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28)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进宫就被打死了,如今想要再安排一个人给她找茬子,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不对啊?姑妈曾经说过,这月和并非是陈青璇的乳母,而是陈家管家,平日里都是在姑妈房里侍候的,怎么着就对这陈青璇这么死心塌地?或
,进宫就被打死了,如今想要再安排一个人给她找茬子,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不对啊?姑妈曾经说过,这月和并非是陈青璇的乳母,而是陈家管家,平日里都是在姑妈房里侍候的,怎么着就对这陈青璇这么死心塌地?或者,只是表象?想要取得她信任后在动手?
临行之前,姑妈特意回了一趟娘家,嘱咐自己,务必要想法子,趁早“收拾”了陈青璇这个祸害,所以,在冷月殿的时候,她甚至帮着顾贵妃出谋划策,安排下毒计想要收拾掉陈青璇,可没有想到,那蛇居然跑去了林悦华的箱笼中。
否则,这陈青璇只要出不了冷月殿,还不是由着她收拾,哼!越想,王雨虹心中就憋着一股子怒气,区区一介寒门之女,凭什么荣获圣宠,位居她之上?
“陛下在这里问话,有你说话的份嘛?”王雨虹喝道。
月和不说话,杨曦看了看顾贵妃,问道:“是这样嘛?”
“是的!”顾贵妃倒也不隐瞒,“陈氏之女仗着容貌妖艳,迷惑陛下,臣妾苦劝不听,自然只能够教导一番,更何况,陛下当以国事为重,这后*宫些些小事,难道陛下认为,臣妾管不了?”
杨曦气急而笑道:“爱妃说的倒还真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这陈氏之女如何迷惑于朕了?”
“陛下昨晚是在这里留宿了吧?”顾贵妃冷笑道。
“朕昨晚也去过你那里,你怎么没有劝朕以后都不要去你哪里?”杨曦心中怒极,这姓顾的女人,就不能够稍停片刻?她什么时候懂得谦恭一些,长一点记性?
顾贵妃别过头去,心中更是怨恨陈青璇。
陈青璇心中也不是滋味,冷冷的道:“陛下不用多说了,今儿这责罚,臣妾领了!”
杨曦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今天如是让陈青璇领了这顿板子,他看着,那些小力士固然也就只敢做做样子,也不敢打重了,但是,只怕顾恺就别想回京城了,顾恺乃是顾震的嫡长子,他一旦知道自己的嫡长子被杀,天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变态的事情来。
而偏生这顾贵妃,不依不饶,非要“管教”陈青璇不可。
“陛下——”张德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说道,“陛下难道忘了,此来找贵妃娘娘所为何事?”
“哦?”顾贵妃愣然,她原本以为,杨曦是收到传信,特意前来给陈青璇解围的,但听得张德荣说,他竟然是来找自己的。
“陛下找臣妾何事?”顾贵妃忙着换上一张面孔,含笑问道。
陈青璇看着顾贵妃的模样,呆了一呆,心中有着一个荒诞莫名的感受——这个顾贵妃,是真的对杨曦有感情,并非单单为着争宠,难怪她看这**众多嫔妃,谁都不顺眼。
女人,一旦对男人动了真情,岂容他人染指?
如果真是这样,她这怪癖的行径,倒是可以理解——陈青璇这么一想,反而没原本那么着恼了,如果顾贵妃真的傻的喜欢上了杨曦,将来这宫中,有得她受的。
杨曦看来看张德荣,他什么时候找顾贵妃了?一早就安排了人在陈青璇这边,终究还是起了作用,否则,她受了这等委屈,天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所以,他是急着赶过来,给陈青璇解围的。
“回禀娘娘,是这样的!”张德荣走到顾贵妃面前,低声道,“这事有点不妥,不如我们一同先回您的华阳宫说话?”
顾贵妃闻言,脸色一正,当即说道:“本宫行得正,坐得稳,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在这里说好了。”
“那好!”张德荣笑道,“陛下命奴才彻查乔乔小公主中毒一事,奴才有些眉目了,只是这事和娘娘有些关联,陛下担心小公主,又担忧娘娘,所以赶着去华阳宫,不料走到半途,得知娘娘在这里,因此又折了回来。”
“和本宫有关?”顾贵妃皱眉。
陈青璇也是皱眉,果然,这个案子恐怕是要不了了之了,不过,这张德荣还真会和稀泥的,倒不知道他准备如何忽悠人了。
那个郑华一死,这案子就算是断了明线,想要查虽然不是什么难事,但真要把背后的主子扯出来,谁脸上都不好看,这也绝对不是张德荣愿意看到的,或者,他能够遮掩得了的。
“是的!”张德荣点头道,“那天众人都在凌波阁娴妃娘娘处商议给辰仪夫人贺寿的事情,只有娘娘宫中,有个老嬷嬷去了御书房,现有人证,说那日见着娘娘的乳母郝嬷嬷,去找过郑华,而后,郑华就被人吊死了……”
“你说什么?”顾贵妃一愣神,随即喝道,“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且不论那天郝嬷嬷抱病在身,就算真如你所说,郝嬷嬷一个年迈老嬷嬷,那郑华却正值壮年,如何能够把他勒死?再说了,郝嬷嬷如何能够认识御书房一个小力士?”
陈青璇抬头看着站在顾贵妃身边的郝嬷嬷,就在张德荣述说此事的时候,这老婆子先是愣然,随即就有些不自在了,虽然她竭力表现坦然,但却瞒不过她的眼睛。
难道说,这事情真和郝嬷嬷有关?那银线粉的事情,竟然是顾贵妃指示的?郝嬷嬷是杀不了郑华,但如果有别的帮凶,就难说得紧了。
而且,照顾贵妃的心态来看,她确实有这个动机。


第五十四章汗巾子
更新时间--字数:

陈青璇想了想,不管顾贵妃是针对的秦娴妃,还是针对小公主乔乔,她都有下手的可能性——因为,她爱上了杨曦。
想到这里,她不禁讽刺的笑,真不知道该说顾贵妃痴情,还是该说她傻?若不是因为顾震的缘故,杨曦会不会娶她都有问题,而且,很明显的,杨曦并不喜欢她,哪怕召她侍寝都只是敷衍,难道她竟然看不出来?
甚至,杨曦甚至连着基本的哄骗两句,对于她都吝啬。进宫没得几日,陈青璇已经明了的发现,杨曦对于秦娴妃的感情,明显的要对比顾贵妃更多。碍于秦娴妃的身份,她只册封了一个娴妃罢了。
至于顾贵妃,但凡杨曦对她有一点情义,她都是名正言顺的皇后了,而不是区区一个贵妃。
“娘娘,这等事情奴才哪里敢胡说八道?”张德荣躬身笑道,“不错,郝嬷嬷如果正面想要勒死郑华,确实不容易,但如果是从背后下手,勒死个人还说没什么大问题的,再说了……”
“再说什么?”顾贵妃冷笑道,“你休想要岔开话题,哼!”
“娘娘,奴才哪里有岔开话题了,这是两码子事情!”张德荣忙着陪笑道,“奴才现在有人证,亲眼目睹那天下午,郝嬷嬷去过御书房。”
“胡说!”顾贵妃怒斥道,“本宫现在也有证人,证明郝嬷嬷那天下午都在华阳宫!”
“爱妃休要胡搅蛮缠!”杨曦冷哼了一声道,“那天下午你都在凌波阁,你怎么知道郝氏的行踪?难道你有意回护一个蓄意谋害乔乔的凶手?”
“郝嬷嬷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顾贵妃正色道。
“娘娘,若非有确实证据,奴才岂敢信口开河?”张德荣再次笑道,“郑华是被人用汗巾子勒死的,而奴才就在郑华的床底下,找到了一条女式汗巾子,不巧的紧,这汗巾子就是华阳宫之物,刚才奴才亲自去华阳宫问过,据说这汗巾子乃是郝嬷嬷所有。”
“这绝对不可能!”郝嬷嬷闻言,一脸老脸变成了猪肝色,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气疯,指着张德荣颤抖的说道,“你这是污蔑——污蔑——”
“郝嬷嬷,咱家和你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污蔑你?”张德荣依然笑得一脸的淡定,“只是陛下命咱家彻查此案,咱家不得不给陛下一个交代啊?”
“娘娘——”郝嬷嬷急的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噗通一声,冲着顾贵妃和杨曦跪下,连连磕头道,“那日奴婢因为不舒服,没有跟随在娘娘身边侍候,这是华阳宫人人皆知是事情,怎么会去御书房?这是张公公想要回护那个狐媚子……”
“闭嘴!”杨曦没有容她把话说完,就喝道,“你说谁是狐媚子了?你敢说朕的爱妃是狐媚子?凭此一条,就该掌嘴!”
“奴婢失言!”郝嬷嬷闻言,忙着重重的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子。
陈青璇看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满心狐疑,难道说,真是郝嬷嬷勒死了郑华不成?而那个银线粉,乃是给秦娴妃准备的?偏生那日乔乔小公主要了她簪在发髻的绿菊,于是便有了这个一石两鸟的计划?
“陛下,这个事情能不能等下再说?”顾贵妃看着陈青璇幸灾乐祸的笑,怒气再次升了上来,“不管怎么说,今儿臣妾都要好好的教训陈氏!”
“你管好你自己的人再说吧!”杨曦原本憋着的怒气,也有些压抑不住,这个蠢货——他赶过来不是要护着陈青璇,他自信,陈青璇这么一点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而是不让她做傻事。
她今天可以打陈青璇,但是,她的兄长顾恺就别想会京城了。
“陛下今儿是有意要回护与她了?”顾贵妃越发难以心中的醋意,狠狠的盯了陈青璇一样,冷笑道。
“贵妃娘娘难道认为,教训臣妾,比查出谋害皇嗣的真凶还要重要?”陈青璇不冷不热的冷笑道,“再说了,臣妾真有顶撞娘娘嘛?谁见过?”
“你——”顾贵妃差点没有气晕过去。
“不要胡闹了!”杨曦终于道,“这宫中一堆的破事你不去管,偏生就较这么一点真,哼!德荣,你继续说,这郝氏杀害郑华,谋害朕的小公主,可有确实证据?”
“啪啪啪——”张德荣缓缓的拍手,外面,一个小力士捧着一条宝蓝色汗巾子走了进来,送到张德荣面前。
张德荣接过,赔笑对众人道:“陛下请看,这汗巾子乃是在郑华房中找到的,奴才查证过,这汗巾子乃是郝嬷嬷的贴身之物——郝嬷嬷虽然不比尊贵的娘娘们,但是,这等贴身之物,总不会无辜送给一个小力士吧?”
顾贵妃的目光落在那条汗巾子上,半晌也没有说话,这汗巾子确实是郝嬷嬷的东西,华阳宫很多人都知道,抵赖不得,但问题是,郝嬷嬷就算在糊涂,也不至于把这汗巾子丢在郑华的死亡现场啊?
“娘娘,这汗巾子奴婢老早就掉了!”郝嬷嬷忙着磕头道,心中却着实着忙。
“掉了?”张德荣叹道,“郝嬷嬷,你也实在太不小心了,这等贴身之物,怎么掉的啊?再说了,你若是要掉,好歹找个安全点的地方掉啊,这掉在凶案现成,可如何是好?”
“噗嗤——”陈青璇轻笑出声,倒没有看出来,张德荣还有这等诙谐。
“哼!”顾贵妃瞪了她一眼,但陈青璇依然淡然而笑。
“郝氏,你可还有何话可说?”杨曦问道,“老老实实是说,那银线粉是怎么回事?是受人指使,还是如何?”
“陛下为什么这么说?”顾贵妃顿时就变了脸色,杨曦这个问题,实在是够尖锐的。
“奴婢没有,真的没有……”郝嬷嬷的急道,她比谁都清楚,这个罪名只要认下了,就连顾贵妃都救不了她,杀害御书房小力士,谋害皇室公主,够她死个几次了,“那汗巾子奴婢真的丢了,一定是有人栽害奴婢,今儿祸害娘娘,还请陛下明察!”
郝嬷嬷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磕头。


第五十五章狠狠的打
更新时间--字数:

杨曦喝道:“该死的奴才,如今认证物证俱全,居然还抵死不认罪,可见本性奸诈,来人,给朕把这奴才拉出去,重重的打!”
掌刑的小力士都愣住,这椿凳板子本来是给辰容夫人准备的,如今,居然改了风水,要打顾贵妃的乳母郝嬷嬷。
“怎么着了?”杨曦冷笑道,“你们都想要死不成?”
众小力士吓了一跳,不由分说,上前拖了郝嬷嬷,硬摁在椿凳上,拔去衣裙,举着板子就对着她臀部和大腿狠狠的落了下去,郝嬷嬷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本来在顾家侍候,后来随着顾贵妃进宫,何曾受过这等痛楚,刚刚挨了一下子,已经痛得大叫出声。
“助手!”顾贵妃变了脸色,大喝道。
“爱妃难道还要回护这等叼奴?”杨曦冷笑道,“朕平日里就是太过纵容了,才导致宫中叼奴祸主,今日要是不严惩,将来还如何管辖众人?给朕打,打到这叼奴说实话为止!”<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