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作者:疏微

时间:2020-02-06 08:43 标签: 都是 自己的 看着 司徒 苏子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作者:疏微【完结】潇湘--完结字数:|阅读:|收藏:内容介绍:她是白城的第一千金,高贵妩媚却又低调。他是白城富家子弟,青年才俊。两人青梅竹马,堪称绝配。两年前,订婚宴迟到,因为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作者:疏微【完结】
潇湘--完结
字数:|阅读:|收藏:
内容介绍:
她是白城的第一千金,高贵妩媚却又低调。
他是白城富家子弟,青年才俊。
两人青梅竹马,堪称绝配。

两年前,订婚宴迟到,因为一个叫徐晚晴的女人。
两年后,婚礼上弃她不顾,因为一个叫徐晚晴的女人。
他说:“我会跟你结婚,但是我不可能抛弃晚晴的。”
她说:“好吧,你不是一直把我当做妹妹么?那么从此以后,我也只会把你当做哥哥,再无他想了。”
应该是舒一口气的,但是为什么他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此为男配)
▂☆☆☆☆☆☆☆☆▂
而他对她,虽不是一见钟情,但也是三见定情了。
红三代官二代的黑狐狸,软磨硬泡,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可以春宵一度~。
某狐狸的经典语录:
“追老婆要脸干什么?要脸能追到老婆么?像你这样??”
“我是个有追求有抱负的男人,我的革命最终目标就是季微然!”

片段①:
某狐狸:“季小姐,我这幅画可以挂在你的画廊里么?”
季微然:“这里有个群众画阁,不过也要看画的质量如何,而且越出色的就可以挂在越显眼的地方。”
某狐狸激动说道:“那你看这幅是不是可以挂在大厅的正中央。”身后的助理上前一步,揭开了幕布。
季微然:“…….”
“宋先生,我正有在画廊门口办个宣传栏的打算,你看你这个是不是可以放在里面呢?”
宋狐狸:“……”

片段②
某日,一双白白胖胖的小手在书桌的抽屉里翻箱倒柜了一番,骤然发现了一份十来张的稿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利索地从椅子上滑下,五根小胖指抓着某人未曾送出去的《情书》屁颠屁颠地就往主卧室里跑去。
宋虫虫:“巴巴,这个字念什么?”
狐狸瞥了一眼:“然,你妈妈的名字。”这东西咋瞧着这么眼熟呢,灵光一闪,猛地翻身挡住身后窝在被窝里的女人探出来的好奇目光:“快出去,把东西放回原位!”
宋虫虫:“哦,巴巴你怎么不穿好衣服呢?!”小手指指着他衬衫的纽扣,还有那露出一大片肌理分明的胸膛。
狐狸压低了声音不耐:“爸爸热,快出去,找毛毛玩去!”
若干年后……
宋虫虫:“然~”
“……”
狐狸咬牙切齿,对着电话怒吼:“你该叫妈妈或者妈咪!叫娘我也没意见!!”
宋虫虫:“哦,是巴巴啊,然然不在吗?那我一会再给她打,巴巴再见,木马木马!”
某男:“………”

皮埃斯:甜蜜宠文,男主腹黑优雅,女主温柔不失坚强,本文温馨无误会,男小三女小四啥米的都是浮云,欢迎跳坑!某微双手举高接着美妞们!!

第一章记者会



“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今天你们都能来参加苏氏集团子公司的记者招待会。这次招待会不止是为了庆祝刚刚上市的;也是为了这么多年来,各位记者朋友们对苏氏的照顾而表达深切的感谢,在此我不得不再次向大家表示热烈的欢迎。”

一段话下来,掌声如潮。苏氏唯一的继承人苏子墨先生把场面话说的这么得体,大家也都被感染了。谁不知道在白城,苏氏可是与季家并列豪门第一。

何况苏少仪表堂堂,谦谦君子。自从几年前开始担任苏氏副董一职,已然把苏氏带入另一个高峰,当真是身价超高的钻石王。而这一切也让他赢得了白城众多千金小姐的芳心。不过芳心暗许之后就是一地碎裂,因为两年前这位苏少已经订婚了。

苏子墨好笑地看着台下的记者们你一句我一句地热情讨论着,在多年好友兼助理的薛飞的提醒下再次张开尊口。

“那么现在,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

“苏少,公司不是你一手创办的嘛,外界都传闻你是要独立门户。如今冠上苏氏子公司的名号,是不是那些传闻就不攻自破了?”某记者凭着自己的大嗓门立马抛出一个问题,直入主题。

外界传闻几年前苏少就与他父亲苏邦国关系颇为紧张,而究其原因却又不得而知。所以一直有苏子墨要自立门户,脱离苏氏的说法。之前的所有相关置业都没有消息说是以苏氏的名义,所以大家都大胆猜测传闻的可靠性。这下又以其子公司名义上市,不得不让所有人出乎意料。

众多记者都殷切地看着苏子墨,思考着这位天之骄子会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苏子墨是谁?用薛飞的话说那就是一吃人不吐骨头,地道的商人本色,坑你了你还乐呵呵地替他卖命。尤其是毕业后这几年的商场硝战,那更是修炼成精了。

“大家想必对苏氏集团的历史都有一定了解。苏氏是家父家母一手千辛万苦缔造而来的,尤其是母亲,对苏氏更是有着无法割舍的感情。”深沉地说完这句苏子墨就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刚才发问的那名记者。

薛飞怪咖地看了一眼苏子墨。

这苏妈妈一向是他话题的禁区,今天怎么就自己提出来了?不懂,不解。

底下的记者们听到这里不知为何就突然肃然,只因苏夫人早已在三年前就因病去世,而这还是苏大少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提起苏夫人。

“呵呵,苏少出于对苏夫人的尊敬与爱护,自然就是爱屋及乌,又怎么会想脱离苏氏自立门户呢。都是谣言!谣言!”被苏子墨看得好不自在,刚刚提问的那名记者赶紧开口说道。

“这位记者先生真是善解人意。”苏子墨微笑着悠悠地夸了一句。

“呵呵,谢谢苏少。”

“那苏少为何又要创办呢?好像的理念与苏氏颇有出入?”有人还不死心地想拆台。

这个问题就简单了。

“如今社会更新万千,一个公司要发展起来不可能还处于一层不变的状态,这会直接导致公司的瘫痪。其实创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玩玩不同的花样。”

这话够嚣张!但没有会人觉得不适。

“对,都是谣言。就说苏老爷就苏少一个儿子,这苏氏自然是由苏少来继承,苏少何必自立门户呢。”

“是啊是啊,一开始就觉得传闻太不合理了!”

“年轻有为,敢作敢当!”

“苏少真是孝顺啊。”

薛飞听着大家不断附和的话,真想翻个白眼。在白城里,苏子墨与苏老爷的关系紧张这早已不是秘密了,现在居然说他孝顺?真是睁眼说瞎话。

反观苏子墨他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是真要答起来水又太深,难免让一群无知的人胡乱猜想。他的妈妈确实将一生心血都付诸于苏氏与那个男人身上,可是在母亲病危的时候那个男人又做了什么?

苏家大宅里,苏邦国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招待会的现场直播,一言不发。

“老爷,少爷果然还是心系苏氏的,相信苏氏在他手中会更加辉煌。”管家端了杯牛奶恭敬地递给了苏邦国。

“老林啊,这孩子是真的在怨恨我,又哪里会那么容易呢?”苏邦国说完顿觉得一阵落寞,他的夫人已经离世了,现在儿子对他又心存有恨。这个父亲,他还当得真是失败。

“老爷……”林少恩大半辈子都忠心耿耿地跟在苏邦国的身边,自然对所有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而少爷对老爷的怨恨,提起来他也是忧愁满怀。

真希望少爷能原谅老爷,毕竟夫人已经过世,而当年的情况老爷也是身不由己。更希望少爷不要为了忤逆老爷而不正确对待自己的心意,微然小姐那么好,怎么会是徐晚晴那个女人能比得上的。

“没事,就让这小子自己闹腾吧。但是,微然那孩子,他是必须娶进门!”只是过了一瞬间,又是那个驰骋商场的巨龙。

记者们又争先问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问题,而苏子墨也很配合都一一做出回答。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该问的也都问了,大家在底下窃窃讨论着苏少刚刚的回答。

薛飞看了看苏子墨,想想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这时一道女声响起,“请问苏少,是你的名字与未婚妻季微然的名字的缩写么?”

季微然。

对啊!记者们个个拍着大腿后悔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要问这么劲爆的问题。都怪今天招待会的主题误导了他们,害得他们一个劲地挑着些正经而又生硬的商场问题问。殊不知娱乐新闻才是群众们的最爱啊!

微然…这丫头被他骂走算算时间也有两年了啊。苏子墨失了失神后才开口说道:“呵呵,这位记者小姐真是浪漫。其实是繁衍价值的意思,现在被你一提醒,倒还真是个巧合。”虽然一直笑着,但是却不达眼底。

“那么苏少与季小姐的婚期要到了么?”一名记者直接开口。

“离苏少与季小姐的订婚宴已经过去两年了,据说季小姐不日就要归来,是要筹备婚礼了么?”有人出头后后面的人也就不再那么拘谨了。

薛飞看着八卦的一群人,真是头疼。这季微然可是苏子墨最头疼的人,是各种问题的导火线根源,提她那不是添堵么,一群无知的凡人!

“有消息会公布给各位记者的。”苏子墨只是淡淡地说了这句。

青梅绕竹马,最后一起走进礼堂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可是,他并不想娶她。

白城最昂贵的土地是白鹭园,白鹭园里只有两栋别墅,比邻而居,就是季家跟苏家。

季家跟苏家的感情是渊源流长的。虽然季家同样做为白城首屈一指的豪门之一,与苏家难免会有商业竞争,但是这也不影响两家的交情。

这样苏子墨跟季微然顺其自然的就是青梅竹马了。苏子墨大季微然两岁,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好像话还没说出口就懂得了是什么意思。

好像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知道该怎么做才会让对方高兴。

好像再也没有比他们更默契的了。

季微然觉得这辈子她的世界里除了爸爸哥哥,最重要的男人就是苏子墨了。花季里青涩的少女一直等不来男生的告白,那就主动一点好像也没什么的吧。

可是后来的苏子墨好像不再是以前的苏子墨了。

他不喜欢她了,不喜欢她像以前那样跟在他身后,他开始会说,“我一直当你是妹妹。”

疼你,是因为当你是妹妹。

宠你,也是因为当你是妹妹。

这段好事是双方的家长促成的。苏邦国的态度非常坚决,苏子墨也无能为力。

而季家这边,季慕林跟陈思琪很是欣赏苏子墨,认为两个孩子从小一起长大,这样还不适合么?何况两家的交情还摆在那儿,总归是要商业联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