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焰娘 作者:黑颜

时间:2020-02-06 08:47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的是 心中
焰娘》由言情小说吧(..)独家制作!本书仅供试阅,请下载后于小时内删除,让我们一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_^【书名】焰娘【作者】黑颜【链接】...【书籍简介】生死相随,心心相依,为他,她甘之如饴!受再
焰娘》由言情小说吧(..)独家制作!本书仅供试阅,请下载后于小时内删除,让我们一起支持正版阅读支持作者^_^

【书名】焰娘
【作者】黑颜
【链接】...

【书籍简介】

生死相随,心心相依,
为他,她甘之如饴!
受再多的苦,言再多的情,
都不足以表达她对他的爱!
可,他的眼中,始终是容不下她!
想想放弃或者更好些,
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
情到深处无怨尤……
轻言放弃她实在做不到,
那么,海角天涯地追随他总可以了吧!






前言

我一直坚信美与丑之间的距离可以被忽略。才能、智慧、心性,像魔术棒一样,可将美人变得面目可憎,丑人受人喜欢。其实不过一句话,惟心而已。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皮相的重要不言可知。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我更相信感觉,更相信人心。所以有了这本书的构思,一个容貌丑陋,性格木讷,却有着绝对痴心的男人。这种男人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那种慧眼及福气去识别并紧紧抓住的。焰娘,一个注定要为爱而燃烧至烬的女人,碰上这种男人,却是在他心有所属之后,是幸还是不幸,只能凭人说了。

在这书中,我还想写的是孤独,一种每个人都会有的感觉。每个人都在努力寻找着让自己不孤独的法子,可是有几人能真正做到?即便在朋友环绕,最热闹的地方,孤独的感觉也会趁你不备悄然浮上。所以,我常常在想,是否只有找到一个灵魂相属的人,孤独才会悄然远去。

我将我的疑问留在书中,也将我的答案及祝福留在书中。





楔子

她蜷缩在稻草垛里。漫天繁星伴着一弯眉毛似的月牙儿点缀着高爽的秋夜,左方是无际的田野,阡陌纵横;右边是一片稀疏的小树林,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树林中穿过,流向很远很远隐约可见的大江。在草垛的不远处,是一个有四五十户人家的小村落,此时偶尔可听见犬吠,人声早已消寂。

此起彼伏的秋虫鸣叫让人更感觉到夜的深沉。她闭上眼,一丝淡淡的寂寞浮上心间,但随即被她挥开。焰族的女子自小被教会远离寂寞、悲伤、自怜等奢侈的情绪,因为据祖辈的经验,这些情绪会让一个人软弱不能自立,而焰族的女儿没有软弱的权利。

十二岁一过,焰族女儿便被逐出部落,像无根的浮萍四处飘荡,一生一世不得回去。

焰族的男儿强悍高贵,女儿却荡低贱。女孩儿自生下来便没有名字,均被称为焰娘,没有人瞧得起。被逐出部落的女儿为了生存,什么都能出卖。

她十六岁了,熬过了那一段随时会夭折的日子,现在的她有能力应付任何场面。睡意涌上,她将自己完全缩入草中,准备就寝。

一声异动,她猛然睁开眼,警惕地看向树林。一条黑影快迅地从林中窜出,却出人意料地脚下一踉跄,然后站稳身子,转身戒备地看着树林。

凭经验她知道可能遇上了江湖仇杀,赶紧压低呼吸,以免引起人注意,目光却随着那人落入黑森森的树林,等了片刻,却什么也没看到。当她再次看向那人时,却骇了一跳,只见在他后面赫然多了一人,瘦瘦高高,比他长出一大截。他似有所觉,正要回头,却为时已晚,一把匕首插入他背心,直没至柄,他连哼也未哼仆倒在地。

她被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不只因为杀人的场面,更因为透过微光看到的那杀人者的长相。

长发披散至肩膀,狭长的脸,颧骨高耸,眼眶深陷,在黑夜中看上去就像两个幽黑的洞,鼻高而勾,骨节分明,下颌长而微向前突,身躯瘦长,一件长袍披在他身上,便似挂在竹竿上一般,在夜风中扑簌簌地飘动。这个人浑身上下带着一股仿似自地狱里释放出来的冷森之气,令人禁不住惊栗。

而最让人心寒的是当他将匕首插入先前那人背后时,脸上的表情竟无一丝一毫变化,就好像是在做一件轻而易举不甚重要的事般。

再也未看面前仆倒的人一眼,那人木然地扭头向她这方向看了一眼,吓得她赶紧屏气闭眼,就怕眼珠反射的微光被他发觉。

良久,她耳中只听见虫鸣蛙唱以及风吹过树林的声音,看来那人并没发觉她。她忍不住睁开眼,那人已不知去向,只剩地下静卧的尸体诉说着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她的幻觉。

她钻出草堆,抖了抖身上的草屑,提气纵身向树林扑去。这里已不适合休息,她只好另觅他处。

..☆..☆..☆

卿洵并没走远,他有一个习惯,每次杀人后他都会找水净手,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他已经记不起了。在决定动手杀这个人前他已弄清了这里的地形,知道有一条极清澈的小溪从林中穿过。

将手浸在冰凉的溪水中,他让头脑保持空白,但一张巧笑倩兮的小脸却不受控制地浮了上来。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收回手在外衫上擦干,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折得整齐的手帕,小心翼翼地在掌中摊开。微弱的光线中,上面赫然躺着一只珍珠耳坠。这是师妹杨芷净最心爱的,但因为另一只不知怎么弃丢了。她生气不能成对,又不喜欢他另外让人打制的,便索性将这一只也扔掉,他捡了回来,贴身细心地保管了近两年。每当他出任务时想念师妹了,就拿出来看看,便似看到师妹本人一般。

他喜欢师妹好多年了,从她被母亲带回来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他就发誓一生一世都要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丝毫委屈。

等会回去,他不由微笑,师妹肯定又要怪他独自行动了,一想到师妹娇嗔的美态,他心中就不由盈满怜爱。

“不想死,滚!”他突地敛住笑容,将耳坠放回怀中,哑声道。

不是必要,他一般不会出手杀人,即便那人曾目睹他杀人的整个过程。

一声娇娇腻腻的叹息,眼前人影一晃,小溪对面的大石上已坐了个人。

他漠然看去,虽是黑暗之中,他仍可看出那是一个身裹薄纱的妙龄女子。只一眼,他已将女人打量得清清楚楚。

一头长发并没梳成髻,而是用丝巾缠成一束垂在一侧胸前,双足赤裸,浸入溪水之中。薄纱裙紧贴玲珑浮凸的身子,将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露了出来,一张脸虽是美艳绝伦,但却让他心生厌恶。他长年行走江湖,一看便知道这女人是属于那类靠身体在江湖中生存的族群。

不愿和这种淫贱的女人打交道,即便杀她他也会觉得污了手。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喂,你就这么走了吗?”女郎的声音中有一丝做作的娇柔,仿似在和情人撒娇。

卿洵却充耳不闻,长腿一跨,已在丈许之外,瘦长的背影似标枪般挺直。披散的长发随着夜风向后飞扬,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孤傲与霸气,女郎的存在被完全漠视。

女郎被他的气势震慑,竟忘了自己不顾性命危险出现在他面前的目的——利用自己的美貌在他身上捞点好处。等她回过神来,卿洵早已不见踪迹。

“他是谁?”她轻言自问,右手抚上胸口,感到那里异常剧烈快速地跳动。这还是她首次对一个男人的身份感兴趣,可是——

风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提醒着她焰族女儿血液中流动着的古老诅咒。自古以来,焰女凡情动的都不会有好下场。在世人眼中,她们滥情而贪婪,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焰族女儿一旦情动就会不顾一切,直至化为灰烬。所以,她们每个人都在尽量避免动心,完全不理会别人的眼光游戏人间,她们一无所有,因而她们连输的本钱都没有。

那个男人又丑又吓人,有什么好?她安慰自己,方才如果不是无意撞见他在溪边洗手,她一时进退维谷,也不会想到打他的主意。何况,先前她还被他吓到了呢。

她素性洒脱,一时之间的心动也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奇怪,四年来,什么样的男人她没见过,为何偏偏会对这个丑陋异常的男人感兴趣,实在是——唉!

将脚从溪水中收回,夜色已深,于是收拾收拾,觅了一棵大树栖身。对于她来说,每天都有着无数的挑战,稍有不慎,便可能是永远也不能挽回的局面,所以她必须养足精神,以应付任何不可预预料的危险。



第一章

平静的江面上,一艘华丽的三桅巨舶顺流而下,飞快地向竟阳行驶,船首立着数名剽悍精壮的男人,看其气度身形,便知不是庸手。

船身刻雕着一只展翼金鹰,在粼粼波光的映照下,闪闪夺目,以睥睨一切的姿态昭告着主人的不可一世。

在二楼船舱一间类似书房的房内,两人凭几而坐,其间摆着一方棋盘,正在对弈。一为身穿雪白锦袍的男人,身形瘦削,长发披散至肩,长相十分丑陋骇人;另一位却是个发挽双鬟娇美动人的少女。两人坐在一起,十分扎眼,但当事人却恍若不觉。男人一脸木然,深陷的双眸透露出思索的神情,少女则双眉紧锁,樱唇紧抿,神色之中颇有几分不悦。

窗外传来木桨击打水面以及风过树梢的声音。两岸是苍莽的原始森林,不时可见孤崖峭壁、层峦叠嶂,秋日清爽的风夹带着潮湿的水气从打开的窗子吹进来,一切是那么的宁谧和悠然。

突然,少女蓦地站起身,一把扫掉棋盘上的棋子,在棋子滚落地板的哗哗声中,只听她怒道:“不下了,你根本是在敷衍,和你下棋真没趣。”她的声音娇美动人,即使在盛怒之中,让人听着也觉十分受用,只盼着能再多听几句。

男人木然望向她,嘴唇微动,却没说出话来。

少女小嘴一嘟,骄傲地抬起下巴,“我要回房休息,没到竟阳前不要来打扰我。”说罢,挺直纤细的腰肢,转身盛气地走了出去,没再看男人一眼。

男人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他的目光落向窗外,深绿夹着明黄火红的美丽色彩立时灌满他的视野,他视若无睹。

究竟他要怎样做,她才会开心?以往他赢得她一败涂地,她气得大哭,说再不和他下棋,今天他让着她,本想让她赢,只为博她一笑,不想她还是发脾气,说他敷衍。他哪里敷衍了,对她,他怎会敷衍?

他,卿洵,从小就立誓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可是他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却浑若不觉,而他总是做不好,总是让她生气。究竟要怎样,她才能感觉到他的心?

船在竟阳港口靠岸,两辆镶有飞鹰族徽的华美马车以及十数名护卫及马匹早已等候在岸。卿洵和那少女——杨芷净,在一干手下簇拥下弃船登上马车,众星拱月般向竟阳城中的卿宅驶去。

卿家是当朝大将,掌控着明江下游竟阳、龙行、微平、虎修、紫阳、明丘等郡的政治经济军事大权。因临近大海,积极开展海上贸易,又与内陆贸易来往频繁,故十分繁荣富足。另外他还拥有一支既深精水战,又精擅陆战的可怕军队,人数虽然只有三万,但在足智多谋、善于玩弄权术,又深悉兵法的大家长卿九言率领下,其破坏力可想而知,故连朝廷对卿家也十分忌惮,不能除掉,那只能笼络。因此卿家是当最有影响力的豪族。<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