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10)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是,属下明白了,皇权天威,何人敢犯。 叶笑在府中研究蛋兄给的那种奇怪的能量,一研究就是整整一下午。 却愕然发现,那股能量根本全无反应。 叶笑倒是能够感觉到那股能量,在自己身体里面,慢慢的,缓缓的自主改造
    “是,属下明白了,皇权天威,何人敢犯。”
    叶笑在府中研究蛋兄给的那种奇怪的能量,一研究就是整整一下午。
    却愕然发现,那股能量根本全无反应。
    叶笑倒是能够感觉到那股能量,在自己身体里面,慢慢的,缓缓的自主改造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不管是经脉,还是肌肉骨骼,甚至包括意识灵魂在内的各个方面,全部都在不断的强化。
    但,这种方式实在太被动了,叶笑素来只习惯将主动权掌握在手,对于这种被动接受的方式自然不喜,然而叶笑纵然是施出了紫气东来神功,尝试主动炼化之,却意外发现,一向无所不能的紫气东来神功,对这能量竟是毫无作用,无功而返。
    叶笑打坐了一下午,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处于一种飞快增长的状态之中,甚至,比之前练功的时候,效率提高了一倍还要多,修为进展绝对堪称神速,无疑令人惊喜,慢慢的,一身修为竟然渐渐攀升至天元境五品的瓶颈层次。
    只需要一个积累,一个突破,就能够突破天元境五品。
    只是,叶笑心中却感觉不到太多修为进步的喜悦。
    因为,他始终也没搞明白,除了修炼加速之外,蛋兄的给自己的那股能量,到底是做什么的?还有就是,当初为了阻止蛋兄吸纳灵气,叶笑曾经堵在蛋兄前面。
    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冲进叶笑身体之中的灵气数量,仍是大的惊人,几乎已经是叶笑目前所能负荷的极限程度。
    是以炼化了整整一下午,也不过就只是将那些灵气逐步的归纳进了自己的丹田而已,距离全数炼化,完全收归己有,还需要一点时间。
    而这,也算是干扰叶笑弄清楚那股能量的一点小障碍,毕竟充盈于身体之内的灵气需要尽早化解,蛋兄赠予的能量,固然重要,却非是迫在眉睫!
    不过,彻底了解这股能量的底细,仍是重中之重的要事!
    
    第519章 坏银!哼
    
    “这股能量,我能感觉到,绝对有大用处;但具体应用方向却又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有什么用呢,总不至于只是单纯的改造我身体而来吧?”
    叶笑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来说,自己随着持续修炼紫气东来神功,自己的身体,早已臻至完美之境,早已经用不到所谓的“改造”了。
    只是,蛋兄绝对不会多此一举,但,这又是为何呢?
    还有就是,叶笑隐隐觉得感觉得到,那股能量,内里还蕴藏着一股亘古的荒凉气息。
    似乎是来自宇宙本源、来自于天地深处!
    既然毫无头绪,就暂时放下,叶笑结束了修炼,休息了一会,吃了晚饭,坐在房中思考今后之事可能出现的发展。至于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的二皇子抢人事件,叶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若是将之摆在心上,岂不是太看得起二皇子的能耐了?!
    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修为、势力,若是在这样的世俗界,还不能保冰儿完全,那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唯一要考量的一点就只有,让冰儿如何介入这次的事件,又要如何看待、接受这个事件!
    就本心而言,叶笑实则更愿意冰儿抱有那份“纯”,那份“真”!
    但一如宋绝说的那番话一样,绝无可能。
    宋绝说得对。
    冰儿的未来,绝无可能就是一直都在自己的翼护之下,她总有一天,要面对这风云江湖,诡谲天下!
    就像是……白公子,白沉身边的那两个侍女,云端之婉,天上之秀一般,在这片红尘天下。冰儿也应该打造出属于冰儿自己的盖世威名!
    有些丑恶,有些血腥,险恶人心,鬼蜮伎俩,这些东西,始终都是要了解的;否则,将来行道天下,自己总不可能时时都跟在她身边的,一个不小心,必然要吃大亏!
    真到了那个时候,一旦吃亏,也许就意味着终生遗憾!
    而且,叶笑将冰儿的定位,还远远不只是婉秀如今的样子。
    “我要在将来风云独舞,我要在未来叱咤天下;冰儿这样的资质,这样的进步速度,一定能够跟得上我的前进步伐!我不想要我的冰儿成为婉儿秀儿那样的侍女,我要冰儿成为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冰儿!”
    “我需要的,不是寒阳大陆的闻风丧胆,也不是青云天域的一枝独秀!”
    “彼时,就算是在天外天……哪怕我不出手,哪怕我不现身,哪怕我不在,但,只要冰儿出面,一样可以震慑宇宙!一样可以傲视苍穹!一样可以言出法随令行禁止!”
    “我要的是那样的冰儿!冰儿的资质,绝对有那样的潜力!”
    “所以,必要地磨练,是必须的!”
    “那个傻缺二皇子不来便罢。若是他来了……”叶笑的脸上泛起锋锐的杀机:“我不管是皇帝的儿子,还是谁的儿子!只要今晚上他敢动,我就在今晚上,让他一夜灭门!”
    晚上。
    华灯初上。
    叶笑在府中静坐,等待着,某件事情的发生。
    其实,从二皇子今天的表现上来说,叶笑就早已然笃定,他一定会有动作的。否则,一个皇位继承人,绝对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能够做出这种大失礼数的狗血事情。
    冰儿的美貌,当真已经到了在这个人世间,无往而不利的地步!
    宋绝今天下午的时候,曾经说了几句话,很是唏嘘的话。
    “我不管是在天域,还是在寒阳大陆,都能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但,如是冰儿这般美貌的姑娘,我当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冰儿的美丽,已经是天下亘古,无双无对!”
    “这样的绝色,相信不管是处在哪一个位面,都是一个绝对的惹祸根源!”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无双绝色,早已注定是一种极致的罪恶!”
    “因为,这样的美貌,会让她身边的人,因为这份天下无双的美丽,而一个个的失去性命、失去希望,失去未来。”
    “笑笑,你若是只是想要冰儿一直在你身边,一味单纯的保护,是绝对行不通的。你现在的实力,还差得太远。至于冰儿本身的实力,自然差得更多!”
    “其实,此刻的你,应该庆幸,在这片寒阳大陆,只是一个低级位面,还是一个有王朝法制制衡,多多少少能好一些,纵然有皇子什么的萌生了这样的想法,我们尚有足够的实力应付,不会酿成悲剧苦果……但若是你去到了青云天域,你便会知道,如二皇子这般的做法,实在是太平常太常见了;甚至天域那里的人,行事手段固然要比这位皇子殿下更加恶毒一万倍,卑鄙一万倍,还有,本身实力,也高出来一万倍!”
    “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而论,若是当真冲上了天域,那么,冰儿在三天之内,就会沦落成别人的玩物!因为,面对那些真正强横的人物,根本没有半点抗衡之力!”
    “所以,努力吧!”
    宋绝说完了这番话,就叹了口气,走了。
    当时,叶笑看着宋绝的背影,并没有说话反驳,除了因为叶笑知道宋绝说的都是实话都是真话之外,还因为——
    “宋叔,您老有所不知,我骨子里其实就是从哪个地方过来的,又怎么会不知道个中利害。”
    “但,不管青云天域怎么样的险恶,我还是要冲上去的!不管是谁,想要动什么歪脑筋,我都会灭他满门!”
    “青云天域没有秩序?那么,就让我在将来,为青云天域来制定个秩序!”
    叶笑心中默默地想着,许下一个心愿,又或者说是立下了一个目标。
    “或许,我之前那种强烈异常的保护欲,有所偏颇;但,面对冰儿这样的姑娘,又有谁不想尽心保护?我可以让她知道一些东西。但,却决不允许,她因此而受到伤害!”
    “未来云端起舞,必有红颜伴我睥睨天下!”
    “因为,我是叶笑!”
    “笑君主,叶笑!”
    叶笑坐着,半眯着眼睛,脸上神色冷峻,思量着这些事情。
    一直到了良久良久之后,才终于理顺了自己心中的全盘思路,脸色重新变得缓和起来。
    早前的那股无名躁动,似乎已经全部不见了!
    这会,冰儿在他身边不停的绕来绕去,明媚的大眼睛时不时地偷偷瞥一下叶笑的脸色。
    之前叶笑脸色冷峻的时候,冰儿可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就这么一味默默地关切的陪着……
    心思无限忐忑。
    至极此刻终于看到叶笑的脸色缓和下来了,冰儿算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随即,就开始在叶笑面前转来转去。
    似乎有话想说,却又不敢说,勉力忍着。
    对此叶笑早已有所察觉,却偏偏就是装着不知道,倒要看看这小丫头在搞什么鬼,又能忍耐到几时。
    终于,在叶笑伸了个懒腰,流露出将要站起来的意图的时候,冰儿一个箭步窜了过来。
    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羞的忽闪忽闪的注视着他。
    这丫头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
    叶笑心中一笑,道:“丫头,你怎么了?”
    冰儿嘻嘻笑了笑,扭捏轻声道:“公子,我自己改的剑法,是不是很出色?还过得去吧?”
    叶笑愕然点头:“还行,勉强还算是过得去了。”
    “只是还行,过得去么……”冰儿碾着脚尖,低着头,小脸儿上满是失落的表情。
    显然,冰儿这会已经回过味儿来,自己擅自修正的剑法,居然威力很强大的说,得到这样的结果,小丫头心中那份骄傲和满足,瞬间就极限爆棚了。
    从没有这么美丽的成就感啊。
    之所以在叶笑身边转来转去这么久,不外就是想要再听听来自某人的表扬……
    结果满怀期待的鼓起勇气,问出来的时候,却就得到了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评价,顿时就感觉有些尴尬了……
    “就只是还行么?”冰儿怀着最后的希望,充满希冀的问道。
    “恩,勉强,”叶笑忍住笑,做出一副安慰的表情:“就只是还行。”
    冰儿的俏脸瞬时彻底的垮了下来,那种期待表扬却被生生泼了一盆冷水的挫败感觉,让小丫头几乎都要哭了,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撅着嘴、满心失落的就要往回走。
    叶笑看着她此际这等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一把将冰儿娇柔的身躯搂在了怀里,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道:“我刚才说错了,真正不是还行,而是太行了……哈哈哈……”
    冰儿睁着圆圆地眼睛:“你你……你不是说不行么?”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