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26)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若不是叶笑及时出手拦阻一下,及时望二皇子口中又再丢了一颗丹元神丹,恐怕二皇子就能直接的被这位书记官活活打死! 王八蛋!杀千刀的王八蛋!我草你妈的、操你爸的、草你祖宗十八代先人的 混账玩意!丧心病狂的王
    若不是叶笑及时出手拦阻一下,及时望二皇子口中又再丢了一颗丹元神丹,恐怕二皇子就能直接的被这位书记官活活打死!
    “王八蛋!杀千刀的王八蛋!我草你妈的、操你爸的、草你祖宗十八代先人的……”
    “混账玩意!丧心病狂的王八蛋!”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
    书记官兀自疯狂的骂着,一边骂一边打,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二皇子口中说出来的这一桩桩罪行,每一桩,都能让人气爆了肚皮!这是何等的禽兽行径!这是何等的泯灭人性!
    “那么多军中兄弟,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百死余生回家探亲,发现自己的妹妹不见了,自己的妻子不见了……我草你妈!你这个王八蛋!你还算是人吗?”
    书记官一边骂,一边打,最后,竟然抱头嚎啕痛哭起来。
    “我们多少兄弟,就为了你们皇家的江山,血洒疆场……就为了你们这帮丧尽天良的畜生,染血黄沙,马革裹尸……但,他们一个死的死残的残;好不容易回家一次,期望与亲人团员聚首,却最终竟然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在前线浴血拼杀!你这丧尽天良的畜生,就在后面祸害他们的妻子儿女妹妹!!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人?是不是人!!”
    书记官放声大哭:“我也有一个妹妹失踪了……我也有一个妹妹失踪了,花样的年华,就那么下落不明了,那是我亲妹妹!我的小妹啊……”
    “那一年,我右腿残疾再难参战,得大帅恩典,回家与亲人团聚,回到家中,却只见到老父亲一个,他告诉我,妹妹有一天出去,就从那便没有回来,始终也找不到一点下落……”
    “在这等兵荒马乱的岁月……我和父亲日夜祈祷,她能够回来,到后来,我们已经不敢奢望妹妹能回来,只希望,她哪怕给人家作婢女,做小妾,只要能够活着就好……”
    “但就在现在,刚才,我知道了,我与父亲所有的希望,那么一点奢望,就这么破灭了!”书记官嚎啕大哭着,切齿咒骂:“原来人世间,竟然还有你们这么一帮披着人皮的畜生!这么一批丧尽天良的王八蛋!”
    “我草你妈!我草你爸!你居然是皇帝的儿子!居然是我效忠那人的儿子!我草你全家十八代祖宗先人!”
    叶笑黯然长叹。
    二皇子二度复原的身子又再被打得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眼神只余惊惧,惶恐万状的尽力闪躲着……
    根本不敢与任何人对视!
    “继续记录!”叶笑说道:“李大哥,这笔仇,总要记得清清楚楚!这一笔笔血债,都要变本加厉的讨回来!你若是现在就将他一口气打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这等人渣,我们得盼望他能够长久的活下去,永永远远的就这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笔录一定不能有任何遗漏!”
    “这不但关系到你妹妹的仇,更是关系天下间,那么多姑娘的含冤芳魂,做好你的工作!等完事之后,我会多留一段时间给你,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叶笑沉声说道。
    “多谢公子为小人做主!”书记官扑通跪下,向着叶笑磕了个头:“公子,求你一定要答应,等清除这帮王八蛋的时候,让卑职也能够出一把力!”
    “我要亲手为我妹妹报仇!亲手杀几个王八蛋!”
    书记官睚眦欲裂!
    “好!我答允你了!”叶笑长叹一声。
    ……
    另外的几个地下密室之中,也都在进行着类似的审讯。
    一个个的杀手们都化作了酷吏;他们毫无顾忌的使用着世间最残酷的刑罚,那些让人闻名色变的刑罚,什么法子最恶毒,最能折磨人,就那么一遍一遍的用!
    为了让这些个人渣更深刻的体会到刑罚的滋味,叶笑可是下了血本,分给各位“酷吏”每人数颗丹云神丹,一旦重伤将死,就给他吃一颗丹云神丹,然后继续询问,继续打!继续虐待!
    有了丹云神丹的神效,那些人渣当真就是想死都死不了了!
    对于这帮丧尽天良的人渣,就连这些在江湖上早已习惯了刀头舔血生涯的杀手们都纷纷感觉到:自己与他们相比,简直可以说是百世楷模的大善人!
    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恶棍!
    还有这等令人发指的罪行!
    
    第545章 死有余辜!
    
    至于另一个重要人物花流水,则是宋绝亲自负责审问;开头自然也是照样一顿整治。不过这位花流水的骨头居然很硬,挨了大半个时辰都没有服软!
    宋绝见状自是勃然大怒!
    肉在砧板上居然还敢硬挺?
    好,老子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当下亲自动手,抽出一柄匕首,径自接连不断的狠狠在这位花大爷身上捅了七八十刀!而且刀刀都是要害之处!
    一边捅一边骂:“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
    鲜血咕嘟嘟的流出来!
    “哈哈……这等下刀手法,是要置我于死地么?只是……死了有什么……可怕的……”
    花流水以一种嘲讽的口气,如是说着,他已经清晰感受着自己的生命慢慢消失;这正是他所求的。
    然而在下一刻,宋绝满脸狰狞的笑了笑,给他喂下了一枚丹云神丹……
    丹云神丹神效如斯,伤势迅速恢复,只是伤体才刚刚复原,宋绝又再次抄起了刀子,接连不断的又捅了七八十刀……
    “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
    然后又一颗丹云神丹!
    然后又抄起了刀子!
    如此,接连连续五次之后,花流水终于彻底的服软了……开始哭爹喊娘的求饶,他是真心的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等狠人!
    整个刑罚全然不用任何技巧。
    就只采用最最暴虐的手法,直接把人干死,然后再救活,然后再干死,然后再救活!……
    在这样的人手里,死,真的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
    连续经历了五次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痛苦,连续五次已入黄泉却又返的滋味,是什么感觉?
    相信,再没有人能够比花流水更有发言权了!
    不过这个发言权荣耀貌似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花流水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崩溃了……
    他开始求饶,求告,哀求,极尽一切能是的讨饶!
    但,宋大管家根本不理花流水的求饶,依然不管不顾的又来了第六次……噗噗噗噗……又是七八十刀……
    梅开六度?!
    只是,这仍旧未必是终结,也许还有七度八度九度?!
    因为,距离宋大管家厌烦这个游戏的时间貌似还很有一段距离!
    花流水往日总是自诩自己乃是这个天下间一等一的大魔头,甚至每每自觉,天下为恶者,再难有胜过自己之人!但他却没有想到,自己面前这个家伙,不仅修为比自己要强的太多,恶毒和疯狂程度,也是自己远远不如,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恶上还有更恶,只要想不到的魔,没有不存在的魔……
    “我改了……我服了……我怂了……”花流水泪流满面、哭爹叫娘的如是喊着。
    这里的泪流满面真不是形容词,而是现实!
    这一刻,花流水心中的那份后悔,真真的难以言喻,就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我为啥没有继续藏匿山林?我为什么在前几天没有离开,明明前几天都看到有对头找上门了,偏偏还要心存侥幸……我为什么非要在撞上这样一个疯子之后才懂得后悔……
    人生啊,最想套换到的东西,莫过于后悔药,可是,那玩意真正就没处淘换呢!
    “说!继续说!”宋绝挥舞着手里的刀子,刀身上,鲜血成串的滴落,有些滴落在地上,更多的都滴落在花流水的脸上。
    花流水不断地颤抖,不断的战栗。
    这……这全是我身上的血!
    真的有很多,甚至,还有是我的心头血……那些白花花的东西……难道是我自己的脑浆啊……
    原本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花流水,这会直接崩溃了,彻底的不行了。
    在这人世间,谁能够活生生的看到自己脑浆迸裂?又有谁能活生生的看到自己的心脏?
    谁能?
    偏偏花流水就能!
    不仅能,而且他还是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先后看到了六次!
    也许接下来还有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乃至更多次!
    他从来就不怕死!
    甚至总有前次大难不死,之后活下来的每一天都是赚到的!
    但,此刻的他却是怕得要死!
    因为,这个恶魔,根本不会让你死!
    纵然那种必死一万次的重伤,也被他给救回来,然后继续虐待!
    没头没尾的虐待!
    而且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法子……
    这太他么的让人崩溃了吧!
    玩人都玩出花活了!
    所谓最极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相信也莫过于此了吧?!
    相比较来说,宁碧落与赵平天那边就比较平静得多了,两人负责审讯的两个人,几乎都没有等到两人施展出吓唬、威逼、刑罚诸般手段,对方就是一五一十的竹筒倒豆子,全说了。
    但说着说着,宁碧落与赵平天却疯了。
    原本还很纳闷,今夜大老板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怎地莫名其妙的发动全部人手直接血洗一个王府!只是两人本着你有事我就上的原则,根本没细问原因,便即率队前来大开杀戒了。
    一直到现在才知道,这里面,竟然隐藏着这等丧心病狂的罪恶!
    这样惨绝人寰的恶毒!
    原来自己刑讯的竟是这样一群的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畜生!
    看着已经被招供出来的一大摞一大摞的名单,宁碧落与赵平天浑身上下流窜的杀气几乎要弥漫整个辰星城了!
    这些人,每一个都不能放过!
    绝对不能放过!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