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五)

时间:2017-10-27 10:48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难得再次见面,为什么你一脸完全不想看到我的表情?我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才从天狼号上逃回来的,作为游戏世界管理层的同僚,就算没有祝福,好歹也不要嫌弃吧?野生种本来就弱势群体,不能团结的话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说这话的时候麻烦先照照镜子,你这副尊荣就
 “……难得再次见面,为什么你一脸完全不想看到我的表情?我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才从天狼号上逃回来的,作为游戏世界管理层的同僚,就算没有祝福,好歹也不要嫌弃吧?野生种本来就弱势群体,不能团结的话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说这话的时候麻烦先照照镜子,你这副尊荣就算是花花草草见了都会凋谢,还有脸埋怨我嫌弃你?”
  马里兰再次现身的时候,可谓满身狼狈。一条惨白染红的袍子,勉强半遮着浑身上下的遍体鳞伤,半边脸更是像被强酸腐蚀过一样露出了斑驳不平的赤裸肌肉和骨骼,一只惨白的眼球挂在眼眶上,形象骇人之至。
  “说真的,你这是被人抓去演蝙蝠侠之双面人朱颜血了吗?”
  被王野如此嘲讽这一身的创伤,马里兰立刻大吐苦水:“我又不是因为乐意才搞成这样,从巴爱华和三个观察者的围追堵截中找到一条回家的路何其艰难,我能顺利回来已经是平日里积善行德,有上苍保佑了。”
  “你个搬弄是非挑动战乱的野心家跟我说积善行德,真的让我想笑啊……不过,你被巴爱华和三个观察者追是怎么回事?”
  “那可是个漫长又凄凉的故事,你不是打算让我在这片旷野里站着说吧?”马里兰说着,身体已经开始打晃,而在晃动中,白袍下的重伤之身显露出了一部分,只见马里兰腰腹之间正用一圈圈的绷带缠着,雪白的绷带已被血污染得辨不出本来的颜色,而绷带之间,有几条断掉的金属支架裸露出来,边缘均有焦黑融化的痕迹。王野瞥了一下就判断出那是被强行摧毁的舰装残骸,而马里兰居然连收回坏掉的舰装都做不到,伤势的确是沉重至极了。
  王野于是顺手丢过去一个大血瓶,马里兰说了声谢,将血瓶一饮而尽,脸上总算浮现出几分血色。
  见王野站在她面前不动,马里兰心中暗骂一声,知道王野是真要她在这里把问题交代清楚才肯放行,只好开始酝酿自己的故事。
  “那天你登录恩泽星以后没多久,我就得到了一个越狱的机会……”
  话没说完,王野就打断道:“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等我救你?”
  “当然是信不过你啊。”马里兰非常坦然,“换成是你,难道会老老实实等我去救么?我可是向你掀起反旗的叛逆之辈啊,借这个机会铲除异己才是合情合理的选择,我真要是蠢到相信你会救我,那肯定是脑细胞坏死了,到时候反而要被你耻笑。”
  王野心说你这女汉子还挺聪明的嘛……本来的计划,的确是等救出马里兰以后将她钉死在耻辱柱上。
  “所以你就自作聪明地越狱了?但既然逃出来了,怎么又被巴爱华逮到了?”
  马里兰说道:“她从一开始就没走远,那个老家伙名义上是从天狼号返回驻地,但其实一直潜伏在狄罗境内……她好像料定了我会越狱一样,根本就是在埋伏我。”
  “所以说你是自作聪明啊,真以为越狱有那么好玩?”
  马里兰嘿嘿笑了一下,也不想再过多解释:“单只巴爱华一个的话,其实我还有从容逃跑的机会,星河浩渺,她想堵死我的生路并不容易。但我运气实在不好,除了巴爱华之外,还遇到了三个观察者,这样我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三个观察者,都是谁?为什么找你的麻烦?”
  “巴爱华身边一个,你也见识过了。至于另外两个。”马里兰哼了一声,“也都是你的熟人,一个是狂,一个是颜珞。”
  “他们!?”王野吃了一惊,“他们居然跑出恩泽了!?”
  “因为恩泽星对他们已经没有价值了,狂留在恩泽是为了借助黑山实验室的手来掌控更多的火种,现在生化危机大爆发,狄罗又愚不可及地请来了华夏人,他是不可能再藏身恩泽的了,至于颜珞,她只是跟着狂而已,并没有特别针对我,但当时向我出手的人里有她一个。”
  “至于观察者为什么向我出手,应该有两个原因吧。其一,我是游戏世界的管理层,而那三个观察者都对游戏世界虎视眈眈……”
  “等等,观察者对游戏世界虎视眈眈?”
  马里兰看了一眼王野,说道:“没错,目前我已知的所有观察者,包括我身边的,对这个游戏世界都充满了渴望,至少也是好奇。至于你那个颜珞小公主,她之所以始终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欲望,多半是怕引起你的警惕吧。”
  王野沉默着挥了挥手示意马里兰继续说下去。
  “第二个理由,则是为了我身边的铁壁。观察者之间可以彼此吞噬,而铁壁对他们而言是极好的养料。”
  “彼此吞噬啊……”王野摸了摸下巴,“他们的关系还真是复杂。”
  马里兰有些诧异地看着王野,说道:“看起来你对观察者的了解真的很少。难道孙泽当年什么都没告诉你?那为什么小公主会跟着你?算了,问了你也不会说,那接下来就让我来帮你科普一点基础常识吧。”
  马里兰边说边摆出了一副为师者的姿态,王野看了顿时不爽,但是……身边的确再没有熟悉观察者的人了,就连孙怡都是半知半解,眼下也只好先认真听马里兰讲课。
  接下来,马里兰第一句话就让人大吃一惊。
  “所谓观察者,只是一个用以掩饰野心的幌子,那些从废墟里复活的前代文明遗民们,从来没有心甘情愿地冷眼旁观过。起名观察者无非是让人以为他们已经只剩下一缕残魂,不足为虑。当然实际上,他们也的确只是一缕残魂,但毕竟掌握着前代文明的知识遗产,这些对人类而言是无价之宝。这几百年来他们借着知识遗产,动作不断,华夏高层已经被观察们渗透地千疮百孔,自由联盟和歌凯迫于华夏压力,也在各自寻求观察者的支持,全然不知那是引狼入室。那些遗民虽然只是残魂,却能借尸还魂啊。”
  马里兰说到此处,脸色一白,开始猛烈咳嗽起来,王野见状,直接丢去一条栓满了大血瓶的腰带,马里兰一口气喝光了三瓶灵药,才止住了咳嗽,脸色也完全恢复了过来。
  她有些惊讶地看了眼手上的空瓶子:“青云玉露?这不是现阶段最好的疗伤圣药吗,你居然舍得?”
  王野撇了撇嘴:“你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啊,就在咱们外出恩泽的时候,开荒团已经彻底扫荡了灵剑派的小青云副本,成果斐然。可惜大批战利品无法使用,只能便宜卖给灵剑派,换来的灵石也没什么好东西可买,这青云玉露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上一个开荒团的团长直接兑换了上千个单位的青云玉露,现在这东西就跟白开水一样。”
  “好吧……我继续说刚才的话题。观察者们不甘寂寞,但基本上各自有各自的追求。渗透到几个超级大国的观察者们,是想要文明复兴,借着人类的力量重建家园。分散到各地的零散观察者们,对复兴文明没有兴趣,却对人类的文明兴趣十足,他们一边观察,一边也经常亲自下场参与,体会人类文明的百态。再有的则是狂那样的独行侠,他对自己的文明和人类都没有兴趣,唯一想做的就是掌握更强的力量。而不同的追求,则是矛盾产生的基础,观察者们通过互相吞噬变得更强,甚至获得进化。我被巴爱华和三名观察者围攻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铁壁的存在。”
  王野问道:“你刚刚说,每一个观察者都有自己的追求,那么铁壁的追求是什么?”
  马里兰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在为王野的敏锐感到惊叹。
  “看来你猜到了一点……没错,铁壁的追求与其他的观察者有严重的冲突,这也是让三名立场不同的观察者们联手围杀我的重要原因。铁壁的追求,是消灭所有的观察者。”
 
 
第六十四章:历史的进程
  听到马里兰介绍说铁壁的毕生志愿是消灭所有的同胞,王野顿时产生了兴趣。
  在人类社会中,反人类的人格广泛存在,例如某些动物保护者就根本不把自己当人,从来不会考虑人类的利益,其中极端者甚至恨不得毁灭全世界以换取动物们的解放和自由。这些人用比较简单的方式来形容的话就像是阑尾,属于人类社会中腐朽多余的部分,称之为渣滓也不为过。
  但是马里兰堂堂野生种群体中的首席野心家,会和一个渣滓为伍么?
  出于好奇,王野问道:“铁壁这种报复社会心态的理由呢?”
  “因为那是它被赋予的使命之一。”马里兰说到此处,摇了摇头,“接下来的事情,有一半是铁壁所说,但也有一半是我的推测——铁壁并不具备良好的交流沟通能力,我和他对话时有很多内容都是靠猜测的,而他本人的记忆更是有大片的残缺,所以详细的情况就连他本人都已经说不清楚。但是经过我的推理复原,大体上应该是这样的:他们的文明曾经经历过非常艰难的岁月,为求文明的延续,必须牺牲绝大部分人,来换取极少数幸存者保存文明的种子。”
  王野插话道:“听起来有点像是诺亚方舟。”
  “是的,就是诺亚方舟,集合全文明之力,保存下一个微弱的文明火种,待危机过后再重新点燃火种,繁衍生息。然而这种牺牲绝大多数人的决定,必然会遭到绝大多数人的抵制。除非这个种族已经消除了个体意识,将所有人的思想统合为一,否则人人为己,这就是生物无法避免的客观规律。”
  王野点点头,示意马里兰继续说下去。
  “为了保证计划能够顺利执行下去,必须要有秩序的维护者。铁壁曾是当初的维护者之一,他的任务是排除一切干扰因素,确保文明的火种得以保全……但结果很明显,他失败了。他们的文明只剩下一片废墟,理应在大劫后苏醒的种子们全数消亡,反而是那些计划中应被牺牲的人们活了下来,却也成了幽魂一般的观察者。而铁壁作为秩序的维护者,也变成了复仇者,他将每一个幸存下来的观察者都列为必杀的对象,自从我和他搭档以来,已经干掉了不下十个观察者,但他显然还远远没有感到满足。”
  马里兰的一番话里,蕴含着太多的信息,以至于王野用了一点时间才消化完毕。
  “也就是说,当初那个辉煌灿烂的文明,因为某些人的背叛,并没能保存下希望的火种,甚至被精挑细选下来的精锐种子们也全军覆没。而那些摧毁了一切的人,反而以观察者的形式苟活下来,于是铁壁便要为自己的文明复仇?”
  马里兰说道:“大抵如此吧,但是铁壁的复苏并不完整,他的神智在漫长的沉睡中已经泯灭了大半,我并不能保证他说的就是真相。不过无论如何,他掌握的知识是货真价实的,这些年多亏有他帮忙,我才能勉强追赶孙怡的脚步。”说到此处,马里兰不无自嘲地耸了耸肩。
  虽然她自认为远比孙怡更有资格成为野生种的首领,但是论天赋论资质论出身,她真的是望尘莫及。而反过来说,那个拥有一切让她为之羡慕的优越条件的女人,却将一切都挥霍在了樱岛一间孤儿院中。
  王野又沉默着点了点头,开始消化新的信息,片刻后,他开口问道:“那么,铁壁作为一个复仇者,对这个游戏世界感兴趣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与观察者有关?”
  “理所当然的吧,这种将虚拟化为现实,创造整个世界的壮举,就算是前代文明尚未衰落的时候,也是近乎天方夜谭的奇迹。单靠人类,哪怕天才横溢如孙泽,也不可能完成得了,他当然是借助了观察者的力量……事实上在我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铁壁就告诉我这里有非常浓厚的‘他们’的味道。”
  “原来如此……啧,也算在情理之中吧,这些年与火种和超级战士相关的事情里,就很少有见不到观察者的时候。”
  马里兰说道:“是的,这几十年来他们的活动已经越来越频繁,甚至明目张胆,以至于连地下世界的情报商人都能获知些许观察者的情报——哦,我没有看不起情报商人的意思,你不用这么瞪我。”
  “那么依你之见,这种越发频繁的活动,是好是坏?”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