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凤兮兮 作者:凤兮兮

时间:2020-02-12 10:44 标签: 自己的 望着 的说 阿姨 楚云
崛起【】遭遇外星人“秦安然!”一声极其愤怒的叫声,把正在做着和校草一起跳舞的美梦的秦安然惊醒,愕然地睁大还没足够清醒双眼,无比迟钝地望着站在自己身边,满脸怒气的数学老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
崛起【】遭遇外星人
“秦安然!”
一声极其愤怒的叫声,把正在做着和校草一起跳舞的美梦的秦安然惊醒,愕然地睁大还没足够清醒双眼,无比迟钝地望着站在自己身边,满脸怒气的数学老师。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睡觉,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无药可解了,作为一个女生,智力差点也就罢了,还那么的懒,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睡觉,我教了十多年书,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一个令人讨厌的女生……”数学老师喋喋不休地骂出了一连串的话,就差直接的骂白痴笨猪等难听的词了。
对于此类责骂话,秦安然从小到大,也不知道听了多少,因此也就麻木了,只是眨着眼望着老师那张不断地上下翻动的嘴唇,好像自己是看热闹的局外人似的。
数学老师骂了一阵,看见她这副朽木不可雕的呆笨样子,也就骂着骂着自讨无趣了,隔着镜片,锐利的目光在她的脸上白了一眼,极其轻蔑的说,“我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对牛弹琴了,不,我这简直是对猪弹琴!”
全班同学哄然大笑,有人大声的说:“老师,你就消停一下吧,秦安然是出名的猪,人生除了吃就是睡,还有见到帅哥就追,外号花痴猪!”
“又丑又穷又笨的花痴猪!”众同学犹如受到号召似的,异口同声地兴奋地大叫,仿佛吃了兴奋剂似的。
秦安然虽然的确又丑又穷又笨,被人也羞辱过很多,但毕竟还是有自尊的,她双脸绯红地站着,拳头微微握紧,牙齿紧咬下唇,几乎都要渗出血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花痴猪,我们班的平均分就不会永远都是倒数第一了,真怀疑她是不是脑瘫的,每次考试都只有那么的几分。”学习委员苏雪雪极其厌恶地瞪着她说,“这样的人,早就应该自觉地退学算了,真是害群之马。”
“秦安然,你看看你,连同学们都这样说你,你全身上下到底有哪些可取之处?”数学老师睥睨了一眼她,摇着头说,“人笨是天生的,这我不怪你,但是你能不能做个样子勤快点?”
秦安然自己也不想这样的。从小学二年级起,自从那一次高烧之后,她就无法记得住复杂的东西,考试也就一次比一次差,无论她多么的努力去听课补习,她的成绩都是一次比一次差,差得她连自己都放弃自己,反正上课都听不懂,也就只有睡觉了。
“你这个样子,你就不怕你父母失望?”数学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对不起你父母给你的血汗钱吗?”
“老师,她妈就是被她气跑去改嫁了。”邻居许小强大声的说,“她爸也就天天喝醉酒打她,说她是赔钱货,说她害得她没老婆!”
“许小强,你胡说!”原来一直低着头的秦安然忽然抬头朝许小强大声的叫嚷,“我妈不是我气跑的,我爸也没打我!”
“还撒谎,我听我妈说的,那天我还亲自见你爸打你呢。”许小强毫不客气的说,“你们家都成为我们社区的笑话了。”
秦安然很生气地拿起桌面上一大叠书,向许小强砸去,砸得他嗷嗷大叫,“老师,秦安然打我!”
“秦安然,你竟然敢在我眼前打同学,你给我到政教处去!”数学老师气极了,伸手把她从座位上扯了出来,扔到一边去。
大家如看猴子戏般看着她,没有一个人的目光是同情的。
政教处黄主任是出名的冷血杀手,长得高大彪悍,满脸横肉,不怒而威,气场极大,学生们就算只见到他的背影,都是要吓得抖一抖的,而凡是被他调教过的学生,皮毛基本都是要脱掉一层的。秦安然成绩很差,上课也爱睡觉,但是没做过什么坏事,因此也没有被黄主任训导过,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但现在,数学老师竟然要拉她去政教处,这可是把她吓死了,抖开他的手,就往教室外冲。
“秦安然,你给我回来!”数学老师气急败坏地跟着追出来。
秦安然不听,脑里想的全是黄主任那张恐怖的脸,跑得更快了。她脑筋不灵活,但是跑步却是最快的,运动会上,拿长跑短跑第一的往往就是她,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有存在价值,因此每年,她最盼望的就是运动会快点到来。
肥胖的数学老师跟着她跑了一阵,就已经不见了她的踪影了,只好慌忙的向领导报告。
*
刚好警卫开门扫地,秦安然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因为担心会被抓回去,也就继续的在外面奔了起来。
为了能有一个安宁的学习环境,秦安然所在的长平三中建在长平县的郊区,四周荒野环山,开发度还不足。
秦安然盲目地跑着跑着,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跑到哪里,等到累了停下来后,方发觉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山谷里。
这里的风景很美,草地蔓延,野花遍布,蜜蜂蝴蝶在花上飞来飞去,树上的小鸟也在悦耳地唱歌。
秦安然回头望望,发现没有人跟着追来,也就随便的在一干燥的草地上躺了下来,随手拔起一棵草根,放在嘴里嚼起来。
太阳暖和和的,草地软绵绵的,让她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忽然,一阵强烈的响声把她惊醒,睁眼一看,竟然看见一个大约有一个人高类似圆碟形的降落在自己不远处,在日光下闪闪发光,四周的动物惊慌失措四处乱窜。
什么东西来的?
她一惊,慌忙的坐了起身,揉揉眼睛,定睛细看,怎看都觉得那像是传说中的。
自己在做梦?
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痛!不是做梦!难道自己真的遇见了?
秦安然的神经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就好像自己站在起跑线上准备起跑一样,有点热血沸腾了。
她摸了摸裤兜,发现没带手机,可惜得肠子都要青了。如果她能拍到的照片,再卖给报社的话,肯定能赚一大笔报料费。
正想着,那圆碟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两只形体高大如人,身穿着特殊材质的衣料,直立行走的狗,其中一个通体发黑,一个通体雪白,它们像人一样用双腿走到她的跟前,眨着晶亮锐利的目光看着秦安然,好像在研究什么。
“你好!”那只黑狗忽然张嘴,里面竟然惊骇地吐出略微有点生硬的人话,吓得秦安然几乎想要一头栽倒。
狗会说话?看来,自己真的实在做梦,或者产生幻觉了。她拼命的揉自己的眼睛,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
“不用惊讶,我们来自狗狗星球,用你们的话说,我们是外星人。”另外一只白狗估计是母的,说话有几分温柔,“你也不必要害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外……外星人?”秦安然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两条狗和心目中的外星人联系在一起,更何况,它们是狗,根本就不是人嘛。
“是的,我知道,我们和你们地球上的狗类长得很像。”黑狗点头说,“但是我们的智商却不同,用你们地球人的标准来计算,我们平均智商是。”
对于智商的计算,秦安然实在是没有任何概念,因为她是低智商的人。
“很高兴你能成为我们今天见到的第一个地球人,因此我们愿意送一件礼物给你。”白狗呲牙笑着说,“你想要什么呢?”
秦安然的神志还没有从震惊上清醒过来,只是如发梦般怔怔地看着眼前两个会说话的自称是外星人的黑狗。
“如果你没有什么可以想要的——”等了一阵的黑狗望着她说,“那我们走了。”
“啊?”秦安然反应了过来,傻傻地问一句,“你能不能让我变聪明点,让我学习好点?”
“可以。”黑狗说,“地球人大多数的大脑构造都有问题,我们也刚好准备做个试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改造大脑机能,让你变得和我们一样聪明。”
“怎样改造?”秦安然问。
白狗笑了笑,伸出前爪一扬,秦安然的双眼也就一黑,然后不省人事了。

崛起【】改变连连
头一阵剧烈的疼痛,秦安然睁眼醒来,发现自己依然躺在草地上,慌忙的坐起来一看,四周也依然是原来的样子,那也不见了,好像自己之前还真的发一场梦似的。
她用力敲了敲自己那剧痛的头,想来自己刚才要么是做梦,要么就真的出现幻觉了,这个世上怎么可能让她秦安然遇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还有那直立行走的外星狗?
不过,原来那停留的地方还真的凹下一个圆形的痕迹,四周也有青草花朵被压垮,很明显那里停留过什么重物了。
晕死,到底刚才发生的是梦幻还是真实的?
她疑惑地捧着头用力的甩了甩,感觉脑袋好像有不同的变化,当她的目光落在一朵小花上,脑海里竟然清晰地出现了类似电脑百度的资料,显示那朵花的名字特征生态药用价值等等。
而这朵花,她以前虽然是见过,但貌似却一直不知道它的名字,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却为什么像放映一般清晰显示出来呢?
怎么回事?
她又想起之前那黑狗对她说过的话,说要改造她的大脑机能,让她变得和它们一样聪明。难道自己的头痛就是因为刚才被改造过?
她试着又望向另外一朵她认识的野花鸡屎藤,只是几秒之间,伴随着略微的头痛,那鸡屎藤的所有特征功效等等又如屏幕般显示在她的脑海里,而且非常的详尽。
她大喜,试着去辨认其他野草野花,脑海里竟然如同百科全书一般,一一呈现出来。
到底那外星狗给自己大脑动过了什么手脚呢?
它除了能显示这些野花野草的资料,还会不会显示出试卷的答案之类呢?
她越想越兴奋,站了起来,看见天色逐渐晚了,也得赶回家去给爸爸做饭了,于是快步跑了起来,却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步伐似乎比平时轻盈了些,体内好像盈满了力量,让她怎样都挥发不完似的。
她一口气跑了三公里回到家里,除了微微喘点粗气外,好像并不是很累,甚至连汗都没有滴几滴,真是奇怪。
她以前跑步虽然很快,但是体能并不是很好,每次跑完三千米,都累得要虚脱,现在竟然跑了三公里都腰不酸,腿不疼,汗不流,如同闲庭信步,这到底为什么呢?
她疑惑地推开家里那扇有点残旧的铁门,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个大约只有五岁的小男孩在嬉戏。
走错门了?
她一惊,慌忙的倒退几步退到门口,抬头看看,却又发现没错,不由眯了眯眼睛。
“安然,你回来了?”里面传来了爸爸秦青云熟悉而略带喜悦的声音,“还不进来,在外面干什么?”
“哦。”秦安然应了一声,再次跨步进去,疑惑地看着那陌生的女人。
“安然,叫陈阿姨。”秦青云那布满了沧桑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笑容,大嘴咧出被烟草薰得微黄的牙齿,浑浊的双眸盈满了喜悦。
很久没见过爸爸这样的神情了!
“哎哟,这就是小安然了?呵呵,长得真是可爱乖巧。”那叫陈阿姨的主动站起来,颧骨略微有点高的双颊盛满了笑意,拉着秦安然的手,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她的声音有点尖细,这让秦安然感觉有点不舒服,不过,看在爸爸那么高兴的份上,她还是很乖巧地叫一声:“陈阿姨好!”
“好好好,我真命好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