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血色童话 作者:[瑞典]约翰·杰维德·伦德维斯特

时间:2020-01-05 20:49 标签: 自己的 母亲 奥斯卡 女孩 汤米
血鬼的纯爱浪漫:血色童话作者:瑞典]约翰·杰维德·伦德维斯特地点()布莱伯格。布莱伯格会让你想起椰子饼抑或是毒品。在这个地方,所谓体面生活会让你想起地铁站和郊区。除此之外,别无他样,人们像在其他地方一
血鬼的纯爱浪漫:血色童话作者:瑞典]约翰·杰维德·伦德维斯特


地点()
布莱伯格。
布莱伯格会让你想起椰子饼抑或是毒品。在这个地方,所谓体面生活会让你想起地铁站和郊区。除此之外,别无他样,人们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居住,而这座小镇之所以耸立就是为了让人们有地可住。
当然,布莱伯格并不是自然而然发展起来的一座小镇,这里的一景一物自始自终都是严格按照规划而来。人们搬进为他们专门所建的各式房屋,一栋栋土黄色的水泥建筑拔地而起,星星点点地分布于片片绿地之中。
当这个故事发生时,布莱伯格这座偏僻的小镇已经存在了三十年。人们想象得出这块土地孕育了一种先锋精神——如同当年的五月花号,率领着教徒驶向一片不为人知的土地。理所当然,我们可以想象那些空洞的房屋此刻正静静地等待着入住者的到来。
他们的确来了!
这是一九五二年,人们沐浴着和煦的阳光,眼里闪动着对未来的诸多憧憬,穿行而过金伯格桥,来到了布莱柏格镇。母亲们有的怀抱着孩子,有的轻推着婴儿车,有的手牵着幼儿们。父亲们则一手扛着铁锹,一手拎着各式厨具和家具。大家精神抖擞,一路高歌,听起来像《国际歌》抑或是《我们来到耶路撒冷》,具体要视个人偏好而定。
在他们看来,布莱伯格这座小镇崭新、宽广、现代。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人们凭借各种交通工具来到这个地方,或搭地铁,或开汽车,或乘家具搬运车等,争相带着家什搬进已经完工的公寓。大家将家庭用品整齐地置放于错落有致的橱柜和货架,将各色家具依序排列于软木地板上。接着,他们会买来一些新的物品填补中间的缝隙。
当人们布置完自己的新家后,他们抬眼望去,细细打量着这片如今属于自己的土地。当大家走出门时,发现布莱伯格的每一处地方都已被认领和规划,没有多余之处据为已有,因此人们只好调整心态,顺其自然。
布莱伯格有个城镇中心,政府将一片广阔无垠的操场划规给少年儿童使用。操场的角落是大片的绿地,人行横道错落有致地分布于四周。
这地方真不错啊。在搬来后的一个月内,人们在饭桌前争相对彼此谈论着自己的感受。
“我们来的这个地方真不错。”
然而,大家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这个镇子的历史。孩子们在学校里没有接触过任何有关于布莱伯格的点滴过往的课程。因为布莱伯格没有历史,意思是它的过去仅仅是一座老旧的磨房、烟草大王以及水下一些奇怪的老建筑。但是,这些都是久远之事,与当今社会绝无一丝一毫的联系。
这些三层楼的公寓在先前只是一望无际的森林而已。
你揭不开这座郊镇的神秘面纱,除了九千户居民,这里甚至连教堂都没有。
这些都可以合理地看出这座偏僻的城镇是如此的现代崭新,居民们不会受到像其他古老地方一样的鬼魅与恐慌的惊扰。
由此也可以得知,人们对不速之客的到来毫无心理准备。
没人目睹他们搬入。
十二月,当警察们最终追查出那辆搬家公司的卡车司机的下落时,这名司机却无颇多证词可言。参看司机的工作日志,他只能回忆起事件发生的时间是十月十八日,地点在斯德哥尔摩市郊的布莱伯格镇。司机回忆事件的主角是一位父亲和他的女儿,那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们没携带任何家具,除了一张沙发,一把扶椅,也许还有张床。接这种活实在太轻松了,然后……嗯,他们要求晚上搬家。我告诉他们说费用会贵些。您知道,晚上工作属于加班,要算超时费用,但他们回答说没问题,只强调说一定要晚上搬。看起来,这个时段对这父女俩很重要。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地点()
随后,警察向这名司机告知了所发之事,这对父女所为何人。司机听后瞠目结舌,他再次呆望着工作日志上的字迹。
“我真他妈的见鬼了……”
他忽然对自己的笔迹感到无比嫌恶。
十月十八日,斯德哥尔摩的布莱伯格镇。
是这名司机帮那两人搬的家,那个男人和他的女儿。
他将对此事永缄其口。
所谓幸运,即是他结交了这样一位朋友。
男孩们!
爱情中的麻烦事
会让你对它的美好憧憬最终幻灭
——希姆·玛姆克威斯特瑞典著名流行女歌手。]《爱的麻烦》
我从未意欲杀人,更不是天生邪恶。
我的所作所为
只是想让自己对你更有吸引力
难道这些都是错的吗?
——莫里西英国著名歌手,乐队的前主唱。]《最后一位国际知名的花花公子》
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星期三
“你们觉得这像什么?”
沃伦拜地区的警官格纳·赫尔伯格拿起一小袋白色粉末问道。
或许是海洛因,然而没人敢打这样的保票,因为没人愿意被怀疑熟知这种物质,尤其是家里有兄弟或是朋友沾上过这玩意儿的人,否则一不留神就被盯上了,就连在场的女生们也无话可说。赫尔伯格警官摇了摇袋子。
“你们觉得,这是烘烤用的酵粉?还是面粉?”
众人低声嘀咕,对警官的质疑表示否定,大家可不想让赫尔伯格认为班的学生都是一群白痴。即便不清楚袋子里到底所装何物,你也可以得出相关结论,因为这堂课本身讲述的就是介绍关于毒品的内容。接着,赫尔伯格警官转身面向这堂课的教师,问道:
“这些日子的家政课你都教了学生什么啊?”
这名教师一脸讪笑着耸耸肩,全场随即哄堂大笑。对他们来说,这名警察尚算有趣,几名学生还被允许在上课前触摸过他的枪。虽然子弹没有上膛,但那终归是一把切切实实的枪。
此时,奥斯卡的内心汹涌澎湃,宛如惊涛骇浪。他知道这道题的答案,可是却没能及时回答,这令他伤心至极。他想让赫尔伯格警官留意到他,然后告诉他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奥斯卡明白这样做并非明智之举,但他仍然举起了手。
“你有什么事吗?”
“袋子里装的是海洛因,对吗?”
“的确如此。”警官和蔼地望着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所有人当即齐刷刷地把目光射向奥斯卡,一脸好奇地想知道他接下来会怎样回答。
“嗯,我的意思是,我曾经读过许多有关毒品的介绍。”
赫尔伯格警官点点头,表示赞许。
“开卷有益,”赫尔伯格警官摇了摇小袋子说道,“但是如果你们沾上这玩意儿,就没有时间看书学习了。大家猜猜这一小袋海洛因值多少钱?”
奥斯卡认为此时无需多说,他已和警官对了话,并让赫尔伯格留意而为此留下深刻印象,他的目标已经达成。
接下来,奥斯卡开始浮想联翩,比如警官下课后过来找他,在他身旁坐下攀谈并对他大为欣赏云云。然后,他会与赫尔伯格警官坦诚相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赫尔伯格警官也会明白他的处境。他会捋捋奥斯卡的头发,告诉他没关系,然后拥着他说……”
“真他妈的爱秀自己。”
乔尼·弗斯伯格狠狠戳了下奥斯卡一只手臂,他哥哥有着一群毒友,所以乔尼知道许多行话,班上其他的人也会迅速跟着他效仿。乔尼很可能清楚那一小袋白粉的价值,但他却不会说出答案。他认为,永远没必要和警察交谈。

地点()
课后,奥斯卡在休息室的衣帽间徘徊逗留,举棋不定。他知道乔尼想揍他——难道解决的最佳方式就是逃避吗?难道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待在走廊的休息室或者跑出去躲开乔尼吗?这时,他忽然发现乔尼正与其他同学冲出教室门,相互蜂涌至校园中。
果然如此,赫尔伯格警官把他的警车停在了校园里,任何对此感兴趣的人都可以一饱眼福。而且,只要警官在,乔尼就不敢动奥斯卡一根指头。
奥斯卡走到休息室的前门,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不出所料,班上所有的同学都齐聚在这辆巡逻车的周围一睹其风采。奥斯卡也想去,可是他不能,因为一旦他到了现场,无论有没有警察在,他都会被人用膝盖顶或是用力地提裤头,尽情捉弄一番。
但是至少这次奥斯卡逃过了一劫,他走出休息室,溜到教室大楼的后方,朝厕所的方向走去。
奥斯卡在厕所里聆听着屋外的动静。接着,他清了清喉咙,响声回荡在四周。奥斯卡将手伸进*,迅速掏出一团棉球。这团棉球是他从一床旧棉絮里剪下的,大小如柑橘一般。奥斯卡在中间挖了个洞,以便让*放入。他随即闻了闻棉球的味道。
唉,又尿裤子了。奥斯卡曾在药店偷拿过一本小册子,上面曾提到引起小便失禁的原因和症状,并称一些上了年纪的女性也有此类毛病。
奥斯卡不禁想道:“我也有这个毛病。”
小册子上说明处方药就可以治愈这种病症,但是奥斯卡不想动用自己的零花钱的同时还得在柜台前遭受另类的目光。并且,他不会告诉母亲这件事,因为一旦母亲知道后肯定会非常难过,他也会因此而郁郁寡欢。
他觉得至少自己还有棉球,而且现在这玩意就已经发生效用了。
厕所外传来了脚步声和喧哗声。奥斯卡攥紧棉球,慌不择路地逃进最近一格单间锁上门。与此同时,外面的门开了。奥斯卡悄无声息地爬上马桶,蜷缩得如同一只皮球,这样就算有人朝门下看进来,他的双脚也不会被人发现。奥斯卡屏息静气,凝神细听。
“是猪头吗?”
奥斯卡听出这是乔尼的声音。
“我说猪头,是你在里面吗?”
米克和乔尼在一起,他们俩是学生当中的坏分子。哦,不,托马斯比他俩还坏,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不会对别人拳打脚踢。这种作法非常高明。或许,此刻托马斯正竭力讨好着那名警官。如果棉球被他们发现了,托马斯是真正会长时间羞辱奥斯卡的人。而米克和乔尼,只是会把他狂揍一顿。相比之下,这两人的行为对奥斯卡来说,反而是种恩赐。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奥斯卡应该是幸运的……
“猪头,我们知道你在里面。”
米克和乔尼查看着奥斯卡所在的厕间,将门使劲拍得呯呯直响。奥斯卡紧紧抱住双腿,牙关紧闭,尽量让自己不叫出声来。他在内心呼喊着:“滚开!离我远远的!为什么你们这些人不能让我安静一点?”
正在这时,乔尼的声音开始变得和缓起来。
“小猪,如果你现在不出来的话,我就会在放学后收拾你。难道你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吗?”
接着,四周一阵静默,奥斯卡小心翼翼地吐着气。
过了一会儿,乔尼和米克二人索性对着厕门边踢边捶,使得整间厕所抖动起来,以致于门上的插栓逐渐地向内弯曲。或许,奥斯卡应该打开门,在那两人变得疯狂暴怒之前走出去。然而,他不能这样做。

地点()
“猪头!”
奥斯卡在课上举手发言,这是一种对自我存在的宣言,是一种证明自己有见识的证明。但是,他却犯了大忌,这种行为在同学们看来是大放厥词,是绝对不允许的。那些人会为折磨奥斯卡提供许多个理由:他太胖,太丑,看起来令人恶心。然而真正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的存在,他的存在就是一种罪行。
他们也许会给奥斯卡“洗礼”,或许会把他的头压进马桶冲洗。无论那些人发明什么招数,“洗礼”一旦结束后奥斯卡都会松口气。所以,为什么他不拧开插栓让他们乐一乐,反正照这样下去,门迟早会被他们撞开。
奥斯卡盯着被强行裂开脱离门锁的插栓,看到门被大力撞开甩到墙上,接着出现的是米克·西斯克沃那张得意洋洋的脸。随即,他明白了。
这场所谓的游戏并不会顺着奥斯卡原先的设想进行下去。
他没法扣回门锁,这两人也没法在三秒钟之内爬过马桶间,因为这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