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求求你,抱抱我. 作者:....

时间:2020-02-06 08:46 标签: 一声 在他 少年 罗伊 娜塔莎
下载的文件来自:..免费提供,请多去光顾此网站哦!第章一、闷热的夜,风中带着烧焦轮胎般的腥燥气息,连手上的白玫瑰,也在夜色中无精打采地垂着头,几不可闻的幽香很快被浊重的烟味与香水味冲散,丝缎般光滑的柔
下载的文件来自:..免费提供,请多去光顾此网站哦!
第章

一、

闷热的夜,风中带着烧焦轮胎般的腥燥气息,连手上的白玫瑰,也在夜色中无精打采地垂着头,几不可闻的幽香很快被浊重的烟味与香水味冲散,丝缎般光滑的柔嫩花瓣卷了起来,在灯光下呈现出异样的惨白。

李祯走进这间俱乐部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是个非常俊美的男子,黑发黑眼,有着神秘而高贵的东方血统,古老的姓氏,幽深的眸子,挺直的鼻梁,微抿的薄唇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修长匀称的身材,无可挑剔的面孔,配上漫不经心的表情,优雅而从容的举止,俨然一位从陈旧的卷轴画中走下来的翩翩佳公子,乍一出场,勾引了不知多少寂寞的芳心,呃,还有发绿的狼眼。

连阅人无数的调酒师都给出了.的高分,一流货色,他不禁吹毛求疵地想,如果把头发留长到腰,那该是多么完美无瑕的景色。

将四面八方投过来的种种直勾勾赤裸裸的视线照单全收,李祯不动声色地将那枝玫瑰抵在唇边,像对待情人般亲昵,嘴唇微动,声音几不可闻:“你给我等着!”

第四局那帮混蛋,竟然给他设下这种牺牲色相的圈套!

藏在花蕊中的通话器送出几声讪笑,哼哈了几声之后,柔软的女声传出来——

三十六计里,美人计是王道,你不要太介意嘛!我们又没逼你去卖……]

幸好额前滑下几缕黑发,遮住了他爆起的青筋,李祯修长的手指捏住那朵花,一声细响,通话器被捏得粉碎,细小的残渣顺着袖口滑入暗袋中,他将那朵被揉烂的花丢在脚下,径自走向吧台,找了个位子坐下,手指轻敲台面,说:“,谢谢。”

体型很像一颗鸭梨的调酒师收起评鉴的目光,手脚麻利地将酒杯推过去——美人们都习惯被人死盯着看,但是绝不能忍受别人的怠慢。

李祯勾起唇角,懒散地倚在吧台边,抿了一口酒之后,胸中郁躁之气稍减,噙着含义不明的微笑,一双微微挑起的桃花眼开始环顾四周,招蜂引蝶。

虽然被拎着脖子丢进套里,但是既然那帮家伙煞费苦心地让他招摇出场,又费用全包,不狠狠地玩乐一场岂不是对不起他们一番好意?

——在这片广袤而美丽的大陆上混居着各种血统的人类与动物,李祯从外表上看是极为少见的传统东方美男,但他的家族记载中,有嫁吸血鬼的,有娶美人鱼的,所以严格从血统上来说,已经被混得基本上串了种,但是从外表上,绝对是越改良越美丽。

一杯酒还没喝完,身侧便已经坐了人,而且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吗?”高而壮硕的男人不由分说地叫了酒,双眼像抽了筋似地黏在他身上,一条手臂更是得寸进尺地环上来,沿着肩背向下滑去。

李祯扫了他几眼,脸上不阴不晴,视线滑过敞开的衬衫领口,微微一笑,说:“我对猕猴桃没有兴趣。”

确切地说,他喜欢的是充气娃娃和苹果派,而不是茄子和小黄瓜。

男人脸色变了,挤出一个笑容,“胸毛是性感的象征,你没有吗?”

李祯丢下一张钞票,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起身向外走,男人立即跟上,并且在所有人惊羡的眼光中揽上对方的腰。



夜风依然柔柔地拂过,罕有人至的暗巷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

“李祯……你这个混蛋……唔!”

有气无力的咒骂以一个鞋底印在肚皮上而告终,李祯拍拍手,笑吟吟地拎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的领口,审问道:“强尼,娜塔莎怎么会派你来?”

强尼可怜兮兮地望着对方,发现装无辜的战术对这个铁石心肠的家伙根本无效之后,他举起双手,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猜拳猜输了。”

“所以?”李祯眯起眼睛,早知道娜塔莎那个狡猾的女人绝对会指派别人来当炮灰出气筒。

强尼装模作样地捧住心,摆出一脸柔情款款,叹道:“亲爱的李,我们都怕你会失身于这个危险的任务,所以第四局给我的神圣指令是做您的骑士,保护您纯洁的……唔!”

满意地听到一声痛叫,李祯收回拳头,按住翻腾的肠胃,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揪住那颗被揍成椰花菜的头,继续逼问:“你买了多少?押哪一边?”

月光下凶神恶煞的表情会把小孩子吓哭,强尼心里挣扎了一下,看到那颗无敌铁拳又扬起来时,他很没种地和盘托出:“我押你不会失身,两万八千块。”

李祯啧啧几声,脸色和缓了些:“很好,我抽六成。”

强尼直觉地要反对,在看到对方深邃的眼眸中波涛暗涌后,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乖乖地点头。

钱财带不上天堂,而且如果不让他抽,自己可能会直接上天堂——共事了那么多年,第四局里除了娜塔莎,谁也不敢得罪这个阴沉的家伙。

“真乖。”李祯绽开一个堪称纯善的笑容,搜出强尼身上的通讯器,按了几个键,接通第四局办公室,接电话的是娜塔莎,她欢快的语声无异于火上烧油:“哈罗,强尼亲爱的,我们的美人怎么样了,我有没有通杀的可能?”

强尼的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变黑,在李祯的眼神示意下,勉强应了一声:“还没有……他很好……”

“强尼?你怎么了?你还好吗?”娜塔莎甜美的声音压低了些,突然她放下话筒,喊道,“强尼找到李祯了!我们来赌他会不会被李修理,汤姆,你坐庄,来来来,大家买定离手——嘟——嘟嘟——”

瞪着已断了信号的通话器,强尼突然有一头碰死的冲动,李祯将通话器丢给他,语重心长地说:“记住,赌博是深渊。”



抛下被扁成馅饼的强尼,李祯回到俱乐部,又经历了一次目光洗礼。

吧台那边只剩下角落的座位,午夜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他原先的位子被一个漂亮的少年占了,而对方的视线,自始至终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

李祯要了酒,也不急着走开,与少年眉来眼去了几个回合,那个少年咧开嘴笑了,舌尖轻轻滑过上唇,挑逗的意味无需言表,他轻巧地跳下位子,整个人贴上李祯,抬起脸,声音沙哑:“帅哥,你想要什么?那个位子,还是……”

李祯笑容中带着些许纵容,这类纤细又秀美的少年很合他的胃口,特别是面前这个清纯中带着妖媚、羞涩中含着饥渴的尤物。

在少年让出的位置坐下,将少年嵌在腿间,原本有些侮辱性的动作,却让对方激动得浑身颤抖,火热的身体瘫在他怀里,隔着薄薄的衬衫,手指可以摸到那单薄胸膛上已然充血挺立的乳尖。

“我叫基路泊。”少年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舌尖也技巧地舔弄着他的耳轮,身体软绵绵地腻在他身前,有意无意地磨蹭着。

“把守伊甸园的天使?”李祯一手抬起他的下巴,玩味地看着那双灰蓝的眼眸,另一只手沿着背脊滑下,抚上他窄小圆翘的臀,问,“你有没有偷吃禁果?”

少年咯咯笑了,被捏到敏感处,禁不住呻吟了一声,双臂环上他的颈项,低声要求:“到我那里去吧?”

李祯欣然笑纳,正要揽着少年起身,一个头发蓬松的少年像箭一般跑过来,一头撞在他身上,扯住李祯的手臂,大叫道:“不许你跟他走!你是我的!”

喧哗的酒吧一时鸦雀无声,众人齐刷刷地看着闯进来的少年,李祯扶住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认识我?”







第章

二、

基路泊仍然腻在他身侧,挑着眼角戒备地扫了那少年几眼,确定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之后,他挂着甜蜜的微笑,安静地偎在李祯旁边。

大家都在看热闹,顺便品头论足,而那个莽撞的少年显然没有成为公众人物的经验,红着脸,怯怯地看着李祯,拘谨得好像一只闯入狼群的兔子,缩着肩膀瑟瑟发抖,更好笑的是,他穿着睡衣,还是印着泰迪熊的套头睡衣,赤着一双脚,顶着一头乱发,整个人好像从被窝里才爬起来的样子,与这间夜店格格不入。

至于长相,李祯客观地给他评了个中等,往上偏一点,而鸭梨调酒师则吝啬地打了六十分,扫入“勉强能看”那一类去。

看相貌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头顶才到他的下巴,宽大的睡衣看不出身材胖瘦,栗色头发东一撮西一绺地支乍着,发质却相当好,分外光泽,浓眉大眼,高鼻梁,丰厚的嘴唇,跟他身边的基路泊比起来,这张脸实在平凡,甚至连清秀都算不上,皮肤还算光滑,肤色却偏古铜色,无论从哪个种族的标准来看,再过十年,他都与美男子三个字搭不上边,不过修炼几年,倒有可能成为有棱有角的性格男子,这个,从那双快要冒出火来的眼眸中可以看出端倪。

李祯迎上他不屈不挠的目光,搜索了一遍脑存量,确定自己从没见过这个少年——虽然这样的勇气,或者说鲁莽,让他欣赏,不过这种相貌实在勾不起他的胃口,李祯不着痕迹地拂开少年抓在自己衣袖上的手,礼貌地笑笑,说:“小鬼,这个时间应该喝杯牛奶上床睡觉了,乖,快回家。”

那个少年又抓住他的手腕,脚下像被钉死了一样半步也不肯让,深吸了几口气,大声说:“你不能和他在一起,你必须跟我走!”

声音大到有些虚张声势的地步,李祯垂下眼帘,看着那死扣在自己腕子上的双手——关节泛白,轻轻地颤抖着,正像主人一样,明明紧张得要死还要强作镇定。

幽深的眼眸带了些许笑意,他懒洋洋地抬了抬手腕,带着几分猫逗老鼠的神气,问:“小鬼,你知道我和他要做什么吗?”

出乎意料地是,小鬼涨红了脸,点点头,李祯笑意更深,又问:“那,我跟你走又能做什么呢?”

存心以成人游戏吓走小鬼的男人再一次失算,那少年眼中水气氤氲,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抽了抽鼻子,像是下定决心似地抬起头来,说:“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请跟我走。”

李祯完全没想到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竟会如此执着,一时说不出话来,身边的基路泊看了他一眼,危机感油然而生,叫道:“不行!我不同意!是我先认识他的!”

鸭梨调酒师干脆从吧台走出来,挑了个视野良好的地方,饶有兴致地观赏这方争风吃醋,某个从暗巷挣扎着爬回来的粗壮男已经开始聚众赌博,号召大家下注了。

被当成马戏团猴子一般围观的美青年心里十分不爽,狠狠地瞪了强尼一眼,放开身边的美少年,抬起面前平凡少年的下巴,眯起眼睛,问:“你确定你神志清醒?”

那个少年猛地扑上来,像八爪章鱼一样死抱住他,把挂在睫毛上的泪珠子擦在他胸前,浑身抖得像触了电,低声哽咽道:“求求你……求求你……跟我走吧。”

李祯皱皱眉,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转脸对基路泊笑了笑,说:“下次再来找你,抱歉。”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