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49)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 “卿在床底上藏个男人做什么?”杨曦直截了当的问道。 “陛下看看他是谁 背虑噼Φ馈 “哦?”杨曦一愣,看着那衣服有些眼熟,突然心中一动,惊呼出声,“卿杀了他?” “杀了他,很多事情就无从查证了 背虑噼
>
“卿在床底上藏个男人做什么?”杨曦直截了当的问道。

“陛下看看他是谁!”陈青璇笑道。

“哦?”杨曦一愣,看着那衣服有些眼熟,突然心中一动,惊呼出声,“卿杀了他?”

“杀了他,很多事情就无从查证了!”陈青璇摇头道,“我只是用药迷倒了他而已,再说了,他送上门来的。”

“还好还好!”杨曦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杨晖这个时候死了,那绝对是天大的麻烦啊!他如何对太后和满朝文武交代?

他一边说着,一边吧杨晖从床底上拉了出去,却看到杨晖的裤子滑了下去,裸露出来的臀部和大腿上,有着几道红紫的伤痕,不禁愣然看着陈青璇。

“我想要打他一顿,但发现打人也是体力活,所以,这样的事情,交给陛下就成了!”陈青璇笑道。

“卿要做什么?”杨曦问道。

“逼供、诱供!”陈青璇笑道。

“呃……”杨曦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杨晖,又抬头看了看陈青璇,逼供?他是理解了,但是诱供?她想要如何诱供?

再说了,杨晖乃是堂堂大周国的二王子,即将册封为邀月亲王,没有足够的理由,谁能够弹他一指甲?如何逼供?

“他是邀月亲王,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如何交给刑部审讯?”杨曦突然就感觉,这个杨晖,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这个事情要是处置不当,可不怎么好收场,到时候杨晖势必会连同太后,以及一部分支持他的朝臣,趁机发难。

“把他交给刑部做什么?”陈青璇摇头道,“那多麻烦?再说了,经过刑部一审,什么事情都变了味道了。”

第章私刑审问

杨曦突然感觉背脊上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老半天,他才硬着头皮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审问?宫中有规定不准动用私刑的!”
“宫中动用私刑的难道还不够多?”陈青璇不以为然的问道“你上次对顾贵妃,难道不算私刑?”
“那个不同的!”杨曦皱眉,她果然是想要动用私刑逼供,还拉他下水,可问题就是——杨晖和顾贵妃不同啊,更何况明天太后就要回宫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打顾贵妃那是打着玩玩,顾贵妃乃是闺阁女子,从来没有受过一丁点儿的委屈何况是杖责?但杨晖不同。!
作为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也一样很是了解这位“皇兄”不用酷刑,休想他开口说一个字。
事后能够问出来什么还罢了,问不出来可如何收场?
“我有法子的”陈青璇轻笑附在他耳畔低语了数句。
“这——”杨曦愣了老半天,这才问道“那事后怎么办?”用这等鬼神之说蛊惑人心然后在威胁逼供倒不失一个法子,可问题就是事后如何收场?杀了杨晖,又如何瞒过太后的耳目?
“事后我自然有法子收场,陛下放心”陈青璇正色道
“卿确定!”杨曦问道。
“当然!”陈青璇点头道,“我要是连着这么一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我还敢进宫来?”
“也对”杨曦点头道,“事不宜迟,朕就这命人准备”
“一定要找陛下的心腹,否则,传扬出去,我是无所谓,逼急了,大不了亡命江湖,但陛下这大好河山……”陈青璇讽刺的冷笑。
杨晖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寅曦帝擅长谋略,也够心冷,在他心中,深宫嫔妃,就形同宠物,喜欢或者说是有利用价值,逗着玩玩,不喜欢——等待的她们的命运只有天知道罢了。
眼见杨曦要走陈青巍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张琳琳有了身孕,陛下在面子情儿上,似乎应该恩宠一下。”
“朕懒得应酬她!”杨曦冷笑道“对于一个木头女人,朕一点兴趣也没有。
“噗嗤——”陈青璇轻笑出声,木头女人?这就是他对张琳琳的评价?怎么样才不算是木头女人?难道喜欢抢上面的才不是?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杨曦好奇的问道,陈青旋从来都不管这些事情的。
“我需要一个挡箭牌”陈青璇低声道。
杨曦略加一沉吟,已经明白过来点头道:“此计大妙”
“我这也是为着你考虑”陈青旋笑的大大的眼睛弯了起来,“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李太后乃是吏部尚书李佩玉的亲妹妹,吏部尚书家有个闺女李珂琪,今年年方十七,还未婚配,李太后在千和寺的时候,这个李坷琪就在千和寺侍候,明天将一起回宫如果李太后指婚,让你迎娶这个李珂琪为后,你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杨曦自然也明白这些,而且李太后的心意他也一样清楚,虽然他荣登了帝位,但是李太后势必会扶持她娘家的势力,如今,朝中很多人都盯着这个后位。张全恒和顾震就不用说了,这个吏部尚书,同样不是省油的。
“张琳琳这个时候有身孕,事实上对于陛下来说,实在是天赐之喜!”陈青璇轻描淡写的说道。
“朕明白,朕还懂得取舍!”杨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是一回事但要接受,那是另外一回事,胸口隐隐有些刺痛,难道他竟然容忍那个女人把孩子生下来管他叫一声父皇?
想到这里杨曦忍不住扶住旁边的椅子扶手,低声道“卿这是在肤的伤口上洒一把盐!”


“得天下者,为天地君王当忍人所不能忍!”陈青璇轻轻的说道。
“卿说的对!”杨曦闭上眼睛,君王?如果不是为着保命他何苦去挣,去夺,去抢?
登上了帝位,他何时能够安心过,这皇位——和针毯有什么区别?朝中重臣结党营私,欺他年幼,太后虽然不控制朝政,却也一再的扶持她娘家的实力,深宫嫔妃,个个都有些来历,为着各自的利益勾心斗角。
“卿送我一份厚礼,朕能不能问一句——”杨曦抬头看着她问道,“卿有权有钱有势,又何必回来?”
“曾闻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陈青璇低声道,“有些事情可以不计较,但有些事情,陛下以为,我能够忘记?”
“你就算查清楚了,那又如何?”杨曦叹息,她这是何苦
何苦来着?
“我要给那些无辜死第八卜”章私刑审问去的将士一个交代。”陈青璇低语。
“晚上你也一起来?”杨曦问道。
“当然!”陈青璇认真的点头道,“我不相信你!”
“你需要朕替你办事,却口口声声的说着,不相信朕?”杨曦讽刺的笑
“陛下想要稳坐天下,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陈青璇道。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杨曦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实在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战战兢兢的维持着大周国表面的风平浪静,他容易嘛?
朝臣敌国就罢了,连着他深宫的妃子,居然也……要一个交待。
抓过搁在椅子上的氅衣,杨曦头也没有回向外走去,少顷,张德荣带了两个小力士过来,一张毯子,裹着杨晖出去。
夜幕中的皇宫宫墙巍峨!
杨晖再次醒来时候,却发现自己枷锁在身,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囚衣,被两个穿着怪异的人锁着,推推搡搡的推着他往前
“放开我!”杨晖心中恼怒之极,该死的陈青璇,你等着。
“叫什么叫?”前面一个人回过头来,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凑近他骂道,“到了阎罗殿,还有你叫嚣的份?”
“阎罗殿?”杨晖一愣,随即就惊出一身的冷汗来,他死了?陈青璇捏着他鼻子灌下去的那碗药,难道竟然是致命的毒药?这个歹毒的女人……
“跪下!”一个鬼差上前,摁着杨晖跪下道,“见着大王你还敢不跪?”
杨晖只感觉小腿肚上一阵剧痛,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心中乱糟糟的,他竟然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
这人间种种繁华,他都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不——他不甘心,绝对不甘心。
“放我回去,我还没有死……我要回去……”杨晖大声叫
“闭嘴”一个鬼差上前,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阎罗殿——岂是你想象就来,想走就走的??”
杨晖本能的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在阎罗殿的中间位置上端坐着一个青面红发,狰狞可怖的中年人,两边,都是牛头马面,刚才抓自己进来的,赫然就是黑白无常
而在旁边的墙壁上,陈列着各色刑具。
“我乃是大周国皇子!”杨晖抬头,盯着那个青面红发的阎王爷道,“阎王老爷开恩,我只是一时糊涂,并非——”
“啪”的一声惊堂木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回音狠狠的瞧在了杨晖的心上。
“此地乃是十殿阎罗,岂容你区区鬼魂叫嚣?”阎罗王开口说话,声如破钟。
杨晖老老实实的闭了上嘴巴,想要说的话,全部吞会肚子里面,但是,他怎么都不能够接受他,他为什么就这么死了?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灌她毒药?谋杀亲王,她就不怕千刀万剐?
可是,那是另外一回事,现在他要面对的却是,十殿阎罗的审讯。
“杨晖?”十殿阎罗开始翻阅生死薄,问道“现有皇后陆氏,状告你连同现任大周国太后李氏,谋害于她,害的她承受谋逆的罪名,阳寿未尽,就进地府,你可知罪?”
“阎罗老爷见谅,绝无此事!”杨蚂蚁手打团第一时间章节手打晖闻言,忙着申辨道,“先皇后陆氏,乃是陆战的远方表妹,事实上身份来历不详——陆战手握兵马重权,藐视我大周国国法,藐视君王权威,纠集二十万将士谋反,导致生灵涂炭,被我父皇派遣重兵,歼灭在流沙河大峡谷,此事大周国人人皆知——皇后陆氏得知详情后羞愤其兄长的禽兽行径,自尽身亡,和我没有丝毫关系。”
“胡说!”阎罗王重重的拍了一下子惊堂木,喝道,“左右给朕掌嘴!”这是明面上的信息,确实是大周国人人皆知。
当即就有一个马面人生的鬼差,走到杨晖面前,抓过他的头发,扬手手掌就对着他脸上刮了下去。"
不过是十多下子,杨晖一张还算是俊美的脸,已经是开了花,红紫遍布,痛的他叫了出来。
“住手!”阎罗王挥手道,“杨晖,朕现在问你什么,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这阴曹地府的刀山油锅,有你受的!念在你祖上乃是大周国君王,朕才多问几句,否则,就你这等刁徒,直接丢油锅里面,炸去皮肉,只剩骨骼,在做审问。”
杨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地府的刀山油锅,民间多有传言,那是对付身前十恶不赦之徒,他乃是堂堂大周国皇子,如今死后,居然要受这等酷刑折磨?

第八十八章先帝遗诏

看到杨晖的态度,阎罗王似乎很是满意,问道:“皇后陆氏告你母子阴谋陷害与她,如今,你还是从实招来的好”
“绝无此事”杨晖嘴角被打破,当即咬牙道,“先皇后之死,乃是陆战谋逆未成,她羞愤自尽,从而躲避刑责先帝也已经归于阴司,阎王老爷要是不信,可以找先帝过来一问,此事和我等母子,没有一点关系,倒是和现在的大周国皇帝,有些牵连”
“尽着胡扯”阎王爷用力的拍着惊堂木,喝道,“你说这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朕问你,为什么皇后陆氏只状告你,却不状告那寅曦帝?”
“阎罗老爷有所不知”杨晖道,“那杨曦最是阴毒,要挟我母子,逼迫家母助他登上帝位,又处处打压于我,如今,更让他一个嫔妃设计,用毒药杀死我,这等阴毒之辈,自然是骗过了皇后,只怕先皇后也同样不知道他的诡异。”
“他倒是用什么手段,逼迫你母亲李氏了?”阎罗王问道。
不用说,这个阎罗王事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