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17)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只要她这会点头,出声说放咱们离去,那么,今夜的死厄也许就能解除了。 死了三个兄弟,虽然悲伤,虽然满腔恨意,但,只要自己五人还能够活下来。只要这会能够活着离去,相信日后自有报仇的机会! 就算已经知道了对
    只要她这会点头,出声说放咱们离去,那么,今夜的死厄也许就能解除了。
    死了三个兄弟,虽然悲伤,虽然满腔恨意,但,只要自己五人还能够活下来。只要这会能够活着离去,相信日后自有报仇的机会!
    就算已经知道了对方实力强得难以抗拒,今生今世,再无任何复仇的可能,总还有一世人可活,若是能活,谁会想死呢?!
    早已洞悉五人心意的叶笑头也不回,淡淡道:“谁敢多说一个字,五个人一起死!”
    身后五人之中,正自有人将要出声哀告求情,闻言之下,立即紧紧的闭住了嘴巴。
    没有人会怀疑叶笑的话,也许不经意的一个字,就葬送了这最后的机会,五人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到冰儿那边,希望这个清纯美丽善良的姑娘,能够大发慈悲的,给他们一个生的机会!
    冰儿倒也没有让他们多等,因为冰儿就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即想起了刚才他们说过的话。
    长得太美,本身就是一种弥天大罪!就是一项原罪,就是倾家荡产之因,抄家灭族之源!
    冰儿转头问道:“我刚才问过你们,你们做这种事,难道就不觉得良心亏欠,真的就能心安理得么?你们跟我说,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现在彼强汝弱,你们又作何感想?!现在我再问你们,在此之前,你们有做过多少这样的事情?”
    五个人面面相觑,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回答,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若是如实回答,貌似只会更加激起对方的怒气,还是死路一条?!至于说,用花言巧语回答?!
    旁边,宋绝脸色森冷,面前,叶笑眼神凌厉。
    这俩位怎么看都是老江湖,谁不知道谁?
    纵然砌词狡辩,硬说这次就是第一次,不说那两位,就算那姑娘都不会信的;但如果说这不是第一次,恐怕接着临身的,就是许多生死不能的刑罚。
    “委实是有不少次了。”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一脸灰败:“我们也是供人驱使,毫无办法。”
    “很多次了么……”冰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哀痛;也就是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正在如花年纪,正在做梦的年龄,一朝变故,就被他们这些人给彻底的毁掉了!
    
    第530章 极致罪恶!
    
    “供人驱使?为人所命……”冰儿问道:“是受谁的驱使?听谁的命令?”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偷偷转了转眼珠,只见叶笑与宋绝都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寒,不敢所有隐瞒,如实回答道:“是……是二皇子殿下。”
    “是他啊?你说你们曾经做过很多次?全部都是替二皇子做的吗?二皇子要这么多女人做什么?”宋绝奇怪地问道。
    对于这件事,身为老江湖的宋大总管还真是有些不解。
    就算二皇子如何的贪花好色,人力有时穷,总不能见一个要一个,要起来没完吧?
    要是一个皇子整个二三十位小妾什么的,不说别的,皇位肯定就没指望了,而但就外界传闻而言,这位二皇子在民间的声望大抵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太多贪花掳人的传闻,貌似他的皇子妃侧妃什么的也没太超过,正常得很,为首黑衣人的说法难以令人笃信。
    “前辈有所不知,二皇子着我等强行掳人,固然有贪新鲜的方面,但更大程度上,却是用于敛财以及拉拢帮手,二皇子有一隐秘势力,名为万艳百花楼。那楼中……”
    既然已经说开了头,黑衣蒙面人也就再没有什么顾忌,干脆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将他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我们出手掳劫的对象,倒也未必就是二皇子自己看上的,只要是他一方势力有人看上眼的了,就会派人去抓,抓来之后,五十人为一批,先让二皇子筛选,二皇子若是有看上的,自然就会将之留下,或者自己享用,或者赏赐心腹手下,拉拢人心……”
    “至于其他那些看不上的,就留在万艳百花楼……作为……作为……娼妓……这么多年;二皇子派心腹主持这个楼子,因货色上乘,数量更是极众,获取了海量的钱财……朝中大臣的行走往来,二皇子的收买人心,挥霍花销,大都是来自这里。”
    叶笑听罢只觉得心口一股怒气勃然而生。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二皇子身为皇子,在这辰皇帝国,可说是位高权重,他怎地还需要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来收敛金钱,笼络人心?这会不会太过曲折了?”宋绝不解。
    “二皇子虽然身是皇子,皇室给予皇子的俸禄也很不少,但,那些钱财充其量也就只仅能与日常花销大致持平而已,若是说要拉拉拢大臣,搞一些秘密活动,乃至供给世家中人所需的费用,根本就是远远不够的……”
    回答这个问题的,乃是叶笑:“说到底,二皇子就是不甘于只做一个皇子,存有再进一步之心,自然会想方设法的收敛钱财;而陛下曾有严令,皇子不允许与外臣勾结,更不允许收取贿赂,一旦发现,直接圈禁,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步,才是真正什么资格都没有了……”
    “所以二皇子想要成就大事,就需要钱,大量的财富。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堂堂一个皇子,居然开起了妓院!”
    “而且还要将妓院当做了自己争夺皇位的最大本钱!这简直是一个极端荒谬,又极端悲哀的笑话!”
    叶笑鄙夷万状的“呸”了一声。
    万艳百花楼,还真是响亮至极的名号,但凡是有点身家、有点猎艳之心的成年男人,就没有不知道这处声色犬马之地的,单只是在京城,就有两家分号。
    放眼整个辰皇帝国,这万艳百花楼在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大城之之中,基本都有分号,有些城市甚至不止一座!
    虽然二皇子的手段卑劣至极,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样所聚敛而得的财富,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难道……堂堂皇子,皇帝的儿子,就靠着逼迫女人去出卖身体,来养活他自己?供其挥霍,供其拉拢人心?为他自己的野心奉献!?”冰儿不可置信的问道。
    “这样的人,居然是皇子?!”
    一双小手,此际已然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显然其心头愤慨到了极处。
    “京城的万艳百花楼,目前有多少女人?”叶笑问道。
    为首黑衣蒙面人的身子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或许别人听不出来,但他一听就知道,叶笑问这话的意思!
    只要是知道了这个京城万艳百花楼的规格,就不难推算出,全国各处到底有多少,总体的规模又该有多大!
    而且,他还猜想到,叶笑想要要的,绝对不单纯只是那些明面上的数字而已。
    叶笑所要知道的,必然是暗中的,全部的,真正的数字!
    真正的罪恶真相!
    要知道,京城的万艳百花楼,虽然可说是首屈一指的最大妓院,然而就明面上规模而言,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几十个女子而已……
    “痛快说出来吧,只要你把你知道都说出来,我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叶笑很和善的说道:“你应该要知道,即便是死,也是有许多不同的死法的,甚至,就算是要求死,也未必可得。落在我的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事,真不是什么困难事。”
    叶笑一边说着,一边有了一点点动作,真的就是一点点的动作,就只是手指头诡异的翻了几下,做出七八个奇怪的手势,如此而已。
    然而几个黑衣蒙面人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变得难看至极!
    叶笑做出的手势虽然古怪,但这几个黑衣人很“凑巧”都识得,那正是寒阳大陆江湖上一种最最折磨人的手段,九死九生手!
    一旦被用上这种手段,结果可要远远比分筋错骨手要更加凄惨,又或者应该说,这两个完全没有可比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样的手段,真正可以让到受刑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最后生死不能自已,当真是天底下最最残酷的手段。
    叶笑一套手势作罢,仍自持续扭动手指,发出咔咔的声音,淡淡道:“还是说了吧。我的耐心向来不大好,尤其是这会,我保证,你们不会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京城的万艳百花楼……每一年的女子吞吐量……”为首的黑衣蒙面人面如死灰,期期艾艾,挣扎了一下,才咬牙说道:“大概是……两万人左右……”
    “两万人!”
    这个数字一处,连宋绝都是为之惊呼了一声!
    这位二皇子的胃口,当真是大得惊人!
    而这个数字,这还只是局限于京城一地。
    若是将全国上下所有的万艳百花楼全部算上,又该是一个何等恐怖的数据?
    要知道,这还仅仅只是单纯‘女子吞吐量’;并不是重复计算的数据。
    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道:“既然是这么大吞吐量,那些消耗光利用价值的女子,又去了何方?”
    “运气好的……被卖给了一些小妓院;还能勉强继续活下去……”黑衣蒙面人低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运气不好的呢?”冰儿目中喷火的问道。
    冰儿隐隐猜到了答案,但她仍抱了万一的指望,希望能够从黑衣蒙面人口中得到另外的答案!
    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此刻冰儿的俏脸上尽是一片寒霜,两只眼睛,又再度变成了黑色。
    “运气不好的……不好的,杀掉……将尸体毁掉,毁尸灭迹,不留痕迹……”黑衣蒙面人说着,眼神已经是一片惨淡。
    “后续的扫尾工作都是你们干的?”叶笑问道。
    他的声音很是平静。
    但,任谁都听得出来,在这平静的声音下面,隐含着多么恐怖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就连叶笑,原本也是玩玩没有想到的。
    就在辰星城那一片歌舞升平下面,竟然隐藏着如此触目惊心、如此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巨大罪恶!
    而且,最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就是……这样的罪恶之手,居然是来自于皇室!
    帝国皇帝的二儿子!
    辰皇帝国三位皇位继承者之一!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就这样的人,居然还在觊觎……那一张象征着至高无上皇权的椅子!
    天知道,若是当真的让这样的人坐上了皇位,这整个天下,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哀鸿遍野?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或者还远远不止如此!
    难怪二皇子一直有那么大的底气,一直有那别人所不能理解的自信!纵然太子之位已经成了定局,还是踌躇满志的不放手。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