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58)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然而他只走出两步,就突然震惊得停住了脚步! 因为,一股难以言喻的舒服暖流,就从他的体内升起!渐次弥漫全身! 辰玄天清晰的感受到,那些往昔服用任何药都全然无济于事的无解伤患,居然就在这股暖流之下,逐渐的
    然而他只走出两步,就突然震惊得停住了脚步!
    因为,一股难以言喻的舒服暖流,就从他的体内升起!渐次弥漫全身!
    辰玄天清晰的感受到,那些往昔服用任何药都全然无济于事的无解伤患,居然就在这股暖流之下,逐渐的抚平,明明已经去到油尽灯枯状况的五脏六腑,亦在这股暖洋洋力量的滋润温养之下,渐次的恢复过来!
    整个过程历时极短,恍如只在一瞬间!
    然而这一瞬间,对于皇帝陛下而言,竟是这般的历历在目,丝毫不漏!
    那早已经枯竭的生命本源,竟然在一瞬间,再度充盈满溢!
    现在的身体,简直比起自己年轻时候最健康的时候,还要来得强壮一些!
    皇帝陛下也是武者,而且修为不俗,惊觉身体变化,运功内视之下,立即就知道,自己的问题,本以为绝无转圜的问题,竟然在那一颗丹药的作用之下,完全的解决了!
    一股说不出的意外惊喜,瞬时涌上心头!
    这种宛如天降的意外惊喜,甚至盖过了刚才的失望绝望与羞辱!
    他清晰地感觉到,那股暖洋洋的药力,尤自还在发散之中,有余未尽;自己的身体,不但沉疴尽去,还在一步步的更加好转!
    按照现在这样的身体状态,就算是再活个二三十年,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这是什么灵丹,竟然神异至斯?!
    他霍然回身,死死地盯着叶笑的脸,嘴唇都有些颤抖起来:“这……这是什么丹药?竟……”
    叶笑淡淡的说道:“不外就是丹云神丹,陛下身体感觉有效就好,其实陛下又何必问这是什么丹药呢?不过是举手之劳,当真不必放在心上。”
    叶笑拿出来的,固然真的就是一颗丹云神丹,却又绝不是普通的丹云神丹,乃是一颗臻至丹云级数的回天再造丹!
    此丹可谓大大有名,号称是低阶灵丹之中的九转金丹,那九转金丹几乎可以与夺天神丹并驾齐驱,不过仅差半筹而已,相当于其弱化版本的回天再造丹岂是易求?
    不过,高阶修士却又不太将这弱化版的九转金丹放在眼中,真正的九转金丹,无论任何伤势,只要服用者一息尚存,神魂未灭,便一定可以救回,才有九转之誉!
    事实上,所有能够冠以“九转”为名头的灵丹,都是将某个方面的用途臻至了极致,例如九转紫云丹乃至针对疗复神魂,九转回元丹则注重恢复自身修为,还有之前超级大能梦怀卿美女师傅给出的那颗九转造化丹,效用更是大得难以想象,都在此类之中!
    而号称弱化版九转金丹的“回天再造丹”亦有类似的效果,不过其“九转”效果仅对低阶修为才是“九转”之效,也就是说,梦元境以下修者,无论是身体残缺、修为大损,神魂不全,乃至更重生理病症,此丹全都包治,然而对象若是修为在梦元境以上者,呵呵,效力虽然不至于说完全没有,却是直线下降,所以,此丹才不为高阶修者重视。
    然而有利就有弊,高阶修者重视的高阶灵丹,若是修为稍低服用之,往往会伴随着不能负荷的爆体之危,而回天再造丹却因为属性特异,无论服用者修为如何,都一定不存在爆体之危的风险。
    而炼制此丹需要的药材数量极之众多,需要用到炼制手法亦颇为繁复,绝少有人会大量炼制,然而叶笑骤逢蛋兄发疯,将历来收集到的所有材料全数投入,所收获的诸多丹云神丹之中,竟有数量不少的回天再造丹,而此丹正是使用于当前,之前给予小丫头防身的丹药,便有此丹数颗,今日赠予皇帝陛下的亦是此丹,否则以皇帝陛下的浅薄修为,极之不佳的身体状况,真正未必能够负荷的了其他的丹云神丹。
    而就皇帝陛下这般生命本源枯竭的情况而言,也委实只有如回天再造丹这种药性极度温和的特异灵药才可以建功!
    回天再造果然名副其实,果然成功的让皇帝陛下的身体完全改善,宛如再造重生。
    “多谢!”皇帝陛下沉默了一下,低沉的说道。
    “不必。”叶笑微笑:“反正你我……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见第二次了。就当做,是你我初次见面、最后相见的礼物吧。”
    皇帝陛下苦涩的笑了笑:“不错,今生今世,恐怕我委实是再也无颜见你。”
    他缓缓转身:“风君座,请君珍重。纵然再会无期,但,朕永远感激你!”
    “朕现在在这里许下承诺:不管风君座到了什么地方,但,灵宝阁在这世上,只要能够秉承君座初心,除暴安良,为民请命……那么,只要辰皇帝国还不曾沦亡,灵宝阁在这片大陆上……永不凋零!”
    说完这句话,皇帝陛下再度大踏步走出,竟是皇者威仪大振,霸气四溢。
    叶笑轻轻舒了一口气。
    现今状况固然与自己的初衷不符,却也算是以另一个方式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吧?
    太子殿下,相信距离其倒霉的日子不远了。
    叶笑目光闪动,不禁想起当日太子殿下陷害自己的那一幕。还有太子殿下身边的那位天元境宗师高手。
    关正文。
    “时至今日,有些老帐,也该是清一清的时候了。若是再不清账,说不得我自己都险险忘记了,今天要是不想某人倒霉,也许就真忘了老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可不是君子,可没兴趣等个十年。”叶笑冰寒的笑了笑。
    ……
    
    第597章 乐极生悲
    
    此际的太子殿下,正在府中欢天喜地的庆祝。
    二皇子死了已经好几天了,直到现在凶手也没有抓到,其实又何止是没有抓到,根本就完全没有下落,甚至连最基本的线索都欠奉。
    但,不管是抓到还是没抓到,有线索没线索,对于太子来说,都无关紧要!
    唯一紧要的,就只有二皇子已经死了,死得透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换言之,与他争夺皇位的最大对手,已经没有了!
    而且还因为那个对手的名声已经臭到家了,变相突现出本太子的英明神武,谁与争锋?!
    从此以后,真正可以高枕无忧了!
    太子爷岂能不高兴?
    至于弟弟死了……
    哼,谁还认他是我弟弟?就那个名声臭全国的家伙?!
    “自古天家无亲!”太子殿下对这句话很是推崇:“什么亲弟弟,狗屁!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他真真是死得太是时候了!”
    这一天晚上,太子殿下在自己宅邸中秘密设宴。
    虽然心中不承认那是自己弟弟,但,事实上,却是谁也不能否认!包括太子自己。
    弟弟死了,若是还大摆宴席……那么,被人知道,就是大过,大不是!
    所以太子殿下心下虽然是欢欣鼓舞,但是明面上,却也是不敢明目张胆庆祝的,还得做出一脸的戚容。但私下里,召集一些铁杆,小酌几杯,高兴一下,还是无伤大雅滴。
    此刻,他正笑容满面的举杯:“关老,看来我们那最后一步,是用不到了。”
    关正文白皙的脸上,也有几分笑容。
    最害怕的叶大将军并没有发现自己;如今,强敌尽去,连最后一步都省下了,就等着病入膏肓的皇帝陛下驾崩,太子殿下登上皇位了;自己这个最坚实最忠诚且与太子殿下享有共同秘密的从龙之臣,怎么都不会被亏待吧?
    荣华富贵已是指日可待,又怎么能不高兴?
    “待我君临天下之时,必不忘诸君今朝共聚。”太子殿下笑容满面的用最后一句话,结束了这一场一直持续到午夜的酒局。
    关正文步履悠然,衣袂飘飘,走在路上,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飘飘欲仙,陶然忘我。
    酒精的麻醉,让他的神经也处于极其亢奋状态,但,最让他亢奋的,还是太子殿下的承诺。
    “关卿劳苦功高,更在众人之上,孤必不忘怀;他朝问鼎朝堂之日,以关卿能力,自可独当一面!”
    这句话,乃是太子殿下私下里跟关正文说的。
    然而只要一想起这句话,关老夫子就是一阵阵的激动。
    一面?
    独当一面?
    老皇帝那边的官职,自己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但是……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总算还是赶上了太子殿下这一趟车。
    之前三个皇子竞争皇位,其中又以太子和二皇子实力最强,声势最隆,彼此争执不下。三皇子却只相当于个打酱油的龙套罢了。
    现在二皇子一方彻底垮台,连命都丢了,更兼名声臭大街。三皇子势力单薄,如何能与如日中天的太子殿下相抗?
    皇位归属于太子殿下,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如此,自己的命运前途,自己全家人的命运前途,岂不也是……板上钉钉了?
    自己的儿子……孙子……
    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用来形容官场,同样合适。
    而只要自己以下三代都能在朝堂上站住脚,那么,自己的家族基本就是新生的官宦世家了。
    世家一旦成型;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基本就可以从此屹立不倒。
    子子孙孙,都会跟着受益。
    绵延不绝,百世可期!
    以自己的修为成就,再坚持个五六十年绝对不成问题,有自己这样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在,关氏家族就算不想兴旺,不想屹立不倒,只怕都是不行的!
    只要一想到未来的无限荣光,关正文心底就是一阵阵美妙滋味泛起。
    连此际的昏暗夜色,朦胧夜雾,竟也感觉分外的可爱了起来。
    天空中,月光惨白照射,虽然是月正当空,但却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月华的光彩。
    雾实在是太浓了。
    关正文此际兴致尤自未减,一如闲庭信步一般的拐过前面一个巷子,只要再一拐弯,就到家了,那个温馨的所在。
    关正文白皙的面孔上下意识地流露出温暖的笑容,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尽快跟家人分享。这么多年,自己暗地里可是帮太子殿下做了不少坏事,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纵然良心有愧,只要家人后世安稳,不悔也!
    关正文脚步愈见轻快地拐进了下一个巷道。
    然而,就在他刚刚拐进巷道的瞬间,身子猛地僵硬了起来。
    眼睛也几乎鼓出来眼眶,几乎夺眶而出。
    在狭窄的小巷子里,浓密的夜雾之中;一个人就在自己前方站立着,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你来了,来得好慢啊。”那人清朗的声音,在夜雾之中震荡出几多涟漪。
    关正文见状,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