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 作者:南派三叔

时间:2020-01-05 21:03 标签: 都是 的人 事情 勘探 工程兵
派三叔新作:大漠苍狼·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大漠苍狼:绝地勘探》简介南派三叔以《盗墓笔记》成名,但是,他并非借助盗墓这个题材才成为畅销书作家。历时三年,他潜心打磨的“大漠苍狼”系列描述了地心米深处令
派三叔新作:大漠苍狼·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简介
南派三叔以《盗墓笔记》成名,但是,他并非借助盗墓这个题材才成为畅销书作家。历时三年,他潜心打磨的“大漠苍狼”系列描述了地心米深处令人窒息的秘密,勘探队员永生难忘的地层实录!以雄奇诡异、悬念迭出、神秘莫测著称。“大漠苍狼”取材于真实的档案记录,用最真实的笔法写出了最不可思议的世界,一切文化、历史、风俗尽化于文中。
上世纪六十年代,身为新中国第一批地质勘探队员,我们被秘密选调到某地质工程大队。
一纸密令,我们不明目的、不明地点、不明原因,来到最老到的地质工程师都不能确认的中蒙边境原始丛林。经过焦灼惶恐,甚至以为要被秘密处决的阶段,我们观看了一段专供中央高层的绝密《零号片》。胶片的画面让一直受到唯物主义思想教育的我们窒息:地震波传回的信息还原在胶片上,放大二百倍后清晰地显示——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岩壳里,竟然镶嵌着一架日式重型轰炸机!
这是阴谋还是超自然力?如果不是扯淡的空间扭曲,那么,是什么疯狂的力量让飞机出现在那里?!或者,这是战败前,日本军队进行的别具深意的举动?
带着疑惑和不解,我们作为数支勘探队中的一股,凭着绝大的勇气,从三十多米大的洞穴裂口进入地层,开始了惊悚诡异的旅程。
直到现在,我依然在想,如果那时候我们没有唯物主义者坚定的信仰,在看到地层中埋藏的一切后,我们还能在那片让人绝望的黑暗中坚持下去吗?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目录
前言
一、当年的七二三工程
二、目的地
三、《零号片》
四、“深山”
五、洞穴
六、分组
七、一些线索
八、一个死人
九、地下石滩
十、牺牲
十一、纸条
十二、多出来的陌生人
十三、袁喜乐
十四、一个疯子
十五、水牢
十六、水鬼
十七、铁门
十八、涨水
十九、获救
二十、休整
二十一、真正的救援对象
二十二、小型飞机
二十三、未知的勘探队
二十四、永不消逝的电波
二十五、第二张纸条
二十六、一团头发
二十七、蚂蝗
二十八、水中的“深山”
二十九、探索“深山”
三十、防空警报
三十一、深渊
三十二、空袭
三十三、铁舱
三十四、困境
三十五、失踪
三十六、通风管道
三十七、又一个
三十八、沉箱
三十九、雾气
四十、冷雾
四十一、深渊回归
四十二、暗算
四十三、日本人
四十四、老猫
四十五、电报
四十六、女尸
四十七、仓库的尽头
四十八、外沿
四十九、控制室
五十、胶卷盒
尾声
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前言
在写下这一切之前,我考虑了很久,因为很多东西,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有的,到了现在我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更有很多东西,不符合当时的世界观,本身就不应该流传后世。
而我最后之所以决定记述下来,是因为我感觉这样的事,如果我不说出来,实在是一个遗憾,也是对某些人,甚至可以说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
我是一个已经退休的地质勘探队员,曾经隶属于解放军地质勘探工程连。在那个红色疯狂的岁月中,我们幸运又不幸地游离于“大革命”风暴之外,穿行于中国的大山河川之中,寻找那深埋在地底的财富。在长达二十年的勘探生活中,我们穿过了中国%的无人区域,经历了极端的枯燥与艰苦,也遇到过许多匪夷所思、惊骇莫名的事情。而这些事,你永远也不可能在档案资料中看到。那都是一些“不应该存在”的事实,被永远封存起来了。
这些事情,有些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些是我从老一辈的同志口中听来的,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遵守着自己当年的誓言,没有把这些东西公布于众。我现在也不可能使用报告文学的方式来阐述它,所以请记住,你看到的,只是一本小说而已。
.书包网最好的下载网

一、当年的七二三工程()
我的地质勘探生涯延续了二十年,经历了不下数百次可能到危及到生命的情况,但在我早年的记忆中,最致命的东西,却不是天涧激流,而是那无法言喻的枯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连绵不绝的大山和丛林,都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想到我还要在那里面穿行十几年,那种痛苦,不是亲身经历的人,真的很难理解。
但是这样的感觉,在年之后的那一次事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那次事后,我知道了,在这枯燥的大山之内,其实隐藏着很多神秘的东西,有一些,就算你穷尽大脑的想象力,也无法理解。同时我也理解了老一辈勘探队员那些对于大山敬畏的话语,并不是危言耸听。
年事件的起因,很多做勘探工作的老同志可能都知道,如果年轻的读者有父母从事勘探工作的,也可以问问。当时有一个十分著名的地质工程,叫做内蒙古七二三工程,那是当年在内蒙古山区寻找煤矿的勘探部队行动的总称,工程先后有三个勘探大队进入了内蒙古的原始丛林里,进行区块式的勘探。在勘探工作开始两个月之后,七二三工程却突然停止了。同时工程指挥部开始借调其他勘探队的技术人员,一时间,基本上各地勘探队所有排得上号的技术骨干,都被摸底了一遍,写表格的写表格,调档案的调档案,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些表格和档案最后是被谁收去了。
最后,确实有一批勘探技术人员,被挑选借调入了七二三地质工程大队。
当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传七二三在内蒙古挖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至于挖到了什么,却有十几个版本,谁也说不清楚。而年事件之外的人,往往了解了也就到这里结束了,后面的事情,随着“*”的恶化,没人再去理会。那批被卡车送入大山里的技术人员,也很快被人遗忘了。
当时的我,就在这批被遗忘的地质工程技术兵之中。据我后来了解,七二三总共挑选了二十四个人,我们都是根据军区的调令,从自己当时工作的地质勘探队出发,坐火车在佳木斯集合,也有少部分直接到齐齐哈尔。在那两个地方,又直接被装上军车,一直就晃晃悠悠地从黑龙江开到了内蒙古。早先军车还开在公路上,后来就越开越偏,最后的几天路程,几乎都是在盘山公路上度过的。在去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了几耳朵一路上同行人员的说辞,我也感觉到了,山里发生的事情,确实可能不太正常。
不过那时候我们的猜测,还是属于行业级别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可能是发现了大型油田,其中有一些参加大庆油田勘探的老同志还说得绘声绘色,说当时大庆油田发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勘探队发现油气田了,也是全国调配专家,经过了几个月的讨论验证,才确定了大庆油田的存在。
这样的说法,让我们在疑惑之余,倒也心生一股被选中的自豪。
等到卡车将我们运到七二三地质工程大队的指挥部,我们立刻意识到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下车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山坳里连绵不断的军用野战帐篷,大大小小,好像无数个坟包,根本不像是一个工程大队,倒像是野战军的驻地。营地里非常繁忙,其中人来人往全是陆军工程兵,我们就傻眼了,以为上头疯了决定要攻打苏联了。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一、当年的七二三工程()
后来才发现,那些帐篷并不都是行军帐,大部分其实是货帐,几个老资格的人偷偷撩起帐篷看了几眼,回来对我们说里面全是苏联进口的设备,上面全是俄文,看不懂是什么东西。
那个时代我们的勘探设备是极端落后的,我们使用的勘探办法,和刚解放的时候差不了多少,国家只有少量的“现代化仪器”,其中大部分都是用极高的价格从苏联买来的。像我们的基础技术兵,从来没有机会看见。
问题是,当时这种设备,都是用于深埋矿床勘探的,勘探深度为一千到一千五百米,而以当时的国力,根本没有能力开发如此深埋的矿床,就算坚持要搞,也需要经过五到七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才能投产,属于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对于发现这样的矿床,国家的政策一向是保密封存,并不做进一步的勘探,留给子孙后代用。我们当时最大的勘探深度只有五百米左右。
这里竟然会有这样的设备,就使得我们感觉到纳闷,心里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当夜也没有任何的交代,我们同来的几个人被安排到了几个帐篷里,大概是三个人一个帐篷。山里的晚上冷得要命,帐篷里生着炉子也根本睡不着,半夜添柴的勤务兵一开帐子冷风就嗖嗖地进来,人睡着了也马上被冻醒,索性就睁眼看到天亮。
和我同帐篷的两个人,一个年纪有点大,是二十年代末出生的,来自内蒙古,似乎是个有点小名气的人,他们都叫他老猫,真名好像是毛五月,我说这名字好,和毛主席一个姓。另一个和我年纪一般大,大个子膀大腰圆,一身的栗子肉,蒙古族,名字叫王四川,黑得跟煤似的,人家都叫他熊子,是黑龙江人。
老猫的资格最老,话也不多,我和熊子东一句西一句唠,他就在边上抽烟,对着我们笑,也不发表意见,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熊子是典型的北方人,热情不夹生,很快我们就称兄道弟了。他告诉我,他爷爷那一代已经和汉族通婚了,一家人是走西口到了关内,做马贩子。后来抗战爆发,他父亲参加了华北野战军的后勤部队,给罗瑞卿养过马,解放后又回到了黑龙江老家,在一个煤矿当矿长。
他因为这层关系才进了勘探队,不过过程并不顺利。那时候国家基础工业建设需要能源,煤矿是重中之重,他老爹的后半辈子就滚在煤堆里了,偶尔回家,也是张嘴闭嘴矿里的事情,连睡觉说梦话都还是煤,他老妈没少为这事和他爹吵架,所以他从小就对煤有强烈的厌恶感。后来分配工作的时候,他老爹想让他也进煤炭系统,他坚决拒绝了。当时他的梦想是当一个汽车兵,后来发现汽车兵是另外一个系统的进不了,最后在家里待业了半年,只能向他老爹妥协。但是他那时提了个条件,希望在煤矿里找一个最少接触煤的行当,于是就进了矿上的勘探队,没想到干得还不错,后来因为少数民族政策被保送上了大学,最后到了这儿。
我听着好笑,确实是这样,虽然我们是矿业的源头,但是我们接触到矿床的机会确实不多,概率上说,确实我们遇到煤矿的概率最低。
他说完接着就问我家的情况。
我的家庭成份不太好,这在当时不算光荣的事情,就大致告诉他是普通的农民。
其实我的爷爷辈也确实算是农民,我祖上是山西洪洞的,我爷爷的祖辈是贫农,但是我爷爷据说做过一段时间土匪,有点家业,土改的时候被人一举报,变成了反动富农。我爷爷算是个死性子,就带着我奶奶我爹我二叔跑了,到了南方后让我爹认了一个和尚做二舅,随着那和尚才把我爹我二叔的成分定成了贫农。所以说起我的成分是贫农,但是我爷爷又是反动派,这事情在当时算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聊完背景又聊风土人情,聊这儿发生的事,我们一南一北,一蒙一汉,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说,好在我们都是吃过苦的人,熬一个夜不算什么,第一个晚上很快就这么过去了。<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