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31)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的是委屈,愤怒,还有一种说不出上来的滋味儿。 杨曦绕过衣架子,用竹板子托起顾贵妃的脸来,问道:“再问你一句,怎么样?愿意好好的配合朕,你就安分守纪的做你的顾贵妃——否则,真今儿就不在乎做个恶人,管教一
的是委屈,愤怒,还有一种说不出上来的滋味儿。
杨曦绕过衣架子,用竹板子托起顾贵妃的脸来,问道:“再问你一句,怎么样?愿意好好的配合朕,你就安分守纪的做你的顾贵妃——否则,真今儿就不在乎做个恶人,管教一下自己的老婆!”
“我以贵妃之尊,教训一个嫔妃,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顾贵妃咬牙道。
“爱妃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杨曦冷笑,当即继续绕过衣架子,拿着竹板子对着顾贵妃臀部狠狠的抽打下去。
顾贵妃痛的叫了出来,随意,她又用力的咬紧牙关,陛下说的对,外面侍候的小力士宫女们,只知道她今儿侍寝,别的事情自然是一概不知道的,这等事情,陛下没有召掌刑的力士进来执行,自然也不想有人知道,如果她叫出声来,天知道那些奴才会嚼出什么新鲜花样来。
她忍——但是,顾贵妃的心中,却是恨极了陈青璇,都是那个贱人,这笔账她一定会讨回来。
但是,顾贵妃自幼娇养,哪里受得了这等苦楚,被杨曦打了二三十下,痛的全身发抖,实在受不了,不禁哭着哀求道:“陛下,臣妾愿意配合!”
她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实在痛的受不了,不如暂且低头,等事情过后,在做打算。陈青璇那贱人,她绝对饶不了她。
“真的愿意配合?”杨曦闻言,不禁轻笑,“朕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配合?”
“是的,臣妾愿意配合陛下,从此安分守己的做个贵妃……”顾贵妃呜呜咽咽的哭道。
“爱妃莫要哭,你一哭,朕就心软了!”杨曦笑的一脸的邪气,点头道,“那天朕去你华阳宫,你不是说,要给朕上演一出好戏,叫什么来着?比翼双飞?”
顾贵妃愣然,那天她故意把王雨虹打了一顿,让她去陈青璇那里套话,结果,王雨虹什么话也没有问到,反而被陈青璇借口,赏了一顿板子,这王雨虹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孽,进宫这屁股就遭殃,接连而被打过数次。
她为着显示自己的贤惠,又为着拉拢王雨虹,那天刻意的安排了一出好戏——而事实证明,陛下那天也很开心,成功的晋升了王雨虹的位份,只是和那陈青璇相比,实在还差了一点。
“自那日之后,朕才知道,原来爱妃居然喜欢这等玩意,所以,朕今儿也愿意配合爱妃的喜好,赏赐爱妃一出比翼双飞!”杨曦轻笑道。
“陛下要做什么?”顾贵妃闻言,陡然感觉,不光身上没穿亵裤,凉飕飕的,就连心里也凉飕飕的。
“爱妃很快就会知道的!”杨曦邪笑着,“爱妃刚才不还是说,愿意配合嘛?怎么了,这才多大的功夫,就想要反悔了?”
顾贵妃没有吭声,她所愿意配合,自然只是阳奉阴违的话,配合?从此由着那些嫔妃在她面前作威作福,怎么可能?真当她是死人了?自己父亲还手握重权,如果自己都不能够摆平宫中这些叼人,将来还如何母仪天下?
更何况,如果一旦父亲被陛下收回兵权,这宫中还有她容身之所?不成,绝对不成。
“德荣——”杨曦陡然提高声音,叫道。
外面,张德荣隔着帘子答应着:“陛下有何吩咐?”
“王修仪来了嘛?”杨曦问道。
“回禀陛下,修仪娘娘等候多时了!”张德荣答道,口中说着,心中却是暗道,“这陛下,于女色之上,实在够荒唐的。”但这个毕竟不管他的事情,杨曦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后宫佳丽无数,要真不玩一点新鲜花样,这皇宫中也未免太过寂寞无聊了。
“让王修仪进来!”杨曦说道。
“陛下,你要做什么?”顾贵妃大窘,她没有穿亵裤,还被杨曦绑在了衣架子上,拿着竹板子抽打了一顿,这等时候,陛下居然让别的嫔妃进来,这被人看到,她在这后宫中,哪里还有脸面做人?
但是,帘幔别人高高的打起,王雨虹只是穿着平常服饰,走了进来,外面,帘幔迅速的放了下来。
王雨虹先是抬头看了看被绑在衣架子上的顾贵妃,一愣之下,心中居然有着一种难掩的兴奋,随即,她恭恭敬敬的跪下,给杨曦磕头行礼。
当然,王雨虹自然也知道,陛下这等时候召她来春华殿何事,刚才大内总管张公公已经吩咐过,她也有心里准备,更何况,能够亲手折腾顾贵妃一番,她也乐意。
风水轮流转啊,这才几天啊?王雨虹有些难掩心中的得瑟——如果这顾贵妃能够换成陈青璇,那就更加好了。
“免!”杨曦含笑挥手,命王雨虹起身,然后淡然吩咐道,“王修仪,你好好侍候一下贵妃娘娘。”
“臣妾明白,臣妾会侍候好贵妃娘娘的!”王雨虹闻言,忙着施礼答应着。
“陛下——”偏生这个时候,外面张德荣大声叫道。
“嗯,既然这样,你就好生侍候贵妃娘娘吧,朕去去就来!”杨曦说着,自己打起帘子,大步向外走去。


第六十章磕头认错
更新时间--字数:

看着杨曦出去了,顾贵妃羞愤交加,忍不住冲着王雨虹叫道:“快放本宫下来!”
“娘娘勿要着急!”王雨虹笑道,“陛下让臣妾好生侍候娘娘,臣妾焉能够违背陛下圣旨?”
“你想要做什么?”顾贵妃心中有些害怕,问道。
“玩一些娘娘喜欢的玩意儿!”王雨虹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开绑住顾贵妃的绳索,那顾贵妃被解开手脚的束缚,心中愤怒异常,不敢把杨曦怎么样,却扬手就是一个巴掌,对着王雨虹脸上抽了过去。
但是,手臂刚刚扬起,却软弱无力的垂了下来。
王雨虹咬着手帕子吃吃的笑着,低声道:“娘娘好生嘴馋,那十香软筋散最是厉害,常人服下一点,两三天都是骨酥筋软的,娘娘喝下了一钟,这个时候还是歇着点吧。”
顾贵妃心中害怕,无奈手脚无力,抬脚想要走,脚下一绊,顿时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她忘了,刚才杨曦解开了她的汗巾子,她哪里还走得了。
王雨虹当即上前,生拉死拽,把她拖到那张平日里侍寝用的大床上,让她俯伏在床沿上。
“娘娘上次不是说过,想要我的安抚嘛?”王雨虹附在顾贵妃的耳畔,低声吃吃而笑,“虽然换了一个地方儿,但臣妾还是愿意安抚娘娘的。”
“你……你……”顾贵妃气得目瞪口呆,平日里她不在乎和王雨虹玩玩假凤虚凰的游戏,以解这深宫寂寞,可是,这里是春华殿,而且,她也不知道王雨虹想要怎么个“侍候”法!
而王雨虹也没有让杨曦失望,变着法子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开始顾贵妃还忍着,倒后来终于受不了,被王雨虹折腾得哭了出来。
“娘娘,臣妾侍候得您舒服嘛?”王雨虹附在她耳畔,低声吃吃笑着,“娘娘这皮肤真好,可惜,陛下不怜惜啊!”
顾贵妃又气恼有羞愤难当,无奈虽然她手脚可以动弹,偏生全身酥软无力,只能够由着王雨虹摆布。
“娘娘,您也不用怨我,您知道的,这是陛下吩咐的!”王雨虹淡淡的笑着,轻轻的揉着顾贵妃的耳垂,低声道,“你求我啊,这个时候,只要你求着我,陛下也不再这里,咱们就到此为止,否则——”
“否则,你要怎样?”顾贵妃低声问道,说实话,她还真是怕了。
王雨虹的目光,落在旁边桌子上供着的一瓶腊梅上,低声道:“看到那梅花了嘛?你知道前几天我去清荷殿,清荷殿那位主子是怎么说的?”
提到清荷殿的那位,顾贵妃气得全身打颤,喝问道:“她说什么?”
“她说要演苦肉计,不能用琉璃珠子,要用树枝——”王雨虹冷笑道,“娘娘是不是想要试试这树枝的味道?或者,琉璃珠子满足不了你?”
“你敢?”顾贵妃吓得魂飞魄散,低声呵斥道,“就算是陛下命你如此,我依然是贵妃之尊。”
“这深宫中,谁不知道,除非皇后——不,连皇后都是假的,虚的,只有陛下的恩宠,才是真实的,而贵妃娘娘,你进宫多年,连着子嗣都没有,你以为谁会把你这个败了势的贵妃娘娘放在眼中?”王雨虹低声道,“我是笨了一点,被你利用,也被陛下利用,被清荷殿那位利用——但我至少还明白一点,那就是,陛下绝对不会喜欢你,否则,就算有天大的不满,也会念着往日的一夕恩情,绝对不会容得我如此折腾你。”
顾贵妃一声不吭,王雨虹托起她的脸来,冷笑道:“你不是很厉害嘛?在储秀宫杖责我的威风哪里去了?这也罢了,你是贵妃,你要管教一个低位的嫔妃,谁也不会说你什么,但是你在华阳宫骗我,打我一顿就算了,居然用这等法子羞辱于我?如今这才几天?风水就轮流转了……”
顾贵妃用力的握紧拳头,想要挣扎着起身,无奈却是动弹不得,王雨虹冷笑道:“看样子,你很想那几支腊梅花,很好,我成全你……”
“别——”顾贵妃吓得魂飞魄散,惊呼出声,今儿就算让王雨虹羞辱折磨一番,也就罢了,将来——等着将来父亲凯旋归来,她终究还有再起来的一天,没错,就算陛下不喜欢她,那又如何了?只要父亲大权在握,她终究还有再起来的一天,而如今父亲远征边关,自然是顾不上她,而照目前的局势,只怕陛下也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联系家中了……
仅仅说了一个字,顾贵妃再次泪如雨下,王雨虹拿了一方手帕子,丢在她脸上,冷笑道:“哭吧,你恨我,我知道的!但早知道今日,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们两家也算是交好,事实上,你家不过是一介武官出身,我却是世代公侯,家母还说,此次进宫,你自然会诸般照顾的,但却没有想到,我刚刚进宫第一天,就成了天兆妖孽的嫌疑。”
王雨虹站了起来,取过旁边一根柔软的鞭子,用力的对着顾贵妃光滑的脊背上抽打下去,顾贵妃痛的发抖,想要叫唤,却是不敢出声,担心被外面轮值的力士宫女听见不雅,只能够死命的忍住。
但她挨了几鞭子,终究忍耐不住,不仅痛的呻吟出声,再也忍不住哀求道:“别打了,求你了,别打了,我错了……”
但王雨虹宛如充耳未闻,鞭子落在顾贵妃的玉背、臀部、大腿上,只留下一道道的红痕。
“娘娘,求你了,别打了……我错了……”顾贵妃哭着低声哀求,这份痛楚,她实在受不了。
王雨虹只打了三四十鞭子,这才喘吁吁的助手,她终究是闺阁女子,手腕力道有限,打得也不重,仅仅只是伤了表皮罢了,但顾贵妃一来是害怕,二来是疼痛,加上羞恼愤恨,早就哭得连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错了?”王雨虹冷笑道,“如果你知道错了,等下你去清荷殿,给那位磕头认错吧!”
“你说什么?”顾贵妃当场脸色惨变,她们一个个折辱与她还不够,居然还要她去给陈青璇那个贱人磕头认错?她乃是堂堂贵妃之尊,一品大将军的亲生闺女,她陈青璇算是什么东西?


第六十一章饶她否?
更新时间--字数:

“啊……”顾贵妃痛的叫了出来,王雨虹顺手从旁边取过竹板子,重重的对着她的臀部抽打了下去。
“你可以不去的!”王雨虹说话的瞬间,板子如同是雨点一样的落下,一下下打在顾贵妃身上。
“你打死我吧!”顾贵妃咬牙道。
“呵——”王雨虹轻笑,“打死你?那我也讨不了好,陛下只是让我侍候好你,可没有让我打死你,我想,你大概是喜欢那几支腊梅?”说话之间,她转身就去拿桌子上供着的几支腊梅花。
“不——”顾贵妃惊恐的叫了出来,“我去……我去……”
“这才对!”王雨虹点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娘娘何必强撑着呢?”
这贵妃死命的抓住床上的锦被,由于太过的用力,指关节都有些发青,王雨虹冷笑道:“娘娘若是要恨,记得恨清荷殿的那位。”
“我记住了!”顾贵妃咬牙切齿的说道。
“记住就好!”王雨虹哼了一声道,“原来娘娘也是记仇的人,只世上记仇的,不止我一个。”
“你还要怎样?”顾贵妃听得她话中另有含义,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