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圈爱+番外 作者:无欢也笑

时间:2020-02-06 08:39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带着 皇子 国子监
书香门第【冰澜海】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重生之圈爱作者:无欢也笑简介这是一个主角穿越成皇子后,被皇兄皇弟‘欺’来‘压’去的故事。【穿越,青梅竹马,多人宠爱,
书香门第【冰澜海】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重生之圈爱

作者:无欢也笑

简介

这是一个主角穿越成皇子后,被皇兄皇弟‘欺’来‘压’去的故事。

【穿越,青梅竹马,多人宠爱,会有多只可爱的小包子,主打温馨,偶尔小虐纠结!】


重生之圈爱的关键字:穿越,青梅竹马,有小包子,千羽岚,温馨


穿越之前

天微明,天边的晨曦泛着晕黄色的光芒,在荒漠中淡淡的模糊了地平线的边缘,在山间却是轻轻的笼在茂密的树叶上,像是氤氲起一团淡薄的雾一般。
中国,神农山。
神农山山势矗立中天,气势雄浑陡峻,山中奇峰林立,沟壑纵横,高度在百米的悬崖举目可见,深谷溶洞也多不胜数。
谁能想象的到,在二十一世纪的神农山内,竟然住有人家。
殷家。
传说殷家是从远古流传下来拥有神之血脉的一族,族中人,代代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在尘世中立下丰碑无数。
此代殷家的佼佼者,便是家主的两个儿子,殷凤曦,殷凤歌。
神农山的深沟中终年不见阳光,本应是阴森逼人,但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却是鸟声婉转,百花盛开,香气袭人。
在这一片生机勃勃的人间仙境中再往前走,便是一个山洞,山洞中隐隐有好闻的熏香逸出,洞中的墙壁上镶嵌着难以计数的夜明珠,在洞内,有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池,池水没有硫磺的味道,却氤氲着白茫茫的水汽。
此时,一个削瘦的身影,正从洞内的池子中踏出,那是一具属于少年的身体,他的身体修长,纤合有度,线条紧致而完美,长发及腰,墨色的发将他的肌、肤衬的很是白、皙。
在踏出水池的瞬间,他身上连同发丝的水汽已经全部消失了,拿起放在一旁软垫上的贴身衣物穿上之后,他便用略显清冷的嗓音道:“疏梅,弄影。”
话音刚落,两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便走了进来,一个女子空着手,一个女子捧着叠放整齐的玄黑色衣物。
见到两个女子进来,少年扬起头,伸展开双臂,两个女子也不多礼,捧着衣物的女子站在离少年五步远的地方止步,另一名女子则直接从那名女子手上取过衣物为少年穿衣。
女子穿衣时的神态是虔诚的,少年的神情则是凝重的。
少年仰着的脸清秀无比,他的双目微阖,浓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一排扇形的阴影,他薄红的唇微抿着,散发出几丝清冷的气息。
他是殷凤歌,住于神农山间的殷家传人,殷家此代的两大骄傲之一。
殷凤歌将要和他哥哥殷凤曦一起,去云南玉龙山查看一个墓穴,据说那里有厉害的僵尸类生物出现,在怪力乱神已成传说的二十一世界,这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
将降妖除魔看做己任,一直以特殊方式接着除魔任务的殷家,又怎会对这么严重的事坐视不管呢。
殷家,对此事非常重视,所以才派了家族内最厉害的兄弟两个去。
其实往日的殷凤歌不是这般冷漠的,他是一个相当和善好相与的人。
只是在殷家,他轻易不接任务,一接便是很难的任务,所以每次接任务他都非常的认真,一开始准备进入任务状态,他就变得冷静,淡漠,而又认真起来。
而且,每次任务开始前,他都会斋戒一日,斋戒之后还要再沐浴焚香更衣罢了才肯出发,因为他始终认为降妖除魔是一件神圣的事。
今日,是殷凤歌和殷凤曦一起去玉龙山的日子。
殷凤歌昨日已斋戒一日,如今,沐浴焚香更衣也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而这最后一步,也在天完全亮的那一刻,准备妥当了。
墨色的长发被松松的绑在了背后,他一身玄黑,黑色的紧身裤,黑色的长靴,黑色的风衣,整个人,只有精致的面容才是白、皙的。
他的面容精致,神情清冷,唯有一双墨色流光的眼睛中,才带着几分平日常有的暖意,抬起修长的腿,他缓缓的离开山洞。
山洞外已经立着一个人了,那人与此时的殷凤歌正好相反,殷凤歌此时的气质打扮都偏古代,给人一种神秘清冷的感觉。而山洞外的那人,却是一头利索的及耳短发,一身白色的西装,白色的皮鞋,英俊的脸上带着温暖和煦的微笑,整个人文雅俊逸,他是殷凤歌的哥哥,殷凤曦。
一望见殷凤歌,他便向前一步:
“凤歌,准备好了么???”
殷凤歌望见这个哥哥,浓长的睫毛眨了眨,忽然的就微笑道:“没有,哥哥,我的工具箱还没有带来。”
他们兄弟两人关系素来很好,殷凤歌很粘殷凤曦,殷凤曦亦很宠殷凤歌,所以即使在殷凤歌进入冷漠的工作状态,也会对殷凤曦微笑。
他话音刚落,一个一身蓝色休闲衣的少年便满头大汗的拎着一个玄黑的箱子出现:“二少爷,二少爷,阿保来了。”
殷凤曦宠溺的望着殷凤歌,平日里很可爱的小鬼,一开始工作就变得正经起来,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这般想着的同时,他扭头对刚到的少年道:“阿宝,下次再迟到,小心凤歌不要你了。”
殷凤歌白、皙精致脸上带着几分严肃,正儿八经的望着阿宝:“哥哥说的对,下次再这样耽误,我一定换人。”
殷凤歌又变小老头了,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也不想阿宝这样是谁惯出来的,殷凤曦含笑摇头,俊逸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好笑和宠溺交杂的情绪。
“不要啊少爷,阿宝只是贪睡了一点点,哪有那么严重,还有啊,少爷,你说在我们殷家哪能找到一个比阿宝还爱护少爷的人呢???”
若是平日里阿宝这般耍宝,殷凤歌也许还会陪他玩玩,可现在在工作前夕,殷凤歌整个人已进入状态,见阿宝这样,立即就想把他留下。
殷凤曦看出他的心思,立即开口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凤歌,你自己来还是要我来?”
殷凤歌望了望阿保手中的工具箱,面上的神色愈加的凝重,纤细的眉尖轻轻的蹙了一下又立马舒展开来,薄红的唇又抿了抿:“大哥来吧。”
殷凤曦微笑着点头,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三张黄色的纸符,粘着纸符的修长手指在空中虚点几下,殷凤曦开口颂道:“天道清明,地道安宁,人道虚静,三才一所,混合乾坤,万将开路,飞行,疾!”
疾字一落,三道黄色字符立即贴上殷凤曦,殷凤歌和阿保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在瞬间,便变成了三道影子消失,下一次再出现,将是在千里之外的玉龙山中。
……
昏暗的墓穴中散发着腥臭的气息,殷凤歌依旧一身黑衣,只是他的黑衣上沾染了大片的血迹。
而殷凤曦白色的西服也皱了起来,迸溅上了大量的血迹,阿宝则被他们留到了外面。
这是一个沉睡已久的古僵尸,其厉害程度,超乎他们的想象,不过他们兄弟虽然狼狈,却也不无胜利可能。
“凤歌,启用九字真言。”
殷凤曦喘息着对殷凤歌道。
殷凤歌点了点头:
“好。”
说完之后,两人飞跃起来,远离僵尸后退几米,一前一后面对面重新站定之后,便双手交叉,捏着奇怪的法诀飞跃舞动起来:“临、兵、斗、者、皆…”
随着两人的声音,无数印着符咒的黄色长方形符纸从他们的背后飞出,是一个床幔般大的大纸符,上面贴有密密麻麻的小纸符。
远在几米外的僵尸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他飞向殷凤歌和殷凤曦,他的接近意味着危险的接近。
正和殷凤曦一起念着真言的殷凤歌,蓦然望见僵尸正以飞快的速度接近面对他、背对僵尸的殷凤曦,他的心中一紧,飞跃起来。
“列、阵、在…”
眼看九字真言已经完成八字,符咒的威力也越来越强,殷凤歌随着九字真言第八字‘在’字的出口落到了殷凤曦背后,同一时刻,僵尸也袭到了他们的身后。
九字真言,能够凝聚天地之灵气,是道家最奥妙的真言,在用的同时要配以法诀姿势,稍微一个动作不对,便会前功尽弃,但若成功,其威力之大将是难以想象的。
殷凤歌脖颈上的绒毛已经竖了起来,他感觉到了腥臭的气息在不断的接近自己,背后的凉意越来越明显,可他偏偏却不能变幻姿势去攻击僵尸。
他若是变幻姿势,他和殷凤曦发动的九字真言将会毁于一旦,不但如此,两人还可能遭到反噬。
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和殷凤曦一起喊出最后一个真言‘前’。
同一时刻,僵尸的獠牙刺破了殷凤歌的风衣后领,进而陷入到了殷凤歌白皙的后颈上。
殷凤歌只觉得后颈一凉,全身的血液就像是被冻结一样,他的呼吸频率和心跳也立即发生了变化。
这时候,九字真言已经完成,殷凤歌强忍着所有的不适,在姿势变幻完毕后,飞离僵尸和殷凤曦一起将九字真言所凝聚的灵气攻向了僵尸……
耳边响着轰轰的爆炸声,僵尸已经在九字真言的威力下化为粉尘了。
“呼…这次这个粽子真是要人命,凤歌你有没有受伤???”
殷凤曦整了整西装,望向身旁的弟弟。
殷凤歌垂着头,身子发凉:
“哥哥…”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有些脆弱,殷凤曦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的声音。
“凤歌???你怎么了???”
殷凤曦发觉他有些不对劲,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开始打量他。
殷凤歌因为刚刚的激战,弄散了绑着的长发,此时发丝凌乱的垂下去披在肩上,掩盖了他的表情:“杀了我,哥哥。”
在半响的沉默之后,殷凤歌蓦然开口。
“不…凤歌。你开什么玩笑???”
殷凤歌缓缓的抬起头,掩盖住他表情的的发丝慢慢向两边散去。
殷凤歌俊美精致的脸在黑发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的惨白,他慢慢张开嘴,唇内,在上门牙旁有两颗狰狞的獠牙。
僵尸牙!
“凤歌!为什么…什么时候…”
“我不要永远活在黑暗中,我不要沉睡,我也不要靠吸食人血活下去…哥哥,杀了我…”
“不…不…”
殷凤曦猛的放开殷凤歌的胳膊,慢慢后退:
“我不会杀你的…凤歌,我决不允许自己伤害你!”
“哥哥,降妖除魔是我们殷家的天职,如今我已成了妖魔,你应该杀了我的。”
“不…凤歌,你是我弟弟,你是我最爱的弟弟,我怎么能怎么会杀你…”
殷凤歌精致的小脸上带着浓浓的哀伤:
“哥哥,你要是真为我好,就趁着现在,我没有失去理智,杀了我…只有这样我才能解脱,你才不愧为殷家人。”
“凤歌!你不要说了,我不管什么殷家,我们不回去了,不回殷家了,我们隐居起来,好不好???
对,隐居起来,凤歌,我为你打野兽,你吸食野兽的血也可以活下来…我们两个,只有我们两个人好不好,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黑暗的,我陪着你…我们隐居好不好???”
“不好…”
殷凤歌打断他:
“哥哥,我会失去理智的,我会伤害你的,我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的…”
说着他的声音哽咽了,他抽了口气,扬起头,强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哥哥,你若不动手的话,凤歌就自己来…到时候,凤歌的下场会是灰飞烟灭的…”
“不…”
殷凤曦一张英俊的脸已经扭曲了,他飞快的重新接近殷凤歌,将他牢牢的抱在怀中:“凤歌凤歌…是哥哥的错,哥哥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