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美人殇:嗜血王爷代嫁妃 作者:梅伊晨

时间:2020-01-05 00:23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娘亲 红莲 闻人
═══════════════════════════╕│【泡芙言情书苑】..│├───────────────────────────┤│【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
═══════════════════════════╕
│【泡芙言情书苑】..│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请在下载后小时内删除。】│
╘═══════════════════════════╛

《美人殇:嗜血王爷代嫁妃》作者梅伊晨
上卷.凤泣.美人一嫁
.代嫁
尤记得那年的初雪。。。纷纷洒洒,伊人渐远,留下一世清冷
。。。。。。。。。。。。。。。。。。。。。。。。。。。。。。。。。。。。。。。。。。。
东齐国皇宫里一处偏避的角落,东齐国的冷宫坐落于此。冷宫中只关着一位前贵妃娘娘,那是号称当年艳贯天下的第一美人,莲妃。
此时,正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娃,缠着娘亲撒着娇。"娘,红绡也想和娘一样会飞飞。"面她撒娇的对像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女人。一身素色衣衫遮掩不住她的丽色。迷人的凤目,勾人的上唇。似柳叶的弯眉。镶在一张巴掌大小的脸上,更添了几分若人怜爱之姿。此时,女子正浅笑着看着撒娇的女娃,满脸的纵容。
"绡儿想学飞飞啊。也好啊。不过绡儿答应娘亲,学飞飞只能有娘亲和绡儿知晓,别人对谁都不可以说。"女子声音出奇的悦耳,柔和。这张丽颜再加上这醉人的响音。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也不过如此了。
"好。绡儿对谁也不说。那娘可以教绡儿飞飞了吗?"不识愁滋味的小女娃继续奶声奶气的撒着娇。
"好,娘亲教绡儿飞飞。。。"这是凤玉落五岁时的样子。。。那时的她只知道她和娘亲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她有记忆开始,似乎就只有她和娘亲两个人。只有到用膳时间,会有一个叫雪柔的宫女送饭给她们。
而每次这个宫女看到娘亲和她都会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而娘亲每次都笑的好温柔的听着雪柔念叨着。。。后来有一天,雪柔不再来了。她问娘亲,为什么雪柔姨姨不再来了。娘说,雪柔姨姨走了,去天上了。。。她在天上看着她们。所以她和娘亲要天天高高兴兴的。要不雪柔姨姨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所以,从那天开始。她每天在娘亲面前都会笑呵呵的。在娘亲面前她是娘亲可爱的红绡。可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是凤玉落。一个挂着公主贵冠在冷宫中长大的孩子。她总是面无表情的。因为她长大了,懂了很多事情。
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早产,而使她的爹爹,也就是东齐国现在皇帝怀疑娘亲的清白,而在生下她之后就一直把娘亲幽禁在冷宫。。。她知道宫中人都不喜欢她。说她不祥。因为她出生那年,东齐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洪灾。。。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好像世人把一切不好的事情都赖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度怀疑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虽然娘亲很疼她,可她知道娘亲不幸福。如果没有她,一个小小的冷宫是困不住娘亲的。她似乎给所有人带来的都是灾难。。。而现在,她的离开。对娘亲来说算是好事吧。因为世界上再没有人能困住娘亲了。。。
"公主。已经到驿站了,奴婢扶您下来休息一会吧。"车外宫女静仪的声音响起。
"好。"然后她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她现在的身份是北寒国未来的王妃。这趟旅途的终点就是北寒国的都城寒城。。。而她来此的目的就是代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凤玉珠,下嫁给传闻中最冷酷无情的北寒国的漓王,闻人寒漓。
.迎亲
美人一笑。弦月如梭。。。
怎耐满室寂静相随,对影相伴。。。
。。。。。。。。。。。。。。。。。。。。。。。。。。。。。。。。。。。。。。。。
北寒国建国年。国主姓闻人,当今天子闻人寒辙,以弱冠之岁登上九五之位。当时,北寒国正处在最低的低谷中。在野,正遇上百年不遇的旱灾。当年,北寒大半土地都是颗粒无收,大批灾民流离失所。纷纷揭竿而起。在朝,官员结党营私,舞弊成风。。。而新帝又是以仁爱治国。是以,朝中很多官员都是坐等着看新帝的笑话。。。仁爱。有的时候不如一碗白饭。
当年,才只有十八岁的三皇子,闻人寒漓一夕间以雷霆之势,收复了朝中大数官员。又迫使国中诸多达官显贵,捐银赈灾。。。最后又亲自挂帅,剿灭一干揭竿而起占山为王的恶民,自此,三皇子闻人寒漓的威名就此打下。
众人敬他,仰他。可又从心底里惧他。因为他手上人命无数。杀人只是眨眼间的事。。。而他。就是她此次要嫁的人。。。
"公主。您多少吃些吧。明天就能到寒城了。您还要拜堂成亲。有的您累的。"静仪苦口婆心的劝慰着主子。
"放着吧。一会饿了我会吃。静仪,你也累了。早些睡吧。"已经这样赶了一个月路了。都是人困马乏,也不用谁照顾谁了。
"是。那静仪退下了。公主,您别忘了吃啊。"静仪屈身行礼后就静静的退下了。
凤玉落看着面前的饭菜,没有丝毫胃口,换做谁这么连着坐一个月的马车,也会没胃口的。明天就要到了。不知道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把饭菜推到一边,玉落一个人趴在桌子上,静静的看着月亮,今天是满月呢。娘亲,红绡快到寒城了,娘亲,还好吗?娘亲,您一定要好好等红绡。红绡一定会回去看娘亲的。。。
第二天一早,玉落早早的就被小宫女静仪叫了起来,今天要进寒城了。她要好好的梳妆打扮一番。今天会是她一生中最美的一天。。。
天亮后,车队上路了。一路上吹吹打打。好不热闹。近晌午的时候,车队就到了寒城城门处,早有人在些迎接。玉落被扶下了马车。头上罩着红纱。。。送她的人要离开了。
"玉。。珠。大哥只能送到你这里了。要回去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母妃的。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要处处小心。"东齐大皇子,凤玉淋对玉落交待着。
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的心中有此愧疚。原本来此合亲的公主应该是他的亲妹妹,玉珠公主,可母妃疼女儿,愣是把玉珠藏了起来。没办法,皇室中适合婚嫁的再没有其她公主了。而妹妹玉珠号称东齐第一美女。也不是谁想顶替就能顶替的。
最后,只能是玉落,因为只有玉落有着比玉珠还要盛几份的容颜。而且是个正牌公主,就算哪天东窗事发,也不会落下话柄。因为她们嫁过来的是位真正的公主。
他也能理解母妃不舍得妹妹远嫁的心意,毕竟这说好听些是合亲其实就是个被扣压的人质。一旦两国开战,能有什么好下场。。。
"嗯,大哥放心,小妹会小心的。"言尽于此。她本和他不亲,实在做不来撒泪相送的戏码。
凤玉淋拉着玉落的手,轻轻的放在来迎接他们的闻人寒漓的手上。
"舍妹就有劳漓王了。"
"大皇子不必客气,这是漓应该做的。本来想请大皇子喝完离和玉珠的喜酒再行离开。既然大皇子有要事在身,漓就不强留了。漓代我皇送大皇子了。"闻人寒漓一身大红喜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凤玉淋也同样把杯中美酒倒进了肚里。根本喝不出美酒美在哪里。
"那玉淋就告辞了。"说完。跨上坐骑。驾,的一声就带着送亲队伍回返东齐了。此处,多留一刻也不安全。。。
闻人寒漓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景,嘴角泛起冷笑。怎么?难道怕他对他不利不成。想对他不利还能让他平安的走到寒城。
手中的绵软提醒着他还牵着位公主。
玉珠公主,饶是你在东齐再受宠。也只能是前陈往事了。既然被齐王送来此处。那你就只有认命的份了。
微一敛神,恢复自己一惯的清冷。"来人。"
"是。"随行的丫环马上领命上前。

"送公主回府。"
"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玉落只感觉手被人轻拉着,然后有人告诉她上车。接着又是无尽的马蹄碾过道路的声音。
驶向了她遥不可知的未来。。。
.冷语
月明人倚楼,剪不断,理还乱,是忧愁。。。
借问此处谁得似,可怜伊人倚新妆。。。
。。。。。。。。。。。。。。。。。。。。。。。。。。。。。。。。。。。。。。
走了很久,玉落被人扶下马车。由于罩着红纱,四周看不真切。只感觉说不尽的冷清。完全不似办喜事的样子。
一路被人扶着进了一处院落,再进了房间。被安置地床上坐好。丫环都离开了。她静静的坐着,等着。直到华灯初上。也不见人前来。自己似乎在哪里都是要被人遗忘的。。。
对于自己的未来,本来就没什么希望,之所以痛快的答应父皇的提议,是因为如果离开能让娘亲放开一切,找寻自己的幸福。那她何乐而不为呢?
而她又何尝不明白自己的身份。美其名是合亲公主,其实呢。只是一个被人勒索的筹码。这个王妃的身份只是听着顺耳罢了。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当真正的王妃。反正对于她来说,在哪里生活都是一样的。无非只是换了张床睡觉而己。对此。。。她从未上心。所以遭遇这样的待遇也还算在预料之中。
即无心,也就谈不上伤心。。。
即无望,也就算不上失望。。。
她似乎坐了很久,还不见人来。看来今天是没人打算理她了。她在考虑是不是可以摘下头上罩的喜帕。脱衣上床就寝了。
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接着一个脚步声渐行渐近。。。
脚步声在她的面前停下,然后她的眼前豁然开朗。她本来一直低着头静静的坐着,没有了罩在头上的喜帕。她顺势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一身绯红衣服的男人。
饶是再冷情的她也不尽要说,这个男子的长相真的无可挑剔,漂亮的凤眸,的鼻子。可盯着她的眼神冰冷的让她仿佛置身冰窟。眼底没有一丝温度。看到她后眼里闪过深深的。。。厌恶。
"今天本王会在蕊侧妃那安寝,以后没事,本王也不会进你房间的。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要搞清楚。只要不惹事,本王权当没你这个人。"语气冰冷。眼神从未正眼看她。仿佛她只是缕烟尘。最好一挥手,烟消云散。说完后,好似她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似的。甩手离去了。他的身份不言而喻,敢在这里自称本王的不做第二人选。漓王,闻人寒漓。
玉落听完后,心里只有苦笑的份,也好。她落得清静。
站起身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看着自己所在的屋子。满屋红的刺目,和自己身上一身大红的喜服。倒是遥相呼应的很。可也更显得一室的清冷。今天算是她的新婚之夜呢。没有拜堂,没有行礼,没有新郎。。。只有她一个待嫁新娘的新婚之夜。。。
自己对这桩婚姻的一点点遐想也消失殆尽了。
好好当好这个质子的身份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不再做什么痴心妄想了。。。她的一生,注定就是要这样了。。。
粗粗吃了些桌上摆的点心,把大红喜服脱下摆在一边,玉落爬上了床,虽然很累,可还是睡不着。可能是因为这个房间对她来说太默生了吧。
没有了她所熟悉的淡淡的香气。。。玉落又爬了起来,一阵翻箱倒柜后,终于在柜子的一角找到了。那是娘亲亲手缝制的香囊。里面是娘亲尽心调配的各色香料。有凝神的作用。把香囊轻轻挂在胸前。玉落再次爬上了床。。。熟悉的淡淡香气萦绕周身。玉落渐渐沉入了梦乡。。。
外面月亮也悄悄的隐入了云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