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女尊国的唯一爱 作者:悠悠欣然

时间:2020-02-06 08:42 标签: 将军 自己的 太君 皇上 天佑
女尊国的唯一爱》作者悠悠欣然第一章女特警队长...肖寒雨,女,岁,父亲是商业巨子,母亲是艺术学院的副院长,对唯一的女儿寒雨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希望,寒雨也自小争气,不说学习成绩一直是稳坐年级前三的宝座,
女尊国的唯一爱》
作者悠悠欣然

第一章女特警队长...
肖寒雨,女,岁,父亲是商业巨子,母亲是艺术学院的副院长,对唯一的女儿寒雨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希望,寒雨也自小争气,不说学习成绩一直是稳坐年级前三的宝座,而且爱好广泛,无论声乐、舞蹈、绘画、乐器......甚至武术,样样都出类拔萃,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大小奖拿了无数,父母一直以她为傲。
这么一个让父母省心的孩子,却在高考时让父母气得不轻,以省文科状元的高分却没进父母让其填报的名校财经系或中文系,而是考上了自己悄悄改报的政法大学,毕业后更是不顾父母阻挠,成了一名人民警察,还进了最最危险的特警队,短短几年时间成了省特警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的女队长。
许多人都不理解寒雨,可是寒雨自己却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初中那年,父亲企业一名员工张成因为吸毒被公司发现将其开除,张一直怀恨在心,一次吸毒后张绑着炸药冲到寒雨父亲经营的大型商场,吓坏了商场购物的群众,当时寒雨也在场,警方派了谈判专家跟张成谈判,可是张成却因吸毒后神志有些不清,情绪越来越激动,几近癫狂,完全听不进任何话,就在张成要拉爆炸药的一瞬间,是一名特警的神枪手将张一枪击毙,所有人才得以脱险,从那时候,寒雨就开始崇拜警察,尤其是特警,看了很多相关的资料,还死缠烂打父母报了武术培训班,甚至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悄悄填报了政法大学,后来真正加入了警察队伍。
虽然辛苦,但是寒雨却更多了解了警察的使命,更加热爱自己的这份职业,并凭着数次出色的表现,成为了一名最年轻的女特警队长。不过工作时间外,寒雨却是一个温柔随性的女子,享受工作的紧张刺激,热爱生活的轻松随意,寒雨一直觉得自己算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可是不论事业还是生活,寒雨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穿了,还是穿到了一个女尊的世界,穿成了皇帝。。。。。。
第二章穿越成了皇帝...
这本来是一次普通的任务,协助捉拿一名逃犯,谁知逃犯以前学过武,居然抢了一名警察的枪,寒雨在逃犯举枪的同时挡在了暴露在逃犯枪口下的同事前面,也同时向逃犯开枪,寒雨很相信自己的枪法已经将逃犯击毙,可是逃犯倒下的同时,寒雨却听到周围急促的喊声和哭声,然后声音越来越远......
待寒雨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胸口隐隐发疼,周围围满了人,还大声叫着:“皇上!皇上!”寒雨往四周一打量,饶是平时工作练就的良好心理素质也不得不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自己所处的应该是一个古色古香十分宽敞的大殿,上方赫然放着一把类似博物馆陈列的龙椅,围住自己的是一群古装打扮的女子,不过每个人似乎相较女子而言都显得过分英武、甚至是粗蛮,看向自己的眼神都透着焦虑,而不远处有两人被殿前侍卫押跪于地上,两人都穿着盔甲,像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打扮,一名是年轻男子,剑眉星目,器宇轩昂,虽被押跪于地,仍是不卑不亢,气定神闲,只是眉宇间仍可见一丝不甘,见寒雨眼光扫过,男子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轩然甘愿接受一切处罚,池上尉实属一时冲动,请皇上恕她死罪!”
“秦将军,不用求她!此次回京池某已存死志,只是将军为国杀敌,却落得如此下场,池某为将军不甘!”寒雨寻声看去,说话的正是跪在地上的另一人,一名年轻的女子,虽然就寒雨的看法,此女五官长得过于粗犷,虽说话慷慨激昂,但隐隐透着心虚。
“闭嘴!不说你们通敌叛国的罪名,光是这弑君之罪也足以抄你二人满门!”这次说话的是围在寒雨旁边的一个中年妇人,脸上一脸的愤怒、鄙夷!转过头来,中年妇人一脸关切:“皇上可算醒了,没事吧?御医已经给皇上包扎好了,现在就送皇上回寝宫修养吗?至于这两名逆贼,是否立即下旨赐他二人满门抄斩!?”
“请皇上下旨!”周围一片请愿的声音,寒雨看看自己胸口包扎的伤口,完全没明白是什么状况,只知道自己穿了,而且还穿成了女皇,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寒雨只好开口:“先扶朕回寝宫,这两人打入大牢,容后再议!”
离开大殿时,寒雨忍不住往年轻男子处回望了一眼,正对上男子直直望过来的目光,那目光里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诧异和不解,寒雨虽有疑惑,不过作为一个重伤员,还是先养伤为重……
第三章通敌叛国的男将军...
对肖寒雨这个坚定的无神论来说,虽然电视小说看了无数,听闺蜜毒害了不少穿越知识,但是穿越对于自己而言还是年最雷人的事了,寒雨不敢想另一个世界的父母会如何伤心,冷静下来,想到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须先了解眼下所处的环境了。
多年的警察也不是白干的,虽然寒雨是特警,不过因为兴趣和大学时的学习,寒雨的刑侦业务那也一直是第一流的,所以趁受伤修养期间,寒雨谢绝了一切探望,翻遍了书房里各种史志书籍和民间野史,又翻看了最近几日的奏折,连带旁敲侧击身边的贴身侍女,终于差不多弄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寒雨穿越的国家叫兮凤国,不存在于史书中的任何一个朝代,应该是平行世界里的一个架空时代,兮凤国临近的还有苍灵、润麒以及朝阳三个国家,都是以女为尊的国度,难怪女子身材都比较魁梧,男子在国家里地位很低,一般都养在闺中,是女子的附属品,女子却可以娶多名男子,出仕经商,社会地位很高。兮凤国是四国中最强大的国家,其次是苍灵,润麒及朝阳都是小国,一直向兮凤和苍灵称臣,苍灵皇帝一直野心勃勃,想将领土延伸到兮凤,奈何兮凤在先皇手中不断壮大,所以虽然屡次在边界上有小动作,但都不敢大举进犯。
寒雨穿过来的这具身体是兮凤的芷蕊皇帝,刚登基不到一年,先皇因病驾崩,传位于芷蕊,当天在大殿里开口说话的是当朝的右丞相赵琴徵,也是当朝的太傅,芷蕊的恩师;而当天跪于朝堂的年轻男子是左丞相秦雨之子秦轩然。
要说这秦雨和秦轩然母子都是传奇人物,秦雨原是苍灵国的重臣,因被奸人所害,满门抄斩,只带着年幼的秦轩然逃到兮凤国,未再娶夫,一心一意把秦轩然当女子培养,某日偶遇芷蕊的母亲也就是先皇微服私巡,两人引为知己,秦雨也力助先皇壮大兮凤,并多次成功击退苍灵的侵犯,将当时的兮凤国推向鼎盛,还先后救过先皇两次,后先皇将秦雨封为当朝左丞相,一时荣光无限。
而秦轩然作为当朝左丞相的独子,却是民间茶余饭后的笑话,就肖寒雨也就是现在的芷蕊看来,秦轩然应该属于英俊挺拔、阳刚气十足的帅哥级人物,不过在女尊国家里,秦轩然就成了长得粗鲁丑陋,不守夫道,整天只会舞刀弄棍的蛮夫,虽然秦雨一直将秦轩然当女子养,不过也终归希望他恪尽夫道,找个好人家,谁知这秦轩然不管不顾,岁时偏偏作为唯一的男子参加了当年的武考,还一举夺了状元,并坚持参了军,吃尽苦头,也立了不少军功,秦雨多次苦劝未果,也只好由他去,先皇怜惜秦雨仅此一子,加之秦轩然确实在战场上屡立奇功,竟破天荒的封秦轩然为当朝唯一的一位男将军。
可秦轩然岁参军,这在军队一呆就是年,岁对于这里岁就出嫁的男子来说已是超龄男子,加上秦轩然的惊世骇俗的表现和世人认为的丑颜,还是个男将军,虽是当朝左丞相之子,也无一人上门提亲。
先皇驾崩后,现任皇帝岁的芷蕊一直对秦轩然这个男将军颇有微词,而且在选太女时,左丞相秦雨曾对先皇言:芷蕊皇女天资有限,且心胸气度不足以治天下,当再磨练。可先皇因对芷蕊之父独宠,且其余皇女也未见有成大器者,所以最终还是由芷蕊做了这个太女,不过芷蕊却一直对秦雨耿耿于怀,又觉秦雨是苍灵国旧臣,不足以取信,上任后就慢慢架空了秦雨的权力,秦雨也有所感,所以连续多日称病未上朝,当日秦轩然回京,也是芷蕊将其急召回京,秦雨并不知情。
当日朝堂上芷蕊称秦轩然通敌叛国,秦轩然奋力反驳,芷蕊走下龙椅,将秦轩然通敌叛国的书信掷于其脸上,下令拖出斩首,不少秦雨的亲信正要开口求情,跟随秦轩然身旁的上尉池岚却突然抽出长剑击中芷蕊胸口,伤口不深,可是正好伤到心脏,所以原来的芷蕊才香消玉损,被肖寒雨鸠占鹊巢。
肖寒雨身前便是美女加才女,养伤期间也看过自己的容貌,可算女尊国里又一个异类,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比前世的自己还令人惊艳,难怪这芷蕊皇帝虽无甚才名,却是兮凤国第一美女,加上皇帝的身份,多少名门望族、世家公子都想自荐后宫。
经过这段养伤期,寒雨也渐渐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默默告诉自己,过去的寒雨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只有芷蕊皇帝了,既然来了,就要活得对得起自己……

第四章初见秦雨...
在芷蕊养伤时,要求觐见最多的就是左丞相秦雨和右丞相赵琴徵,这秦雨要求觐见的目的显而易见,在芷蕊未弄清状况前倒是一直拒绝未见,而右丞相多次求见,芷蕊倒是见了两次,主要原因一是为了探探现今朝廷的情况,二来以前的芷蕊一直对赵琴徵颇为倚重,这不见难免露馅。这赵琴徵每次见面无非就是表达对芷蕊病情的关心,还有就是要求立即处斩秦轩然,甚至要求对其满门抄斩,芷蕊看来这左右丞相肯定是不对盘的。
眼看伤好得差不多了,芷蕊想也是时候见见左丞相秦雨了,于是宣了秦雨觐见,第一眼看到秦雨,芷蕊便从心里喜欢这个女子,虽然已经是几岁的中年妇人,可是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除了一身的儒雅之气,竟还有一股英气逼人,在你面前,你会觉得这个女子有天生让人亲和的本领,但是又会带给你安全感,让人安定。
芷蕊忽然就明白了何以先皇如此看重这名女子。
芷蕊回过神来,看秦雨还跪拜在地,赶紧道:“左丞相请起。”
秦雨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芷蕊,并未起身,语气平和,却字字铿锵,令人无法打断:“臣死罪!臣子轩然大殿上约束下属不力,居然行刺皇上,罪该万死,但子罪母偿,望皇上看在臣子多年沙场艰辛,一片忠心,恕其死罪,臣愿承担所有责罚!”
“好个秦雨呀!”芷蕊心想,这一上来就请罪,虽然说是死罪,说了半天好像秦轩然唯一的错就是管束下属不力,半分不提通敌叛国。
不过芷蕊还是想逗逗秦雨,所以板着脸说:“那秦臣相认为通敌叛国也仅仅是约束下属不力吗?”
秦雨反而把背挺得更直:“臣的儿子,固然愚钝,尚不至于做出如此大逆不之事,真做了,也不至于就这样让人拿住把柄!”秦雨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说这通敌叛国罪根本就子虚乌有,说白了,就是我的儿子不至于笨到通敌叛国还随随便便被人找到证据,那不是傻吗?是你皇上不相信臣子,硬要冤枉忠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要换做以前的芷蕊,估计正好把这不知死活的臣相拖出去斩首了,不过如今的芷蕊确实蛮喜欢这个秦雨的,而且凭芷蕊的直觉,那个器宇轩昂的男子是不可能做出通敌叛国之事的。就芷蕊了解的情况,所谓的通敌叛国,仅仅是在秦轩然的帐篷里发现了一封苍灵国写给秦轩然的信,在芷蕊看来,确实算不了什么证据,只是一封信,多么容易的栽赃陷害。
所以秦雨说完,芷蕊只是淡淡笑笑:“朕会彻查此事,朕也相信秦臣相和秦将军。”说完,芷蕊转身离开,留下秦雨望着芷蕊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隐隐感觉现在的皇上突然变了……
芷蕊却在想,明天应该去见见秦轩然了吧,这个女尊国唯一的男将军会是如何呢?……
第五章计中计...
第二天一早,芷蕊只唤了一名贴身丫鬟带路,然后让其守在门口,只身进了大牢,把牢头给吓了一跳,还以为看错了人,问清关押的地方,芷蕊突然改了主意,先到了上尉池岚的牢房,池岚和秦轩然都是单独关押,池岚咋见芷蕊,大吃一惊,然后就是跪倒在地,一个劲磕头,嘴里轻呼:“皇上您终于想起微臣了,微臣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表呀!”
池岚的话让芷蕊一愣,再细细端详,这池岚本是弑君之罪,可是入了大牢却并未见受什么虐待,牢房也是干燥洁净,并不像是关押重犯的地方,而这弑君之人,见到被弑的君主居然还一脸欣喜,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