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不靠谱大侠 作者:田十(一)

时间:2017-09-25 16:20 标签:
内容简介 他曾在街边摆地摊,也曾是幸福里一哥; 他是能让垃圾集中营的猴子们望风而逃的辣手扛霸子,也是小萝莉眼中内裤外穿的超人; 他喝酒打架爆粗口,也有侠骨柔肠扶危济困; 他曾穷困潦倒痛失所爱,亦有解语佳人俩俩相望; 有一天,他会成为盖世英雄,踩
内容简介
  他曾在街边摆地摊,也曾是幸福里一哥;
  他是能让垃圾集中营的猴子们望风而逃的辣手扛霸子,也是小萝莉眼中内裤外穿的超人;
  他喝酒打架爆粗口,也有侠骨柔肠扶危济困;
  他曾穷困潦倒痛失所爱,亦有解语佳人俩俩相望;
  有一天,他会成为盖世英雄,踩着七色祥云——和你和我,继续在这个不靠谱的都市里,红尘相伴……
 
 
 
 
 
正文
 
 
第1章 这是个新故事
  “卖书卖书卖书,新鲜出炉的创世大作。”张怕站在知春路车站大声吆喝,身前摆俩纸箱,上面摞着十几本厚书,书名是《怪厨》。
  有人在等车,凑过来看眼:“多钱一本。”
  “二十。”
  “二十?你这盗版吧?盗版也这么贵?”那人摇摇头准备走开。
  “站住。”张怕大声喊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写的书!”
  “你写的?你叫田十?”那人白了封面一眼说道。
  “田十是我笔名!不行么?”张怕横道。
  “行,你是老大,不好意思啊我车来了,下回聊。”那人扎进人群中,挤啊挤的。
  张怕哼了一声:“没有知识。”
  边上站个背带裤女孩,看看书,再看看张怕:“你写的?”
  张怕咳嗽一声:“不太好意思,没写好,瞎写的。”
  “可我听说田十是女的。”背带裤妹妹拿起本书翻翻:“再说了,人家一本书六百多万字,你就一本?也太不专业了。”
  “缩印!是缩印的!”张怕赶忙解释,指着书脊说:“看见没,第一集。”
  “这么小的字?”背带裤妹妹放下书,想了想问话:“是盗版吧?”
  “真不是盗版,我可以保证。”张怕笑问:“买一本?”
  “不买,我对做饭不感兴趣。”背带裤女孩走开。
  张怕喊道:“不是做饭,是写一个疯子……是写一个帅哥大展神威的故事。”
  背带裤女孩低头看手机,再不接话。
  张怕只好继续吆喝:“卖书卖书,网络神书,看一眼不吃亏,看两眼不后悔,看三眼……您买本?”
  对面站一表情严肃、英姿飒爽的白发老太太,阴沉着脸一会儿看书,一会儿看张怕,沉着声音问话:“网络小说?你写的?”
  张怕愣了下,瞧这架势,莫不是传说中的某阳区群众?可咱这也不是传说中的大京城,犹豫下回道:“啊。”
  “啊什么啊?”大娘沉着脸继续问话:“饭都吃不上了?要上街卖书?”
  “啊……不是,我这是宣传推广。”张怕说的有点心虚。
  “宣传什么啊,跟大娘说实话,是不是饭都吃不上了?”大娘忽然春风化雨,声音稍温柔一些。
  张怕坚决不承认:“怎么可能,这些书你知道吧?都是我的,哪一本不能换钱?这都是钱!”
  见张怕不配合,白发大娘犹豫下说道:“这样,我买你五本书……一本多钱?”
  “二十。”张怕回道。
  大娘继续说:“我买你五本书,你给大娘帮个小忙。”
  “什么忙?”张怕警觉道。
  “小事,就是麻烦你去我家一趟,跟我孙子说几句话。”
  “去你家?不去。”张怕张望下周遍乘客,很多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热闹,不想买书。
  想了想,打开纸箱装书,抱两个箱子往后走,那里有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
  把两个纸箱捆到后座,推起车子想走,白发大娘跟过来:“小伙子,就是帮大娘个忙,大娘记你的好,行不行?”
  “不行,我是作家,是有风骨的。”张怕心虚的很骄傲。
  “买你五本书呢,要不买十本?就陪大娘走一趟。”大娘以利相诱。
  张怕心下几经斗争,万一遇到人贩子怎么办?就算不是人贩子,误进传销组织,这一辈子就毁了;再或是看上我的身体……于是非常坚决的拒绝道:“不去,我要回家,再见。”
  大娘一把抓住车把手:“小伙子,你要是不跟我走,我可使大招了。”
  “什么大招?”张怕隐约有点不好感觉。
  大娘循循善诱的耐心劝话:“你看啊,如果我碰了你车轮一下,又倒在地上……”
  张怕闻言色变:“碰瓷?”
  “小伙子,我买你五本书,你去我家一趟,最多耽误二十分钟……就这么定了。”大娘抓着车把手:“这边走。”
  张怕欲哭无泪,有心丢掉自行车逃跑,可舍不得丢书,只得仰天长叹一声,壮怀悲烈的推自行车上路。
  这一路行来,心下几经忐忑,猜测着未知前路有什么样的凶险,幸好大娘及时解疑:“小伙子,你别害怕,我肯定买书,你去我家呢,说说现在过的有多苦就行了,有多惨说多惨,要多惨有多惨。”
  张怕呀了一声:“大娘,你家有人参加选秀节目?”
  “不是,孙子不听话,眼瞅着高考,竟然不上学,说是在家写小说。”
  张怕明白了:“你是拿我当反面教材?”
  “差不多吧。”大娘说:“前面右拐。”
  张怕不服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反面教材?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过的不好?”
  大娘看他一眼:“你要是混的好,至于跑车站卖几本破书?还骑个破车子?”
  “大娘,你说我可以,但不能说我的书是破书。”
  “不是破书会卖不出去?”大娘毫不留情。
  张怕张了张嘴,暗叹口气,认命道:“说好了,五本书。”
  ……
  下午四点半,完成育人使命的张怕回到家,煮袋方便面边上网边吃,楼下有人喊他:“姓张的,三缺一。”
  张怕动不也动,大喊:“不去。”
  片刻后房门推开,走进来个胖子:“正经点儿,三缺一呢。”
  张怕说:“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要干活。”
  “你这活儿就别干了,辛苦一个月将够个食宿费,哪有打麻将有前途。”胖子在劝话。
  “你不懂我伟大的追求……”张怕话说一半,外面有人大声喊话:“胖子,胖子,人够了,赶紧回来。”
  胖子大喊一声来了,冲张怕做个鄙视手势:“鄙视你,晚上喝酒别来啊。”转身出门。
  张怕吧唧下嘴,继续边上网边吃面。待面足饭饱,打开文本文档,开始编小说。
  他住幸福里,位于北郊的一大片棚户区,十几年前说拆,拆到现在也没个动静,房子反是越来越多,许多平房也变身二层小楼。
  张怕租住在二楼,房里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电磁炉,一个简易衣柜,其它就没了。
  幸福里在省城鼎鼎大名,在出租车司机的形容中,这地方不是骗子就是小偷,还有许多小姐。唯一好处是房租低。
  省城有二三十所大学,幸福里附近硬是一所都没有,倒是有俩技校和职业高中,再往北一点是省看守所和女子监狱,何其一个精彩之处。
  下午在大娘那里赚回来一百块钱,也赚回来鄙视的眼神。他去充当反面教材,由得大娘胡说八道,人家那孙子听的鄙视连连,很不屑的说他是卢瑟儿,说写网络小说那么赚钱,你都能混成这样,丢人……
  好吧,我很失败。张怕化郁闷为动力,继续编织美丽的梦,在那个谁也看不见的世界里。
  正编的起劲,楼下又吵起来,张怕轻叹一声,带上耳机继续。
  五分钟后,有人敲门,敲的很急,张怕拿下耳机去开门,是楼下房东女儿,一脸焦急表情说:“麻烦你照看我下妈,我出去找出租车。”
  张怕问:“怎么了?”
  “我妈受伤,麻烦你了。”房东女儿转身下楼。
  张怕赶忙下楼。
  楼下房子跟楼上一般大面积,张怕住的只是三个房间中的一个。楼下客厅,房东阿姨靠着沙发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左手拿个毛巾按在额头上。
  张怕蹲下问话:“怎么样?”
  房东阿姨没说话,脸上挂着泪水。
  白色毛巾洇成一片暗红,毛巾外的皮肤和眼角残留些没有擦干净的血渍。
  张怕看眼门外,转回头说:“我背你出去,能站起来么?”
  房东阿姨还是没回话。
  紧急时刻,管不了那许多,张怕用力架住房东阿姨的身体,慢慢起身,硬是靠自己的力气把房东阿姨带起来,然后矮下身体,右手还要扶住房东阿姨。深吸口气,两只手猛发力,总算顶住房东阿姨。
  再把身体向下矮,让房东阿姨完全爬到他身上,慢慢起身。
  这个动作特别累人,好不容易架起阿姨,可阿姨双手不使力,根本没法往前走。
  房东女儿及时回来,俩人使力把阿姨背出去,小心送进出租车,张怕坐前面,去区医院。
  一路上,张怕什么都没问。因为楼下经常吵架,房东阿姨有个不靠谱的丈夫,前两年好不容易离婚,还是经常回来祸害娘俩。
  等到了医院,做过检查,中度脑震荡,头骨有裂缝,需要住院观察。
  人体最结实的骨头是头骨,居然撞出裂缝……
  这一晚上,房东阿姨住院输液,房东女儿在陪床。
  检查费四百六十多块,住院预缴押金八百块,虽然不算很多,可这只是第一天。
  房东阿姨叫孙易,女儿叫王百合。
  等忙完一切琐事,孙易住进病房,王百合跟张怕道谢,让他回去休息。
  张怕说他没事,反正不用上班。
  王百合说你还要更新呢。
  张怕呀了一声,拿手机看时间。
  经过这么会儿忙碌,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如果紧急赶回去……想了想说道:“你是不是没锁门?”
  “忘了。”王百合对锁门没有印象。
 
 
第2章 标题和故事内容无关
  “那我回去,一会儿再来。”张怕说。
  “不用来了,真的,谢谢你。”王百合一脸愁容。
  换上谁摊上这么一个爹,都会一脸愁容。
  张怕恩了一声,说我先走了,快步离开。为了不断更新,轻易不打车的张大侠打车回去。
  紧赶慢赶到家,先把房东家的门关好,再回屋打字。
  去医院之前写了一半,现在快速补上后面情节,在十二点之前完工,上传文章了事。然后穿衣服出门,骑自行车又回去医院。
  晚上住院,点滴会一直打到凌晨,王百合要守好病人。
  张怕在门口买箱矿泉水,又买俩罐头,带进病房。
  看他回来,王百合说麻烦你了。
  张怕嬉皮笑脸了一个:“给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