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金陵地宫 作者:龙玄策

时间:2020-01-05 20:54 标签: 桃花 金陵 棺材 瞎子 陀罗
材赌场的魔咒:金陵地宫作者:龙玄策第一章棺材赌场()民国二十年冬,南京,棺材赌场。棺材抢钱?看到它的时候你一定以为只是个传说,然而在南京,这却是个人所共知的秘密。南京城外有座赌场,这座赌场远远看去就像
材赌场的魔咒:金陵地宫作者:龙玄策


第一章棺材赌场()
民国二十年冬,南京,棺材赌场。
棺材抢钱?
看到它的时候你一定以为只是个传说,然而在南京,这却是个人所共知的秘密。
南京城外有座赌场,这座赌场远远看去就像一副黑黝黝的棺材,因此这里的人们都叫它为棺材赌场。
在南京城中,有很多人知道棺材赌场,也有同样多的人忌讳这棺材赌场。
南京城中的小孩如果在无意中知道棺材赌场的话,他们的父母会把这个孩子暴打一顿,然后虔诚地祈祷神佛,希望神灵保佑他们的孩子能赶快忘记棺材赌场这个名号。
新婚的丈夫如果无意中说到棺材赌场,他们新娶的媳妇通常都会暴跳如雷,脾气暴躁的新娘甚至会用寻死觅活的方式来让丈夫忘掉这个赌场的名字。
如果有年老的长辈不听晚辈的劝告,执意要去棺材赌场的话,子孙们肯定会提前安排好这位老人的后事。
棺材赌场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如此多的人不能自拔?
这里面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个原因就是棺材赌场可以让你赢钱,可以让你赢一生都花不完的钱。第一次进棺材赌场的人即使连骰子都不会丢,他也能赢钱,赢到他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如果有人是第二次进棺材赌场的话,他肯定会输钱,大输特输,血本无归,输光老娘媳妇甚至自己的卵蛋;第三次进棺材赌场的人,不仅会输钱,还会输掉命,从来没有人能在第三次进棺材赌场后,还能活着出来,这些第三次进赌场的人都莫名奇妙地暴病而亡,有的人甚至凭空消失。
据说这是棺材赌场颠扑不破的两条铁的规律,没人能说清是为什么,也有很多人想去求证,但无一例外都无果而终,因为死人是说不出什么的。
很少有人能逃脱欲望的诱惑,所以当人们进入棺材赌场第一次的话,他就想进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曾有一位风水高人冒死进入棺材赌场三次,这位风水高人也成为了第一个能在死前说出一些棺材赌场秘密的人。
据这位风水高人考究,这棺材赌场可能是个局,是一个风水谜局,是一个连他也不能探知的玄秘之谜。
这位风水高人临死前告诉别人说,棺材赌场的外型是棺材模样,这样的外型可以让钱财“有进无出”;棺材赌场外表的颜色是玄黑色,黑色为水,水为财,用玄黑色可以“玄水纳财”;棺材赌场的大门是一张虎口,它可以吞掉赌徒的财运;在棺材赌场的赌厅中还有“蝙蝠吸财”和“五帝生钱”等各式各样的风水格局。
不过最恐怖也是最神秘的传言,还是这位风水高人最后说的一些话。这位风水高人说棺材赌场中有鬼,有庄家养的小鬼,那些小鬼会拍掉赌徒肩上的三把火,会让赌徒霉运缠身。不仅如此,在赌场中还有黄纸人,这些黄纸人会跑会笑,跟活蹦乱跳的小孩儿无异,尤为奇怪的是这些黄纸人跑动的时候手上还抱着金元宝。
所有的传说都让棺材赌场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很少有人愿意走进这片迷雾,更没有人能走出这片迷雾。
然而,今天,民国十年立冬之夜的子时,棺材赌场铁的规律却被人打破了,有人两次都在棺材赌场赢钱了!
这个打破规律的人就是赵陀罗!
赵陀罗,一个满是杀气的名字,同样也拥有一副满是杀气的外表:杂乱的胡须、满脸的刀疤、恶臭的口腔、长长的鼻毛……就是这副尊容,在南京城中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个看到这副嘴脸的人都会感到害怕。
赵陀罗是个刽子手,一个以砍人脑袋为营生的“恶”人。据说赵陀罗是陀罗凶星独占命宫,天生恶煞命,小时便克死爹娘,过继给伯父后,伯父也被克死。眼看着赵陀罗就要流落街头的时候,他的师父收留了他。
赵陀罗的师父是晚清最有名的刽子手,据说砍过的脑袋比赵陀罗吃过的米饭还要多。刽子手一行有个特殊的行规,那就是他们需要命凶命硬之人,而这赵陀罗无疑就是最佳人选。


第一章棺材赌场()
子夜时分的夜晚总有些肃杀之气,当赵陀罗走出棺材赌场的时候,他有着几十年从来没有过的亢奋。
“妈的!那些庄家的钱太少了,不够老子赢!这次你们输得只剩下自己的卵蛋,下次我要连你们的卵蛋也赢!”赵陀罗粗鲁而得意地叫道。
“大爷,行行好吧!给点碎钱,壮壮彩头吧!”赵陀罗的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叫花子,十来岁年纪,面色惨白,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透着阵阵邪意。
“快滚开,别乱了大爷的雅兴!”赵陀罗一边骂道,一边飞出一脚重重地踢在小叫花身上。
但听得“噔噔”声响不绝,小叫花被赵陀罗一脚踹到台阶下面,重重摔倒在地。小叫花坐在地上,一边揉着生痛的胸口一边骂道:“神奇什么?死肥猪,不就是个切西瓜的烂人?小心恶鬼扑灭了你身上的三把火,把你捉去当黄纸人!”
“妈的!死叫花子,活得不耐烦了?老子现在就割下你的狗头下酒!”赵陀罗一边说着,一边就抽出了背后的鬼头大刀。
混迹街头的人,也许是最机灵的人。小叫花子见势不妙,一个激灵,拖着一身伤痛,连滚带爬地向前逃命,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黑色的夜,总把美好隐藏。在这沉寂的夜色中,有冰冷的北风,也有无边的黑暗。寒风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阵阵的北风经过每一条街道都会发出鬼哭一样“呜……呜”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奶奶的!烦人的风声,女人哭丧样的,乱了大爷的心性!”赵陀罗一边骂道,一边又灌了几口热酒。
寒风瑟瑟,热酒暖怀。喝完半斤白酒后,赵陀罗身上渐渐有了些暖意,脸上也有了些醉意。在赵陀罗的眼中,天空中突然飘落好多好多的钱,赵陀罗伸手一抓,那些钱财就落入了手中。可是当赵陀罗凑到眼前细看的时候,那些钱财又变成了烧给死人的纸钱。
“晦气!”赵陀罗骂了一句,随手便将手中的纸钱抛散一地,继续踉踉跄跄向前走去。
风吹得更猛,“呜……呜”的哭声也叫得更加凄厉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赵陀罗来到了街口处。街口之旁,有一处奇怪的汤圆摊子。汤圆摊的老板穿着一身白衣,夜色迷离,赵陀罗根本看不清这汤圆摊老板的面容。汤圆锅此时冒着滚滚热气,锅中的汤圆正不停地上下翻滚着。
“来呀,给老子弄一碗汤圆!这鬼天气,才立冬怎么就么冷啊?”赵陀罗粗声粗气喊道。
汤圆摊老板直着身子,僵硬地点了点头,冷冷说道:“好!给你多盛点,吃完了好上路!”
不一会儿,一大碗汤圆就摆到了赵陀罗面前。赵陀罗一边大口地吞咽汤圆,一边往肚子里面灌白酒。片刻后,赵陀罗的酒劲上来了,全身上下也冒起了热汗。
“真他妈奇了怪了,刚刚还冷得要命,现在又他妈的热得要命,现在要是有个西瓜吃就好了……”赵陀罗愤愤地说道。
“西瓜?我这倒是有,就怕你切不开西瓜来!”汤圆摊老板不紧不慢地说道。
“哈哈!笑话!老子砍过的脑袋比你吃过的西瓜还多,老子喝过的人血比你吃过的西瓜瓤还多……我,我怎么会切不开西瓜?”赵陀罗结结巴巴地说道,同时将汤圆碗重重地砸到了桌面上。
“那好,我们打个赌吧!”汤圆摊老板僵硬的面容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第二章夺命西瓜()
“打赌?哈哈哈,赌什么?老子逢赌必赢!知道老子为什么能逢赌必赢吗?那是因为老子是煞星,老子是砍人头的煞星!你知道吗?没有小鬼敢招惹我的,更没有哪个小鬼能拍下我身上的三把火!你说怎么赌吧?老子都奉陪!”赵陀罗用嘴舔了舔刀口说道。
汤圆摊老板突然转过身,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个绿色的西瓜,那绿在暗黑的夜里显得如此可怖。“好!如果你能在三刀之内切开这个西瓜的话,那我就收了你的汤圆钱;如果不能切开的话,那你就把自己的脑袋当西瓜切好了!”
“笑话,老子怎么会切不开西瓜?老子切不开西瓜的话任你处置!”赵陀罗眉毛扬了扬,狠狠地吐出几口粗气。
摆在赵陀罗面前的西瓜如人头般大小,青得发黑,瓜藤则粗如辫子,活生生的人头模样。
“哈哈,这样大小的西瓜,老子切得最顺手!”赵陀罗用手掂了掂西瓜。
赵陀罗有三把刀,分别是“离魂刀”、“断魂刀”和“亡魂刀”。由于这三把刀砍过很多脑袋,煞气也大,可以避邪,所以赵陀罗出门一般都把这三把刀带在身上。
但见刀光一闪,赵陀罗的离魂刀直直向西瓜竖劈下去,白芒一现,那离魂刀就砍进了西瓜之中。
不过就在离魂刀切进西瓜的时候,怪事却发生了。那砍落无数人头的离魂刀在砍入西瓜后却突然消失,被切开的西瓜又神奇般地合在一起。
“妈的,难道撞邪了?”赵陀罗小声地咕哝了一句。
“还有两刀!”汤圆摊老板用手按了下赵陀罗的肩膀,冷冷地说道。老板的手很凉,凉得让赵陀罗的肩膀立刻就冷了下来。
“奶奶的,老子入行就是从切西瓜开始的,现在老子砍了这么多人头,难道还切不开这个破西瓜?”赵陀罗怒骂道。
这话不假,刽子手一行,大多都从切西瓜入门,由于西瓜大小和人头相差不多,所以刽子手一般先练习切西瓜,然后再练习砍人头。
稳定下心神,赵陀罗又拿出了断魂刀。但见手起刀落,那断魂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寒光闪过,只听“当”的一声,那刀却在触到西瓜时生生断为两截。
“奶奶的,不会这么邪门吧?”赵陀罗心里已有些发抖了。
“只剩最后一刀了!”汤圆摊老板一边说,一边又按了下赵陀罗另一边的肩膀。
冷,出奇地冷,老板的手似乎拍灭了赵陀罗肩上的阳气火焰。寒风袭来,赵陀罗打个冷战,醉意也惊醒几分。
难道我撞鬼了?”赵陀罗暗叹道。
人身上有三把火,分别位于两肩和额头。这三把火主宰着人的运道,如果人的这三把火被扑灭的话,那么这个人离死也就不远了。
察觉情形不对,赵陀罗赶紧划破自己的左手中指,从伤口中挤出几滴鲜血在眼前划了几圈,一时景象大变。
赵陀罗有些惊恐地发现,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街口而是刑场,那汤圆锅中煮的也不是汤圆,而是恶狠狠的人眼,眼前的“西瓜”更不是西瓜,而是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赵陀罗又偷偷望了一眼汤圆摊老板,却见这老板穿的乃是一身死囚衣服,脖子上没有脑袋,只一圈碗大的疤,兀自向外冒着血水。
刽子手这行多少知晓些鬼怪之事,赵陀罗也不例外。但见他抖擞精神,强吞下一口口水,立时便从怀中拿出辰州砂和丹阳笔。笔蘸朱砂,在“西瓜人头”的额头、下颚和脖颈一一用笔点上,接着又在自己手心画上道符,最后再将中指的指血滴在亡魂刀上。
“尘归尘,土归土。你有什么冤屈不要找我,我赵陀###这行,也是听命而为。”
转瞬后,但见亡魂刀落下,赵陀罗就向西瓜人头砍了下去。
……
血,鲜血,滚烫的鲜血。
亡魂刀落下后,西瓜人头裂为两半,“瓜瓤鲜血”猛地喷了出来,浸透了亡魂刀,也溅满了赵陀罗的全身。


第二章夺命西瓜()
西瓜人头被砍为两半的同时,无头的汤圆摊老板的身躯也应声倒下。
看到西瓜人头被砍成两半,赵陀罗重重地坐到了地面上,长出了一口气道:“天杀的!老子要是不懂这行,不就被你这路摊鬼给害了?”
一会儿后,赵陀罗抹了抹脸上的瓜瓤鲜血,站起身来。
“老子吃了你的‘眼球汤圆’,现在就要把这汤圆钱还给你!”赵陀罗一边说着,一边向那具无头身躯走去。
寒风萧萧,夜雨阵阵,空气中的冷意也越来越甚。就在赵陀罗走近无头尸的时候,小巷中突然传来了低沉而悠远的喇叭声,喇叭声后又传来经轮转动的声音。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