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20)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叶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 所以,二皇子阖府上下,只好斩草除根,满门尽灭,鸡犬不留了! 四周惨叫声不绝于耳。 一群群的黑衣杀手,就在二皇子府围墙上站着。 整个府邸的所有方位,都有人看守。
    叶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
    所以,二皇子阖府上下,只好斩草除根,满门尽灭,鸡犬不留了!
    四周惨叫声不绝于耳。
    一群群的黑衣杀手,就在二皇子府围墙上站着。
    整个府邸的所有方位,都有人看守。包围得水泄不通,但凡只要有人往外冲,立即格杀、绝无例外!
    这期间也曾有人拿出旗花火箭想要示警,毕竟辰星大劫才过,辰星城各方势力余悸未消,只要有这种示警的烟花火箭升空,短时间内必有各方援手赶来,但,这边才刚刚拿出来的,根本就来不及点燃释放就已经被一箭穿心。
    二皇子府中深处亦有几只鹞鹰冲天飞起,同样是刚刚飞起,就像是遭遇了无形的气墙,被整个的挤压成一团肉屑,从空中一头栽落,再由肉屑转为肉酱。
    大门口处,宋绝一夫当关,手中长刀便如是阎王爷的勾魂锁,一停不停的接连劈将出去,触目所及,尽是如雪刀光,一刀劈出,便是一片刀山压顶扑面而来。
    以大门口为起点,宋绝所过之处,满目尽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所有的残尸断臂全都分散在两侧,宋绝现在使用的,正是当初他闯荡青云天域之时所用的绝户刀法!
    这门刀法的杀伤力倒也并不如何惊人,刀法本身更无多少玄妙之处,但这刀法的杀伤效果,却是最最歹毒的!
    但凡中招者,必然死无全尸,绝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幸免!
    大门口之外的另外三个方向。
    三个黑衣蒙面人,便如是三尊杀神,剑光如雪奔腾翻飞,而在绚烂剑光之后的,却是喷溅出来的鲜红血浪,剑光去到哪里,那里就是人仰马翻、尸横遍地!
    二皇子府中,虽然因为辰星大劫损失不小,但损失的大多都是世家战力,对于皇子府的原本战力,并没有太大影响,这会的皇子府,仍有不下数百护卫,甚至还有相当数量禁卫军也在。
    然而在这三个人手中,这些几乎代表了辰皇帝国军方最强战力的兵士,就只如同是一个个引颈待戮的死囚,完全没有任何一点还手之力,还只是浩瀚剑光悍然一冲,就已经令到侍卫队形大乱,战力锐灭。
    东南西北四大杀神,同时杀到,四路并进,又岂是二皇子府邸区区战力所能抗拒得了的!
    二皇子府中的一干侍卫,不过才一接触,瞬时便已经溃不成军;不少护卫侥幸在第一个照面之中留下了性命之余,瞬时升起一份明悟,就意识到了今夜形势的凶险!
    看对方的这个架势,分明是要将二皇子抄家灭门的节奏。
    之前星辰门照日宗找上三大皇子府邸,但针对的重点乃是三大世家的人,一场大战之余,世家中人死伤殆尽,但皇子府的其他人倒没有多大损失。
    毕竟,还要给皇家留一些颜面出来的。
    不过,当初一战,当世强者的强横战力却已经深深烙印在一众侍卫的心里,而此时此刻,又有多位强者驾临二皇子府,大肆杀戮,竟然比前次来的那些人更狠!
    一众侍卫岂能不胆战心惊,战心瞬溃,这也是四大杀神能够瞬时击溃二皇子府侍卫战力的另一个原因,若是这些侍卫真个战意如虹,悍不畏死,以死相拼,前仆后继的硬顶,即便以宋绝目前的绝巅实力,怎么也得杀上好一会!
    然而就是有了前车之鉴,众侍卫明白眼前这等超级强者,非是用人数可以制衡的强敌,而又是一副赶尽杀绝的款,一些头脑活泛的,已经开始四处寻找突围的道路。
    正因为这种彼进此退的心态,形成了一幅两三千人,被四个人追杀的诡异画面,而且被追杀者还是在自己常驻的地方,甚至还有许多人生出想要‘突围’之心,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荒谬异常的笑话!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荒谬的笑话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出现了。
    不少人眼见情势不对,急疾冲向了四面八方的围墙,意在逃生,然而,才刚刚冲过去,就是接连惨叫声响起,一个个从墙头倒栽下来,每个人的胸口位置都有一个大大的血洞,鲜血狂喷。
    几乎就在这些重创落下的同时,墙头上跟着又落下来几个黑衣人,二话不说,径自挥舞着手中长刀就开始砍人头。
    不管对象是重伤的,还是轻伤的,又或者是已经死亡的……全无例外,一路下来就只是将人头砍了下来!
    这个手段,就造成了根本不存在有任何的漏网之鱼的可能!
    “要想确定一个人是否是真的死了,直接将他的头砍下来,这样一定不会有误!”
    这是叶笑临行动之前的交代,亦可算是一句属于杀手的至理名言。
    “不管是生命力多么顽强的人,在砍下他的头来之后,怎么也能确定对方真的死了。若是砍了头,他还能活下来,那么,你或者可以选择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生路吧。”
    这个命令,曾经让无数杀手哈哈大笑。
    
    第535章 造反?又如何!
    
    砍下脑袋来之后,若是还能活,你或者可以选择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生路!
    这……这是什么话?
    不过,叶笑手下的这些个黑衣杀手们显然正是在坚决的执行这一条命令!
    而且,砍下人头之后,立即将尸体堆积到一起,将脑袋分开,另外堆成一推。
    绝对不让脑袋有余身体接触的机会:万一自己接上了又活了呢?难道真大发慈悲,放他一条生路?!
    当然,这是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这样做的真实的原因是:这样比较容易方便计数。
    没有脑袋的身躯更像是破麻袋,一个个的堆积起来,然后一堆一堆的均匀分散。一个个脑袋西瓜似的在空中乱飞,飞到同一个地方被集中起来管理计数!
    慢慢的,专门看守脑袋的那个杀手身边,渐渐堆起来了高高的一座小山,他站在人头山前,不时的将滚落的脑袋一脚踢上去,毕竟人头是圆的,堆放起来,总会有偶尔掉落的。
    这架势,真正很像是一个卖西瓜的正在摆摊。
    只不过前者是西瓜山,后者是人头山!
    正在里面动手的四大杀神,除了宋绝之外,另外三个人则是宁碧落、柳长君、赵平天!
    他们三人因为叶笑的召唤联袂来到,不算是多稀罕的事情。
    但这三大杀手联袂出手,杀伤力却直接是惊天动地级数!
    至少在寒阳大陆这个地界,他们三人联手,当真足以对当世任何势力造成重创,更别说只是一座区区皇子府邸!
    尤其还在遭遇到宋绝那瞪干净利落的杀人的压力刺激之后,宁碧落赵平天这两位杀手王者心底都泛起有一股子不服输的感觉。
    难道说,在这世界上,比杀人还有比我们更加牛逼的么?
    若只是修为暂时有所不及,那是没奈何的事情,但论到杀手本职被比下去,那可是绝对不行的!
    王者的尊严万万不能丢啊。
    正是这点心气作祟,宁碧落与赵平天纷纷发了狠,明明早已定鼎是饿虎噬羊之势,还要百上加斤,施展出自己最拿手的压箱底手段,加快杀敌速度;势要跟宋管家比个高低,一决雌雄!
    二皇子府中侍卫士兵虽然真的不少;但其中最高修为的,也不过就是一天元境一品的统领;其他诸人,连能够达到地元境的都不是很多,对上这几尊杀神,莫说什么还手之力了,根本就招架之力都欠奉!
    那位天元一品的统领,真的很不好彩,连其真实本领都没有来得及施展,就在一个照面之间,被赵平天剁下了脑袋!
    当然了,就算他出尽平生之力,仍是难以在赵平天手下走过一个照面!
    随着杀戮的持续,府邸中洋溢的血腥气越来越浓众;而半空中,一片灰蒙蒙的能量正在渐次聚集,然后,向着大厅门口那边飘了过去。
    哪里正是叶笑所站的位置。
    而这些灰蒙蒙的能量,只要一旦去到了叶笑身后的位置,就会立即消失无踪。
    偏偏这一幕,当事人叶笑竟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叶笑并没有运聚阴阳眼玄能,没有此玄能加持的叶笑自然看不到这股特异的能量,而这场变故的真正始作俑者——
    无尽空间之内,蛋兄正在哪里滴溜溜的极速转动……这些灰蒙蒙的能量,正是此间死亡那些人的灵魂之力。如今,悉数被蛋兄悄无声息的大肆吸收,点滴不漏!
    当真是一个也不会跑出去!
    正如叶笑来之前所说:神魂俱丧,鸡犬不留!
    对付如此丧心病狂的恶徒,一定要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现在,在蛋兄这一下有意作为,无心插柳的动作之下,竟是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非但身形毁,更兼神魂灭,当真是形神俱灭,万劫不复!
    厅中。
    白须老者面色巍然不动,兀自眯着眼睛,沉沉地望着叶笑,对外间的惨烈喊杀声音完全充耳不闻,突地沉声道:“你就是叶笑?叶南天的儿子叶笑么?”
    叶笑完全不理会旁边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二皇子,冷冷道:“你老子我就是叶笑,老王八蛋,赶紧报上你的名字来,让少爷我听听,看看是不是好听到了足以让老子亲手干掉你的地步!”
    白须老者眼睛一眯,森冷的说道:“你这小鬼好大的胆子!就算是你老子叶南天,也未必敢跟老夫这个样子讲话,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居然敢如此大放厥词,不知道天高地厚!”
    二皇子至此终于算是反应了过来,再听及外面震天的喊杀声、接连不断的凄厉惨嚎声,脸色煞白的跳了起来:“叶笑,你好大胆!三更半夜,擅闯王府,妄起刀兵,藐视皇权,谋害皇子,你可是要造反不成?”
    这二皇子倒也不是全然的废物,他明知叶笑有为而来,双方立场再难以转圜,却仍想占据场面上的上风,一开口就给叶笑扣了一顶帽子,希冀叶笑仍能够有所顾忌,自己始终是当朝皇子,己方纵然落败,也不至于痛下杀手,只要自己不死,总有翻身机会!
    叶笑冰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老子不过就是打算要杀死一个王八蛋而已;这便能谈得上造反么。再说了,就算是老子真个要造反,你又能如何?”
    说完,脸色一冷,断然喝道:“现在,你丫的给老子闭嘴!”
    这句话说得杀机凛然,冰冷刺骨!
    二皇子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煞气一冲,脸色转为惨白,嘴唇一阵哆嗦,竟然当真说不出话来!两腿更不自禁的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虽然最终勉力站住了,但狼狈之相,又如何能瞒过在场诸人。
    冰儿同样冰冷的目光散发出强烈得不曾掩饰的憎恶与愤恨,瞪视着二皇子:“就是你,想要破坏我的幸福么?”
    对于冰儿而言,最在乎的不外就是这一点!
    我从来就不曾拥有过幸福,如今,刚刚才找到了我今生的归宿,我的幸福,居然就有人跳出来破坏!
    这是绝对绝对的,不能允许,更加不可原谅的!
    现在,小丫头望着二皇子的眼神,如同一头要吃人的雌豹,恨不得将这家伙一口吞了下去!
    那是一种去到极致的凶狠!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