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库
书本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一叶知秋 作者:百川鱼海

时间:2020-07-02 11:34 标签: 都是 两人 安安 老师 淑芳
《一叶知秋》作者:百川鱼海(全本+番外)、楔子——当爱已成往事...病房破旧,叶安忆靠着窗户,一条一条地翻查收件箱里的短信,几乎都是同事催她去学校集合的。她记得唐啸东今天该是出差回来了,这个时间应该已
《一叶知秋》作者:百川鱼海(全本+番外)


、楔子——当爱已成往事...


病房破旧,叶安忆靠着窗户,一条一条地翻查收件箱里的短信,几乎都是同事催她去学校集合的。

她记得唐啸东今天该是出差回来了,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家里,也应该已经…没有一句质问,也没有半点责难,就这样风平浪静,仿佛尘埃落定了。

“你是叶安忆?”护士径自推门进来,笔尖在蓝色的文件夹上一敲一敲,不怎么客气地询问。“是我。”匆匆按下关机键,将手机丢进包里。

“你就一个人?丈夫或者男朋友没有一起来?”护士瞟了她一眼,“这份东西需要家属签字。”

“我丈夫他…在外地出差。”叶安忆神色平静,用商量地口气问,“我自己签行吗?”

“好吧。”将文件夹下面垫着的一套手术服递给她,“先把衣服换上,手术十点钟,一会儿我带你过去。”“好的。”她极浅地弯了一下嘴角。

无影灯仿佛能照进人的骨血,避无可避。麻药顺着输液管缓缓流进身体里,有点酸胀,直到□渐渐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叶安忆突然觉得疼得喘不过气,眼前模糊一片。

看着眼泪从叶安忆的眼角掉落在手术台上,护士有点惊讶,这已经是最不疼的麻药注射方式,竟然也会哭,接着又撇撇嘴,明明是自己不负责任,却摆出那种无可奈何的模样。

扣上最后一颗扣子,白色的中袖衬衣,驼色大披肩绞在脖子上,将叶安忆的知性衬托到极致。她一点一点将蓝色的手术服叠好,斑斑血迹,却整整齐齐。

“叶小姐,其实以你的情况,还是住院观察几天比较妥当。”依旧是刚才的那一位护士,态度却好了很多,女人总是情绪化的,尤其是见识了叶安忆在手术台上如灵魂出窍一般泪流不止的模样。

“我下午…还要出差。”叶安忆并不太美,笑起来却很温柔,眉眼弯弯。

“这是消炎药。”护士也不勉强,望向叶安忆的眸子里含着几分同情,状似安慰地开口,“按时吃药,身体养好了,以后总还会有的。”

“谢谢。”叶安忆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肚子,五指渐渐收拢,苍白的面色越加显得透明。

“叶安忆你怎么回事儿?不去学校集合,电话也一直打不通!”组长张素来以刻薄闻名全校,见叶安忆姗姗而来,当即大发雷霆。

“不好意思组长,我的手机丢了,刚刚去买了一个新的,又补办了卡,耽误了一会儿。”叶安忆心平气和的模样巍然不动,丝毫不被他的黑面孔震慑。

“这不是赶上飞机了吗?”“对对对,来了就好!”叶安忆人缘挺好,不少老师瞧她面色发白,都帮着她说话,张还想数落几句,广播里已经催着登机。

“叶老师,你裤子上…”同组的小王老师凑过来,非常小声地在她耳边嘀咕,“漏出来了。”

她微愕,侧身对着机场玻璃的墙面照了照,红艳艳的一块,小半个手掌大,心尖划过沉闷的疼痛。摘下披肩扎在腰上,调整了一下角度,盖住裤子上的血迹,乍一瞧,又是另一番风情。

老师都在兴奋地描绘如何去香榭丽舍大街疯狂购物的蓝图,说到兴奋处还会手舞足蹈,没了讲台上的端重。

“叶老师,你在法国留过学,买东西逛景点可全靠你了啊,你算半个地头。”小王笑嘻嘻地推了推合着眼的叶安忆。

叶安忆缓缓睁开眼睛,药效褪得差不多了,刮宫后的余痛席卷而来,苍白的嘴唇勾出一个浅笑:“哦,没问题。”

转头望向窗外,飞机在几千米的高空,不时有白云从窗外飘过。又要回去了,她曾经被遗弃的地方。






、叶安忆,不能哭的日子...


叶安忆走上楼梯,家门口停着两双鞋子,黑色的球鞋紧挨着一旁扣带子的白色小皮鞋。心头一跳,手指在门上摩挲半晌,才终于鼓足勇气一般转动钥匙开了门。

“安安回来了?”秋淑芳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破天荒挂了一丝笑容,喜悦藏也藏不住地爬上眉梢,“看看谁来了。”

她的目光扫向沙发,跃入眼帘的男人五官俊朗,气质斐然,只神色淡漠,一双眼睛墨黑墨黑的,深得像是漩涡,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哥。”叶安忆保持着一贯的浅笑,轻轻唤了一声,转头望向紧挨着他坐的女生,“菡白,你也来了。”女生笑起来,几乎晃了她的眼,倾城之姿不过如此。

“安忆。”即使再刻板僵硬的语气,声音依旧清灵,叶安忆这辈子是再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美貌赛过云菡白,更没有听到过哪一个女声能够比云菡白的...更动听。

大约是房子里多了两个人,往常这个时候,秋淑芳都会问一问叶安忆的学习,而当下却只有沉默。

“妈,留学的所有手续我已经办好,这个月末叶安忆就可以去学校报到了。”原本桌子上只听见筷子与碗轻触的声响,话最少的唐啸东竟然第一个开口。

“好。”相较于秋淑芳的欣然,叶安忆则愣了愣。她还记得干妈第一次提起让自己去他读博的学校念书的时候,他那种不悦的表情,厌恶到极点的眼神,没想到不过大半个月,一切都已经办妥了。

“干妈,我走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她咬着筷子尖讷讷开口。“你好好念书有出息干妈才最开心。”秋淑芳拿筷子顶点了点叶安忆的额头,颇为宠溺,“在啸东的学校,你也有照应,他三五不时地回来,你跟着一起就是了。”

叶安忆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心里有些期待,她确实有点受不了这种一个月都不一定能见到唐啸东一次的生活,仿佛空气也被他一并带走了,难受得如同窒息。

洗了碗出来,叶安忆发现只有云菡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打量指甲背上精致的彩绘,唐啸东被秋淑芳叫进房间里,里头的交谈争执隔着门板什么也听不到。

叶安忆同云菡白一人占着沙发的一端,两人并不太熟悉,她同她最大的通点大约就是都算唐啸东的青梅竹马,她是曾经的,而云菡白,是现在以及将来的。

房间门被掀开,砸在墙上,有点重,昭示着始作俑者心情不佳。唐啸东面上一片阴沉,目光对上叶安忆的,越加的阴郁,只走到云菡白身侧,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我们回去。”

秋淑芳站在房门口,目光在三人身上流转,最后淡淡地对叶安忆交代:“安安,送一送。”叶安忆放下手里的十字绣,套上拖鞋跟着两人下了楼。

“我有话和她说,外面冷,你先去车里坐着。”唐啸东整了整云菡白的领口,很随意的一个动作,却处处透着不凡,温馨如斯,灼了叶安忆的眼,逼着她垂下睑帘,不敢再看。

云菡白小手缠着唐啸东的胳膊,笑着对他眨眨眼:“快点说,音乐会一会儿就该开始了。”唐啸东点头,算是应允了。

“叶安忆,我真是小看了你。”唐啸东开门见山,那种浓烈的嘲讽,直晃晃插进叶安忆的心头,太突然,也太疼了。见她不答腔,唐啸东极浅却极冰冷地扯了扯嘴角,“知道母亲同我谈了什么吗?”

叶安忆下意识地摇头,唐啸东嘴唇有点白,不知是冷了,还是生气了。“她让我们在你出国之前,先订婚。”

叶安忆吃惊得脱了下巴,嘴半天也合不上。“何必那么惊讶,你应该早就知道。”唐啸东语气愈低沉,“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人比你更会装模作样。”

“我...不知道。”叶安忆搭了一句,咬着嘴唇,做着最苍白的辩解,“真的不知道。”“人前乖巧懂事,其实比谁都虚伪,叶安忆,你那颗既市侩又肮脏。”唐啸东火气未消,话语里带着尖锐,难免伤人,“叶安忆,不要做梦,和谁订婚也轮不到你。”

唐啸东甩手离开,只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冬天的风刮在脸上,疼得要命,却都不及心头的一星半点。

“安安,在你出国前,我想你和啸东把婚先订了,你有没有意见?”叶安忆垂头丧气地回了家,秋淑芳叠着手里的衣服,她关上门,走过去帮着一起叠。

“干妈,其实你知道的,哥他...喜欢的是菡白。”叶安忆支吾着,虽然极不愿意承认,可到底是真话。

“我绝对不会允许他娶云菡白,云家的女人不配!”秋淑芳停了手上的动作,表情冷冽,言语刻薄。

片刻才察觉到不妥,秋淑芳缓了神色:“安安,我答应过你父母,要好好照顾你,这是我对他们的承诺。”

“做女儿不是一样吗?您也一样这么疼我。”她极难得像现在这样同秋淑芳撒娇,搂着她的胳膊。

“安安,干妈希望你能做干妈的儿媳妇。”秋淑芳常年干活的手指粗糙磨砺着叶安忆的手背,似叹息,微微别开眼。

“可是…哥他不会同意的。”唐啸东的脾气她清楚得很,哪里是这么容易妥协的,甚至留学的事情,她也觉得有些蹊跷。

秋淑芳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安安,你的订婚宴干妈去不了了,没法儿看到你漂漂亮亮的。”秋淑芳面色苍白,原本消瘦的体型越加地见风就倒。

“干妈,您先把药吃了,把病养好了。”叶安忆将药一颗一颗地剥出来放在秋淑芳的手心,杯子递到嘴边,细心周全。

“是是是,订婚宴算什么,等我把病养好了,还赶得上参加你们俩的结婚宴。”秋淑芳痛快地吞下药,眉眼都笑开了。

“哥,你不进去看看干妈?”叶安忆轻轻关上病房的门。唐啸东靠着墙,背脊微驼,转头望了病房门一眼,没有再停留,抬脚离开。

叶安忆几乎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跟在他身后,踩着他的脚步,望着他永远挺直的背脊,冷冽的气质,唐啸东一定是恨的,秋淑芳用生命来威胁他,这样严重的高血压断了药几乎和等死没有什么区别,他到底还是妥协了,却无法原谅。

化妆师已经等在那里,只是化妆镜前貌美如花的女子,叫云菡白。唐啸东走到她身后,手自然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很漂亮。”

“你赶紧去换衣服吧,快来不及了。”听得出来,云菡白似乎哭过,娇嗔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闷闷的喘息。

叶安忆安静地看着两人亲昵地互动,移开视线,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众人依旧围绕着云菡白,而云菡白似乎也没有任何将女主角位置让出来的意思,傲慢地养着下巴,这就是白天鹅和丑小鸭的差距,叶安忆盯着脚尖,如是想。

“叶小姐,还站着做什么?宴会就要开始了!”将云菡白从头到脚不放过一根发丝地打扮妥帖,造型师似乎才有空搭理一直站在一旁被人忽视透顶的叶安忆。

叶安忆走过去,云菡白慢吞吞地站起来,两人擦身而过,没有半点交流,叶安忆几乎矮了半个头,又垂着眉眼,气质上输了一大截。<
(书本库: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库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