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42)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合,围魏救赵 背虑噼阃返溃昂芨呙鞯氖侄危 杨曦一愣,随即问道:“卿是说,行刺朕的刺客和劫走他的人,是一伙的?” “没错 背虑噼阃返溃霸谡庋那榭鱿拢膊换岢猿帕耍跋战写瘫菹拢饪墒侵锩
合,围魏救赵!”陈青璇点头道,“很高明的手段!”

杨曦一愣,随即问道:“卿是说,行刺朕的刺客和劫走他的人,是一伙的?”

“没错!”陈青璇点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也不会吃撑了,冒险进宫行刺陛下,这可是诛灭九族的罪名,除非,他们另有图谋!我想来想去,他们所图,应该就是这个人。”

“那现在怎么办?”杨曦皱眉问道。

“这人宫中另外有人接应,关紧宫门。各宫各殿的搜!”陈青璇道,“如果今夜没法子找到他,那么短时间内,只怕我们都不会找到他了。”

“石文政何在?”杨曦咬牙叫道,“快,搜查各宫各殿,谁也不能够例外。”

盛世宫名终于上架了,晚睛在这里拜谢诸位看官大大的支持,求订阅,求打赏,求粉红票票的支持,感谢之!

第七十八章借刀杀人

“陛下,臣妾告辞!”陈青璇蹲下身施礼,从张德荣手中接过一盏灯笼,便于离开。

“等等——”杨曦道,“朕随同你一起去。”

“陛下今夜只怕没有这个福气了!”陈青璇轻轻一笑,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面,露出淡淡的光泽。

杨曦想了想,叹道:“也罢了,这里路有些远,让小力士送你回去吧,否则,朕也不放心!“

“多谢陛下!”陈青璇并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当即小力士接过杨曦的玉撵,扶着陈青璇坐了,石文政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猜疑,她最后的一句话,什么意思?

乘坐玉撵,陈青璇回到清荷殿,月和等人上来,伺候着重漱洗了,她脱了外面的大衣服,忍不住掩口打了一个哈欠,看看时间,三更都过了。

“大小姐,你早些睡吧!”月和放下帘幔,笑道。

“你们也去睡吧,我这里不用人侍候!”陈青璇笑道。

“好的!”月和知道她素来的脾气,晚上睡觉,并不喜欢有人在一边侍候的,否则,她会闹得折腾处不着,所以她房间里面并没有安排别人。

看着月的带着梅子、竹子两人一起退了出去,陈青璇自已移灯到床前的小桌子上,正欲宽衣躺下,却不料目光一转,看到了临近窗口的地板上,有着一滩湿漉漉的水渍,她不仅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说是小宫女不小心,把洗脸水洒地方了,怎么也不擦了?

但她凑近看一看,陈青璇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小宫女不小心洒的水,有人进入她的房间?

把手中的灯放在桌子上,陈青璇看着床底下,低声喝道:“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让侍卫进来?”

没有人答应,陈青璇冷笑道:“陆远,你好歹也是一个九品高手,什么时候居然学会钻女人床底下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床低上,一个人影宛如是燕子低旋,飞了出来,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苦笑道,躲床底下都被你发现?“

“哼!”陈青璇一肚子的郁闷,冷笑道“你从大明湖渡水而来,可惜,轻功还没有修炼到落无痕的境界啊。”

“谁能够落水无痕?”陆远不满的低声问道。

“你偷偷摸摸的躲我床底下干什么?”陈青璇哼了一声,“三年不见,你还是这德行。”

“如今宫中草木皆兵!”陆远有些无奈的道,“我跑不出去,只能够来你这里。”

“你没事救陛下做什么?”陈青璇从荷包里面摸出杨曦刚才给她的那枚燕子镖,问道:“吃撑了?”

“我以为,大小姐会很乐意见到现在的局势!”陆远接过燕子镖,低声道。

陈青璇没说话,在房间里面来回的走着,陆远也没有说话,看着她就这么慢慢的来回走动,直到他走了足足有三四回,陈青璇才站住了脚步,叹道:“杨旭不见了,必须要想法子联系上杨旭。”

“不见了?”陆远不解的问道。

“今夜陛下本来已经答应我,明日可以让我和他见面,只要能够和他单独谈谈,也许,我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会有些眉目了!”陈青璇低声道,“只是今夜,就在刚才,昭和轩发生血案,杨旭被人劫走了,生死下落不明!”

“那怎么办?”陆远皱眉问道。

“你反正也出不了宫门了!”陈青璇想了,道,“有一个地方很是安全,而且,如果今夜的事情是陛下做的,匆忙之间,他也不及把人带出宫去,所以——那人很有可能藏在景阳宫。”

“陛下的寝宫?”陆远问道。

陈青璇点头,今夜龙禁卫可能会搜查所有的地方,但绝对不会搜查景阳宫,因为那是杨曦的寝宫。

“你总不会准备中蹲我床底下过夜吧?”陈青璇含笑反问。

“我——”陆远叹气道,“我这就走!”说着,他已经向窗口走去推开窗,突然问道,“大小姐,你从来都是深谋远虑,我能不能问你一句话,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杨旭?当初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放弃他,完全不用折损那么多人进去。”

“先皇后死的太过蹊跷了!”陈青璇低声道,“如果皇后不死,你想想,如今这局势,是不是会好上许多?青莲又自尽了,当初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以为陛下会我们对实话?他要的是控制朝政,而不是真个和我们合作,一旦他大权在握,我是他第一个要除去的对象。”

“他不会冷心如此?”陆远闻言,陡然一惊,皱眉问道。

这天下这争,动则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感情?对于皇家来说,那就是一场奢侈的游戏!“陈青璇轻轻一叹。

“大小姐,若果真如此,我必为你杀他!”陆远说完这么一句,身子一晃,已经对着大明湖上飞去,轻盈宛如乳燕绕梁。

这乱糟糟的夜,终于过去了,陈青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窗棂上已经晶亮一片,忙着起身,却感觉头痛得紧。

“娘娘醒了!”外面,梅子听得声音,忙着走了进来,打起帘子,便于侍候她起身,哪知道向她脸上一看,不仅“呀”了一声,惊问首家“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陈青璇不解的问道,“我就是有点头痛,没什么大碍!”话虽然这么说,她却感觉嗓子眼里面,极是不舒服,浑身火热。

“月嬷嬷!”梅子有些着急,忙着冲着外面叫着。

很快,月和抢了进来,眼见陈青璇双颊通红,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也是一片火热,忙道:“了不得!这大概是昨天着了风寒了。”

月和一边说着,一边侍候着陈青璇再次卧下,然后命小力士去御医院请御医,很快,李御医就匆忙赶来,诊脉过后,说是着了风寒,幸好不太严重,吃两剂药就好,随即,开了方子,又嘱咐了众人一番,如何煎服,月和给了赏钱,打发御医去了,又命小力士带着药方子,去御医房抓药。

不多时,陈青璇卧病清荷殿的消息,就传了出去产,有些嫔妃就过来探视,月和看着陈青璇神情懒散,忙着一一挡了,幸好,如今陈青璇已经是辰容夫人,宫中除非秦娴妃,就只有那个被禁足的顾贵妃身份比她高。

那些低位嫔妃,就算心中不满,也不敢报怨

至于辰仪夫人张琳琳,从来不附和任何人,自然也不会前来清荷殿探视。

这日黄昏时分,陈青璇服了药,昏昏沉沉的睡去,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走近她,不仅一惊,顿时就醒了过来,只见杨曦披着一身银白钯貂皮氅衣,站在她的卧棍前。

“陛下!”陈青璇皱眉,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啊?

杨曦伸手,拿过一个靠垫,给她靠着,扶着她坐了起来,然后自己就在她床沿上坐下,只是看着她,却不说话。

“陛下想要问什么?”陈青璇只感觉困倦得紧,当即直截了当的问道。

“一来是向卿请教个事情,二来是告知卿一件事情,让你早做防备,杨曦摸着她的手,低声叹道.

“陛下请说!“陈青璇问道。

“菁华宫的那个小宫女,是怎么死的?”杨曦问道

“死于寒冰裂!”陈青璇直截了当的说道。

“可是卿动手的?”杨曦再次问道。

“陛下,我没有那些药,给一个无关紧要的宫女糟蹋!”陈青璇正色道,“对一个宫女使用寒冰裂,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杀人的方法有很多种,这一种绝对是败家子的行径——陛下看着我像是一个败家子?”

“卿自然不是败家子!”杨曦苦笑道,有这么说的嘛?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不是她,难道还有别人?他这皇宫中,还真是不安分得紧,“谁有可能?”

“不知道!”陈青璇掩口打了一个哈欠

“好,第二个事情——太后要回宫了!”杨曦低声道。

“哦?”陈青璇轻轻的挑眉,太后那个老妖婆这么快就回宫?不是说,她要去千和专卖店祈祷三年?这才多久?

“杨晖也会回来!”杨曦继续说道。

“二殿下?”陈青璇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卿不是陈氏之女,朕也不是笨蛋,若是没事,朕自然不会忘记我们的合作,若是太后刁难,朕到时候也护不了卿。”杨曦缓缓的说道。

陈青璇慢慢的抚摸着那枚润滑的羊脂玉佩,低声问道:“太后什么时候回宫?”

本月十五!杨曦道。

“陛下一向做刀,不在乎借我使一次吧?”陈青璇抬头,目光熠熠生辉。

杨曦闻言,陡然嗖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惊问道:“你——不可以!”

“不可以?为什么?”陈青璇反问道,“陛下和太后之间,难道瞒着我,另有协议?我好奇,为什么登上帝位的人,是你?”

“没有!”杨曦有些狼狈的说道,“朕担当不起弑母的罪名!”

”她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陈青璇缓缓说道,“除掉她,顺带着废除杨晖,对于陛下来着,乃是千秋百载万全大计!”

第七十九章黄油大人

杨曦闻言,还真有些心动,沉吟片刻后,终于还是摇头道:“不成,太后一死,牵一而动百,我不能够冒这个险——更何况,你还要用我的名义杀人?”

陈青璇嘴里低声的叨咕了一句杨曦没有听得清楚的话,他本能的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还有十多天,让我想想!”陈青璇笑着摇摇头,指着自已的脑袋道,“我这头痛得紧,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朕倒是感觉,有一个人卿有必要出去!”杨曦笑道。

“她就算了吧!”陈青璇摇头道,“她应该已经去了江南,何必赶尽杀绝?”她不是奢杀的人,何必呢?

“可留着她,终究不妥!杨曦低声道。

“杀她的目的,就是灭口!”陈青璇笑道,“可是,陛下已经知道了,我有必要灭口嘛?”

“我是说,瞒着别人!”杨曦揉揉脑袋,感觉自己的头也有些生痛了,她从来都聪明,不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她的身份,及是大问题。

“别有什么好瞒的!”陈青璇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这脑袋不好使,居然忘了,你竟然见过我?”
<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