兵也烦躁不安,在这没吃没喝的地,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到时候等到了运城,还能有几个人啊?

  士兵甲“这个村子看来又没人,怎么办?”

  士兵乙“好像是哦!今天在没吃的,怕是又要死几个了。”

  士兵丙“没有人也没法子的事啊,看看那边有没有水源。”

  一行人行动缓慢的向前走,没有人抬头,佝偻的身体似乎支撑不住,在找不到水,结局都是大家不乐意看到的。

  还好,天可怜见,村子里没有人,村外到还有一条较为清澈见底的小河,一行人眼睛里总算是看到了希望,能不死,还是不想死的吧!

  季离跟这群人里认识的不多就俩个,一个是城主家里的车夫,大概二十年岁的样子,还有一个是车夫的父亲,是城主家里的管事,管事姓秦,四十多了,留着山羊胡,在平时,也是一付j.īng_明能干的样子,可现在,也就还剩一口气了,他儿子扶着他,走在河边,慢慢的蹲下,给他老爹捧水喝,秦雨是个孝顺的,家里就剩下他们俩个了,怎么样也要活下去“爹,你慢点喝,不着急哈!”秦老爹没回声,大口大口的喝着河水,气都不带喘一下的,看着老爹慢慢安定了,秦雨自己也才捧着水狠狠地喝了几口,转过头看了看季离,季离挨着蹲在旁边,也在喝水,可就是这样了,季离也是那付斯文样子,不急不躁的。

  “季先生,你还好吗?”秦雨他们一直延着在城主家里的称呼叫季离。

  “还好,秦老爹如何,可还受得住?”因城主重视季离,秦老爹对他多有照顾。

  “我爹还好,你坐过来看着,我下河看看这里可有鱼。”

  “好,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咱不说这个。”秦雨脱了鞋袜下到河里,摸起鱼来。

  几个士兵各自掏出干粮就着河水也在吃着,他们可不会管他们这些战俘,能活就活,不能活就算了,顶多卖的时候少了些银钱。现在食物就这么少,自己都不够吃呢,哪还管得了别人。

  秦雨还有几分本事,不过一会儿就捉了两三条鱼,几下处理好了,放在火上先烤着,现在天下大定了,战俘也不会想着能偷跑,能跑哪里去呢?,现在都是武王的天下了,这些个战俘又是手无缚j-i之力,士兵们也就不太管他们了,反正也不会跑。

  季离看着火上的鱼,眼睛都在冒着光,已经一天多了,什么都没有吃,这几条鱼,看着都不够。

  “我在去抓几条。”季离说道。

  “你?算了吧,你来看着烤,别烤糊了,我去抓。”

  秦雨边说边又下了河。

  季离看着秦雨下了河就没吭声,说是说,他下了河也不会抓啊。说秦雨是车把式,至少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季离就是那个手无缚j-i之力的代表人,他那个手除了抚琴,就什么都不会了。

  季离学着刚才秦雨烤鱼的驾式,轻轻转着鱼,双眼也跟着鱼转,一双灵动的眼珠子黑白分明,d_àng着丝丝水雾,一会看看火上的鱼,一会看看河里的秦雨。

  秦老爹靠在河边的大石头上,闭眼在休息。鱼的香气已透了出来。

  等着大家陆陆续续的吃完了,都在河里洗漱了一下,季离身上的长衫,经过这么多天的糟蹋,己经看不出来本色了,还好没有怎么破,洗了洗就摊在石头上晒着,季离想了想,又左右看了看,跑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脱了衣服,下了河。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