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作者:求道

时间:2020-01-05 20:59 标签: 都是 的人 东西 虎子 耗子
找身边神秘失踪的亲人六银棺作者:求道内容简介殷阳生从小具有阴阳眼的异能,可以看到并感应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因为一个神秘的银质棺材,身为考古学家的父母及其随行的一支考古队在考古探秘途中神秘失踪。为了寻
找身边神秘失踪的亲人六银棺作者:求道


内容简介
殷阳生从小具有阴阳眼的异能,可以看到并感应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因为一个神秘的银质棺材,身为考古学家的父母及其随行的一支考古队在考古探秘途中神秘失踪。
为了寻找失踪的父母,也为了找到银质棺材的神秘真相,阿生与好友虎子、大美女胡思佳,以及倒斗界的后生精英张天,四个伙伴,一起踏上了寻踪探秘的惊险旅程。
从四川到云南,再到江西,从上古悬棺、僰人墓道,到抚仙湖、食人鬼潭,再到“魔鬼三角”鄱阳湖、黎族圣地。几番出生入死、险象环生。
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作者简介
离别校园,初入社会,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挣扎徘徊着。许多东西改变了,或许唯一未曾改变的只有对理想的追求,对写作的爱好。
在一个人的日子里,在那些有思念和酸楚的夜晚,我喜欢在苍白的屏幕前面,敲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代表着快乐或忧伤的文字。
看着一排排文字带着自己天马行空的幻想,缓缓出现在屏幕上的感觉,是如此的愉悦。希望我的文字能带给阅读它的人同样的感觉,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喜欢我的文字。
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引子()
阴阳眼,能看穿鬼物,视常人不能视之物。
阴阳人,是指拥有阴阳眼的人,一般来说,拥有阴阳眼的人都比较厉害,命很硬。
“谢主任,真是对不起,我一定好好管教他。”殷离尘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自己本来就最讨厌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现在倒好,除去星期六、星期天,一个礼拜之内,来了学校五次,比上班还勤、还准时。这哪的事啊?
“殷先生,请你跟我出来一下,有点事找你商量。”谢主任面无表情地把殷离尘叫到了办公室外,“殷先生,我知道殷阳生同学是李局长直接调过来要求照顾的,但是……”谢主任支支吾吾的,仿佛有难言之隐。
“谢老师,这事是我们家长没教育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殷离尘一脸尴尬地笑着,一是这事确实是自己孩子不对,二是县官不如现管啊。
“殷先生,实在对不起,按照卓校长的意思,这个,那个,所以……”谢主任满脸尴尬地跟殷离尘嘀咕了几句。
“什么?劝退?”殷离尘楞住了,自家小子来这学校上学还不到两个月,怎么又要劝退啊?“谢主任,您看,您再想想办法……,回家我一定好好教育……”
不管殷离尘怎么说,这次学校是铁了心了,宁愿得罪李局长,也不要这孩子了。最后,殷离尘只有无奈地把孩子领回了家。
一回到家,阿香就走过来问道:“阿生今天又怎么啦?”说着,宠溺地摸了摸阿生的小脑袋。
“还能怎么的?还不是老样子,这次他更离谱了,以前都是说说学生,倒没什么,可这次,他居然说人家才来实习的一个女老师身边有个女婴儿,还天天带着!最近又在播什么鬼娃娃的鬼片,楞是把人家一个青春漂亮的女老师搞得神经衰弱,都打辞职报告了!”
听到爸爸这么说,殷阳生立刻从母亲的身后伸出个头来,“我真的看到朱老师身边拽着个小女孩啊,那小女孩天天都在哭!哭的好凄惨啊。老师说做人要诚实,我只是实话实说嘛。爸爸还凶我……”说着跑到阿香怀里哭开了。
“离尘,你知道,这事……其实不能怪阿生啊……”阿香幽幽地说。
从小,殷阳生就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小时候,他从来不敢一个人睡觉,只要把他抱到大街上,他立刻就会指着没人的地方号啕大哭,老是说那些地方有奇怪的东西,上学后依然如此,搞得人心惶惶的,就没能在一所学校待满过一年。
“我也知道,但是,这已经是两年内换的第九所学校了!好像阿生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殷离尘烦躁地点了只烟,“虽然说全香港好几百所学校,一个学校上一个礼拜,初中也毕业了,但是,我们总不能老被拴在这啊,还工不工作了?前天,老李他们才说又发现个遗址,都催了我好几次了。”
自从五年前回到香港后,殷离尘夫妇就一天到晚东奔西跑地忙着考古,哪有时间天天为了这不到十岁的小家伙去学校开会啊。这不,为了这小家伙的事,已经快半年没有出去过了。
“嗯,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阿生估计是遗传了我的能力,可是,我小时候也没这么强的能力啊,最多觉得有异常,哪像他这样,都能清楚地看见了。”阿香又摸了摸阿生的小脑袋,她也担心从小看多了‘不干净’的东西,会对孩子的身体智力发育有影响。
“要不,我们去找找明叔?他认识的人多,路子广,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先暂时把阿生的能力封印住?反正你也不希望阿生再去冒险,等他长大后,就让他安安心心地做他想做的事吧,他们这一代,重视的可是科学啊!”
“那好,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给明叔打个电话。”阿香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殷离尘一家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明叔的庄园,自从某件事后,明叔就再也没有找过女人,一生无儿无女,一直把阿香当女儿看待,还认了殷阳生做干孙子,所以对于殷家的到来,老爷子可是十分高兴的。
书包网.想看书来书包网

引子()
殷阳生也蛮喜欢来明爷爷这儿的,除了家里,这里是少数几个完全看不到那些奇怪东西的地方。
午饭过后,殷离尘和阿香带着殷阳生来到了静室,里面早就有两个人等着了,一人身穿中山装,虽然略显沧桑,但是一脸的刚毅。
殷阳生认识他,这是杨爷爷,姓什么忘了,听说在风水学、易经学的领域很有点名头。风水、易经,小小的阿生才不懂这些东西,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他的名字就是这杨爷爷取的,说什么“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于是,自己的名字最后就成了殷阳生,为这名字,殷阳生没少给好奇的小伙伴们解释过。
另一人身穿一身唐装,一缕白须,看起来很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所以阿生老是盯着他看,看到殷阳生盯着他看,那老爷爷也对着阿生笑了笑。
“阿生,妈妈要和爷爷谈点事,你先出去找虎子玩,好吗?”虎子是杨爷爷的孙子,从小就经常和阿生一起玩,所以殷阳生乖乖地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坐定后,明叔先是向阿香夫妇俩介绍:“这位是杨叔的朋友,全真教的玄微道长,他可是有大能耐的人,你们的事我都和他说了。还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问他。”对于这个干孙子,明叔可也是十分着紧的。
全真教,殷离尘夫妇还是知道的,它创立于金代初年,创始人王喆(-)。王喆原名中孚,字允清,道号重阳子,又称王重阳,陕西咸阳大魏村人。全真道的宗旨要求个人内修的“真功”与救济社会的“真行”相结合。真功,就是所谓“###见性”、“除情去欲”之类;真行,就是所谓“忍耻含垢”、“苦己利人”之类。二者双全,就叫全真。
王重阳的徒弟丘处机,于金、元两朝将全真教发扬到极至。丘处机曾言:“千年以来,道门开辟,未有如今日之盛!”后衰败,至清朝,龙门一宗在王常月的带领下,于北京白云观呈中兴之态。清末,再次式微,年,北京白云观成立了全真派的全国性组织“中央道教会”。只是不知这玄微道长是“全真”七支中的哪一支。
那玄微道长先是谦虚了一番,然后脸色严肃地对殷离尘夫妇说道:“你们真的要封印这小家伙的阴阳眼吗?这是天赐的能力,拥有阴阳眼的人,可是学习阴阳道法的天才苗子,若让他学道,绝对事半功倍,封印了岂不可惜?”
“我们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缺,只想让孩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想,你也知道我们家先辈是干什么的,那可是摸金的!且不说现在国家禁止,就是不禁止,那也是个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职业。我和阿香现在考古,就是为了偿还先辈们和自己以前犯下的错,我们不希望孩子再经历什么风险了。”殷离尘坚定地说道。
玄微道长看了看明叔,又看了看阿香,见他们都没有表示,于是也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还好你们请的是我,要是龙虎山或者茅山的道友,估计他们怎么也会缠着收你儿子为徒的。阴阳眼可真的不好找啊!”
这倒是实话,由于社会的压力,很多小孩就算有阴阳眼,父母也会把这当作秘密,叫他们不要乱说。解放前更惨,有的直接被当作“鬼娃”烧死。
把殷阳生叫了进来,玄微道长最终还是忍不住最后问了次:“小朋友,爷爷要给你施个法术,施法过后,你就再也不能看到那些奇怪的东西了,你愿意吗?”
一听说可以不用看到那些可怕的东西,殷阳生的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玄微道长见了,也只能长叹一声,不再说话了。
听从父母的话,殷阳生乖乖地躺到地上,只见那白胡子老爷爷走了过来,也不知道他嘴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了些什么,最后,一指向殷阳生的额头点来,阿生只见那手指居然闪着淡淡的金光,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书包网最好的下载网

七月半()
“阿生,考得怎么样?来,给我看看。”一只手不客气地从我身旁伸了过来,一把就将我的中五会考成绩单抢了过去。
“还能怎么样,老样子呗!”
虽然我可以很轻易地就躲闪过去,但是我没那么做,一来是没心情,二来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虎子这家伙。
“哇?老大,不是吧?你怎么混得比我还惨啊?就地理和历史及格了,我看看,还都是几分,别的科全是到分之间,你也太天才了吧?等等,你英语怎么都没及格?平时你英语不是说的很顺溜吗?哈哈,分,你也真够霉的!”
我白了这幸灾乐祸的小子一眼,没理他。或许是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因子”吧,从小,我就对数学、化学、物理这些没兴趣,反而对地理、历史、古文,甚至机关武器什么的杂学很感兴趣。
由于我五岁前都是在美国长大的,所以,英语口语一直是我的强项,可是,那讨厌的语法,我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偏偏笔试考语法的题最近增多了。所以,这个英语成绩,也就挣扎在及格线上下。
其实,我一直都对风水这一块比较有兴趣,而且我知道,明爷爷和胡叔叔都有点神秘,风水、周易什么的,他们都懂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始终不肯教我。这东西,没人教,靠网上那点东西,谁要是能学会,那才真是太有才了。所以我最后也只有放弃了。
反倒是我旁边这个瘦猴样的家伙,还真的懂点风水方面的知识,这家伙和我从小玩到大,五岁就号称会算命,不过依我看,那多半是他去揩人家小妹妹油的把戏而已。他爷爷杨老先生虽然是风水界的大师,可从来没听说会算命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群众的盲从心理还是很严重的,这小子靠着他爷爷的招牌和自己那张能把死人说活的嘴,还真把上了几个小妹妹。要是他爷爷知道他的名声被他这么使用,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而亡。
想起这小子的名字,我就想笑,杨爷爷也不知道请教了哪位相学大师,在他一生下来就断定,这小子小财可以发点,但是命不够硬,受不起大财,到了最后,给这小子起的名字是杨一。说是“十取其一”的意思,更深的意思我就不清楚了。
为这名字,杨一没少被大家嘲笑,“杨一毛”一直是他的外号,直到他想到用算命骗妹妹开始,大家才开始叫他‘杨半仙’,似乎他自己也挺满意这名字的,从来都是有叫必答。而且,他妈妈看他小时候长得结实,虎头虎脑的,给他起的小名是虎子。没想到长大后,长成了这瘦猴样,刚一米七的身高,单薄的好像风一吹就能上天。
“对了,阿生,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去?”虎子难得认真地问道,由于从小就被家里要求学说普通话,所以我和虎子对话一般都是用的普通话。
“还能干什么?你也知道,就我们俩这成绩,根本就不可能参加中六考试,反正我也十八岁了,明爷爷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后天就去体检,成的话就去当两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