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来吧,医生 作者:如是问

时间:2020-02-12 10:43 标签: 一声 都是 自己的 是个 医生
的文件来自..爱书楼中文论坛由‖烟波孤羽‖收集整理-全力为你提供最新最全的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声明本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后小时内删除,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来吧,医生作者:如是问第一卷风起程雨非
的文件来自..爱书楼中文论坛由‖烟波孤羽‖收集整理
<爱书楼小说论坛>-全力为你提供最新最全的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声明本书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后小时内删除,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图书!

来吧,医生
作者:如是问

第一卷风起
程雨非的江湖
程雨非噗地一声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心里多少有些唏嘘。整整二十九周岁了,摆在前两年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剩女,到了二十九岁的“高龄”除了一份稳定得没什么刺激的工作,几乎一无所成。
“呜——”边上几个女人狼一样欢呼嚎叫。程雨非用有些湿润的眼神瞪了一眼她的“闺蜜”们。除了跟她一起合租房子的田添,剩下的都是她的同学同事,都成了家。成家以后的闺蜜就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再是一个电话就能够雷厉风行的召集过来,个个开始推三阻四了。常常只有在她们的老公晚上有应酬,不得不“单吊”的时候才能约请到。
“非非姐,刚刚许的什么愿?是不是希望钓到个金龟婿?”田添笑嘻嘻地看着程雨非,眼神迷离,一脸向往。
“噢噢!不要金龟婿!那些金龟婿很多都是!非非要个猛男!床上功夫特棒的那种!”彭红大声尖叫。
女狼们停顿了几秒,再次呜呜狼嚎。程雨非有些窘迫地看了看彭红:“不要染黄了祖国的花朵啊黄姥姥!田添还是个小姑娘。”
医院也是个特殊的江湖,有些奇怪的江湖定律,其中有一条:外科出帅哥,内科出美女,妇产科尽出彪悍男女。
彭红就是彪悍的妇科女医生的典型代表,声如洪钟,走路如风,出口成脏,言必染黄,人称黄姥姥。当然只是在程雨非她们这个闺蜜小圈子里这样称呼。可是黄姥姥嫁了个十分优秀的老公,英俊儒雅,白净斯文。
于是程雨非对黄姥姥唏嘘道:“真不知道你老公怎么能够忍受你!”
黄姥姥满不在乎咧开大嘴一笑:“知人知面不知心!非非你不知道,我只是个香蕉,他却是个鸡蛋。”
程雨非没听明白,因着彭红一贯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语风格,立刻很不纯洁地联想到了一根香蕉两个蛋这样□的东西。然而接下来彭红竟然很纯洁地说:“香蕉么,黄皮白心,我的心灵还是很纯洁的,鸡蛋么,白皮黄心,表面上人模狗样,其实是一肚子坏水……”
程雨非彻底晕菜。但是不管怎样,那两人的相爱还是有目共睹,令人称羡的。程雨非于是不再多话,只是替好友欢喜。
至于妇产科男医生是怎样的彪悍,程雨非只能用自己医院的几个妇科主任来举例说明。妇科大主任据说跟妇产科几乎所有适龄女医生都谈过恋爱,兔子专吃窝边草。一个个谈的,一点都不浪费时间跟资源。后来去了大洋彼岸镀金深造,数年后杀回医院继续吃窝边草。一个月便闪电般跟新来的一个年轻貌美的妇科小医生结了婚,于是他出国前最后一任女友被打击的立刻请了长病假。这个人的名声,在程雨非她们这个圈子里是如雷贯耳。当年他从美利坚回来,程雨非还在读研,彭红硬是拉着她过来看这个强人。两个人在妇科病房走廊上假装看墙上贴的健康宣传栏,实则等着观赏极品情圣。足足把宣传栏上面的□肌瘤,月经不调看了七八遍那人才姗姗地从病房里出来。结果非常令两人失望,长相十分普通的男人,没看出有任何魅力来。很多年来程雨非一直很替他担心,不知道他面对着科里一堆自己的前女友怎样管理?
还有一个主任是穆淳的博士同学。据说他读博士时曾经带了个小姑娘回来过夜,晚上叫得声振林越,响遏行云,整个博士楼为之颤抖。没人知道那一夜楼里有多少的博士半夜披衣起床,踯躅彷徨,举头望月,低头思乡。只知道那夜以后的几天,博士楼掀起了一个返乡探亲的□。
至于还有一个主任……人家的隐私,不说也罢。不过彭红是这样评价她们妇科三巨头:一个大情圣,一个□狂,一个同性恋。

第二天一早程雨非跟田添出门上班。已是初冬,寒风吹得长青的香樟树叶簌簌地响。田添拉了拉头上俏皮可爱的鸭舌帽,继续昨天的话题:“非非姐,新的一年马上要来了,新年新气象。我们一定都要找到个金龟婿!”田添是程雨非同学梁卫的表妹,毕业后来到大都市投奔表哥,梁卫帮着找了个私企文员的工作。家里不放心她一个人独住。梁卫于是找到为数不多的单身同学程雨非,将表妹安排着跟程雨非合租房子,也好互相有个照应。小姑娘只有二十二岁,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圆圆的绯色面孔,就像一只鲜艳的红富士苹果。
程雨非在心底叹了口气,道:“田添,我已经是剩女了,不可能找到金龟婿的。打个比方,田添你是个红艳艳的富士苹果,而我就已经是一个有些憔悴失水的黄蕉苹果了,再过几年我就是皱巴巴的老太婆苹果。你想,满大街的红扑扑水灵灵的红富士,间杂着我一个黄香蕉,如果都卖十块钱一斤,你要是男人,你会选择买那种苹果?所以,我只能降价出售,卖个五块三块的……找个稍微次点的男人。”
田添不服气:“怎么会?我要是男人一定会选非非姐!说话有意思,为人又可亲,学历又高,工作又好……那些男人会发现非非姐其实不是黄苹果,而是个猕猴桃,营养很高,味道又好……”
程雨非于是闭上嘴。她很有自知之明,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价值。既不会自视甚高,也不会妄自菲薄。虽然是个剩女了,不过还不至于次到饥不择食。至于连苹果跟猕猴桃都分不清的男人,她还是决定敬而远之。
可是怀春的小姑娘继续做着美梦:“……就像我们的老总,长得又帅,为人和蔼可亲,又有钱,还是个海龟,很有品位……最最重要的是他是单身,这样的男人,就很完美……是一个金海龟……”
程雨非在心底笑了一下,她也有过象田添这样的年纪,做着很多不切实际的梦。每个女人都有过成为灰姑娘的梦想,田添每个礼拜都要吃一顿南瓜,就是希望有一天会有一辆南瓜马车载着她找到一个金龟王子。程雨非每个礼拜也会吃顿南瓜,完全是因为适当吃些粗粮有助于身体健康。

就这样两个人走到了公交车站。车站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田添还在唧唧呱呱做着梦,看着周围路人有些讽笑的神色,程雨非有些难为情。什么东西在边上矮矮的冬青叶子上一闪,程雨非顺手将它抓住,递给田添:“一个金龟……送给你……”
田添终于从白日梦中醒来,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兴奋的尖叫一声:“好兆头!一个金龟……子!看来非非姐你要走好运找到一个金龟婿了!”那只倒霉的金龟子忽然换了个陌生环境,有些迷惘,暗暗后悔不该在这么冷的冬天这么早起床,遇见两个花痴女人。它在田添手心里转悠了好几圈,终于笨拙的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程雨非的爱情
程雨非迅速跳上公交车,对田添挥了挥手。金龟婿……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不能怪田添,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心伤。
她记得跟穆淳分手的那个春天,彭红跌脚大叫:“哎呀!非非你好傻!怎么就这样放手了!就这么丢了一个金龟婿!”
穆淳是个金龟婿,这点程雨非心知肚明。外科医生不管是在院内还是院外的婚姻市场,都是如假包换的金龟婿。一来外科帅哥多,二来外科医生钱包鼓。穆淳是外科众位帅哥中的佼佼者。他穿上白大褂那么一站,极其精准的演绎了玉树临风这个成语的精髓。他是脑外科医生,这是外科医生里收入最高的一群。而外科医生的平均收入,常常是内科医生的好几倍。事实上,穆淳是医院里众所周知的四大公子之一。每个医院都评选自己的四大公子,基本上都是外科医生。四大公子的称谓,考核的不仅仅是相貌人才,还有能力家世。穆淳自己是博士,手术做的好,而且出身名门。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出身豪门未必得到大家的仰慕,但是出身书香门第则肯定受到所有人的青睐。穆淳的父母都是名校教授,他的父亲还是工程院院士。这点足以让所有人眼红。
可是程雨非现在将这个金龟婿弄丢了。她难过的擦了擦眼泪问彭红:“怎么留?”
彭红继续跳脚,恨铁不成钢:“蠢蠢蠢!想办法跟他上床啊!女人就这点香甜,得让他吃个够啊!让他无时不刻想着这点香甜!他才能够念着你!”
程雨非哭得更凶,她不知道。在学业跟工作中,她是聪明的,理智的,可在生活和感情中,她又是有些迷糊的,有时候犯点小傻。她是喜欢穆淳的,也不是墨守成规的偏执女人,她愿意把自己送给穆淳,如果他主动要的话。然而穆淳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他没有要,所以程雨非也没有主动献身,毕竟她还是个很骄傲的女人。况且,她觉得,反正她跟穆淳总会结婚,总是迟早的事情,又何必急在一时?
可她想不到,一切都在悄悄地变化着,即便是铁板钉钉的事情都会横生变故,何况她跟穆淳也就是三年的纯洁恋情,什么也没有发生?

医院里也有着自己的爱情定律。其中一条就是:护士爱医生,尤其爱外科医生。很多护士十七八岁就开始工作,踏足江湖,个个年轻美貌,心理成熟。这种优势根本不是读了本科再读研究生年纪一大把的书呆子女医生们能够企及的。
其中手术室的护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手术的外科医生赏心悦目,个个都特别的美貌,尤其是一双美目,应该是在美容院精心修饰过,眉若春山,目似秋水,露在口罩外边,风情款款。而且还特别温柔,在医生们做手术的时候给他们擦汗,肌肤相亲,那种旖旎,绝对比什么红袖添香更加刺激。年轻帅气的外科医生就这样日日对着这一双双翦水双瞳,日日享受着美人们的温柔,不动心起意,似乎是很难的。
程雨非记得那年春天穆淳低着头对自己说:“……对不起,非非。我做了错事,我要对她负责……”
这句话传递给程雨非两个信息。一个是他肯定跟那个女人睡了,二是他想清楚了要分手。这让程雨非既骄傲又颓丧。骄傲的是,她的眼光还是不错,看中的是个负责的男人。没有象成龙大哥那样,说我被人设计了,犯了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颓丧的是,她的男人还是一样俗不可耐。原来在他心中,三年的感情真的比不上一夜的恩爱,三年的感情可以不负责任,一夜的疯狂却需要他负责。
于是程雨非就很大度的哦了一声,转身离去,留给那个男人一个坚强的背影。回头跑到彭红家里哭得几乎晕厥。那个春天,在彭红一声声的责骂声中,程雨非的幸福世界土崩瓦解,她的完美爱情溃不成军。
穆淳跟所有男人一样旧情难忘,一次次偷偷在程雨非身边晃来晃去,逮着会诊的机会到她的科室里招摇,虽然以他的年资,根本不需要亲自出马了。他有时候会悄悄的问她有没有困难,要不要帮忙,也会向她解释自己当年的荒唐。
“非非……你知道我无法抉择……你很坚强,可是她很脆弱……你有学历有能力,可是她除了我什么也没有……所以我……”
程雨非立刻嫌恶的转过头,大家都已经是成人了,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断就断了,怎么还跟琼瑶笔下的男人一样婆婆妈妈?
于是程雨非在一个恰当的场合,当着穆淳的面评论一个男人道:“我最讨厌这种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男人!做了的事,泼出的水!世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
那次以后穆淳便从程雨非身边彻底消失,他终究还是个聪明的男人。

程雨非跟穆淳分手,在医院里也一度上了八卦新闻的头版头条,但很快就下了榜。因为另外一个新闻在医院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一个瞧着十分老实的已婚内科医生搞起了婚外恋,爱上了同科室的一个医生。他的老婆自杀未遂,被送进了自己医院急救。于是这个倒霉医生的婚外情暴了光不说,他的小姨子还火上浇油的赶到医院,当着无数医生跟病人的面掌掴小三医生。不过整个事件里最最强悍的是那个小三医生,被人当众掌掴以后还正常的将自己的班上完!
本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八卦精神,这件事情立刻以惊人的速度在医院里传播,很快搞得路人皆知。两个人立刻成为医院里的人气明星,无聊的医生护士们拍着长队,一拨拨地来到相关科室,找出各种借口,参观两个当事人。很多草根跟名人都对此做了评价。<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