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盛世宫名【完结】 作者:冬雪晚晴(9)

时间:2020-01-04 23:42 标签: 问道 笑道 贵妃 陛下 娘娘
道,“否则,这个时候,老奴也不想跑啊!娘娘,天色不早,外面又冷,您赶紧回宫歇着吧,老奴这就去照应照应两位美人。” 顾贵妃点点头,放下帘拢,小力士抬着,自去华阳宫不提,这里,张德荣忙着让小力士抬过来两乘
道,“否则,这个时候,老奴也不想跑啊!娘娘,天色不早,外面又冷,您赶紧回宫歇着吧,老奴这就去照应照应两位美人。”
顾贵妃点点头,放下帘拢,小力士抬着,自去华阳宫不提,这里,张德荣忙着让小力士抬过来两乘小轿,把陈青璇和王雨虹一起送回储秀宫中,依然在原本各自居住的房间住着。
不过片刻,就有内库小力士送来炭火晚饭,都是遵照她们的品次安排,不敢向原本那等怠慢了。
却说这里张德荣回到寅曦帝寝宫景阳宫,看着杨曦正在出神,不敢惊动,只是垂手侍立。
“德荣回来了!”杨曦靠在软榻上,问道。
“陛下,天色不早,是否传膳?”张德荣小心翼翼的问道。
“朕不饿,再等等——”杨曦摇摇头,他一点也没有吃饭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似乎总有什么东西放不下,“你已经安排陈氏和王氏两位回储秀宫了?”


第十六章圣心难测
更新时间--字数:

张德荣也是一愣,今天陛下是怎么了,居然如此的在意另外刚刚册封的七品美人?如果真的喜欢,招她们侍寝也就是了。
“是!”张德荣虽然心中不解,却忙着躬身陪笑道,“陛下若是怜惜那两位美人,不如今天……”
杨曦笑笑?侍*寝?她们早晚都是他的人,倒也不急,沉吟片刻,笑问道:“这次新近的六位美人中,宰相张炫铃的女儿,也在其中?”
张德荣连连点头,笑道:“正是,这个张美人,可是真正的美人啊?”
“你见过?”杨曦笑道。
“安排六位美人进宫的时候,见过一面!”张德荣笑道,“而且,这张美人在京城也颇有名声,容貌兼备,年方十五,上门求亲的王孙公子,不知几许,只是张大人一直都没有中意的。”
杨曦只是笑,这张美人是否真是容貌兼备都不重要,只要她是张炫铃的女儿,自然有着众多人上门求情,想要趁机巴结上宰相府——这是这张炫铃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趁着这个机会,把女儿送进宫中,而且仅仅只是一个七品美人?
“既然才貌双全,朕也想要见见!”杨曦淡淡的道,“你去安排吧,今夜就招这个张美人侍*寝。”
“是!”张德荣忙着答应了一声。
“德荣,你也姓张,和张家是什么关系?”杨曦突然问道。
张德荣一愣,含笑道:“陛下说笑了,张乃是大姓,普天之下,姓张的人可多了,奴才和张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朕也就是这么信口一问!”杨曦笑笑,转变话题,问道,“德荣,你是大内总管,宫中的五司十三部,都归你管吧?”
张德荣心中纳闷,他是大内总管没错,宫中的五司十三部,自然是归他管,虽然每一部每一司,都另有总监,却是交他承总。
“陛下有什么吩咐嘛?”张德荣试探性的问道。
“没什么,朕就是看着那个陈美人,实在太过寒酸了!”杨曦轻笑,“人倒是长得不错!”
张德荣半晌也没有回过神来,这宫中的五司十三部和陈美人寒酸,搭什么关系了?难道陛下竟然想要——可是,这也于理不合啊?
所以,张德荣走出景阳宫后,还在呆呆出神。
“公公!”他的一个心腹小力士小贵子凑过来,低声问道,“公公今儿是怎么了?”
张德荣回过神来,看着小贵子道:“小贵子,你这就去储秀宫传旨,让张美人准备着,今晚陛下要召她侍*寝。”
“是!”小贵子闻言,忙着带着两个人,转身就向储秀宫走去,这可是一桩美差,大凡新近秀女第一次被召侍*寝,传旨的小力士赏赐自然是少不得。
“小喜子!”张德荣看着凑在跟前的小喜子,低声嘱咐道,“公公有一桩为难的事情,今儿交给你去做!”
那小喜子最是伶俐,闻言忙着躬身陪笑道:“能够给公公分忧,是小喜子的福气!”
张德荣想了想,陛下说的隐晦之极,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事情得办的妥当了,也不能招惹别的美人不满,唯一的法子,就是不用陛下御赐的名义,而以自己的名义去办,可自己一个大内总管去巴结一个新近的美人,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反正,这事情只能够偷着办,不能够明着办。
想到这里,张德荣在小喜子的耳畔低语了数声,看着小喜子一脸惊愣的表情,当即沉下脸来,低声呵斥道:“你只管去照办就是,本公公自有道理,这事情要做到滴水不漏,要是让宫中余下的几位知道了,本公公说不得,只能够有你这颗脑袋来平事。”
“是!”小喜子一个激灵,今儿听的说,陛下龙颜大怒,在冷月殿活生生杖毙了一个丫头,这宫中倾轧之挣,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他们这些侍候的奴才。
这里陈青璇搬回储秀宫不过片刻,就听得外面一阵喧哗,随即,就看到梅子兴冲冲的跑进来笑道:“美人,那张美人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这么快居然就蒙陛下恩宠,被召今晚侍寝。”
看着梅子那兴冲冲的模样,陈青璇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月和忍不住轻笑道:“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人家张美人蒙陛下恩宠,又不是我们家大小姐,你高兴成这样做什么?”
“这张美人蒙受恩宠,我们家美人还会远嘛?”梅子虽然憨厚,这个时候却是高兴得紧。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了,今天已经够凶险的,我这个时候还在后怕!”陈青璇叹道,“你们说,这等天气,外面还下着雪呢,哪里来的蛇啊?那林美人现在还不知道如何?”
“说不准那林美人就是被蛇妖缠身了!”梅子道,转念想起被活生生杖毙的鸿禧,顿时心中一寒。
“梅子,你出去收拾收拾,如今我们这边少一个人,说不得,只能够辛苦你了!”陈青璇淡淡的道,“天寒地冻的,早些收拾了,等下早些睡觉!”
“美人说笑了,侍候您是奴婢的责职!”梅子笑着,忙着出去了。
陈青璇看着梅子出去了,靠在熏笼旁边,房间里面有着上好的松木炭,月和还撒了一点百合香,满屋子温香扑鼻,月和看着她脸上的指印虽然已经消除,但红肿却没有完全退下去,轻轻的说道:“大小姐,那个鸿禧就这么死了,倒也罢了!”
“她是奉命行事罢了!”陈青璇懒懒的靠在椅子上,轻轻的叹道,“势必是太太吩咐的,否则,她也不会这么性急。不过,就算我真是她家大小姐,只怕早晚她也会背叛。”
“这倒是,这小蹄子实在不知道好歹!”月和低声道。
“此事以后勿要再提!”陈青璇闭上眼睛,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安,明明没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老是觉得有事——难道有什么被她遗忘了?对了,陛下?今天她终于见到杨曦了,曾经的大周国三王子殿下。
她终于想起来,她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杨曦的眼神……
————————————
求收藏,求票,求赏,求包养,呵呵……有啥要啥!


第十七章张美人
更新时间--字数:

可是,杨曦的眼神到底有什么不对劲,陈青璇却又说不上来,今儿的事情,还着实透着古怪,那条蛇怎么会出现在林悦华的房中?
陈青璇一早就知道鸿禧靠不住,今天见着她出去,她就让月和留意了,见到她去了华阳宫,见了顾贵妃,又和王雨虹唧唧咕咕了半天。
等着天晚时分,月和就发现华阳宫的一个小力士,鬼鬼祟祟的跑来找她,当即就留意了,鸿禧的没有胆子碰那条毒蛇的,赤练子有剧毒,一个不小心被误伤,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是直接由鸿禧把她引开,放在她的房中,藏在一个破旧的箱笼里面,那个箱笼,也不是她的东西,而是原本就存在冷月殿的,破破烂烂,也不知道是原本哪个罪妃留下的。然后等着顾贵妃过来搜查,捏她一个妖孽祸国的罪名。
陈青璇不傻,想一想就明白了,因此,她嘱咐月和连着箱子,搬过去放在王雨虹房间的后面。
王雨虹自然是防着她的,想要进入王雨虹的房间着实不易,最好的法子就是丢在她房间后面,到时候只要顾贵妃在她房中搜查不出什么妖孽之物,自然也不能把她怎么了。
毕竟,单单凭着鸿禧的一面之词,顾贵妃是不能定她的罪的,名义上,她也是堂堂二品御史家的千金。
她提出搜查余下两位美人的房间,事实上也不指望顾贵妃真是搜查,只是如不这么说,事后要是查不出来什么,还是没法子收场,她同样也不想呆在那冰冷残破的冷月殿。
本来,要是在王雨虹的房间后面搜出来,也不能证明此事就和王雨虹有什么关系了,最多就是吓王雨虹一顿。
毕竟,王雨虹乃是镇国公嫡亲的孙女,和顾家也是交好,这个顾贵妃好歹也要看些颜面的。
可是,陈青璇怎么都想明白,原本安排妥当的事情,那条该死的蛇,居然跑去了林悦华的房间,还藏在了她摆放衣服的箱笼中,这事情实在是诡异得紧。
陈青璇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态,把脚搁在软榻上,拉过毯子,盖在脚上,眉头轻蹙,想了想,最后得出结论,这所谓的妖孽祸国,鸿禧是奉命行事,勾搭上王雨虹和顾贵妃,想要趁机除掉她,完成王夫人交代的任务,而且,势必顾贵妃还哄了她,许了什么好处,否则,她不会如此的卖命。
这丫头也是忒傻,也不想想,她知道了顾贵妃的秘密,事后顾贵妃岂容她留下来,将来要挟她?
而她为着自保,命月和把装着蛇的破旧箱笼放在了王雨虹的屋后,应该还有一方她不知道的势力,在其中做了手脚。
轻轻的抱着黄铜手炉,陈青璇思来想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秦娴妃。
这件事情中,她是动了一点手脚,但最后真正获利的,却是秦娴妃——看样子,这个秦娴妃也不简单啊?
林悦华的父亲本是一个穷酸,进士出身,考取功名后,由于善于营生,这些年在京城厮混的着实不错,但终究根基浅薄。
对她下手,那是最好不过的——就算林悦华莫名其妙的死在宫中,其父林正明也断然不敢声张。
想到这里,陈青璇松了口气,反正,目前为止,她算是安全了,王雨虹就算在傻也不会把她的身份说出去,这事情关系重大,甚至弄不好,连她自己都脱不了关系。
而鸿禧已经死了!想到这里,陈青璇轻轻的摇头,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鸿禧被掌刑的力士活活杖毙的。
陛下下的旨,谁也救不了她,她算是咎由自取!
“砰砰砰——”正当陈青璇靠在软榻上发愣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外面,传来月和的声音,由于陈青璇吩咐过,没事早些歇息,所以,她们外面已经早早的关了门,收拾一下,等下就准备休息了,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客上门?
“是我,月嬷嬷嘛?”门口,传来一个小宫女清脆的嗓音。
“来了来了!”说话之间,月和忙着开了门,梅子麻利的赢了上去,却见着上次有着一面之缘的梁美人和周美人各自带着心腹丫头,都抱着暖炉,走了过来。
陈青璇在里间听见了,忙着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裙,走了出去,含笑道:“两位姐姐怎么这个时候还有空过来?”
“陈姐姐倒是实心得紧!”周美人单名一个“怡”字,闻言也不及客套,直接嘟嘴道。
“怎么了?”陈青璇不解的问道,一边招呼她们两个坐下,梅子忙着倒了茶来,就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你难道没有听的说,陛下今晚要召张琳琳侍*寝?”梁雅梅看着月和已经掩了门,也退了出去,房中并没有旁人,当即压低声音说道。
“刚才听得传旨的小力士说过。”陈青璇不明白,她们都是新近的七品美人,只要没有意外,侍*寝是早晚的事情,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了?更何况,那张琳琳虽然和她们一同进宫,却是宰相张炫铃的千金,身份自然不同,陛下先召她侍*寝,更是正常不过。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梁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