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错恋下的豪门虐战:同床枕梦 作者:蛋蛋1113

时间:2020-02-12 10:46 标签: 都是 自己的 的人 微微 让她
《错恋下的豪门虐战:同枕异梦》作者:蛋蛋楔子【】步步为营年,澳大利亚,深秋。整栋学生别墅,在他事先的安排下,已经都腾空了。“你怎么做到的?”她把护照随手往茶几上一搁,脸上有惊喜。“买下来,让他们都搬走
《错恋下的豪门虐战:同枕异梦》作者:蛋蛋

楔子

【】步步为营

年,澳大利亚,深秋。

整栋学生别墅,在他事先的安排下,已经都腾空了。

“你怎么做到的?”她把护照随手往茶几上一搁,脸上有惊喜。

“买下来,让他们都搬走。”他将钥匙交到她的掌心。

听到这个无情的答案,她的笑容凝了下,但是,几乎只有几秒,她的脸上又扬起了笑容,轻松愉快地继续问,“我们蜜月住这里,对吗?”

季熹炜没有回答,他沉默的将她的行李放下,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里,几乎都没变,还是他们回国之前的样子,就连屋内的那张床,还是以前的那一张,充满过往的绮丽。

他的目光避过诱惑,定在茶几上的护照上。

“你的行李呢?”她发现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行李一并提进来。

他调回目光,凝着她,不说话,没有一贯的轻柔神色。

于是,她疑惑地又问,“还是说,你要先住楼上?”按照澳洲的风俗习惯,婚礼前一日,新郎和新娘不能见面。

“我先住旅馆。”他终于回答。

脸上,淡到几乎没有表情。

“也行。”她笑得甜净,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望着她的笑容,有那么几秒,几乎屏息,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他转过身,从身后的行李箱里,缓慢地抽出一份文件,搁在她的面前。

“微微,把它签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是股份转让同意书。

“这几天,我就可以逼你小姑姑交出股份。”他沉声告诉她成果。

她的脸上,有微微的诧异。

小姑姑是何其厉害的女强人,他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斗赢最后一个关卡?

“至于何茜茜,我会把她和你小姑姑一并赶出公司!”

即将投降的小姑姑,还有早就熬受不住的其他亲戚,胜利的滋味并没有想像中愉快。她想了一下,眸变得雾蒙蒙,“伤害过我妈的人,我都没有办法原谅……给她们一间房子,其他什么也——”

“不!”他却打断她,“斩草要除根,我不可能给她们翻身的机会!”伤害过她的人,他同样没法原谅。

望着他冷漠无情的脸孔,她微怔。

“集团的经营权很快就要两年一次的改选了,所以,即使并吞你所有姑姑手上的股份,也远远不够!我需要你手上所有的股份,把握大权!”他直指需求,把合同缓慢重新推到她面前。

纪夕微的唇角再次轻扬,她一派天真地将文件推回去,说,“为什么还要签这个呢?我们结婚之后,我的就是你的!你是我的丈夫,你照样可以理所当然的问鼎董事会主席之位啊!”

他深深地瞅着她。

认识纪夕微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没什么脑容浆的女人,好比现在,也只有她会说出那么天真的话语。

“微微,你把它签了!”异国他乡,他再次缓缓地把文件推倒她面前,缓缓逼近。

整栋公寓这一层,只剩下他和她。


【】最后缠绵

她的母亲正在楼上的房间休息,以便养足精神参加明天的婚礼。

“喂,季熹炜不要太过分哦,凶什么凶,妈要是听到还以为我们在吵架呢!”她俏皮地吐吐舌头。

她的语气象在撒娇,软绵绵的好似棉花糖。

他沉默了,脸上的表情,确实缓了很多,但是,她面前的文件,依然没有被拿开,坚定无比。

她凝他,他同样正视。

“季熹炜,我们在度蜜月哦!你别告诉我,你还想着工作!”她只能笑容不改的提醒他。

“莫瑶会帮我处理。”他沉声回答。

莫瑶——

压下心底的翻腾,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

她低首,笑容,淡了几分,抓起一旁的笔,扬起脸时,笑容又回到脸上,“我们别吵架了,明天还得结婚!我签就是了。”没有什么比明天的婚礼更重要。

在文件的签名处,她一字一顿的签着自己的名字,最后一个微字,她的手一颤,用力到钢笔的笔尖几乎将纸张都快戳破。

而他,站在那,看着她柔软的波浪型的发丝,有几秒的发呆。

签完名,她盖上文件,递还给他,笑容不改,“季熹炜先生,现在满意了吗?”

他看着她,却笑不出来。但是,他还是把文件工整收回到公文袋内。

她盯凝着那个黑色公文袋,“季熹炜先生,你要记住,你未来的老婆我可是什么都给你了哦!你要是临时变卦不要我了,我就变成身无分文的乞丐了!”她眨眨眼,言语夸大。

他不吭声。

“我啊,什么都无所谓,但是,谁要是惹我妈伤心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她天真笑语,“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你,愿意和我结婚,让我妈能在人生最后的一程路里,亲眼看着她的女儿出嫁,从此幸福快乐——”

“我姓江。”他突然说。

她愣了下,她正想问点什么,他已向她靠近一些,修长的手,轻轻地缓缓地将她额前的发丝向后拢了拢,然后,停留在她天真的笑颜里。

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用一种深刻、复杂地眼神继续瞅着她,瞅得她很不安。

就在她动了动,想打破这股不安的时候,突然,一记炙热深吻吞没她。

唇舌交缠间,如同惊涛骇浪,无法收拾。

他的吻,一向是浅浅淡淡的,但是,这一次却激狂到几乎要吞噬她一般,甚至吻过之地一一留下属于他的烙痕。

一阵天旋地转,他张臂抱起她,转眼间两人已置身在床上。她来不及惊呼,他已经出乎意料地失控,陡然抱紧她,用力攻占她的柔软。

埋入她身体内的力道,从来没有过的深且重……

……

【】人皮面具


人去楼空。

被褥的温度已经变凉,仿佛方才过于激烈到如溃堤般的激情只是一场绮梦。

撑着有些酸楚的身子,她重新坐起,茶几上的护照,果然已经消失不见。

但是,她没有在意,反而打开抽屉,取出藏在抽屉内的一个面具。

那是半张泥制的狐狸面具,是她亲手陶制,送给他的新婚礼物。

她扣在自己脸上,良久良久,久到臂都几乎发麻。

然后,她才缓缓地摘下面具,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

因为,今天的他,忘记了戴上他的“面具”。

没有了面具,那张人皮,该是多么的凉薄。

仰头望着一弯的淡月,她心中,前所未有的不安。

……

卷一【人生如戏】

卷首语


人生,就是一场戏,

他自认是最好的戏子,

他爱着这个女人,

用他所有的虚情假意,

深深的爱着她。

可是,当他即将胜利的那一刻,

却突然不确定了,

戏与现实的分界,到底在哪里?

……

【】缺席的新郎①


他们的婚礼,是在早晨,一间中文教堂。

这是一个独特的婚礼,因为新娘突发其想,举行一场面具婚礼。

来祝贺婚礼的亲戚朋友不少,有从国内飞来的,也有他们在当地的一些共同的同学以及朋友,他们应新娘要求都纷纷带上了面具,仿佛在参加一场舞会。

因为人多,大家自动的在教堂门口排起队来,一家一家地进入。

这些人群里,包括季行扬。

现场,只有他,不合群到没有佩戴着任何面具。

他走向她,一身漂亮到夺目的的白色婚纱,戴着白色面具的美人儿,他脸上的神色严峻,因为心口震痛着。

“恭喜!”他扯动着颜面神经。

“谢谢。”她娇颜露出笑容。

曾经,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时光和岁月,却在他们身上划下了别疏。

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客套的寒暄后,擦肩而过,季行扬找了个第一排的位置,几乎是自我折磨一样,他要近距离目睹这人生最重要的一幕。

亲眼目睹他心底的那个人,正式走向自己的弟弟。

祝福他们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但是,不祝福又能怎么办?多年前,他已经失去了站在她身边的资格。

一会儿后,所有的宾客几乎已经到齐,一排又一排的长椅上,都坐满了观众们,面具下的容颜张张都是喜庆的笑颜。

但是,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

大家渐渐等到失去耐心,个个好奇的开始面面相觑。

“微微,怎么搞的,婚礼都快要开始了,熹炜怎么还没来?!”用仙女面具成功遮挡住一张病容的纪妈妈,也同样开始焦躁。

“妈妈,不急,可能是睡过了头,或者路上塞车。”她笑着柔声安抚。

“他不会是有什么恐惧症,逃婚了吧?!”母亲很不安。

“妈,你想什么呢!放心,他会来的!”她跺脚,佯装无奈。

“你确定?”妈妈再次确定。

“当然确定了!妈,你不是一直说,结婚嫁人后,要以夫为天吗?我不信他,我信谁呢?”她微弯唇角,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那倒是,熹炜是个百里挑一的好男人,值得信任!”母亲笑了,终于被她安抚,打起精神虚浮着脚步去招呼亲友们。

母亲走远,面具下的她,却没有了任何笑容。

她笑不出来。

他会来吗?会,一定会!她坚定的告诉自己。

【】缺席的新郎②


清晨的机场,寂静到空荡荡,行李箱轮子滚动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广播里,在播放着温馨的登机提示,江熹炜面无表情地向前走。

心底,有一块角落,像是脱了漆一样,慢慢地,慢慢地,在裂开。

“妈妈,好漂亮的哥哥,他是演员明星吗?”

“有可能哦!他拿着的那个工作证,好像是北京‘飞翼’传媒的。”

旁边,有对爱追星的母女俩悄悄地讨论着。

江熹炜低头,冷凝着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捏在手中的工作证。

‘飞翼’传媒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