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13)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不知怎地,他们这伙人似乎对这个将军府的所有一切,全都是那么熟悉,轻车熟路,熟极而流。 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这几个人干脆就是直接去到了叶笑的小院子外面,整个过程没有走半点冤枉路,简直比叶笑这个主人家还
    
    不知怎地,他们这伙人似乎对这个将军府的所有一切,全都是那么熟悉,轻车熟路,熟极而流。
    在没有人阻拦的情况下,这几个人干脆就是直接去到了叶笑的小院子外面,整个过程没有走半点冤枉路,简直比叶笑这个主人家还要熟悉的款,到了目的地,八个人只是彼此打了个手势,随即便同时无声无息的腾空而起。
    就像是叶府的夜空中,突然飘起来八个幽灵。
    随即,每个人尽都衣袖一扬,八股黑烟就此无声无息的涌出,瞬时弥漫,不过弹指光景,整座院子已然悉数被黑烟笼罩。
    下一刻,叶笑与冰儿的房间窗子,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每个方向都破开了至少一个小孔,那弥漫整个小院子的黑色烟雾,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渐次渗入了进去。
    以如此周密细致的手段论,若房间里有人的话,无论身在哪里,都必然无法避免被黑烟侵袭到!
    看来,这八个人做这种事情早已经是熟极而流,一切动作都是流畅之极,简直就是千锤百炼。
    房顶,静静地伏着的宋绝眼中射出两道寒芒,喃喃自语说道:“竟是这般的熟练,想必你们这些人为这位二皇子已经做下了不知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败类、人渣、畜生……”
    八个人释放黑烟之余,又有进一步的动作,两个人在外围望风,两个人跃上了房顶警戒,两个人在墙头上停下不动,显然准备接应,而余下的最后两个人却如同两个幽灵一样,迅速接近了房门,如同两张纸一般,贴在了门上,仔细侦听房间内的动静,随时准备动手掳人。
    显然,两人即将动手,一旦得手立即撤走,如果遭遇阻拦,房顶上两人会瞬间杀下来,形成第一波拦阻,然后由墙头两人出手接应,最外围原本负责望风的两人则转为突围先锋!
    这样的彼此分工配合,竟是周密之极,默契之极。
    此时,房门前两人正自在侧着耳朵倾听里面的动静,确认内中的氛围。
    然后,目光稍微一闪烁之余,一人维持原本姿势不动,另一人却自轻轻伸出手,贴在门上。
    下一刻,里面的门栓已然无声无息的粉碎了。
    轻轻一推之下,原本紧闭的房门大开了。
    “还是蛮顺利的嘛!”八个人的心中都在这么想着。
    叶南天,辰皇帝国军方第一人,虽然根据可靠线报,他的府邸之中并没有天元境高手坐镇守护,却有许多退役的老兵做侍卫,战斗力非同小可,尤其那些在刀兵战场上身经百战,生存下来的兵士,对于危险的直觉往往比许多一流武者还要敏锐。
    八人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虽然已经做过太多太多次,对于叶府却还没有敢太过掉以轻心,事前做了不少的准备工作,之前他们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甚至是轻车熟路的摸到叶笑卧室外边,除了因为没有侍卫巡视之外,也跟他们的事前准备详细的缘故分不开。
    当然了,以这八个人的实力而论,莫说叶府没有人巡视警戒,就算有人警戒,甚至正面遭遇了又能如何,不过是区区一群退役老兵,就算尚有余勇,又岂能当真与天元境高手抗衡!
    不过多一事不是少一事,此刻事情进行得异常顺利,总是好事!
    而便在这时,黑暗之中有一个娇柔动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什么人?”
    声音颤抖,牙关打颤。
    显而易见,这个女子此际已经是害怕之极,恐惧莫名。
    浑身簌簌颤抖。
    与此同时,随着“锵”的一声脆响,一道绚烂白光,夹杂着一股寒气,在黑暗之中骤然亮了起来。
    绚烂白光映衬之下,隐隐约约的映出来一个无限美好曼妙的窈窕身影。
    冰儿!
    “咦,这个小丫头怎地竟没有被迷倒?这……”为首的黑衣人不由得诧异的哼了一声。
    只是,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除了小丫头一个人的动静之外,内里似乎再无任何声响!
    另一人迅速的闪了进去,探头一看,顿时宽心大放的说道:“这丫头神清骨秀,天赋异禀,竟是不畏迷烟的!但那个纨绔已经被迷晕了,这就没有问题,一切顺利!”
    这家伙自以为是的评论,却不知道小丫头体内有强大的力量蛰伏,不要说这小小迷眼,就算是天域最强横的毒烟,对她也是毫无作用的。
    但他这么一说,门边的黑衣人闻言也即时松了口气,低声说道:“小丫头,不要嚷,不要叫,乖乖的跟叔叔走,叔叔带你去一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好地方去。”
    此人此际的言词举动,一如传说中的“怪蜀黍”!
    冰儿见状显得害怕之极,灵动的双眸惊恐的闪动:“我我……我不去……”
    随即放声大呼:“笑哥哥……公子,公子……你在哪里……你答我一声……”
    但,任她如何放声喊叫,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偌大的叶府,似乎在这一刻,就只剩下了她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不要叫!”那黑衣人又是一声低喝,显见其已然有些恼怒,既愤怒于小丫头的不知好歹,又担心小丫头这一声呼喝之下,召来叶府侍卫,引爆不必要的争端,虽然他们一行人半点也不畏惧叶府侍卫,但若是能够不引发大战始终还是以不引爆战端为宜。
    只是,待到其发现叶府方面竟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终于狞笑了起来:“这就是传说中威名赫赫的镇北将军府?这就是天下第一军神叶南天手底下的兵?呵呵,这样的将军,居然能够未尝一败,真真是辰皇帝国一大怪事!”
    话音未落,大手一伸,就向着冰儿抓了过去。
    冰儿见状再作一声惊呼,近乎下意识的一挥长剑,一道灿烂光华夹杂着凛冽寒气瞬时散发。
    那黑衣蒙面人见状惊咦了一声,旋即急疾收手,但,由于根本没有防备,收手虽快,手指头仍是不免被划了一道,鲜血一滴滴洒落。
    本来以这黑衣蒙面人的本身修为而论,已臻天元境层次,远非此际的冰儿可比,然而在他想来,冰儿不过就是一个纨绔公子的小妾,能够有甚么修为?纵然天赋不凡,竟不为迷香所迷,但骨子里仍旧不过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弱女子而已。
    纵然见到冰儿亮剑那一幕,仍是全不在意,这一抓,根本就没有运功。
    却他万万想不到的,这个娇滴滴的小女子不单会武功,甚至还能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一方轻心大意,一方尽力自保,彼此纵然真实实力相差悬殊,仍是一招见血。
    差一点点就是阴沟里翻了船!
    
    第524章 天姿国色!
    
    不过最终战果之所以会一招见血,除了那黑衣蒙面猝不及防、措手不及,几乎连手指也被削了去,另外一个原因,还在于小丫头手上的这把剑,赫然是一口罕世神兵,虽然是以弱攻强,仍然破去了黑衣蒙面人的基础护身灵力!
    手上一阵剧痛感觉袭来,这人怒火顿时上升:“小婊子,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双臂一震,一阵淡蓝色骤然散发,显然,已经运起了真实修为,再无保留。
    然而,这淡蓝的光芒猛然闪现的一瞬,他的眼睛突然迷乱的闪了一下,随即,脸上也蓦然出现惊艳的神情。
    因为,淡淡的蓝光映照下,对面一个身材无线窈窕美妙的女子,一身白衣如雪,长发披肩,一张脸,显现出如同天上仙子一般的极致美丽。
    而此刻,这张脸上,正满是浓浓的惊惧。
    恐惧。
    但,这份惊惧的表情,却显得其楚楚可怜,更加的纯真无邪,更加的国色天香,绝世风华!
    让见到这一幕的人情不自禁地从心中冒起来想要爱怜她、呵护她的想法。
    再也兴不起欺负她的念头,那么是一丝一毫。
    纵然在这个绝色美人白玉一般的小手中,还死死地握着一把通体雪白的绝代神剑。
    却不会给看到她的人带来任何威胁感觉!
    她就只怕那么柔弱的站着,眼中满是恐惧,娇艳的红唇紧紧的闭着,身子虽然因骤来之恐惧而颤抖,但,丝毫无损她的天姿国色!
    “怪不得二皇子在这等关键时候还能兴起来这样的想法欲望,这样的一个女子,实在是天上地下无双国色,岂能不动心,岂能不有欲!”
    惊见小丫头绝世容颜的两个黑衣人同时呆了一呆,脑海中同一时间冒出来这个相同的想法。
    然而就在两人稍微怔忡了一下的时候,冰儿满是有心焦虑地问道:“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将我笑哥哥怎么了?”
    刚才的一声大叫,近在咫尺的叶笑却毫无反应,恍如未闻,冰儿立即知道恐怕这是出了什么事,一时间心急如焚,自己危机已在眼前,全然不顾,只是在关心叶笑的安危。
    “你的小哥哥没事,不过,你自己却是要有事,当然,是好事,天大的好事。”黑衣蒙面人嘿嘿一笑。不知不觉中,说话声音居然温柔了许多,甚至,刻意地描述了一片虚假的光明。
    在这等前所未见,绝无仅有的绝色之前,他似乎心中也某些触动……
    冰儿虽然阅历浅薄,终究不是傻子,怎么会相信这等鬼话,心念急转之余,身子一动,径自向着内室闯去。
    两个黑衣人一晃身,便已经挡在了她的前面。
    这一闪一移,身法可谓快速之极。
    冰儿见状一愣,旋即便意识到:这两个人很厉害,我肯定不是对手。
    然后又泛起一点明悟:他们目标是我,若是我离开这里,公子就不会再有危险。
    一念及此,冰儿有了决断!
    在天蓝色的光芒映射之下,冰儿那稍带些思索表情的面容,竟是格外的美丽,那是一种充满智慧的圣洁。两人惊见之下,竟然又不由自主呆了一呆。
    就在两人一怔的时候,冰儿娇叱一声,身子一晃,“刷”的一声,整个人居然一下子从门口跃到了院子里。
    这一手身法非但轻灵飘逸,且速度快极,更是赏心悦目。
    两人被冰儿美色所慑,虽见冰儿逃开,但纵跃之身法实在美妙,心下竟隐隐期盼能多看片刻,一瞬的迟疑,没有来得及拦阻。
    高手过招,生死一瞬,若是冰儿的本身修为与这两人大致在伯仲之间,就这两人这瞬间的迟疑,便已经可以杀死他们至少十次,就算是此刻,有冰魄剑在手的冰儿,若能瞄准机会,尽力一搏,仍有机会重创任何一人,可惜此际的冰儿显然没有这样的阅历,平白放过了重创敌人的机会!
    “公子……宋叔叔……”冰儿这边才一刚出房门,就即刻开始放声大叫,声音惶急:“你们……你们快来丫呀……”
    只是声音才起还未落之际,房顶上两个人就已经闻声闪身而下。
    一人压低了声音嘿嘿揶揄的笑:“想不到老大和老三这一次居然失手了,怎地连一个小丫头也没有即时擒住,看他们以后还有什么面目说嘴……”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