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煜色再临 作者:小水妖精

时间:2020-02-12 10:45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看着 男人 事情
煜色再临(现代重生)作者:小水妖精第一章再次看到窗外的阳光的时候,于跃思的心中不由得有了一种庆幸的感觉。是的,庆幸,当昨晚心脏又在一阵又一阵的抽痛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的一生真的就要那么结束——虽然并没有

煜色再临(现代重生)
作者:小水妖精

第一章

再次看到窗外的阳光的时候,于跃思的心中不由得有了一种庆幸的感觉。
是的,庆幸,当昨晚心脏又在一阵又一阵的抽痛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的一生真的就要那么结束——虽然并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可是能活着总归不是好的吗?
可是即使逃过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劫,下一劫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再次到来。恐怕曾经的他再怎么也想不到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之后,他竟然会死在那平凡无奇的心脏病上。
那个隐患在他的身体内部隐藏了太长的时间,当一切终于被发现的时候总归还是因为太晚而无法做出补救。
可是他却是平淡的,因为这一生他已看过了太多的生生死死,那颗实际上脆弱的心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已经学会平静——即使那将会是自己的死亡。
医生说他这种心态有利于他的身体,可是他明白,不管是怎样的心态他都躲不过那一劫。
病房依旧是惨然的白色,象征着纯洁的新生的同时也意味着无奈的终结。
于跃思的嘴角无意识的翘起,可是那其中似乎什么意味也没有,无悲无喜,仅仅是一个纯粹的笑容而已。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于跃思把视线移到门口,看到的却是那个据说是这所医院中最优秀的医生。
因为医生没有敲门就进门的行为而有所不满,于跃思皱起了眉毛,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平淡无波的模样。
“苏医生。”微微的点头示意,于跃思该有的礼貌一向是不曾少的。
可是奇怪的是,那个已经人过中年的苏医生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带着轻松的笑容,他走上前去掀开于跃的被子,查看他的脚部:“怎么样,小煜,感觉好些了么?”
小于?即使是从小就注意锻炼自己的修养的于跃思也不由得在心头冒起一把火:从他出生到现在,从来也没有人干这么称呼他,甚至有很多人在尊称他为于先生的时候甚至不敢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唯恐会泄露自己的恐惧。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小的医生却敢这么称呼他,甚至敢没有得到允许就擅自触碰他的身体——他倒要知道是谁在一夜之间就给了眼前的这个医生这样的胆子的。
不怒反笑,于跃思已经平静了很久的心终于起了一点波折。
可是低着头的苏医生并没有发觉自己病人的不对,毫无所觉得检查过自己想要查看的部位他就抬头看向了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于跃思:“小煜,你的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在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行,不然苏叔叔可不想在过几天就看到你不是因为发烧就是因为脚受伤什么的住进医院。虽然叔叔也想见到你,不过我们完全可以在你们家见面的吗!”
脚受伤?叔叔?于跃思张大了眼眶,然后就试着移动自己的脚。
一阵疼痛,他的脚的确是受了伤。
奇怪,虽然昨天的确是病发了,可是他并不认为就只因为这个自己就会毫无所觉的让人接近自己并且伤了自己的脚踝。
而且眼前的这个苏医生的确也是很奇怪,即使自己真的一只脚迈进了棺材他也不认为眼前的医生有让自己叫他叔叔的勇气。
这是怎么回事?习惯性的把手指弯起,于跃思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是不同寻常的白皙和纤细。
眉毛狠狠地皱起,于跃思的心中大震,手也不由得狠狠地拳在一起。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先弄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煜,小煜。”看到于跃思怔愣的神情,苏医生不由得疑惑,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
“啊,苏……叔叔。”很快就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于跃思抬头看向床边的中年男人,意识到他一直在喊的并不是小于而是另外一个读音有些相似的字的时候,顺水推舟的告诉他,“我有些累了,想要先睡一会。”
怔了一下,苏医生很快就笑了:“睡一觉也好,那叔叔就先出去,你先睡一会吧。”
只不过在走到门边的时候他还是回过头又说了一句话:“对了,小煜,你还是笑起来好看,平日里也要多笑笑才好知道吗?”
笑起来好看?看着已经合起来的房门,于跃思若有所思:呵呵,恐怕这个医生是在他成年之后第一个对他说这种话的人,作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的尹航曾经这么对他说过:“跃思,你的笑容就像是罂粟花,表面灿然无害的背后却是致命的毒素,不了解你的人可能会被你的笑容迷惑,可是了解你的人却只会你的笑容望而却步。”
不在把思绪放在没有用的地方,他立刻开始检查他的身体。
不出所料,经过一番摸索与检查之后他终于确定现在的这张面孔并不是他本来的脸孔——毕竟脸部的骨骼的差异他还是能够摸出来的。
是整容吗?可是在他的认知里面并没有什么技术可以改变人体骨骼的大小。要知道并不是手,他发现他的身体上下都小了一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即使是一向从容的于跃思在面对这种诡异的状况的时候也不由得失去了往常的镇静。
可是即使是心理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也依旧凭借着身体的本能移动着,费力的挪到床头去查看上面的病历卡。
那张小小的卡片上赫然写着言煜两个字。
言煜?言是一个很少见的姓氏,而他认识的人之中正好有一个名叫言煜的孩子。
是的,孩子。虽然的确是知道这个名字,可是那个孩子和于跃思所生活的却是两个世界。而他之所以会记着这个名字除了他是出自自己的宿敌言家之外,还有当看到这个言家的孩子的第一眼起他那一向波澜不惊的内心就有一种奇妙的预感。
他们是有缘的。
虽然一直都有着这样的认知,可是于跃思却并没有去结识那个孩子的意图。
那个美丽却忧郁的男孩和自己的世界相隔的实在是太过遥远。这样想着,他漫不经心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可是却又会再次相遇的时候试图去了解那个男孩。
于跃思一向都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可是对于言煜这个人他却是从来也没有什么目的的。
他喜欢那个男孩吗?虽然不讨厌,可是于跃思并不认为那就是所谓的喜欢,而言煜也不是他喜欢他的类型。
可是即使是这样,每次在言煜出现的时候他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注意那个男孩。
他们的未来会产生交集,他的预感这么告诉他,而他的预感一向都是灵验的,最起码它曾经无数次的拯救了他。
难道这就是那所谓的交集?可是这个言煜就是那个言煜吗?可是他为什么又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言煜?难道是有什么人做了什么手脚吗?
病房里面并没有镜子,所以他并不能够在第一时间弄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那个言煜。而“于跃思”那里现在又是怎样的状况。
这个病房和他先前的病房的布置并没有什么差别,就连病历卡的样子和挂的位置也和他床头上的一样。所以说他应该还是在那所医院才对,甚至这里很有可能和自己原来的病房还在一层楼上,毕竟这个医院这种规格的病房也是有限的。而能够住进这种病房的人也实在是不多。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确定“于跃思”的情况和弄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
垂下眼帘,“言煜”开始在自己的心理面慢慢的计划着。
毕竟,只有好的计划才能够让一切步上正轨,而现在的他最重要的就是稳住自己的心,好好的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不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有人想要看到他无措的样子的话那么就是大错特错了。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他就是他,他是绝对不会任由自己的敌人在背后偷笑而不作出任何的反击的。

第二章

曾经的言煜到底是怎么一个人也许于跃思并不是很了解,可是在根据和那个孩子仅有的几次见面让他试着去模仿那个人骗过不熟悉的医生和护士这点上来说于跃思做的还是十分成功的。退一步来说,就算是此言煜真的非彼言煜,根据于跃思的推测,一个身体不好经常住进医院的男孩应该是安静和略有些忧郁的。
好在他现在的模样应该还算是招人喜欢的样子,这些天来他虽然在那个似乎挺了解自己这个身份的苏医生面前总是中规中矩的模样,可是私下里却还是注意和那些过来照顾他的护士打好关系。
不得不说于跃思在女人面前到底还是有一手的,没有几天,他想要得到的信息都已经明了了个七七八八。
他记得他病发的那一天应该是七月十八号,而这些日子里他已经弄清楚现在已经是距离那天之后两个月的时间了。更为不巧的就是他现在所居住的房间正好就是那个时候所居住的,至于这个房间的上一任房客——那个在护士小姐口中俊美温和但是却总是不敢让人直视的于家当家早就已经在两个月前因为心脏病发而离开了人世。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于跃思——也就是现在的言煜胸口一阵,但还是尽量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没有让身边的人发现自己的不对。
“是这样吗?”看似单薄的男孩虚弱的一笑,那笑容中似乎满是惋惜,“于家的那个当家我也见过几面,那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很强势的人啊!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轻易的就死掉呢?这真的让人不敢相信。”
“说句实话我们也不愿相信啊!”正在陪着他聊天的护士还没有开口,另外一个正在整理花瓶的护士就已经走了过来,“唉,这年头能和于家的那个于跃思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小煜你的哥哥而已。那样一个白马王子即使仅仅是看着就能够让我们的心中充满希望啊!可是小煜,我是十分非常一定肯定确定他已经死了——因为那天就是我值得班,要知道我可是亲自确认他的心脏已经停跳了的。”
这个护士的确是曾经照顾过他,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在那样的生存环境下的于跃思早就已经学会记住一切的细节。
于是眼神一黯,他立刻低下头去想要遮住自己的情绪变化。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身为于跃思的自己真的已经消失在这个世上了?而现在存在的只是一个装了于跃思的灵魂的言煜。
这两天他已经细细的检查过了自己的身体,并且最终确认了这副身体的确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个身体了的事实。
身体骨骼暂且不论,于跃思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在腰侧是有一颗不起眼的痣的,可是这幅躯体却是光洁如新,只是在肩膀的部位有一个细细的伤疤而已。
而这个时候坐在他身边正细细的替他削着苹果的护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说起来你那个哥哥,小煜,你们好歹也算是兄弟啊!为什么你住院都快一个月了他都没有过来看过你?当初你们家旗下的公司和于家竞争的那么厉害,他还有过来看过于先生,可是为什么换成了他的亲生弟弟他却不闻不问呢?”
又得到一个信息!这样看来这个言煜的确是他所认识的那个言煜——因为之前曾经来看过他的言姓人也只有自己那个曾经的对手言晏飞而已。
对于言晏飞那个人,于跃思还是很欣赏的,而在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像一部分人忘记曾经叱咤风云的于跃思反而一反常态的过来看望卧床并且看似没有希望恢复的于跃思。
可是欣赏归欣赏,那么一点欣赏并不能够改变他们是对手的事实,只是于跃思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对手竟然会变兄弟,还是有着一半血缘的亲兄弟。
不过没有想到言晏飞和言煜兄弟两个的感情已经浅淡到还不如当初身为他的对手的于跃思的地步。
“小煜,小煜。”身边的护士何玉唤醒他,同时把已经切好放在果盘里的苹果递给他,“你怎么又跑神了?”
“啊!”言煜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
“唉,你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坐在他身边的何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煜,不是我说你,你应该想开一点,你和你的那个哥哥除了血缘之外还有什么联系?你看你住院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家除了那个偶尔会打个电话过来的母亲还有谁关心过你?你又何必总是为了他们伤神而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呢?”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