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地铁诡事 作者:秋千坠儿

时间:2019-07-10 09:22 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都市异闻 幻想空间
文案: 鑫在地铁上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地铁中原本明亮的灯光变得昏黄浑浊;四面的广告灯牌不知何时都熄灭了;四面的空气中充斥着腐烂的气息;车厢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而原本空旷的车厢内坐满了和他一样茫然张望的人。 正在疑惑时

文案:

鑫在地铁上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地铁中原本明亮的灯光变得昏黄浑浊;四面的广告灯牌不知何时都熄灭了;四面的空气中充斥着腐烂的气息;车厢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而原本空旷的车厢内坐满了和他一样茫然张望的人。

正在疑惑时,他听到头顶广播中传来如地狱般沉寂嘶哑的声音,夹杂着无数声哀嚎惨叫:“欢迎乘坐死亡地铁一号线……”

温馨提示:

死亡版真人密室逃脱。通常没有恐怖情节,偶尔不适画面,接受无能者,轻击右上角。

脑洞文,作者最近听佛经后精神状态稳定许多。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恐怖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鑫 ┃ 配角: ┃ 其它:惊悚灵异、无限流

第1章 序幕:奇怪的地铁

  孟鑫,男,25岁,西京本地人,早年父亲去世,现与母亲居住在五环一套七十五平米的全新房子里。这当然不是他努力工作四年赚来的,而是他的同学毕业后考进了城市规划,把他先前的家划进了拆迁范围。

  拆二代孟鑫此刻正坐在地铁上,抱着背包,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头如小j-i啄米。他总感觉今天下班后出奇地累,累到眼皮相亲相爱,累到必须要在地铁中睡上一觉的地步。

  想着自己家在地铁最后一站附近,也不怕坐过站,孟鑫便仰头靠着背椅睡下,丝毫没注意到明明是下班晚高峰,这班地铁上的人却出奇的少。

  今天的地铁车厢似乎格外的冷,每每孟鑫刚一睡着便被一股子不知从哪儿冒出的寒气吹醒,但强大的倦意还是让他没有睁开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孟鑫在车厢一阵猛烈的摇晃中睁开眼睛。

  等他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车厢内中原本明亮的灯光变得昏黄浑浊,一闪一闪还带着滋滋咔咔的电流声;地铁外墙体上的广告灯牌不知何时全都熄灭了,外面是黑洞洞的一片;四面的空气中充斥着恶臭难闻的气息,孟鑫即使是屏住呼吸也不能避免这股味道;车厢的温度似乎也下降了,丝丝凉意从脊背向后脑上窜动,饶是夏天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而整个车厢,则挤满了和他一样茫然张望的人。密密麻麻,似乎所有的座位上都被坐满了,但也没任何一人站着,似乎就是一人一座设置的刚好似的。

  孟鑫揉揉眼睛坐直了身子。他的左侧是栏杆,前方是六个陌生人,四男两女,其中一对应该是情侣,因为此刻正紧紧搂在一起;而他的右边则坐着一个背着蓝色斜挎包的女学生,穿着校服,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她不知所措地张望着,最后眼光落在身边的孟鑫身上。

  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小声地说着什么,那声音可能太小,在哐哐当当晃动的车厢里微不可闻。

  刚刚清醒的孟鑫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并没有和她交谈,只是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这种场景怎么看都觉着诡异,正在孟鑫疑惑时,他听到头顶广播在短暂的电流声后,传来如地狱般沉寂嘶哑的女声,无数凄厉的哀嚎惨叫夹杂其中,混合成动听的背景音乐:“欢迎乘坐死亡地铁一号线,本次列车终点站生门。”

  声音一出,原本还算安静的几节车厢如同一滴油溅入沸水中,彻底炸锅。

  人群沸腾了。

  嘈杂的声音中有叫骂、呼喊和哭泣,还有询问和交谈。这时候孟鑫听到对面的那对情侣中的男子说道:“宝贝别怕啊,别怕,可能是有人恶作剧呢!等会肯定有乘务员来的。”

  “可万一这是真的,死亡地铁,是不是说我们都要死在这地铁上,我真的好怕!”那个女子紧紧的靠在男子怀里,声音里带着哭腔。

  那个男子见自己的女友已经泫然欲泣的模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一个劲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他或许也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n_ai?n_ai的熊,要是让老子抓到谁在整老子,老子非要扒他一层皮!”

  寻声望去,是一个身着黑背心的中年男子,满脸的络腮胡,一出口就是来自几代人问候,粗壮的大臂上纹了好几个小?猪?佩?奇,一看就是社会人。

  “大家别慌,黑暗只是暂时的,我们一定能走出这里,迎向光明。我们要相信主席,相信党,相信国家。只要我们大家团结在一起,就一定能战胜一切……”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梳着中分头的男人坐在他的位置上滔滔不绝的说着,如果不是他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衣服,胸口的铭牌写着斜和精神病院的话,他的说辞肯定有人会信的。

  身边那个校服女生也低着头,小声啜泣着,嘴里喃喃自语,可偏偏坐在他身边的孟鑫也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

  努力了半天,孟鑫终于放弃了。他本身听力不是很好,可能是遗传,他的爷爷是个聋子,他的右边耳朵也听不太清别人说话,除非是特别大声,吐字特别清楚才行。

  孟鑫别过头,也不再看那些人,心里暗自思考着自己要是站起来把地铁的紧急开关按下去会如何?是不是大家就能直接走出去了?

  可还没等他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他就听到对面一个黑色衬衫的青年人大声喊道:“为什么我不能站起来了?这该死的地铁,什么东西把我粘在座位上了。”

  青年人声音很大,整个车厢都听见了,孟鑫心下一悸,尝试着站起来,果然,如那个青年所说,像是极度牢固的胶水之类的东西,把自己的屁股粘在了座位上,稍微抬一点点,就像是被扯掉了皮肤一样,非常痛。

  “真的不能站起来了,哇,好痛,血!我的屁股竟然流血了!这座位还不能强行站起来。”一个尖细的女声呼喊道,随后是一阵皮r_ou_撕扯的声音,相当不美妙。

  “他n_ai?n_ai的,这什么玩意儿,站都站不起来了,莫不是有人在每个座位上都倒了502不成?要让老子抓到人,非把他全身粘座位上面试试。”那个络腮胡子又开始问候全家了。

  而那对情侣中的女人则是放声大哭起来,那个男人也没在安慰怀里的女人,而是忧心忡忡地望着闭合的车厢门。

  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声合着地铁摇晃着行进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首奇异的乐曲。

  孟鑫看着这些人,不知为何突然心下安定了许多,既然是地铁,肯定会有站台的,到时候下去就是了。担心害怕也不能改变此时的处境,倒不如平复一下心情,比如……玩会儿游戏。

  于是他安安稳稳的坐在座位上,从背包里掏出了手机,默默点开了欢乐麻将。

  “胡了!”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孟鑫突然发现周围安静了许多,抬起头一看,周围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再说话,而是都望向了正在玩手机的他。

  孟鑫并不慌张,淡定的关屏,将手机塞进了背包,老老实实的坐着,眼观鼻鼻观心。

  没了手机游戏提示音,车厢内又恢复到那种闹哄哄的状态,孟鑫不想再当一次猴子,索x_ing闭上眼睛养神,虽然刚刚睡了一觉精神了不少,但他总觉得现在能多休息会就休息会,以后可能是没有这么安然的时间了。

  小憩一会儿,孟鑫等人便听到同样沉寂嘶哑的机械女声响起,“前方到站雾之町,请所有乘客做好下车准备,一分钟内未下车的乘客将被抹杀。”

  地铁的行进速度缓了下来,看来是要进站了,孟鑫听到了最后一句,心中并没有多少害怕,反而升起一丝好奇,这么多人都坐在这里站不起来,难道所有人都会被抹杀?

  他的困惑在地铁停下的瞬间得到了解答:

  所有人都能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除了那个捂着屁股的女人走得慢些,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到这节车厢并不大的门前等待着。

  “不出去的话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一个女声问道。

  “管他的,反正先去再说,我是一点都不想再在这地铁上待着了。”另一个女声说道。

  “就是,这地铁太邪门了,我坐了八年地铁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回家必须先拿柚子叶洗洗,再去庙里拜拜佛了。”一个年长的男声附和道。

  “我偏要在这里待着,你们自己看看外面,黑不溜秋跟个什么似的,万一外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不是正好进了他们的坑里。”一个反对的声音响起,孟鑫看着他,是个染了黄毛的小青年,一副不屑的样子,嘴里还嚼着槟榔。

  “也是,那我们下一站再下好了,外面黑的什么也看不见,还不如地铁里敞亮。”一个中年妇女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

  “行,那你们仨就待着吧,我们反正先下去了。”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说道,孟鑫没找到他的人。

  大部分人都在地铁两个门口挤着,打算第一时间就下去。

  毕竟这地铁虽然亮着灯,但刚刚那些诡异的现象大家都看见了,所以也不想待在上面,就算外面仍是一片漆黑,可至少是播报了地方的站台,总不可能比这地铁上更糟糕。

  孟鑫和大部分人想得一样,既然广播里说了让他们全部下去,就不要留在地铁上,最多自己走得慢些,还能看见这些不下去的人会有什么后果,比如是否真的如广播所说,会被抹杀。

  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看来是地铁要进站了,孟鑫也站起来等待着。

  滴-滴-滴-滴!属于地铁停靠的特有声音响起,门马上要开了。

  “雾之町站到了。”广播响起,门开了,挤在前面的人立马冲了出去。

  孟鑫靠着门走在后方,回望了一眼那三个端坐在座位上的人,跟着前面的大部队出去了。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