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索命公主+番外 作者:笋音(上)

时间:2019-08-07 09:38 标签: 江湖恩怨 异能 亡灵异族 古代幻想
文案: 少时,在还未被掳入暗阁成为杀手之前,阿娘总是一边缝着满是补丁的衣服,一边告诉冷瞳:瞳儿啊,你本是个公主。 冷瞳一直以为,那只是个用来安慰自己的玩笑。 直到,她奉命暗杀朝露...... 她才明白,阿娘的话,一直都是是真的。 = 我昨夜做了个梦。

  文案:

  少时,在还未被掳入暗阁成为杀手之前,阿娘总是一边缝着满是补丁的衣服,一边告诉冷瞳:“瞳儿啊,你本是个公主。”

  冷瞳一直以为,那只是个用来安慰自己的玩笑。

  直到,她奉命暗杀朝露......

  她才明白,阿娘的话,一直都是是真的。

  =

  “我昨夜做了个梦。”

  “何梦?”

  “梦见你成了公主。”

  “……”

  “我又做了个梦。”

  “哦。”

  “梦见你以身相许于我。”

  “……”摸摸刀柄。

  “……”瑟瑟发抖。

  “你爬树作甚?”

  “怕小命不保。”

  =====

  -HE,糖中偶带渣

  -江湖为主,朝廷为辅,智谋辅中辅

  -做预知梦的剑宗少宗主x重情重义的杀手小公主

  -本文乃《青雁觅缘》下一辈的故事,可单独食用

  -每日晚六点准时更新,看情况加更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异能 古代幻想 亡灵异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朝露,冷瞳 ┃ 配角:秦晖,贺沂 ┃ 其它:

  卷一

第1章 第 1 章

  建隆六年,冬。

  一封赦免当今陛下的长兄和幼弟,庶人贺昆榈、贺昆槿的诏书,和一道重封贺昆榈为景王,贺昆槿为冀王的圣旨,给一个表面普通的家,带去了灭顶之灾,全家上下数十口人,尽数成了刀下亡魂。

  是夜,一场百年未见的暴雪吞噬了大地,掩盖了那骇人的血色。

  “爹爹!呜呜呜,爹爹!!”

  “榈伯伯!榈伯伯!”

  三个半大的孩子围着血泊中的男子,泣不成声。

  “晖儿,露儿,”男子憋着最后一口气,捏住了年纪稍长的那一对龙凤胎的手,“逃,逃,带着沂儿,逃!”

  “不要啊,不要啊爹爹!沂儿不逃!沂儿不能丢下爹爹!”还未等被握住的龙凤胎出声,身后那十来岁的女孩就已经大哭着打断了男子的话。

  “晖儿……”男子将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了男孩的手上,“拜托了,沂儿就拜托你,拜托你们了,拜托……”

  掌心中冰凉的触感让男孩一怔,他不由地低头看去,看清了男子塞入他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枚玉佩,血色的玉佩,上刻有一个字,“榈”。

  “榈伯伯……”

  “走!!”男子嘶哑的吼声,带着绝望的哀求。

  龙凤胎中的妹妹好似看懂了什么,她用有些颤抖的小手,将哥哥捏着玉佩的手攥成拳,随后,含着泪,对着男子郑重一礼,道:“大伯。”语闭,她转身抓住小妹沂儿的胳膊,就将她向着门外拉。

  可那名唤沂儿的女孩却拼命挣扎着,实在挣不脱了,对着姐姐的手腕就是狠狠一口。只可惜,口中的腥味并不能为她减轻半点即将失去父亲的痛苦,也并不能止住姐姐的脚步。

  那三人中最年长的男孩冷静了下来,他懂了妹妹的意思,更懂了男子的遗愿。他一咬牙,对着男子坚定地点了点头,“榈伯……大伯放心,晖儿定不负大伯嘱托。”

  之后,他收好玉佩,侧身将还未松口的小妹往肩上一扛,对着亲妹妹道:“露儿,走!”随即从地上拾起一把断刀,踏着轻功、扛着小妹,率先跑出了这血光之地。

  被唤为“露儿”的女孩接过男子身旁的佩剑,将一个复杂的眼神留给回光返照的男子后,也离开了。

  见着独女得以逃出生天,见着心愿有了所托之人,男子带着一抹笑,安心地合上了眼。

  。。。

  这是冷瞳被掳入影门暗阁以来的第一次任务,在经历那般非人训练后的第一次任务。一次任务决定生死,一次任务决定何去何从。

  因此,她不能失败,因为她的命容不得她失败。

  尽管,彼时的她才年方十二;尽管,前方等待着她的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尽管,她的任务是阻杀一切漏网之鱼,而她即将背负的,是那一条条活生生的命。

  “瞳儿啊,你本是个公主。”冷瞳又想起了亡母那日日不离口的话。

  “讽刺啊,世间竟有此等游走于刀刃之上的公主。”将脸藏在黑布后的她,摸着自己的第六根手指,笑了笑。

  是的,每在生死关头,老天赠与她的那两根第六指,都会给她带去安慰。

  镪!短刀与长剑相撞,冷瞳被逼得向后退了半步,她憋住翻腾到嗓子眼的气血,从腰间拔出了另一把短刀。

  这个女孩,武功很高,冷瞳看着眼前的猎物,心想着。

  她的武功甚至可能比自己还高,但是,她却不强,不是自己的对手。即便是生死一线,冷瞳也在冷静地分析着,因为这女孩儿习的是剑法,是武术,而自己习的却是杀人之术。她没有舍卒保车的意念,也没有那决一死战的胆量。

  她,只是想逃,带着她的哥哥和妹妹,一起逃。

  可惜,这女孩的哥哥已经为了保护那小妹而受了重伤,此时正躲在某处苟延残喘。所以,为了她的哥哥和妹妹,她,无处可逃。

  冷瞳叹了口气,将双刀一展,步步逼近。

  他们只是无辜的孩子,被暗阁的师兄师姐杀了父母的,无辜的孩子。一个声音在冷瞳的脑海中叫喊着。

  可在这世上,“无辜”的孩子又有多少?另一个声音在辩驳着,完不成第一个任务就只能命丧黄泉的自己,就不无辜吗?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