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24)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步。 大明湖畔,夜色笼罩了水面,远处的凌波阁前,有大红灯笼挑起,证明今夜陛下会在凌波阁留宿。 陈青璇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只有在裙子的边缘,绣着金丝火焰图案,在黑暗中透着神秘莫测的美丽——夜风中,裙裾猎猎
步。
大明湖畔,夜色笼罩了水面,远处的凌波阁前,有大红灯笼挑起,证明今夜陛下会在凌波阁留宿。
陈青璇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只有在裙子的边缘,绣着金丝火焰图案,在黑暗中透着神秘莫测的美丽——夜风中,裙裾猎猎作舞,似欲乘风而去。
“大小姐——”身后的那人,脚步微弱不可辨别,声音有些沙哑。
“杨旭没有死,你早就知道?”陈青璇没有挑眉,问道。
“不!”身后那个低声道,“属下也是今日才知道的!”
“他现在关在何处?”陈青璇问道。
“冷宫!”身后那人,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有法子让我见他嘛?”陈青璇低声问道。
“陛下已经起疑,大小姐这么做,太过冒险,您一旦有事,我们的一切努力,前功尽弃。”身后那个低声道,“若要见他,需要周密安排。”
“很好!”陈青璇点头道,“那你去安排吧,我等着你——我也有时间慢慢等!”
“是!”身后的那人,不禁微微一颤,陈青璇语气中的那个“慢慢等”,讽刺的意味,已经是昭然若揭。
“当年的事情,只怕另有玄机,我要知道那个主谋!”陈青璇低语,像是自言自语,又向是对身后人说,“事实上,这天下是谁的天下,关普通百姓何事?”
身后的那人只是皱眉,是的,这天下是谁的天下,和普通百姓何关?但是这江山易主,社稷改姓,却动则就是千万将士、和无辜百姓的鲜血染成。
“兴亡都是百姓苦,上上策,我也希望能够兵不刃血!”陈青璇再次说道,她知道她身后的那人在想什么,否则,她何必来此?
“若是不得不走下下策,大小姐该当如何?”身后那人,终究忍不住问道。
“下下策,血染山河!”陈青璇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向着清荷殿走去,一声黑色的长裙,在风中摇曳生姿,带着难掩的神秘漂浮。
那人抬头,看着远处凌波阁挑起的大红灯笼,凄凉如血——也不知道杨曦是怎么想的,**嫔妃的寝宫,都临近太明湖畔,临水而居,明亮中却带着水色中的凄迷……
月和殷勤的帮陈青璇打开头发,一点点的梳篦,她的头发光滑如同是缎子一般,黑发黑裙,越发增添了美感。
“大小姐,天色不早,不如早些歇息吧!”月和低声道。
“嗯!”陈青璇揉着隐隐发痛的额头,打了一个哈欠,这一天就这么过了,还真有些精彩。
“我听的说,陛下今儿在凌波阁歇息了!”月和一边给她梳头,一边淡淡的说道。
“秦娴妃也算是宫中的老人了,小公主又中毒了,陛下肯定要过去安慰一下!”陈青璇低声道。
“大小姐真有把握,今天陛下回去顾贵妃寝宫?”月和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不解的问道。
“应该会的!”陈青璇笑了笑,不管出于什么因素,今天杨曦都会去顾贵妃寝宫走一遭,“再说了,去不去都无关重要,因为镇国公的关系,他早晚会再次宠幸王雨虹。”
月和闻言,也不再问,看看时间不早,当即侍候陈青璇漱洗了,移灯下帘,大家睡下。
陈青璇昨天一夜没有睡好,原本午后准备补个午觉,不料也被打扰了,今天一天真够多事的,因此睡下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但刚刚朦胧着睡眼,就听得外面传来低低浅浅的说话声,陈青璇只当是梦境,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少顷,朦胧中她感觉有人伸手抚摸她的额头,不仅吓了一跳,一个激灵,陡然从梦中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却见杨曦一身银青色的长袍,站在她的卧榻前。
“陛下怎么会在这里?”陈青璇陡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你以为,朕会在哪里?”杨曦轻笑,反问道。
“陛下不是去了凌波阁嘛?”陈青璇在一瞬间,已经冷静了下来,故意问道。
————————————
求票求票,呵呵……


第四十六章挑灯拥被谈朝政
更新时间--字数:

杨曦掩口打了一个哈欠,笑道:“是啊,朕有够忙的,不但去了凌波阁,还去了贵妃那里,顺便过来看看陈爱妃!”
“陛下确实够忙的!”陈青璇起身,拥被而坐,靠在床上笑道。
“所以,朕不想走了,想要在爱妃这里住一宿,你看如何?”杨曦含笑问道。
“陛下还是正经会寝宫睡吧,臣妾今天有点不舒服,只怕不能够侍候陛下!”陈青璇坐着没有动,他一夜奔波了两三处地方,就不累的?听的说,真以为自己年轻,可以徘徊在众多嫔妃中周转妥帖了?
“爱妃想偏了!”杨曦伸手捏了一下她挺翘的小鼻子,笑道,“朕只是单纯的想要在你这里留宿一夜。”
陈青璇固执的看着他,开什么玩笑?反正,她不怎么准备把自己的床分一半给他,所以,她开始装糊涂:“臣妾不明白!”
杨曦见她一点也没有准备起身分一半的床给自己,目光落在旁边的一张小床上,够品次的嫔妃房中,都是这等陈设——旁边会设有一张简单的矮榻,都是自己贴身的宫女丫头所睡,白天把床铺卷起来,铺上坐垫,可供坐卧,也不影响美观。
陈青璇不喜欢有人睡在她房中,因此,就连月和都睡在外间,梅子和竹子两个宫女另外住着,她房中的这个矮榻,平日里并没有人睡。
而这等时候,他眼见杨曦目光落在那张矮榻上,心中暗道:“自己不让他上床,他该不会想要让她去睡那种矮榻吧?”
自己想来还真有些过分了,居然把陛下拒之门外。
但是,若是让他在这里留宿到天亮,天知道会招惹多少口舌是非,倒不如让他会寝宫去,反正,从这里到他自己的寝宫景阳宫,也才几步路而已。
“小贵子!”杨曦低声叫道。
“奴才在!”小贵子忙着从外面躬身进来。
“把朕的被褥铺在这里,朕今夜还就不走了!”杨曦指着那张矮榻道。
“陛下,这使不得!”小贵子闻言就变了脸色,这样的矮榻都是给仆妇奴婢之流准备的,岂能够让堂堂大周国的皇帝陛下睡这样的地方。
“快点,休要啰嗦!”杨曦沉着脸道。
陈青璇依然只是看着他,没有动,很快,小贵子已经取过被褥等物,在矮榻上铺上,杨曦挥手命他们都出去,同时嘱咐道:“谁要是敢出去乱嚼舌根,小心你们的脑袋!”
小贵子偷偷抬头看了看陈青璇,忙着躬身退了出去。
杨曦自己宽衣解带,就在那矮榻上躺下,陈青璇见他如此,也不说话,再次卧下,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杨曦到底要做什么?好好的放着自己的寝宫不睡,跑来她这里捣乱,难道他嫌弃她的麻烦还不够多的?这要是传扬出去,从此多事。
她睡不着,却也听得杨曦床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也一样睡不着。
“青璇,你睡了没有?”杨曦终于忍不住,低声叫道。
“被陛下一闹,臣妾了无睡意!”陈青璇翻身,索性再次坐起来。
“朕也睡不着!”杨曦见状,也起身坐起来,揭开被子,披了一件狐狸皮褂子,走到地下茶炉子上,伸手拿起一只茶盅,用水温了,先漱了口,然后才倒了茶,喝了半钟,问道:“爱妃要喝茶嘛?”
“陛下还是回寝宫睡吧,别闹腾了!”陈青璇苦口婆心的劝道。
“呃……朕没准备回去!”杨曦一边说着,一边也倒了茶给她,低声道,“如果爱妃睡不着,不如我们两个说说话?”
陈青璇接过茶盅,喝了一口,依然递给他,杨曦接过,就放在一边,然后坐在她的床上,低声叹道:“朕这个皇帝当得苦啊?”
“陛下是指哪方面?”陈青璇轻笑,他半夜三更不睡觉,总不会就是跑来找她诉苦吧?
“哪方面都苦!”杨曦叹气,拿过一个靠枕靠在,就坐在她床上,低声叹道,“内忧外患,连着朕要宠爱谁,都身不由己,皇帝做到我这个份上,也算是无能。”
“陛下过谦了!”陈青璇低声说道。
“过谦?外面有着南夏国虎视眈眈,朝中宰相和众多臣子结党营私,顾震手握大军,根本就不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中……”杨曦低语。
“陛下诸多纵容!”陈青璇靠在床上,低声道。
“朕是无奈,牵一而动根本,千头万绪,竟然不知道从何下手?”杨曦叹道。
“陛下去了华阳宫,可见到王才人?”陈青璇问道。
杨曦点头,有些不明白她话中有意,陈青璇含笑道:“王才人乃是镇国公嫡亲的孙女。”
“朕怕驱狼引虎,反而不美!”杨曦摇头道,“朕也不是没有想过。”
“没有狼,只有虎,两虎相争……”说到这里,陈青璇掩口不语。
杨曦愣愣然的看着她,陈青璇睡眼朦胧,似乎已经睡去,他不仅轻呼道:“爱妃——爱妃——朝廷税务遗漏众多,导致国库空虚,大把银子都流进某些朝臣府中……”
“天下之财,皆陛下所有,陛下大可取得,更何况,从哪些苦哈哈的老百姓头上,能够征收多少税务?”陈青璇闭着眼睛,低语,“如今人口济济,经商者众多,富裕者众多,而大凡这些天下商行,又都和朝中重臣官官相护……”
说到最后,她住口不语,安稳合目而眠。
“爱妃——爱妃——”杨曦叫了两声,眼见她不答,也不知道她真个已经睡着,还是假装,但还是走过去,轻轻的扶着她躺下,拉过锦被给她盖好。
看着她熟睡的脸,他突然升起一股冲动,当即俯下身去,偷偷的亲吻她的唇。
“我一直相信,你就是我命中的福星!”杨曦轻笑,转身,就在旁边的矮榻上躺下,这一次,他居然睡得很安稳,直到五更时分,小贵子进来叫醒他。
听到低声的说话声,陈青璇坐了起来,看着杨曦已经换上朝服,问道:“陛下要去早朝?”
“是的!”杨曦低头道,“天色还早,爱妃再睡一会儿吧!”
————————————
求票求赏,求收藏支持,晚晴拜谢中!


第四十七章不堪调教
更新时间--字数:

陈青璇点点头,被他昨天一闹,她后来是睡着了,这是一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精神,当即再次倒在枕头上。
看着她那慵懒的模样,杨曦心中大乐,走到她床榻前,低声笑道:“朕今晚还来。”
刚刚倒下准备睡个回笼觉的陈青璇忙着坐起来,盯着杨曦,半天都没有说话。杨曦见状,忍不住哈哈一笑,伸手捏了一把她气鼓鼓粉嫩的俏脸,笑道:“朕有这么讨厌?”
“陛下,求你正经别闹了!”陈青璇低声叫道,“你这要传出去,我还有的待嘛?”
“怕什么?”杨曦轻轻一笑,“这宫中,谁能够把爱妃怎么了?”
“你睡吧!”杨曦笑笑,“等着天亮了,我让尚衣局过来,给你添点衣服,这天越发冷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炭盆上烤了烤,叹道,“听得民间百姓说什么,皇帝假的,福气真的?你瞧瞧,朕这是福气?”
“陛下从哪里听来这等村话?”陈青璇哭笑不得,“衣服就算了,臣妾还有,每年宫中添置衣服,应该都有定例吧,一年四季,生日节下,没得巴巴的这个时候添的道理,徒招惹人口舌。”
“就说朕赏赐的!”杨曦笑笑,外面,小贵子已经捧着一碗参茶过来,杨曦喝了,又嘱咐了陈青璇几句,这才带着人离开,临走,还不忘再次关照,“朕晚上过来,这被覆什么的,可别收了,免得晚上又麻烦,还有,记得别一早关门闭户的,把朕拒之门外。”
陈青璇装着没有听到,拉过锦被,蒙在头上。
杨曦见状,坐在她床沿上,拉过锦被,把她从棉被里面挖出来,附在她耳畔道:“爱妃,记住了,否则,朕免不了还要闹你!”
“陛下你这是欺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