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12)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喜子一边说着,一边冲着身后两个年方十四五岁的小力士挥挥手,那两人忙着把东西送上来。 其中一个小力士,手里捧着锦盒,走到陈青璇面前,半跪着打开盒子,陈青璇看时,里面是一套纯金掐丝芙蓉缠枝花式的首饰,共五
喜子一边说着,一边冲着身后两个年方十四五岁的小力士挥挥手,那两人忙着把东西送上来。
其中一个小力士,手里捧着锦盒,走到陈青璇面前,半跪着打开盒子,陈青璇看时,里面是一套纯金掐丝芙蓉缠枝花式的首饰,共五件,一支簪子,一支金步摇,一对镯子,另有一枚戒指。
衣服是一件月白色的袄儿,同样颜色的裙子,外面配着桃红色的比肩。另外一件是红色的对襟儒衫,宽大的袖子上,用银色丝线绣着芙蓉图案,华丽而不失清纯。
“好精致的手工!”陈青璇由衷的称赞道,“回去代我谢谢大总管!”
“美人喜欢就成!”小喜子忙着又施礼,带着两个小力士就要离开。
“小公公也太过性急了!”陈青璇笑道,“大冷天的跑一趟,也没什么别的,月和,赏他们五两银子打酒吃,赶赶寒气。”
外面,月和忙着进来,取出一锭银子,塞在小喜子手中,那小喜子忍不住摸了摸脑袋,笑道:“破费陈美人赏,奴才这就去了,陛下那边还要人侍候!”
“多谢公公!”陈青璇轻笑,小喜子已经带着那两个小力士一溜烟的跑掉了。
“月和,把东西收起来,这张大公公还真是有趣!”陈青璇淡淡的吩咐道。


第二十二章故意
更新时间--字数:

月和收好东西,看着陈青璇靠在软榻上看书,含笑问道:“大小姐,这张大公公为什么好端端的给你送东西过来?还要瞒着人?”
“我也不知道!”陈青璇摇头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这皇宫大内,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得多。
“那您还收下?”月和不解的问道。
“那张大公公是大内总管,陛下身边的红人,如果不收这些东西,岂不是直接得罪了他?”陈青璇低声道,“而且,我也看过那些东西,没什么问题的。”虽然她也是满腹狐疑,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担心也是没用的。
这些年,她见过的大阵仗多了。
“那就好!”月和说着,就退了出去,午后,下了两天雪的天终于放晴了,陈青璇靠在窗前晒太阳,懒懒的有些困倦之意,梅子拿着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就悄然退了出去。
不料,陈青璇难得的悠闲并没有多久,就听得门口传来嬉笑声,少顷,梅子进来笑道:“美人,周美人和王美人来了!”
“哦?”陈青璇忙着起身,对着镜子照了照,整理一下鬓发衣服,这才出去,果然,王雨虹偕同周怡一起走了过来,月和忙着倒了茶水过来侍候。
由于天气冷,王雨虹捧着一只黄铜手炉,就坐在陈青璇身边,笑呵呵的道:“表妹,我们一同进宫,可不比别人,将来还是需要相互扶持的!”
“这个当然!”陈青璇笑道,目光落在她身后的丫头汤圆身上,汤圆手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大猫,不仅笑道,“你还把猫带来了?”
“是啊!从小养大的,舍不得,我问过宫中的教引姑姑,她说没事,我就带进来了。”王雨虹含笑道。
“你们是表姐妹?”周怡明显是不知道的,这个时候好奇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王雨虹乐呵呵的笑道,“这储秀宫如今,可就剩下我们三个了。”
“是啊!”周怡嘟嘴叹道,“可惜了那个林美人……哎,不过,张夫人却比是好运,得陛下恩宠,册封了二品的辰仪夫人。”
“嗯,梁姐姐只封了个贵人,剩下我们三个,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王雨虹就靠在陈青璇的身边,摇头叹道,“表妹,我听的周妹妹说,今儿一早就有太和殿那边的小力士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事?若是有什么好事,你也说出来,和我们一起分享分享?”
“没事!”陈青璇摇头道,“还不是上次冷月殿的事情闹的,他们奉旨过来问问。”
“哦……”王雨虹正欲说话,却不知道怎的,她身后的汤圆抱着的猫,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陡然挣扎着从汤圆手中跳了下来,对着陈青璇脸上扑了过去。
这猫爪锋利异常,要是让她抓着了,她的这张脸就算是废掉了,慌忙之中,陈青璇忙着举手挡了过去。
“雪儿——雪儿——”耳畔,传来汤圆惶恐的叫声。
而陈青璇只感觉手背上剧痛,忙着使劲的甩手,把猫甩掉,但锋利的猫爪子,带着呼啸从她耳畔划过,原本雪白的脖子上,顿时留下了三道长短不一的血印子。
“雪儿——”王雨虹惊呼出声,想要过来帮陈青璇抓那只猫,手一松,黄铜手炉顿时打翻,滚烫的炭火对着陈青璇泼洒过去。
“该死——”陈青璇心中暗骂不已,顾不上多想,反正,绝对不能够伤了脸,匆忙中,她忙着用手护着脸面,但是感觉,脖子和手背上,还是火烧火燎的一片疼痛。
“大小姐!”月和扑了上去,赶紧扶着陈青璇远离王雨虹,刚才她还纳闷,王雨虹自从见到陈青璇,就像是见着仇人一样,今儿怎么会好好的,过来问候表示友好?原来是为着这个?
看样子,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大小姐,你怎么样?”月和急道。
“没事,有点痛,还不碍事——我要进去换衣服,两位请便!”陈青璇心中恼怒,而且,似乎有炭灰滚进了衣领里面,她迫切需要换掉衣服,当即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陈姐姐——”周怡是完全傻了眼,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哎呀,表妹啊,让我看看,可伤了脸面不甚?”王雨虹表面上一副焦急的模样,但语气中,却充满了得意。
“王美人请自便!”陈青璇说话的同时,已经走进房间,嘱咐梅子进来侍候她换衣服,让月和料理这乱糟糟的场面。
“表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王雨虹冷笑道,“难不成你烫着了,还要抱怨我不成?”她有意激怒陈青璇,就是想要阻碍她早些换衣服上药。
但是陈青璇完全像是没有听见,径自走进房间,梅子忙着进去侍候她换衣服。
而外间,月和冷着脸,很是不客气的请她们两个离开,周怡走出陈青璇的房间,就忍不住冲着王雨虹怒道:“王美人,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做什么了?”王雨虹乐呵呵的笑着,陈青璇今日伤得不轻,可惜没有毁掉她那张脸,功亏一篑啊!
不过,就算如此,今夜如果陛下恩宠,她也绝对不合适了,而她刚才试探性的问过周怡,她竟然在行经期,这个在内库那边,自然有力士专管记录,她也是绝对不合适的。
如此一来,只要陛下今日召储秀宫的美人侍*寝,自然就只剩下她了。
春华殿那边,她都打点好了,就剩下最后一关了,哼,等着她受陛下恩宠,晋升了位份,再要那个陈青璇的好看。
想到这里,王雨虹就满心的开心,对于周怡的指责,她是一点都不在意。
“你故意的!”周怡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怒道,“你故意烫伤了陈姐姐,你……你不是好人!”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着了?”王雨虹眯着眼睛,轻笑道,“没错,我希望今夜就能够受陛下恩宠,晋封位份,所以,我故意烫伤了陈青璇——你呢,今天就没什么指望了,至少也要再过个两三天,倒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告诉我,今天有太和殿的小力士去过她那里,我还真不知道呢,原来陛下今夜也招人侍*寝。”
————————————
新书,求赏求票,求包养,哈哈……


第二十三章突发之事
更新时间--字数:

第二十三章突发之事
这里等着王雨虹和周怡离开后,月和也急冲冲的进去,帮着侍候换衣服,陈青璇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还好,脸上没有伤道,而手上也只是被手炉里面泼洒出来的炭灰烫了一下子,由于天气寒冷,加上毕竟是炭火,粘着就掉下去的,并没有伤得很严重,只是红了一些。
倒是脖子上的拿到猫爪子印记,看着着实有些难看。
“没事!”陈青璇苦笑道,“还好没破相!”
“幸好没伤了脸,这手上的伤只要不下水,我们有秘制的金疮药,最多七八天时间就可以痊愈了!”月和走过来看了看,取出带过来的金疮药,开始给她上药,口中忍不住抱怨道,“大小姐你也真是的,明知道姓王的小蹄子没按什么好心,你居然还让她靠近你?瞧瞧,这猫要是抓在了脸上,这可怎么办?”
梅子伸手抽了自己一个巴掌,骂道:“但是奴婢也是傻了,居然没有来得及阻止她!”
“你哪里知道这些了?”陈青璇笑道,“没事的,事实上她就是想要抢在我前面侍寝,比我早一些晋升罢了,这样也好!”
“可是——”月和皱眉道,“大小姐,那王家的小蹄子要是先晋升了,如果掉过头来为难你,可怎么办?”
“她不会这么笨的!”陈青璇轻轻的摇头道,月和帮她敷上药后,她就感觉伤口处一片清凉,不再有刚才的灼痛感,心中也知道,伤得不重,只是伤了表皮,没什么大碍,伤愈之后,不会留下难看的疤痕,因此也放下心来。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让梅子去一趟春华殿,告知春华殿的轮值公公们,她被烫伤,不能够侍候,免得真的被陛下翻了她的名牌,到时候反而不美。
这日傍晚时分,春华殿一个小力士急冲冲的跑进储秀宫,通知王雨虹赶紧准备,陛下今晚翻了她的名牌。
那王雨虹闻言,得意非凡,盛装打扮。
戌时,承恩软轿伴着丝竹缭绕,大红宫灯簇拥着,抬着王雨虹走向春华殿。
月和打起帘子,向外看了看,不禁轻轻的啐了一口,又返身回来,陈青璇见状,笑道:“算了,随她去吧,早一天晚一天,都是这样!”
“就怕这小蹄子又使什么坏!”月和叹道。
说话之间,掌膳坊已经把晚饭送来,陈青璇烫了手,也没什么胃口,略略吃了一点,命月和泡了茶来,她自己在里面房中吃茶看书,月和与梅子在外间吃了饭,在灯下做一些针线活,由于梅子在宫中已经有些时日,问起来才知道,她因为家里穷,养不起,正好碰到三年前三年一度的采秀,于是被送入宫中服役。
听得她如此说法,月和不仅唏嘘不止,两人正说着闲话,却陡然听得外面有人敲门。
“谁了,这么晚了?”月和忙着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来问道。
“太和殿小贵子,嬷嬷快开门,陛下召陈美人!”外面,一个小力士的声音急冲冲的传了过来。
“这——”月和闻言,顿时就变了脸色,这个时候,应该正是王美人侍寝的时候,陛下怎么会召陈青璇呢?
“大小姐——”里面,陈青璇已经听到,打起帘子走了出来,月和看着她,满脸都是着急之色。
“开门吧,关着门总不是事情的!”陈青璇也是满腹狐疑,王雨虹都做什么了?难道她真是把自己的身份泄露了出去,告诉陛下,所以,这等时候陛下急召?否则,陛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召见她?
但是,王雨虹不会这么傻吧?要知道一旦她的身份公开出来,倒霉的可不单单只是她一个人,还有陈家,王夫人可是她嫡亲的姑妈,甚至连镇国公脸上也不好看。
月和无奈,只能匆匆开了门,而梅子完全是没了主意,大家都是心中干着急,却是束手无策。
“公公,怎么回事?”门开处,一个小力士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月和忙着问道。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贵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叫道,“陈美人赶紧,步舆就在外面等着。”
“既然如此,公公请容我换一身衣服!”陈青璇苦笑道,“我这个样子,总不能去见陛下吧?”
“陈美人,不是我不让你换,只是陛下在等……”小贵子叹道,“就这样吧,快走快走!”说话之间,他竟然不容分说,拉着陈青璇就走。
陈青璇眼见月和担忧不已,忙着说道:“月嬷嬷,不会有事的!”听得她这么说,月和和梅子都算是松了一口气。
外面,一乘八抬软轿,轿帘上都有银色丝线绣着精美的图案,做工精细华美,根本不是那种便用的承恩软轿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