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老婆 作者:冷烟花

时间:2020-02-12 10:47 标签: 自己的 对着 同志 康师傅 杨柳
《老婆,立正稍息》作者:冷烟花内容介绍:他们的认识,那就是一场无比狗血的开场。新郎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偏偏那对狗男女还无耻下流到送她一份红色炸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去,为毛不去!她活的坦荡

《老婆,立正稍息》作者:冷烟花
内容介绍:
他们的认识,那就是一场无比狗血的开场。
新郎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偏偏那对狗男女还无耻下流到送她一份红色炸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去,为毛不去!她活的坦荡荡,过的洒脱脱。凭毛让你们这对贱人看笑话,不把份子钱给吃回来,她对不起妹妹!
嘎…,为毛是对不起妹妹,不是对不起自己?
哦,想到了再告诉你。
然…
虾米情况?
眼花还是错觉?为虾米女厕里有个男人站在水槽前“哗啦啦”?而且…那什么晃着了她的眼?!
“解放军叔叔,那什么…你…好像进错厕了?”纠结过后,她很好心的提醒他,当然,那叫一个脸红脖子红。
他面不改色,泰然若之,手指夹着软体物件继续若无其事的“哗啦啦”,双眸斜一眼她,再斜一眼面前的水槽,不说话。
哦,天地!她想找个地洞。
“对不起,解放军叔叔!”溜…
然…
“立正!”
她——立正。
“稍息!”
她——稍息。
欲哭无泪。

☆、菜鸟进行时
热情似火的太阳高照着荆市大地,从上往下远望,白花花的水泥路上似乎有腾腾的热气正层层的往上冒着。路两旁的树木经过与热情的太阳一翻严酷的比量之后,最终以失败告终——那便是耷拉着它那巨大的树冠,如离开了水的鱼儿一般,戚蔫蔫。
差不多是用百米冲刺般的速度,杨怡急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抱起桌上的一大堆资料,再度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影印室跑去。下午开会,所有的资料都必须在开会之前整理妥当。二十五份,每份二十五页,可想而知,她得有多忙。
杨怡,女,岁,叶氏投资公司财务部小小的出纳一名。
说的好听点是出纳,说的难听点那便是打杂,整个财务部大至会议记录,小至端茶递水那都是她份内的工作。就像现在,影印这会议资料,原本应该是前台接待的工作,此刻却成了她份内的工作。
认命,谁让咱是新人一枚,菜鸟一只。
虽然现在是午休时间,但是对于一个进公司仅不过两个月的新人来说,那分分秒秒的都像是老虎赶在屁股后头一般。每一分,每一秒那必须的充分的利用起来。
一天小时,对于杨怡来说,那是永远的都是不够用的。此刻,别人都优哉乐哉的吞吞的吃着午饭,饭后再是小憩一会。但是对于杨怡来说,那是永远有做不完的事。就连吃饭的半个小时,也就是分钟,亦是被她充分利用后压缩成两个立体方块。
前十五分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离公司楼下一百米远的沙县小吃,一份十块钱的鸡腿饭或是大排饭,饿死鬼投胎一般的扒完。后十五分钟,趁着这被她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空隙,猛啃她的精神粮食——专升本各门基础知识。
**说过八个十分有意义的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故,咱必须向一代伟人毛爷爷学习,绝不能让自己后退,必须时刻前进。
本来每天雷打不动的两个方块,却因为今天沙县小吃里的人太多而打破了她原先的计划。
若问为啥这么好地段,公司规模也算得上档次的地方,为何会有其实算是低档次的沙县小吃嘞?
其实哪个地方没个口袋里票票不多的人呢?你当以为人人都是不带票子只带卡的二代呢?就比如说杨怡了,那就是口袋里票票永远不会超过一张毛爷爷的娃。所以说,虽然沙县小吃上不得台面,但素,每天的生意还是相当的不错的。
杨怡甚至还想着,若是哪天再丢了工作,她也来这个地方开家沙县小吃,那绝对的比她的工资翻好几倍的。
嗯,话扯远了。
话说杨怡进公司两个月,财务部里哪人不是见惯了世面的老油条了。见着有新人来了,而且还是一只小菜鸟,那能不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交给小菜鸟?谁不是小菜鸟被人压迫成老油条的。
于是乎,杨怡同志很光荣的步入了小菜鸟压迫进行时,每天忙的连上厕所都必须掐着时间上。
当然了,这一切都要归结于那一对狗男女来着,如果不是那对狗男女,她杨怡怎么可能会步入小菜鸟压迫进行时的行列?她现在应该很舒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做着那不算是很忙碌却也不空虚的日子。空闲的时候,还可以啃啃她的精神粮食,好为她将来进军高级会计师做着充分的准备来着。但是,现在,她却无比可怜的成了……
哎,无语摇头,一声叹息。
若问那对狗男女谁来着,那还不就是她有眼无珠,少年无知,误入岐途,就那么三言两语被人哄了去,没心没肺,有脾没肾的当了人两年女朋友。无怨无悔,忠心不二的为人拼了五年老命的烂人一对。
哦,不要误会,这是两人,是一对,不是一人。所以才会叫是狗男女来着。也就是她的前度男朋友和前度老板娘,卢梭和曾婵惠。
事情是这样的:
她原本有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工作量不多,工资也还算可以,老板娘人也不错。虽然工同规模不是很大,但这是她自工作起的第一份工作,老板娘待她亦是姐妹一般。于是乎,杨怡同志如啃草的老牛一般,任劳任怨,忠心不二,勤勤垦垦的一干就是五年,从不曾有过跳墙的念头。
其实最重要的也是最关键的那便是她可以在工作空闲时间自啃她的精神粮食,然后不断的提升自己,给妹妹一个好的环境,那以后妹妹就不用像她这般的辛苦了。
卢梭是她的男朋友,是一所二流中学的老师,即将步入三十大关,虽然也是勤勤垦垦,却是一直没有被提拨的机会。每年,分配给他的都是教最冷门的那门课,于是乎,可想而知,那工资自然也是比不得其他带班和教热门课程的老师来着。
卢梭抱怨啊,大有一副自己抱国无门的意思啊,那简直就是学校埋汰人才啊。
于是,一次杨怡脑子灵光一动啊,既然在学校报国无门,那就不如趁早转业啊。正好的,那会公司欲招一名培训师来着,杨怡一想啊,卢梭从事的就是教育事业,那培训其实与教育也没什么两样的。
再者吧,如果说两人在同一家公司了,那见面的也方便了,不用因为两个人都忙而一个礼拜才只能见个两次三次的。办公室恋情啊,处理得当,那对两人都是有好处的。嗯,就这么定了。
于是乎,当机立断的,就将卢梭介绍给了老板娘曾婵惠。
曾婵惠对卢梭那叫一个满意来着,本来嘛,卢梭长的白白静静,斯斯文文,还戴着一副无框的低度眼镜,一米七五的身高,那绝对的就是一温文尔雅的书生样嘛。这要放在古代,那绝对的就是一秀才的料。再加之,卢梭为人师表五六载的,那更是浑身自内而外的透出一股诱人的绅士风度。似乎,杨怡同志便是被他这气质给吸引了去的。
于是乎,曾婵惠当即的便是录用了卢梭,且那工资吧开的比他学校的高了两倍。卢梭那叫一个对曾婵惠感激涕零哦,直言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这下报负有门,展脚有望了。
当然了,最开心的莫过于杨怡同志了,这叫工作恋爱还有家庭三不误了。好事,大好事一件。
然,有的时候吧,事情的发展并非会按着你所予想的方向持续的。杨怡同志所认为的好事——工作,恋爱,家庭三不误的美好愿望就那么果断的被现实给打破了。
自卢梭进了公司后,虽然每天都在同一屋檐下,但是之间的对话却是比之前更少了。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间,似乎,他们连最基本的恋人之间的勾通也没有了。倒是见着卢俊去曾婵惠办公室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多了,曾婵惠有应酬时,也会带上卢梭了。
同事之间,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议论着卢俊一老板娘之间那要说没有奸情,是绝不可能的。唯只有杨怡同志在听到同志的议论时还很为两人叫屈的辩驳上两句。
用杨怡同志自己的话说,那都是工作的需要。那是老板娘看得起卢梭,对他的重用。现在卢俊抱负有门,展脚有望了,为作女朋友咱得理解和支持他。
杨怡同志向来都是十分通情达理的嘛。
不是老话说的好嘛,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杨怡决定,她就要做卢梭背后的这个女人。再说了,老板娘比卢梭大来着,而且还有一个女儿,怎么可能会搞姐弟恋来着。
于是乎,这么一支持,一理解的。等杨怡同志发现的时候,人家都都已经不知道滚了多少次床单了。
这还是杨怡同志思想斗争了很久,左右脑相互撕杀了不下百数,终于决定要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他,决定要向他张开自己的双腿时。却是一个冷不丁的,才发现,人老板娘曾婵惠都不知道早她多久就向卢梭张开了自己的双腿了。
用句贱男卢梭的话说,那就是:杨怡,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我们交往两年了,你除了死命的守住自己的下面,一天到晚了除了你的那些书,你嘴里说的最多的除了你妹妹,你什么时候为我想过?反正你也不想给我,那正好我也不想要你了,你就守着你的那堆破书还有你的好妹妹过一辈子吧!反正你妹妹和你一样,也是没人要的!
卢梭的最后一句话刺激到了杨怡同志。
杨怡同志的人生信条:你说我没关系,但是绝不能说我妹妹。
于是乎,杨怡同志毫不犹豫的一抬腿,很不客气的往他胯间一送,差一点没断了人家的命根!而后很豪迈了送了人一句话:你姥姥的二姨奶奶,老娘不稀罕!
这是杨怡同志有生以来第一次曝的粗口,破了自己二十三年来的记录。
于是,杨怡同志很光荣的下岗了。当然,那是双下岗,工作丢了,爱情没了。
好吧,咱现在镜头转回。
杨怡站在影印机前,二十五份资料已经全部印好,正拿着订书机,装订着,放在裤袋里的手机响起。
掏出手机,一边继续装钉着资料,一边将手机往脖子上一夹,连来电显示也不看,“你好,杨怡。”
“杨怡啊,我是你婵惠姐……”
“啊?谁?”杨怡一时之间没转过弯来。
------题外话------
新文,亲们请多捧场支持撒~~~~~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看谁的笑话
这可真怪不得杨怡一时转不过弯来的。
试问,谁能想到橇人墙角的虎姑婆会给她打电话。再者了,人家现在忙的那叫一个昏天转地的,哪能一时之间的回转过思绪。
夹着手机的头再度歪了下,拿着订书机的手亦是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一份一份的装订着,一脸懵懂的问道:“谁?”
电话那头传来曾婵惠柳浪闻莺般的声音:“我啊,婵惠,你婵惠姐。”
杨怡漫不经心的应道:“哦,你啊……啊!”漫不经心的杨怡同志突然间的意识到了通过无线电波传递到她耳朵里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叫曾婵惠,是那个让她很光荣的双下岗的曾婵惠。
于是,拿着订书机和纸的双手微微有那么一下的停颤,夹了夹脖子与耳朵间的手机,“找我有事啊?”
若说听到曾婵惠这三个字,她没那么一点反应,那肯定是骗人的。怎么说,和卢俊两年的感情,她还是放了些些的情意进去的。而且她还傻了吧唧的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这要不是她那么热心肠的为他们俩搭桥,他俩这奸情能勾搭的这么快?
好吧,好吧,她承认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隔应的。
电话那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