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61)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关正文眼神黯淡下来。 你的家人,我本人是不会动的。正如你所说,他们确是没有亲手做下什么恶迹;不过呢,别人会不会动,最终会是什么下场,我也不会插手,他们是你的亲人,因为你的缘故,享了常人难以接触的舒坦日
    关正文眼神黯淡下来。
    “你的家人,我本人是不会动的。正如你所说,他们确是没有亲手做下什么恶迹;不过呢,别人会不会动,最终会是什么下场,我也不会插手,他们是你的亲人,因为你的缘故,享了常人难以接触的舒坦日子,相应的,便也该承受,那份后果!”叶笑淡淡道:“至于你梦想的大好前途……是绝对不会有了,这点我很笃定。”
    关正文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呻吟,用尽全力说道:“谢……谢……”
    脑袋一歪,就此没了气息。
    显然,他是用出最后的力量,自断心脉而死。
    叶笑看着关正文倒落尘埃的尸体,突然感觉到,自己心底有一股什么东西,正在渐次的消散了。那是……那是前一个叶笑心中的一点怨念吧?
    难道说,当年害死叶笑的,真正的罪魁祸首,便是这个关正文?
    叶笑长长舒了一口气。
    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
    本以为,这一次对付关正文,会多少花一些力气,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容易。
    只能说,这一次的意外突破,起了莫大的作用。
    叶笑目前虽然看似是天元八品巅峰水准,但实际上,自己的战力,就算不计算自己的战斗经验,也应该能够与青云天域的灵元境三品之内高手一战了。
    而关正文的修为,大抵是九品巅峰层次,这份修为就算不及宁碧落无边圣主或者赵平天,却怎么也是皇室供奉一个级数的,然而这场战斗,从头到尾,完完全全的一面倒,毫无悬念!
    除了双方绝对实力相差悬殊之外,还因为关正文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他修炼的功法,不是顶级功法!
    或者应该说关正文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的顶级功法;唯一算是有些档次,也就是那化骨掌,还是自学的。
    当然,化骨掌就寒阳大陆而言,已经可以算是绝品武技,不过武技始终非是修炼心法,对自己修为提升帮助有限得很!
    “真的有点可惜,这样一个人,若是品行好一些,再有个高手调教的话……应该是成就不俗。只可惜,自己走错了路,更遭遇了招惹不起的人,最终变成了不归路上的不归人。”
    看着关正文的尸体,叶笑叹息一声。
    白衣一闪,在一片浓雾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尤其是对太子府而言,更加是一夜未眠。
    在酒精的刺激下,太子突然间感觉自己腰杆直了,空前的直了;以至于,在面对太子妃的时候,太子都有些趾高气扬,很大男人了一把。
    毕竟以往的太子殿下,在面对上太子妃的强势之时,比小媳妇强不了多少!这么多年,也已经习惯了。
    但,现在突然间居然局势反复了!
    这对于太子来说,真是扬眉吐气。
    慕氏家族,已经被两大门派打掉了中坚力量;只留下一个空壳子,也就是标准的打残了,打废了。更因为之前与五大家族联袂决裂、敌对,导致现在遭到了五大家族的绝对打压,虽然眼下还能负隅顽抗苟延残喘,但彻底覆灭就只是时间问题,注定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更不要说什么给太子提供什么助力了。
    所以太子妃在太子的心里的地位,自然也是直线下降。
    双方本就是彼此互相利用,互相算计的立场,既然一方不再具备利用价值,甚至连算计的价值都没有,唯一的结果,就是将以往交易过程中,累积的负面情绪尽情的发泄出来,当然,就只得处于上风者对下风者单方面的肆虐!
    太子殿下正是这么做的,尤其是在这个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当下,在散场之后,满腔酒意、极度亢奋的太子殿下回到寝室,毫不客气的直接将太子妃按倒在床上,以异常粗暴的方式将其衣服全部扒光;在太子妃挣扎之中,跃马扬枪,强行进入、直捣黄龙!
    太子妃的真实武力虽然远胜于他,但,此刻却是半点不敢反抗;只能忍气吞声、任由肆虐。
    家族面临倾覆之危;眼下正是需要太子这边助力的时候;两人的情况可谓是来了一个彻底的大逆转。
    更别说太子妃还有自己的算计,家族这次覆灭之危只怕是很难避免了,五大家族联盟方面,在这一波的世家劫难中,选对了立场,损失微乎其微,更因保全了之前拍卖而得的丹云神丹,还和灵宝阁建立了友好关系,其实力突飞猛进指日可待。
    而本家一边,不但遭到两大宗门的强势围剿,损失了大部分中坚力量,还失去了拍卖到手的丹云神丹,更与五大家族联盟立场敌对,双方实力对比,强弱相差悬殊,至多也就能维系苟延残喘的局面,随时彻底土崩瓦解!
    太子这边的势力,除了是当前最后一股外援之外,也是太子妃本身的生机所在,实则以太子殿下目前拥有的力量,对于慕氏家族而言,意义其实不大,但单独拿出来,却意义非凡。
    至少在辰皇帝国是这样的,二皇子满门一朝覆灭,三皇子实力微弱,不成气候,老皇帝如今已然病入膏肓,随时可能驾崩,太子殿下无论论嫡论长论身份,论实力,都是下一任皇帝的不二人选。
    
    第602章 恶心!
    
    而若太子殿下一朝继位,太子妃自然也就摇身一变,变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皇后千岁,那时,式微已极的慕氏家族是否真正覆灭,对于太子妃而言,都不是很重要了!
    所以,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尽是平稳过度,自然要尽一切可能的讨好太子殿下,纵然是如何屈辱、如何下贱不堪的方式,也在所不惜,任由施为!
    太子在太子妃柔嫩的身上疯狂至极的肆意驰骋,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这几天,才能够从太子妃的身上找到自己身为男人的那份感觉!
    此际的太子妃也是格外小心的配合,原本的强势,这么多年以来对太子的欺压;此刻都悉数化作了太子纵情冲刺的快感来源!注视着原本对自己颐指气使不屑一顾的女人,此刻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太子只感觉快意无限,慰帖无比!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此刻的另一地——
    皇宫中。
    皇帝陛下注视着已经被专人分门别类统计出来的数字;以及几大供奉连夜之间抓来的几个人证,脸色铁青,难看已极。
    为了谨慎起见,皇帝陛下当然不会轻信风之凌的一面之词,虽然他心底早已然相信了。
    只是,仍抱了万一指望的他,回来之后,就即时开始统计,然后连夜展开调查。
    然而,这一番调查下来,竟发现……所有事情,尽都罪证确凿!
    事情从来就是怕详查,一旦详查下来,尤其是皇帝本人要求的详查,当真是巨细无遗,所有一切尽都呈现眼前,最后得到的结论,许多相关细节甚至比起那位风君座给出的情报,还要丧心病狂,还要令人发指。
    那几个与太子勾结串联的大臣,做梦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极端接近成功的时候东窗事发;一直到被揪到皇帝陛下座前的时候,居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什么事,以及发生了什么变故。
    然而他们等到皇帝陛下一句话问出口,顿时就瘫了。
    “陛下……”一边,孙供奉很是担心的看着皇帝陛下难看至极的脸色。
    相信再没有人比这几个供奉更了解皇帝陛下的心情、状态了。
    二儿子前脚才刚刚被杀了,还不能报仇;然后又得知了大儿子要造自己老子的反,就在几天的时间里,两件事赶在了一起,脚前脚后的引爆了出来。
    作为一个父亲,此刻的心情会糟糕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更别说皇帝陛下此际已然病入膏肓,事实上,之前若非孙供奉等人多次输入大量元气助皇帝陛下稳定身体状况,皇帝陛下早已一命呜呼多时了,而此刻,心态势必坏到一个极端情况,以陛下目前的身体状况,怎么负荷得了!
    然几位供奉意外的是,皇帝陛下固然粗重地喘了两口气,面色虽然愈发的难看,却始终没有显现出之前的死气,反而精神很是健旺。
    他厌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跪在自己面前几个大臣。
    这会的皇帝陛下,有很多话,想说。
    比如,朕,很失望。
    朕一直与你们君臣相得,一直以为你们乃是忠志之士、股肱之臣……
    这么多年来,君臣感情相得益彰,你们怎么对得起朕的栽培,朕的信任……
    诸如此类的等等一切。
    他想要说,想要倾吐,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最终只是疲倦地挥挥手,低沉着声音说道:“全都拖下去,打入死牢!”
    “陛下!陛下……”
    几个大臣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被侍卫横拉竖拽而去。
    看着地上一摊摊水渍,皇帝陛下沉默了许久,那是刚才那几个大臣的泪水,以及自知阴谋败露之后,心胆俱裂,因恐惧而失禁的产物。
    “陛下……太子……那边?”孙供奉小心地问道。
    若有选择,这句话,他真的不想问,现在的陛下真正受不了更多的刺激了,然而,职责所在,他又不得不问!
    “不要再跟朕提那个孽障!”皇帝陛下阴沉沉的说道:“将那几个贱人带过来!”
    几大供奉愈发的疑惑了,皇帝陛下的动作不出意料,都在情理之中,但皇帝陛下的身体状况,在这样的连番刺激之下,居然完全没事,不但没吐血没昏厥,甚至,中气居然还很充沛的说!
    这貌似真正不寻常啊!
    ……
    数位嫔妃神情忐忑地来到皇帝寝宫这边,触目所及,只见戒备森严更胜平常之日,一股异样的氛围萦绕此间,一个个本来就做贼心虚,此刻更加是心中害怕至极。
    皇帝面色阴沉如水,鹰隼一般的厉目在几个嫔妃漂亮的脸蛋上一扫而过,只是重重的说了一句话:“你们几个人,当真令人恶心!”
    “恶心!”皇帝陛下重重的又说了两个字。
    当场就有一位嫔妃瘫倒在地,体似筛糠,难以自已。
    另外两人虽是脸色惨白,目光慌乱,却兀自强撑着道:“不知陛下此言何意?”
    皇帝陛下目光幽幽的注视着她们,眼底深处似乎在燃烧着鬼火,淡淡道:“不明白么?那朕就多提示你们两个字。”
    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道:“……太子!”
    这两个字才一出口,那两个勉力支撑的嫔妃同时两眼一翻,就此晕了过去。
    事情,很明朗了。
    恶心!
    太子!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皇帝陛下,将这两个词语连起来说?
    唯有东窗事发!
    一看到三个嫔妃的这般反应,皇帝陛下心中仅存的一丝丝希望也顿时断绝,他闭上眼睛,太阳穴突突的跳动,良久良久,才咬着牙说道:“全都拖出去!杀!满门抄斩,诛绝九族!”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