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16)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有一人于天际虚空而立,此刻,正自背负双手,一边说话,一边一步一步从空中走了下来。 似乎在他脚下,并不是虚无的空气,而是一阶阶的结实楼梯! 来人正是宋绝。 第528章 宋大高人出手! 宋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有一人于天际虚空而立,此刻,正自背负双手,一边说话,一边一步一步从空中走了下来。
    似乎在他脚下,并不是虚无的空气,而是一阶阶的结实楼梯!
    来人正是宋绝。
    
    第528章 宋大高人出手!
    
    宋大高手真正已经好多年没有动用过自己的真正实力了,不是他不想用,而是早就用不出来,此刻得“高人”相助,全面恢复,此际面对久违的战事,骨子里面专属于高手才有的那种骚包顿时爆发。
    这等大好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显摆一下滴。
    此刻牛刀小试,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宋绝心中大是得意,表面上却仍是故作云淡风轻,似乎并不放在心上,这很平常,这很淡然的样子,尽显隐世高手,绝代高人风范。
    不得不说,宋绝现在显露出来的这一手,真直是霸气之极!
    这气势,这风度,这神采,让所有稍微懂点行的武者只要看到,就能立即知道:这是一个绝世高手!超级强者!
    唯有懂行如叶笑者,心中大是无语的叹了口气:想不到宋叔这老货,居然还能装得一手好逼……
    不过现在这装得骚气冲天的……怎么看怎么有些不顺眼——这地界最拉风的明明应该是本公子!
    “虚空蹑步!”
    为首的黑衣人见状这一声惊叫,已经是声音发颤!
    老话最是至理名言,无知是福,为首的黑衣人显然是识货之人,然而对于识货人而言,虚空蹑步又是个什么概念呢?那可是天元宗师境界高手都未必能够做到的超高档次“神技”。
    更让他恐惧的是,眼前这个人,他还认识,此人分明就是叶府的管家,宋绝!
    然而谁又能想得到,在叶府的区区一个管家,居然是超越了这个位面极限的超级高手?有这样一个高手在这里蛰伏保护,叶府又岂止是高枕无忧,就算想要称霸天下,貌似也不怎么难吧?!
    这他么的叫什么事?!
    然后需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等人这次是倒了血霉,居然去到了有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强横高手保护的家里来抢人!而且还是抢这家的女人!
    一想到这一点,七个人就不由得觉得荒谬。
    妈的,我们是不是脑子真的被驴踢了?
    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我们身上,这份运气,还真是他妈的没治了!
    这个时候,貌似什么都没用了吧?
    说我们是二皇子的手下,让他们忌惮皇室势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能么?不可能!
    二皇子知道这件事,肯定第一时间跟自己一干人等划清界限,辰皇皇帝若是知道这事,多半会绑子杀子以求平息叶府、宋管家的怒火,谁让宋管家人家是超越寒阳大陆位面极限的超级存在呢!?
    “你……你是叶府……宋管家?”其中一个黑衣人犹自不敢相信,抱着万一的打算,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万一这只是一个过路的世外高人,只是凑巧跟宋绝长得很像呢!
    虽然明知道这种可能无限趋近于零,总是机会不是!
    宋绝傲气冲天的仰着下巴,傲慢万状的道:“不是老子是谁?”
    七个人面面相觑,在地上躺着的三个人感觉自己貌似更加的没了力气。
    侥幸没受伤、还能站着的四个人,此际也尽都是目中露出来复杂难明的神色。
    “尔等好大的胆子!”宋绝负手而立,一派绝顶高手的风度,临风而立,目光居高临下,以一种云淡风轻的装逼气概说道:“你们真真是好大的胆子!老子好些年不曾出手,这个世界居然已经荒谬到了这等地步了么!区区几只小老鼠,居然就敢这般名目张胆到我家里来去抢人!这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真是让老子看不明白丫看不明白!”
    前有一个无限恐怖的宋管家,后面还有个实力莫测的叶公子,双面杀机并立,岂有幸免。
    “罢了罢了,我等兄弟认栽就是!”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口气很是颓废,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然而就在其说这句话的同时,他下垂的手指头快速动了几下,发出来一种奇怪的声音。
    于是乎,为首黑衣蒙面人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四个人突然猛的暴起,分做四个方向往外疾冲而去!
    叶府的真实实力强大无比。
    这件事,一定要第一时间禀告给二皇子殿下知道!
    只要能够回去一个人,就足够!
    现在虽然抓个现行,但还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自己等人是二皇子的手下,这其中自有可供斡旋的余地!
    几人的想法很美妙,可惜现实很残酷!
    叶笑冷哼一声,右手一挥,两道寒光一如闪电般破空而出!
    刚刚飞起的两个人,身至半空,快速移动之势将起未起的一瞬,惊觉身上某处一麻,旋即全身上下尽都不听使唤了,“扑通”一声整个人掉了下来,摔得狼狈不堪,就是死活爬不起来。
    叶笑刚才的那两枚飞针,已经精准地钉死了两个人的丹田。
    现在,丹田被破的两个人一点力量也用不出来。
    为了抓活口,叶笑这一次并没有直接用出魔刃神针,而是采用普通钢针施袭;但,饶是这样,飞针上面附着的极寒气息,还是让这两人瞬间脸色苍白。
    那两人看向叶笑的眼神,如同看到了鬼魅!
    这位传说之中的纨绔公子,只是扬了扬手,自己两人就掉了下来,而且浑身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么多年了,这位纨绔公子居然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又或者说,这些黑衣人看宋绝就好像在看神,无可匹敌的神,至于叶笑,则是在看鬼,诡异莫测的鬼,同样的不可抗衡!
    叶笑上前一步,很干脆的一脚踩在了黑衣蒙面人胸膛上,淡淡道:“我这里,是你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在么?”
    跟着脚下就是一发力,脚下的黑衣蒙面人“哇”的一声,一大口血就喷了出来!
    叶笑心中愤怒,这一脚力度极大!
    而另一边的宋绝却没有这等云淡风轻、轻描淡写,两个人一跑,宋绝想也不想,一掌就拍了出去,一股淡青色的光芒应手显现,旋即便化做了一条摇头摆尾的猛虎,“忽”的一声极速冲出,直接将其中一人直接打落尘埃!
    咔嚓嚓……
    宋绝好多年没有真正发挥修为功力,难免拿捏不准,刚才这一下明显用力太猛,这人的身体被打落的同时,肉身无法承受劲力余波,直接浑身四分五裂,化作了一地血肉。
    
    第529章 一网成擒!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宋绝飞身而起,一闪七丈空间,手掌自衣袖中身处的同时,已经跨越了八丈距离,一把抓在了那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头上,用力一按,喝道:“你也下去吧!”
    咔嚓嚓……
    这位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的一颗大好头颅,就这么在宋绝手中被生生爆裂!
    就像是一个被一铁锤砸烂了的西瓜!
    宋大管家看着自己的手,半晌无语。
    再看看地上的一地血肉,咂咂嘴,还是没能没出说话来。
    及至看到一脸奇异,即将恶心呕吐的叶笑和冰儿,终于无奈的摊摊手,陪笑道:“一不小心,用力太大了,把场面整得邋遢了,是我的不对……”
    叶笑一阵无语。
    实在不知道说啥才好!这老货,摆了半天潇洒造型,结果一出手就将这个干净的小院子搞成了修罗屠场,姜还是老的辣,貌似不太对呢!
    “呕……”冰儿干呕了一声。
    就以一个女孩子的心性而论,乍见这等血腥场面,怎地都会有心理生理不舒服的迹象出现,若是全无不良反应者,才是不正常的现象,冰儿就只是干呕一下,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负面状况出现,已经是很难得了!
    叶笑转头看着冰儿,见冰儿虽然多少有些恶心,但,样子委实不是如何严重,非是刻意强忍。
    而且,眸子里面的光芒,满是一片清冷,不见丝毫焦虑紧张,乃至惶恐。
    似乎对乍现眼前的满目血腥,并不是多么的难以接受。
    甚至,还有几分冰冷的杀气,不经意的显现出来。
    至此,叶笑心底松了口气,却又叹了口气,心道:这丫头还真是一个天生走江湖的料子。这等血腥场面,居然这么快就有些适应了,只是……未免适应得太快了吧?当年自己初次面对类似场面的时候,好歹还适应了小半天,外加还吐了一小场呢!
    “宋叔,你看你搞得,怎地这般满目狼藉……”叶笑指了指院子:“这……也太恶心了,要是在外边倒也罢了,眼不见心不烦,这可是咱们住的地方;被这些脏东西给污染了,得下多少功夫情理,就算清理干净的,心底也不舒服啊……”
    宋绝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一脸讪讪,还有些懊恼。
    刚才本来是想要好好的装一下逼,拿出巅峰的高手风范,过把瘾,外带在叶笑、冰儿丫头树立起高大光辉形象,不意结果却是搞得血肉模糊,一点美感也没有,讪讪地道:“尽胡说,老爷们见点血怎么了,能有啥事儿,反正早晚都是要杀的,早点见血早点习惯……”
    只是话到后来,貌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圆下去了……
    叶笑对某个滚刀肉长辈无可奈何,再者那也不是什么大事,转头看着地上幸存的五个人,有意无意的向冰儿问道:“丫头,这五个人,你打算将他们怎么办呢?”
    “公子……你问我……我想要将这五个人怎么办??”冰儿满眼尽是迷惘的看着叶笑,伸出白嫩的手指头指着自己,红唇兀自微张,这会的小模样儿当真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若是以最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萌,简直是萌呆了,太萌了,萌的不能再萌了,当然叶笑所处的那个位面貌似没有这么贴切的形容词!
    因为冰儿绝对想不到,叶笑会将这五个人的最终处置权力交到自己手上。
    更加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主张别人的生杀大权!
    “是的。来袭者的黑衣蒙面人一共八个,迄今为止已经死了三个。”叶笑淡淡道:“他们想要掳走你,对你造成莫大的伤害,所以,作为最直接的受害人,究竟要怎么办,具体如何处置他们,都你说了算。”
    大致明了始末缘由的冰儿思索片刻,不禁犹豫了起来,似乎举棋不定,一时间难以做出判断。
    地上瘫软的五个人却同时目光一亮。
    这个小丫头,一看就是那种不谙世事的,这样的女子,性情刚烈是一回事,刚才生死一发,为求救主,为求全身,舍命一战亦在情理之中,然而这样的女子,通常还有一种特性,那就是最容易心软。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