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甩开手,大步走 作者:胖红红

时间:2020-07-02 11:34 标签: 自己的 的人 警察 舅妈 方知
《甩开手,大步走上》胖红红文案:一个叫许少央的人!一个重新起跑的故事!许少央曾经义无反顾的爱过,但是突如其来的情变使得他从此一蹶不振……对门居然住着一个美男,而且对自己百般照顾,虽然看起来很直很直——

《甩开手,大步走上》胖红红

文案:
一个叫许少央的人!一个重新起跑的故事!
许少央曾经义无反顾的爱过,但是突如其来的情变使得他从此一蹶不振……
对门居然住着一个美男,而且对自己百般照顾,虽然看起来很直很直——但是,缘分这种东西抓住了是一辈子错过了也是一辈子,算啦,自私就自私点儿吧,大不了以后好好待他……
容忍是有底线的,步步紧逼的结果就是将一个已经打算息事宁人的人生生逼成了一个刺头……
(故事会跟成功系列多少有些联系,但是应该不是很大,毕竟,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人家许少央童鞋。)





许少央后悔了!
雨后的早晨,许少央捧着脑袋趴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朝气蓬勃的大爷大妈们,真是后悔死了。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最令他心动以至于义无反顾的签下两年租房合同的如今也正是令他后悔不迭的。
想当初他来看房的时候,一眼就被这疑似江南园林的大院给勾去了三魂六魄,这简直就是都市沙漠中的一片绿洲。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房子掩映在一片绿意葱容之中,庭院深深几许。那种幽静和安详让很有几分小资情怀的许少央同学顿时产生了归属感——能在这座城市找到这样的住所,他中六合彩了。
这个小区是一个印刷厂的职工宿舍,一共就四栋六层楼房。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这个印刷厂就已经倒闭了,所有资产都卖给了一个私人老板。本来按那个老板的打算,是要将这个宿舍区拆掉建成一个大型购物中心的,可是,这宿舍区里有上百号离退休的老职工,没钱没权无身份无地位,而这个宿舍区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本来就对为之工作奋斗了一辈子的厂子被卖掉而心怀不满的老职工们于是发动了“家园保卫战”,反正退休了,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因而这场保卫战旷日持久。因为涉及到国有资产转让的问题,中间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所以若干年过去,那个私人老板愣是拿不下这个山头,印刷厂的职工宿舍依旧幽静安详得让许少央迷失。
许少央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所以当初看房子的时候他来来回回的跑了好几趟,为的就是分时段的对这个宿舍区进行考察。白天的宿舍区是安静的,没有高音喇叭,没有汽车喧闹,没有喧嚣的人声,下棋的打牌的看书的读报的,一群年华老去的老头老太太们再人多势众也闹腾不起来。中午的时候,午休时间,该安静的时候,宿舍区是安静的,符合要求,黄昏的时候,宿舍区是祥和的,老人聊天下棋,小孩嬉戏玩耍,浓浓的温情让人心醉,晚上家家户户亮着灯,没有讨厌的卡拉,没有厌烦的高音喇叭,没有喝酒猜拳的鬼哭狼嚎,更没有汽车轰鸣的声音,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因此,许少央终于大笔一挥,签了租房合同。然后在远在天边的二舅妈的指挥下,许少央择吉日搬进了新居。
一切似乎都很完美,连温凯都说这里的确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可是,当在新居里睡了一夜之后,许少央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人算不如天算,千算万算,许少央就偏偏漏算了一样——这个江南园林那朝气蓬勃的早晨。
一二三,甩开手,大步走……一二三,甩开手,大步走……
欢快的鸟鸣中,整齐嘹亮的口号喝着录音机里悠扬而又发黄的春江花月夜的乐曲,铁杆票友的京胡和二百五的吊嗓子互相吹捧着,以及热情奔放的保健操的口号声——许少央在新居的第一个早晨是在目瞪口呆中度过的,那个早晨,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八字不合!
许少央跟大多数人是不太一样的,具体的表现就在作息时间上,基本上来说,他是昼伏夜出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属于梁上君子之流,现今都高楼大厦了,想真正的做个夜行的梁上君子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其实,许少央只是宅男一名而已。为了保证自己做为一名宅男的生活质量,他虽然非必需不出门,但是同样是有着正当的职业的,他主业翻译,副业网店掌柜。基本上,只要有一台电脑,许少央同志的天空就撑起来了。
做为翻译,他是尽职的,一旦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这就需要他具有灵活的头脑和清醒的思维,而安静的工作环境也是工作质量的保证,所以,许少央的工作时间安排在晚上。至于网店,他也是在晚上的时候同时兼顾着,反正都在电脑前,两份工作在许少央巧妙的协调下目前还没有发生过争风吃醋的事情,他也乐在其中。通常太阳升起的时候,是许少央结束一个晚上的工作安然入梦的时间,所以他对白天的居住环境要求是比较严格的。上一次住在一条主干道旁边,晚上倒还好,白天那汽车发动机的隆隆声几乎能让许少央崩溃,于是他搬了,住在了一个学校的旁边,然后,那课间十分钟孩子们的闹腾声几乎让许少央得了间歇性的狂躁症。总之,本来以为这一次居得其所了的许少央再次陷入了痛苦中。
他倒是在网上买过耳塞之类的,可是指望这些东西来换自己一片清净似乎不可能,因为许少央受不了身体里有异物什么的,为此他就算是近视也不肯戴眼镜,更不要提佩戴隐形眼镜了,同理,他也忍受不了耳朵里塞着个东西来睡觉。
由于这种种原因,许少央后悔了,后悔自己被“苏州园林”的表象所蒙蔽,结果签下了令他后悔的长达两年的合同,还一次性的缴纳了长达两年的房屋租金。
这房子原来的屋主也是印刷厂职工,早几年就已经过世,唯一的儿子在深圳工作,要不是因为产权问题一直没有明确,这房子早就卖了的。现在没法卖,就只好拿来出租,因为跑一趟不容易,所以屋主宁可稍微便宜点也要求长期租房合约,而且两年的租金一次缴清。就因为这个原因,如今许少央有点骑虎难下了——想要退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退什么退,这么好的环境你还住不下,干脆住山里去得了!”温凯坚决反对许少央打退堂鼓。
他说的是实话,除了早上这一两个小时之外,这地方真的没什么不好的,加上许少央又不是真的到了不需要在乎租金这两个小钱的地步,于是,情愿不情愿的,许少央也就勉强坚持了一个多礼拜。
反正得等这个热闹的晨运时间过去之后才能睡觉,许少央就趴在水泥栏杆上看着楼下晨练的人们热闹。他曾经试过趁着这个机会也锻炼一下身体,但是他立刻发现这会让他的神经过度兴奋以至于接下来根本没法睡觉,没法在该睡的时候睡觉,晚上他就成了瘟头鸡,没法工作了。于是,他打消了晨运的念头,改为看看电视,看看绿树,看看人——如果不是这样的晨运时间,做为一名敬业的宅男,他几乎是看不到什么人的。

“嗨,早上好!”
冷不丁的,隔壁家的阳台上有人打招呼。
许少央下意识的看过去,这一看,饶是近视眼的他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许少央对门的自他搬过来起就一直是大门紧闭,不过倒不是荒废了,而是主人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的阳台跟许少央的阳台中间隔着个两三米的距离,遥遥相望,彼此可以看到阳台的实况。许少央从对方的阳台判断出他的对门住着的应该也是一个单身男子。从搬进来的第一天起他就看到隔壁阳台上晾晒着几件衣服,是一个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年轻人的,从那裤子的长度和衣服的大小可以判断出这人是高个子,不是胖子也不是干包猴,是很正常的身材。此人的品味应该不怎么样,看那衣服就知道了,裤子是常规的牛仔裤,看不出品牌,恤是棉质的没错,但是就连许少央这样的近视眼都可以看出来那恤已经洗得发白了。这年头,哪个小青年还愿意跟你穿这样褪色的恤,当然家居装例外。不过,看那挂着的两条小白内,可以知道这人还是挺干净的。这点让许少央颇有好感,他众多的怪癖中包括了对脏内裤的深恶痛绝。只是,这小白内的主人大约是外出了,以至于它在阳台上一挂就是一个多礼拜,这样的衣服洗了也当白洗,收回去了还得重新洗过才行。
现在,在阳台风吹雨淋了一个多礼拜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运动短裤的年轻人。个儿果然很高,目测都在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只是身材已经不能用常规来形容,那身材实在是好,非常好!古铜色的皮肤,线条优美的肌肉,完美的六块腹肌,修长挺拔的双腿,这些都让许少央的视觉得到一次完美的享受,更别提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当那张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时,如同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镇西瓜汁一样,许少央全身心的都舒畅了!惬意了!满足了——
娘希匹,在一个纯正的面前穿成这个样儿,你在诱人犯罪啊你知不知道?
许少央又喜又恨,又羞又恼。
喜的是美人为邻,恨的是能看不能吃,羞的是自己居心龌龊,恼的是对方无意识的诱惑。
短短一分钟里,许少央如同在过山车上颠了几个来回,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如此这般的心理活动,使得他竟然忘记了回答对方的问候。
“早啊,刚搬来的?”
美人两手握拳做着扩胸运动一边笑意盈盈的再次打招呼。
看着那完美的男人的胸膛,刚泡了碗面吃的许少央忽然觉得自己很饿。
“敏子,回来啦?”楼下突然有人喊。
那美人连忙俯身趴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