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62)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凌晨时分。 一众大臣们正自彼此簇拥在宫殿前准备上朝议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殿门突然大开;里面走出来的不是往日常见的传旨太监,而是一队队甲胄鲜明的宫廷禁卫军! 禁卫军目不斜视,一路走出去之后,随即就听见
    ……
    凌晨时分。
    一众大臣们正自彼此簇拥在宫殿前准备上朝议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殿门突然大开;里面走出来的不是往日常见的传旨太监,而是一队队甲胄鲜明的宫廷禁卫军!
    禁卫军目不斜视,一路走出去之后,随即就听见号角齐鸣,早有准备的各方军营瞬间响应,轰隆隆的马蹄声震天响起。
    远远去了。
    只留下一干群臣面目惶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603章 雷霆起!
    
    群臣不禁犯疑:怎地一大清早就有这等动静,难道又有变故发生?又或者……早前便听说皇帝陛下身体违和,只怕难有几日可活了,难道这会竟是陛下……
    同样想到这点的太子殿下这会也在群臣之列,貌似一脸的不知所谓,实则心底乐开了花,若是老爹将死,为了顺利传承皇位,有此动作,不足为奇,看来,老天都在帮我,一登帝位,惟我独尊之日,不远矣!
    不怪太子殿下仍旧在做白日梦,实在是昨夜的突击行动秘密至极;几个供奉连夜出手,雷鸣电闪一般,就将所有参与谋反的大臣一举成擒!
    甚至连家里一条狗,一只鸡,也没有走脱出去。
    皇帝身边的供奉,每一个都拥有天元境宗师以上的修为,他的实力对于平常人而言,完全的超出常理,一夜时间,已经够他们完成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呢,难不成又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怎地事先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有人皱眉沉思着,无意识的问了一句:“太子殿下,您可知道出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这会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不复刚才的意气风发,毕竟他也不是傻子,在片刻的臆想之后,白日梦破,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干朝臣之中,赫然出现了几个空位。而那些空位的原有主人,尽都是与自己密谋造反的几个大臣的位置,若是仅少一人两人,太子还可以尝试说服自己,那一两人也许病了,也许家里出事了,可是所有人全都不在,显然是所有人都出事了!
    所有人同时出事,岂不意味着——
    太子殿下心下猛地一跳,脸色又从苍白转为惨白,摇摇头,有些木然的说道:“孤也不知!”
    但他的一颗心,已经在慢慢地往下沉。
    坠向深不见底的深渊。
    这一刻,太子的感觉,就像是梦魇突临;最最恐怖的梦魇降临己身,自己极力挣扎,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从这个噩梦中醒来。
    片刻之前的美梦,如今的噩梦,当真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未可名状!
    “陛下有旨,群臣早朝!”
    平日里负责传旨的太监,熟悉的公鸭嗓子嘹亮响起;太子殿下的两条腿不期然竟自哆嗦了一下;心里明明想要迈动脚步跟上,却发现自己竟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脚底下就像是生了根一般。
    死命的用力气,也抬不起来。
    身后的大臣看出来有异,过来搀扶着太子殿下,一搀扶之下,却发现满手尽是凉沁沁的,太子殿下的冷汗,居然已经浸透了衣服。
    这什么状况?难道太子殿下生了重症?!
    “殿下?殿下?”这位大臣吓了一跳,连声呼唤。
    “孤没事。”太子殿下猛然惊觉,虚弱的勉强笑了笑,借着搀扶之力,徐徐走进了大殿。
    “太子殿下若是身体有恙,不如告假一声,回去好好休息,万不可讳疾忌医啊。”这位大臣好心的劝说道。
    太子殿下脸色极尽苍白,仍自一副魂不守舍的款,竟恍如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大殿上。
    皇帝陛下鹰隼般的目光狠狠地注视着被别人搀扶着走进来的太子;他的目光极尽冷酷,但,心底却是百感交集。
    辰皇帝君辰玄天的心中当真有无数的问题,充斥在心头。
    此刻的他,就只想要问一问这个儿子,为什么?!
    竟能欺君欺父欺心欺行到这个地步!
    而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众臣工到齐,这会的大殿出奇的安静;气氛凝重得几乎让人感觉到了窒息。
    每个人都发现了今天的不同以往。
    以至于没有人没有说话,甚至尽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所有能够站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老奸巨猾之辈?在感觉到气氛不对头之后,便一个个的心中一跳,随即低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若是此刻居然有哪一位不开眼的,贸贸然站出来打个哈哈,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开场白,恐怕……估计马上就会人头落地。
    虽然这句话早已内定为朝会之中平常时候打破僵局的万金油开场白……
    皇帝陛下的身子微微往后一靠,整具身子靠在了龙椅背上,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
    左相等几个老臣偷眼看见,心中都是一个激灵:有大事情发生了!
    皇帝陛下这个简单到极点的动作,以及那个近乎有些懒散的表情,那就是雷霆欲起的节奏!
    这几个老牌大臣跟随、服侍了眼前这位皇帝陛下几十年,早已经对其脾气秉性摸得透透的,此刻敏锐的感觉到了危机,一个个不但不生不动,干脆都装死起来!
    估计这会就算是针扎在了屁股上,也是绝不会率先出声滴。
    “左相!”皇帝陛下淡淡的开口了。
    左相爷顿时心头好似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妈的,老子装死都不行啊?而且还是第一个就被揪了出来?老子今天出门怎地忘了看黄历了,真他么的倒霉!这是出师不利的趋势啊!
    其他几个老家伙很有些幸灾乐祸的低着头,嘴角抽搐。左相这老货,今天看起来要倒霉啊。
    左相颤巍巍的上前一步:“老臣在!”
    “朕来问你,你的职责是为何?”皇帝陛下阴沉沉问道。
    左相打了个激灵:“回陛下,臣的职责乃是辅佐陛下,监察百官,匡扶……”
    “恩。”刚说到这里,貌似才不过起个头的当口,就已然被皇帝陛下给生生打断了。
    左相心中却松了口气。
    嗯,看来今日之事应该是出在监察百官这一项上面,这应该跟自己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吧?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小崽子又惹得陛下不满了?
    不过,我至多也就是一个监察不力的罪名,算不得什么……
    皇帝陛下一声“恩”之余,又继续说道:“监察百官,好一个监察百官!左龙成;朕来问你,先前二皇子之事的宗宗件件,你可有监察到了?”
    “臣……有罪!”左相很干脆的“噗通”跪了下来。心头却是一下子彻底放了心。
    原来是这事儿……嗯,顶多罚俸半年吧。
    
    第604章 浑然不解
    
    这么大的事,你皇帝老子都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莫说我原本真不知道,就算知道一星半点,有点蛛丝马迹,我他么的敢管么?那是你亲儿子,还是掌握许多强者的皇子殿下,我怎么监察,怎么管?!
    你拿这事问我,问得着么?!
    “有罪?你倒回答得爽快!”皇帝陛下阴沉沉的目光看着跪在面前的左相,冷冷说道:“朕再问你,贪赃枉法者,你这几年来又监察了几人?”
    “臣有罪。”左相匍匐在地,感觉这情形有些不大对头啊……二皇子那事就已经是老账了……怎么还翻起更老的旧账来了?
    额头上不禁冒了汗。
    这话委实是不好答,一如左相这般当朝老臣,尽都是简在帝心之辈。
    “你可知道,在你监察的百官之中,竟有人串联党羽密谋造反?”皇帝陛下阴沉沉的声音便如是一道晴天霹雳,悍然劈落在左相心头。
    与此同时,“扑通”一声骤起。
    却是太子殿下突然间就是毫无征兆、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皇帝陛下一眼也不看他,就只是一味的盯着左相。
    所有人噤若寒蝉,看着颓然摔倒在地的太子殿下,人人如避蛇蝎一般的远离哪里。一个个就像是三月半的鸭子突然遭遇了霹雳雷霆。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震傻了。
    左相浑身冷汗涔涔。
    太子殿下摔倒的位置,就距离他不过三尺。
    他焉能不知?
    作为一个在这个朝堂上打滚数十年的老油条,又怎么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刻,一颗心都几乎从腔子里跳了出来。
    心头唯一的一个想法:天塌了!
    “臣不知,臣万死……”左相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不至于真想万死,却真的有些想死的念头了。
    他是明白人,见到太子这德行,如何还看不出来个中玄虚,瞬时便已明悟在心,若是此刻能动的话,第一个就想要将太子殿下狂揍致死!——您都是太子了,还造你麻痹的反?
    连老夫我都知道皇上的身体不行了,撑不了几天了,就这么几天你都等不了了?!
    就算你他么的真想不开,至于拉我一起下水,老子擦你十八代的祖宗八辈!这事儿,跟我又有啥关系了……
    “你不知,你万死?”皇帝陛下点点头:“朕现在不想让你万死,朕只问你,造反何罪?”
    “全家抄斩!诛灭九族!遇赦不赦!”左相额头上的汗水噼噼啪啪的滴落在地,连眼睛也模糊了,哪里还有半点百官之首的仪态。
    “恩。那么监察不力又该当何罪?”皇帝陛下问道。
    左相几乎瘫软下来,一股皇恩大赦的感觉:“臣万死,任凭陛下裁决!”
    皇帝陛下眯着眼睛,瞪着左相;良久良久,既没让他站起来,也没让他退下去;就这么任其跪着。
    再过半晌之后才悠悠的说道:“朕的太子何在?”
    ‘朕的太子’这四个字,从皇帝陛下此刻的口中说出来,似乎是夹杂着浓浓的血腥气!
    满朝文武所有人的脸色“刷”的一声瞬时归于惨白。
    “父皇……父……父皇……儿臣,儿臣……在。”太子殿下往前爬了两步,勉力跪伏在地上,浑身兀自筛糠一般的抖。
    皇帝陛下的眸子里面突然流溢出一股浓浓的厌恶意味。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