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天下第一金针菇+番外 作者:骑着扫帚去火星

时间:2019-08-07 09:37 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甜文
文案:作为一个金针菇精,故墨生活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一次意外中他救了一个少年,单方面的认为他们两人成了至交好友。成为好友后的某一天,少年一剑砍死了想要对他图谋不轨的人。 少年愤怒:就这金针菇还想染指你!哼,做梦! 故墨:金金针菇怎么啦? 少年

  文案:作为一个金针菇精,故墨生活得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一次意外中他救了一个少年,单方面的认为他们两人成了至交好友。成为好友后的某一天,少年一剑砍死了想要对他图谋不轨的人。

  少年愤怒:就这金针菇还想染指你!哼,做梦!

  故墨:金……金针菇怎么啦?

  少年震惊:你难道……?

  静默片刻,少年莫名红了脸:金针菇也没关系,以后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故墨:……???

  我把你当兄弟,兄弟你却想x我?

  甜,he,日更。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故墨,凌风雪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清晨第一抹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森林里所有沉睡着的野兽都挣开了眼睛。

  它们醒来不是为了捕猎,而是为了不被这片森林的小魔头抓走玩弄。放在常人眼中个个都让人胆战心惊的猛兽如今小心翼翼地缩小了身体,放轻了脚步,躲在树木后面探头探脑。

  Cao地上的露珠被阳光蒸发,朝阳完全升到了地平面之上。

  暖融融的阳光撒在身上,猛兽们精神一震,探头探脑的的动作幅度加大,确认周围没有那个身影后都欢呼起来。

  魔头只会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前进行抓捕,太阳升起之后就是他的玩耍时间,不会再来抓人了。

  它们惊喜的互相讨论着:“今天小魔头没有出来,他是不是已经玩腻我们了!”

  “我们终于可以逃脱他的魔掌了吗?”

  “呜呜呜呜,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等到这一天。”

  动物们不分种族不分x_ing别的拥抱着彼此,眼泪都要掉下来。生活是那么美好,初升的太阳是那么温暖,预示着它们温暖的明天。

  众兽默默向上天祈祷:让小魔头找到固定的玩伴吧,不要再找它们玩了,每次陪他玩完以后,它们身上的毛都要掉光了,要掉成个秃子了!当它们不要面子的吗!

  上天不知听没听到众兽的祈祷,反正故墨是没听到。他正坐在高又树叶茂盛的树枝上,低头看着树下的人影。

  他并没有和猛兽们玩腻,只是他今早一如既往地要去找它们玩耍时,发现林里进来了三个人类。

  人啊,他还没和人玩过呢!往常他去附近小镇看热闹,都是偷偷摸摸的去,不敢叫人知道,生怕别人把他抓起来烤了。

  如今有人闯进他的地盘,当然要好好和他们玩玩。

  此时,树下的黑衣少年闪躲着身后的追杀,他身上都是血痕,手无寸铁,脚步虚浮,明显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而他身后的两个人手握长刀,玩乐般的对他进行着攻击。

  “三少爷,往左边躲啊,哎呀,您躲慢了,又砍到您一刀,真是不好意思啊。”

  “三少爷,您累了吧,累就停一停,我们可还要跟你玩好久,太过劳累可不好。我跟你透个底,你身中化骨散,过不了多久就会全身无力动弹不得。你的身体会逐渐腐烂,最终在七七四十九天后化为一摊血水!还不如来求求我们,说不定我们心情好给你个痛快呢,哈哈哈!”

  嚣张的笑声传入黑衣少年耳中,他身形一顿,随即反身向追杀者撞去。追杀者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出,下意识提刀抵抗,长刀刺入少年左肩,血液顿时涌出染s-hi他的黑衣。

  少年一声未出,趁着追杀者没反应过来劈手将长刀夺过,再反手一抽将刀从肩上抽出,反手砍向其中一个追杀者脖颈。

  这几个动作极其之快,另一名追杀者反应过来时就见鲜血飞溅,他的同伴倒在地上抽搐。少年冷笑一声,握着被鲜血染红的长刀转向剩下的壮汉。

  “你……”壮汉警惕的将刀横握于胸前,正要说些什么,便注意到少年握着刀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壮汉大笑三声,“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你强行提力杀人,现在已经快要站都站不住了吧?”

  少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我自认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何要杀我?”

  “这你就管不着了,乖乖受死吧!”壮汉怕再多生事端,提刀便砍向少年头颅。

  少年想要躲开,但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长刀刀片锋利,气势如虹,毫无疑问它能切豆腐般切掉他的脑袋。

  没有如平常人般害怕的闭上眼睛,少年恶狠狠的盯着壮汉的脸,仿佛要把他记住,死后化成恶鬼也要来找他报仇。

  可朗朗乾坤之下,又有谁见过恶鬼?不过都是将死之人给自己的心理安慰罢了!

  壮汉挥刀的手更为用力,眼看下一秒少年头身分离,一只白玉般的手突然伸出,轻轻捏住刀刃,止住了长刀的去势。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轻松捏住刀刃,仿佛捏着的不是能够杀人的利器,而是一片轻飘飘的树叶。

  少年一头半长不短的黑发,身材修长,全身白得没有半点瑕疵。上身光着,下身穿着一条简单用树叶和青Cao编织而成的短Cao裙,露出一双长白直的腿。

  虽然穿着打扮是如此不羁,但少年的长相却是十足的无害,精致的五官灵动俊秀,一双水润的圆眼里满是天真无邪,整个人的气质清透得如同一捧清泉。

  壮汉大惊,吓得直哆嗦,话都说不直了:“你,你是何人?”

  故墨眨眨眼:“嗯?”

  作为久居深山的妖精,故墨对于人类的语言并不算太熟悉,只能听个大概意思。而且因为很少和人交流,也经常用词不恰当。

  故墨皱起眉头思索半晌,决定保持神秘感。

  “呵。”薄唇吐出一声轻笑,故墨手指发力,刀刃应声而碎。

  空手断刀,此人功力不同凡响!

  壮汉脸色一变,撒开刀迅速向后撤离,同时口中喷出一白色圆团。圆团落地,瞬间炸开,白色烟雾蔓延开来。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