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胭脂乱:飞凤翔鸾(出版书完结) 作者:寂月皎皎

时间:2020-01-05 00:07 标签: 笑道 司马 叶子 云飞 丁香
书籍简介:她,云飞飞,将门之女,潇洒不羁,只为从路边救下的一个醉鬼无赖,从此便卷入了皇室纠葛。什么?召她入宫侍驾?开什么玩笑!逃之夭夭也……慢着,别忘了带上叶翔那个醉鬼!天罗地网,千里追杀,算得了什么
书籍简介:

她,云飞飞,将门之女,潇洒不羁,只为从路边救下的一个醉鬼无赖,从此便卷入了皇室纠葛。

什么?召她入宫侍驾?开什么玩笑!逃之夭夭也……慢着,别忘了带上叶翔那个醉鬼!

天罗地网,千里追杀,算得了什么?

云飞飞携手叶翔,看天下飞凤翔鸾!






正文楔子(上)

北周永熙三年八月十五。

明月如洗,安谧地飘洒在北周皇宫的屋宇院落。金碧辉煌的宫殿,被淡银的柔光笼着,飘缈如天外神殿,静静在月色里浮动。

凝华殿前的琼花开得正好,银白的大盏花朵在微风里轻轻跳跃,妩媚中带着清新。秋海棠的淡粉小花在月下融作一片素影,清蕊吐芬,暗暗袭着缕缕香气,与檀香木的小案摆着的素香溶作一处,馥郁而迷离。

秋光正好,谁肯辜负这良辰美景?有女子失落地叹息,温柔清逸得竟如月光一般。

一名宫女提了盏描金绣鹤的红灯笼步履匆匆赶来,向海棠最盛处恭敬行下礼去,禀道:“皇后娘娘,皇上还在文德殿宴请几位重臣,只怕一时赶不过来呢!叶三公子也给绊着,正和皇上敬酒。”

海棠下低低唔了一声,道:“罢了,去将那甜汤再热一热。叶翔喜欢吃热热的甜汤。”

话犹未了,已听得殿外有人道:“皇后娘娘,我已来啦,是不是甜汤早备好了?”

一个身着蓝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殿前,淡定疏朗的俊秀面庞,轮廓分明的含笑唇角,飘洒长发,眸如明星,温柔看向那丛海棠。

海棠动处,如月光般的女子携了满袖清辉,蕴了玉蕊芳香,款款而出,淡淡笑了一笑,那轮皓月,在瞬间失却了颜色,仿佛天地间所有的光彩,只能由这女子容颜洒出。

这绝色的女子,正是北周永熙帝司马澄的皇后李清容。

李清容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微笑道:“三弟比半年前更见俊逸了,想来过得还好吧!且来吃点甜汤,再不来,只怕就冷了。”

叶翔恭敬应了声是,跟了李清容缓缓踱进了殿,一双明眸,笑意中带了担忧,只专注在前面女子的背影之上。

屋里早摆了十余碟新巧点心,八名宫女鱼贯而入,又添了若干热点心,放到二人面前。

李清容亲到一边渥着的汤锅里盛了两碗银耳莲子百宝甜汤,端了一碗递给叶翔,又瞧了一眼恭敬侍立一边的成队宫女太监,道:“你们都下去,让我和三弟清清静静说会话儿。”

一时众人都去了。叶翔端起银碗,闻了一闻,笑道:“在别处也吃过许多次甜汤,可总不如清容熬的清香爽口。什么时候我叫我家里的厨师来跟你好好学学才好。”没有外人在时,李清容是他至亲的好友,不再是皇后,他便如清容未册封之前一般,直呼其名。

李清容一笑,一对深深梨涡盛了不知几许娇妍,却如昙花一现,很快又是黛眉轻皱,淡愁浮腮,轻轻问道:“白大哥那里,有消息吗?”

“他么,还在漠北闯他的天下。”叶翔垂下眼睑,不与李清容对视,轻轻抿了一口甜汤,呼吸窒了一窒,却依旧含笑问道:“清容,这甜汤,是你亲自煮的?”

李清容淡然一笑,殿内大小的长檠灯光俱是给衬得一暗。她轻道:“对,你难得来一次,我自然要亲自动手了,连煮的时候都是我亲自看的炉子。怎么了?”

叶翔笑容有些发涩,悠悠道:“清容煮的汤!”他提起碗来,一匙一匙慢慢吃着。

李清容心内忽然有些不安。叶翔是永熙帝的结义弟弟,逢年过节俱会来瞧她,吃几碗她亲手做的甜汤,数年已成定例。往年吃甜汤时叶翔俱是满脸笑容,吃得飞快,今天却怎么了?

叶翔却已将一碗吃完了,李清容立起身来,正要为他再盛一碗,叶翔已苦笑问道:“清容,你是不是恨透了我?你一直怪我和二哥联手,把白大哥逼离北周,拆散了你们的姻缘?”

李清容的手颤了一颤,勉强笑道:“三弟,你醉了吧?以前的事,我早忘了!”

叶翔点了点银碗,叹道:“那么,你给我吃的汤里,究竟放了什么?其实,其实你便是要我的性命,也只你说一声而已,大可不必动那样的手脚!”叶翔俊秀的面庞已是潮红一片,曾经如星的眸烈火灼灼,亮得怪异。

正文楔子(下)

李清容疑惑望着叶翔,这才端起自己面前一直未动的汤,啜了一口,清香可口,并无一丝不对。正要问时,只觉一阵热力从小腹升起,迅速点燃全身的火焰,将她燃烧得舌干口燥。

“这是,”李清容蓦地变色,正要说话时,叶翔已经冲了过来,抱住她,吻住她。永远淡定而笑的他,已经双目通红,喘息浓重炽热,近于癫狂。

“三弟,叶翔,放开我,我是皇后,我是你的二嫂!”李清容挣扎着,却不敢呼救。这人是叶翔啊,除了白大哥,她最亲近的人!她的身子阵阵滚烫,眼看叶翔一片片扯下自己的衣衫来,将自己柔白却灼烧的肌肤暴露在夜晚清冷的空气下,竟觉得格外清凉舒适。

她只是吃了一小口,便已如此不能自制,何况叶翔傻傻地吃了整整一碗下去!

是谁下了药?是谁?

叶翔机智绝伦,他分明辨识出了汤中有异物,可只为这是她做的汤,竟然不忍戳穿。他以为,自己想为白大哥报仇,所以便是夺命毒药,他也毫不迟疑一口吞下去!

三弟!三弟!你是傻子,傻子呀!

李清容呻吟着,却挣脱不开叶翔年轻的手腕,周身的灼烈也让她无力挣扎。叶翔的手温柔而有力地爱抚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含糊不清痛叫着:“清容,清容,你可知我喜欢你有多久了?为什么你的眼睛,永远只在白大哥身上?”

白大哥!白大哥!你在哪里?永熙帝司马澄,只怕又准备对付我和三弟了,三弟始终不肯防备他,却不知他对我的情感,已经他的追命夺魂刀!

一阵微微的钝痛带着尖锐的快感猛地从她的小腹窜到脑中,李清容悄悄闭上她美丽如水的眼眸,晶莹的泪滴串串而下。白大哥,先是司马澄,再是叶翔,便是你有朝一日能攻下北周,我又用什么来和你匹配?

不知过了多久,叶翔终于放开了李清容,半撑起自己的身子托住额,苦笑道:“清容,你,你为什么对我下这种药?”

李清容惨然笑道:“三弟,你还是尽快整好衣衫离了这里吧。你,你终究要小心别人的陷井。”

叶翔失了微笑,默默扫过李清容几乎全裸的身子,眼中却已无了欲望,只轻轻问:“你对我布了陷井么?”

李清容恨恨道:“你这个傻子!”

话犹未了,只听屋外宫女齐道:“恭迎皇上!”

司马澄温和的声音已自屋外传来:“三弟,清容,甜汤有留给朕一碗么?”

门被推开了,朱红色的地毯上,两个半裸的年轻男女正迅速用衣衫掩住自己隐蔽处,满面的惊慌无措。

门外那身着衮龙袍满头金发的温文男子,亦似惊呆了,立刻回身道:“你们全给我退出殿外去!”不等侍卫答应,已迅速闪进房内,掩上了门。典雅雍容的面庞,因惊怒而变得铁青。

“李清容!你居然敢勾引我三弟!”司马澄的宝剑已经出鞘,凌厉的锋芒在长檠灯下灼人眼目。

李清容面色煞白,垂了头不说话。

司马澄一字一顿道:“我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皇后!亏我被你风韵气度所引,居然废了贾皇后,立了你!谁知你的人品竟如此不堪!你自己说,你想怎么死?”

李清容蓦地抬头,绝色的面容苍白得近乎透明,没有血色的嘴角撇过一丝不屑冷笑,咬牙道:“随便你!”

“白绫,鸠酒,你自己选一样!”司马澄缓缓收了宝剑,淡琥珀色的眼眸深深,说不出的疲倦怅怒。

“二哥!”叶翔扣上衣带,突然上前跪倒在司马澄面前:“不关皇后的事,是叶翔酒后失德,弓虽.暴了二嫂!”

李清容叫道:“三弟,不是这样的,你别自己找死!”

司马澄怔怔看住自己义弟,摇了摇头道“三弟,天下人都知道你叶三公子不是那种贪财好色的人。上次我叫你在后宫三千佳丽择两名侍妾,你都拒绝了,更别说奸嫂这种事了。”

叶翔苦笑道:“我对清容怀的是什么心思,二哥虽不明说,却也心知肚明。我刚才在席间,酒喝多了几杯,到皇后这里来,正好宫女都给遣开了,所以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件事,的确不关皇后事。要杀要罚,全凭二哥处置!”叶翔将腰间宝剑解下,递到司马澄脚下。

“你,你!好,既然你能做出这种事来,就先到内廷狱里反省几天吧!”司马澄拂着袖,忽然一掌击在叶翔胸口,冷冷道:“你能要任何人,却不能动我的皇后!你让我太失望了!”

这一掌却不轻,叶翔“哇”吐了一大口鲜血出来。然后回头,幽然一叹:“清容,实在是,我害了你!”

李清容只是喃喃念道:“你是傻子!你是傻子!”

等她将衣衫理好,司马澄身边的侍从已经出现,扶起受伤的叶翔,向内廷狱的方向走去。

李清容远远看着他的人影,心头似被钢刀剐过,仰头向天,努力不将泪水滴落。

皇宫被万盏灯火映得如天空般琉璃璀璨,可皇宫的上空,月色越发暗沉苍白。风吹影动,推得那满天的波诡云谲,再不知在那在幽暗中浮动的,是天使,还是魔鬼……

正文第一章初遇(一)

北周永熙四年二月初。

与南齐划长江而治的北周,经历了数次动乱,这两年终于走上了正轨,至少在表面上,又已是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了。

冰雪已融,桃李初绽,淡粉的杏花雪片般纷落而下,飘舞在周都洛阳的大街。

虽近傍晚,大街依旧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杂耍的,卖唱的,卖胭脂水粉的,依旧很起劲地叫卖着,两旁的酒馆歌楼,更不时传出靡靡吟唱之声。

“小姐,小姐!天晚了,我们该回去啦!”人群中,一个满面焦急的小丫头正紧追着前方一位红衣少女。

那少女才不过十六七岁年纪,眉目如画,睛若点漆,顾盼神飞,正衔了枚叶子,吹着欢快的杨柳曲,甩着宽宽的袖子向前跑着。见那丫头催促,取下唇边叶子,当头打了那丫头一个爆栗,道:“丁香,到底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每次出来,都被你催命似的往家赶!”

丁香捂着头,哭丧着脸,道:“我们都出来一整天了,便是这会子回去,也免不了挨顿骂了!”

少女笑道:“既然早回去也是骂,晚回去也是骂,何妨索性等到个三更半夜,他们都睡了,咱们再回去!”

丁香瞪大眼睛,惊得头发差不多要根根竖起来,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小姐,你想害死我哪!”

少女一抬头,看到许多人正向她侧目,转身又给丁香一个爆栗,道:“你鬼叫什么?罚也不会罚你一个!便是天塌下来,也有我云飞飞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